《江湖双响炮》

第十七章 塞北屠手

作者:李凉

长着一对山羊眼,留着一束山羊胡的老人,哼了一声,踏前两步,双目如电地瞪着沈

野。

“你这位朋友牙尖嘴利,语利如刀,目中无人。”山羊胡老人怒声说:“居然说出这些

不堪入耳的话……”

“且慢!老家伙,你是公人?”他立即阻止山羊胡老人说下去。

“老夫不是公人,但……”

“那你是什么东西?”

“混帐!老夫……”

“你才混帐!”他冷笑的挖苦山羊胡老人:“冷捕头在办案,怎轮得到你这非公人在旁

胡说八道?冷捕头,你不轰走这个目无王法的老混帐吗?”

山羊胡老者被骂得羞愤有加,顿忘利害,顾不了什么王法,突然近身变掌排空直入,如

山的掌劲袭向沈野胸腹。

沈野身影一晃,已从掌左侧方闪电似的切入,右掌轻贴在山羊胡老者的小腹,没发出任

何声音,但见老者的身躯却往后飞起跌在两丈外的雪地上,双手抱腹呻吟。

四周看热闹的人很多。

所有的人都张口结舌,大吃—惊。

“老天爷!”昨天那位大声叫好的面貌清奇、体型修长的中年人,大声惊呼:“你把名

列武林三怪的羊怪公孙羊,轻轻一掌就摆平了,而这位老怪气功盖世,纵使宝刀宝剑也难伤

得了他,这可能吗?”

“怎么不可能?他不是被摆平了吗?”沈野轻轻松松的拍拍手:“什么气功盖世,不过

浪得虚名而已,这年头像这种顶着昔日老招牌,在江湖上活现世的人太多了,阁下未免太少

见多怪!冷捕头,你是否要将在下当作斗殴的现行犯逮捕法办?”

同来的另三个老人,已现怯意。

“老弟似乎练得了某种奇功,但不知师承何人?说不定是老朽的旧识?”那位黑脸膛的

老人惊问。

“在下是家传武技,你也不可能是我家长辈的旧识。”沈野冷冷的说:“冷捕头,你如

不走,休怪在下放肆了。”

沈野不再理会黑脸老者:“在下宰了你虽然落了案,在我们这种江湖人而言,根本算不

了一回事,明天改一个名字,换—种身份,依然可以在江湖上逍遥,至于你呢?假使得到了

什么好处,也无福享用,何不放聪明些?”

冷捕头不由打了一个冷战,领了三位捕快狼狈而走。三个老人也扶了羊怪,一言不发地

溜之大吉。

三进院接二连三地有人闹事,打打杀杀,可把一般正当的旅客吓坏了,许多客人均提前

结帐离去。

三进院共有北西东三栋上房,每栋有六个房间。沈野住的是西栋第三间,瑶台仙姬及毒

狐住第四间。

第一二五*四个房间的客人要求换房或结账离去。

店东周东主不由叫苦连天,同时吩咐店伙,如果没听到招呼,便不到西拣客记张罗,来

住店的客人,皆被安顿在西栋以外的各处客房。

事实上,西栋的客房已被孤立了。

天一黑,三进院的西栋客房走廊连灯笼都未点。

沈野的房中却有灯光外泄。

瑶台仙姬与毒狐的房间一片漆黑。

三更天。

院子里出现了六个高矮不等的黑影,他们的出现十分突然,无声无息的突然现身,站在

雪地上像鬼魅。

沈野房中外间桌上点了一盏灯,内间则未点灯。蚁帐是放下的,因此看不到床上是否有

人睡觉,必须掀开蚊帐才知是否有人。

房门被人轻轻推开,没发出丝毫声响。原来房门没上锁。

一个蒙面人当门而立,一双阴森森的怪眼,冷静的扫视了外间一遍,缓步进入内间,目

光落在挂了蚊帐的床上。

“在下知道你不曾睡着。”蒙面人用阴冷的声音说:“以你超人身手来说,应该知道有

人进房,何不起来开城布公地谈淡。”

蚊帐深垂的床上毫无动静,声息全无。

“沈兄弟,谈谈对你是有利的。”蒙面人似乎有些不耐烦:“在下今晚来此是抱着诚意

来的,请勿拒人于千里之外。”

床上仍无动静。

久久,蒙面人犹豫不决,几次忍不住想上前撩起蚊帐,但最后却忍住了。

“人好像不在床上。”蒙面人扭头向外间随后进入的同伴招呼:“很可能他故布疑阵溜

出去办事了!”

说完,回首向房内,猛然一震,眼中有惊容。

沈野衣履齐全,端坐在桌旁的凳子上,桌上的油灯不知什么时候已点亮,凳上斜放着一

把连鞘长剑,泰然自若地看着蒙面人,似乎他早已坐那儿等侯的。

“咦!”蒙面人讶然惊呼。

沈野伸手向桌旁另一张长凳虚引:“我要所听阁下究竟要谈什么?聊谈的是否真的对我

有利,我是很好客的,你何不将外间的五位同伴一起请进来?”

蒙面人举手向外面的人打手势,缓缓走近桌旁,但未坐下。

阴森的目光带有警成的神色,仍在搜视房中可能藏匿的地方,对沈野不可思议的出现,

深感惊讶困感。

连床底也藏不住人,床上蚊帐也不曾移动,可知沈野先前不是躲在床上的。

那么,他从何处出现的?如果躲在房中,又怎知外面有五个人?五个在外间待命的蒙面

人,冷然鱼贯进入内间,五人两面一分,两人把住窗户,两人把住门口,另一人则站在为首

蒙面人的右侧。

“沈兄愿意谈,这是好现象,亦是沈兄的明智之举,对你我双方都有好处。”为首蒙面

人的怪眼死盯着沈野。

“不一定吧!阁下。”沈野脸上有令人难测的笑意:“你阁下蒙了脸,又有五位同伴把

守门窗,在下很难相信能谈出个什么结果来,既然没有结果,在下又能得到什么好处?不

过,你们既然来了,在下仍然给你们谈的机会,谈不拢时再兵刃相向。

在咱们谈判期间,你们的处境是安全的,有什么话,你就开门见山的说好了,因为在下

与诸位素昧平生,又看不到你的真面目,根本不了解你们的来意,所以无话可说.只有听你

们说罗!”

“沈兄不愧为爽快的人……”

“呵呵!不爽快行吗?”他抢着说:“你们摆出一副慾陈兵相见的态势,在这种恶劣的

情况下,我还能说什么?说吧!在下洗耳恭听呢!对了,在下该如何称呼你们呀?”

“称呼无关紧急,沈兄不妨叫我蒙面老兄好了。”

“好,蒙面老兄,阁下代表那一方面的大菩萨说话?”

“代表某一些令江湖朋友尊敬的人。”

“所谓尊敬,也就是害怕了!”

“可以这么说,尊敬与害怕,只是每个人的解释不同而巳,何必去计较呢!”

“你们的要求是什么?”他单刀直人的问。

“对你有两个要求。”

“请教。”

“第一,请沈兄加入我们,因为沈兄废了我们的副首领,所以请沈兄递补他的位置。第

二,以五千两银子,请沈兄离开滁州及南京地区一个月,以免影响咱们办事。两个要求,请

沈兄任选其一。”

“你们副首领是谁,我什么时候将他废了?”

“不老书生童无忌。”

“噢!你们的首领呢?是何方神圣?”

“只要沈兄应第—个要求,沈兄就可以知道咱们的首领是谁?”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倒是可告诉你的,咱们的目的是金陵镖局的那趟镖银。”

“其实在下与你们的目的并无冲突,在下对下手劫镖银毫无兴趣,你们又何必向我提出

如此的要求呢?”

“咱们是奉上命所差,来此传话而已,至于为何要提出此两项要求,非在下兄弟所能了

解的。”

“你们是否要立刻答覆?”

“是的。”

“假如你们得不到答复……”

“恐怕沈兄你非答复不可了!”

“你说什么?”沈野脸色一沉:“你在威胁我?”

“沈兄,你总该知道在下说了些什么!”为首蒙面人语气转厉:“你所面对的是江湖最

神秘最有实力的一个组合,在下诚心地劝告你,千万别与咱们为敌。”

“你们是代表风神会?假如是的话,咱们就没什么好说的。”

“在下可以告诉你,咱们绝不是风神会。别以为风神会人多势众,他们只能吓嘘一般武

林高手而已,论根基的精实,老实说他们比不上本组合,过个一年半载,本组合定可凌驾该

会之上!”

“在下明白你所说的最神秘最有实力的意思。但贵组合目前必是仍在暗中发展,所以急

须人手与经费,这是任何一个组合壮大的两大必要条件。”他郑重的说:“按理,在下应该

识时务的。但在下必须考虑一些问题,假如在下答应了你们第二个要求,所期当可平安无

事。因为你们的实力尚未发展到某一阶段,所以要用斧底抽薪的方法打发在下离开,一旦你

们在此办完了事,实力也达到临界点,你们会甘心让我白白得了五千两银子吗?我既不能为

贵组合所用,贵组合必定会不死不休的铲除我这个祸害,以免我被别的组合所吸收,这是每

个组帮结合的豪强们之金科玉律,在下的判断对吗?”

“这点沈兄请放心。”

“在下能放心吗?”

沈野冷笑着又说:“在南京时,风神会曾对在下提出与贵组合相同的条件,送在下万两

金珠,并聘在下为该会副会主。在下尚在考虑期间,该会就迫不及待地对在下展开袭击。那

时在下对该会可说毫无丝毫恩怨呢!目前在下因不老儒生已与贵组合有了怨仇,贵组合日后

岂能放过我?”

“沈兄之意……”

“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入贵组合,但在下既不知贵组合的名称与性质,也不知贵组

合的首领是谁,在下不可能答应的。”

他表明态度:“最好解决的方法,就是贵组合当作没有我这个人存在,在下也不会干涉

贵组合的任何行动,这就是我的态度,我想老兄该不至于误解吧?”

“你……”

“在下再声明一点,请你老兄记住。在下的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们办你们

的事,我办我的,彼此互不相干,保持和平共存,对双方都有利。假如你们一定要以武相

向,那将是非常可悲的一件事,双方都会蒙受其害,老兄,在下表示得够明白了吗?”

“阁下的决定,可知道后果吗?”

“知道,在下刚才不是已说得非常清楚了吗?”他神色严肃的说:“老实说,你们所提

的要求根本没有诚意,今晚你们也不是公平谈判而来的,在下刚才已说得够明白了。现在,

你们走吧,请向贵长上致意,请勿再来打扰,如想用武力威迫,所付的代价将会十分惨

重。”

“阁下,你这是逼咱们走极端!”

“你这话公平吗?”

“你……”

“应该说是你们逼在下走极端。”

“你废了咱们的人,妨碍了咱们的行动……”

“是贵组合的副首领不老儒生先向在下挑衅的,相打无好手,怎怪在下废了他,假如被

废的是在下呢?这又怎么说?”

他的脸色遂渐在变:“阁下带了蒙面陈兵相胁,诚意就令人怀疑,何况一直不肯表示身

份,你教我如何相信你所说的一切,居然反说在下逼着你们走极端,真是岂有此理!”

“这可是你自找的!”为首蒙面人沉声说,他的手搭上了剑柄,怪眼冷电四射,涌起慑

人剑气。

剑吟声起,六支长剑在同一瞬间同时出鞘。

“你们不要逼我动剑!”他沉声说,居然安坐不动。

六支剑以他为中心,他成了剑势聚合点。

剑气开始迸发,六支剑皆发出龙吟虎啸似的震鸣,可见六个人皆是内家御剑高手,六人

聚力一击,势将石破天惊。

剑势已罩住了他,他的任何举动,皆可诱发剑势的聚合,他巳失去了抓剑拨剑的机会。

森森的剑气,流骨奇寒,强大的剑势向他集中压迫,室内流动着死亡的气息。

桌上油灯火馅闪动了数次,最后终于被剑气的流涌所熄灭。

“不要逼我拔剑,你们最好就此退走,否则我的反击将会令你们做恶梦!”他第二次沉

声提出警告。

没有人理会他的警告,杀气充满全室。

—声沉叱,六剑骤变,剑光电射,雷霆似地向他聚合。

同一时刻,木桌前飞,左右两张长凳砸向两侧,油灯也急速飞迎另—支来剑,而本来搁

在凳上的连鞘长剑,巳不可思议的到了他手中,并巳拔剑出鞘,突然闪电似的向左右后三方

连闪。

一连串霹雳雷鸣响起,激光四射。

黑暗中连续传出三声忍耐不住的惨叫。

黑暗中接二连三地急退而六个人都退出来了。

退出了内外间,围堵在门口的走廊上。

“我的右……右手……不见了……”有人大声惊呼,然后发出强忍住痛楚的呻吟。

一个蒙面人取下廊柱上挂着未点燃的灯笼,快速的用火摺子点燃。

“堵住,快去后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塞北屠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