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十八章 得寸进尺

作者:李凉

“最后两辆驷马车内坐的是什么人?”

“那是王府的几位内眷,她们是乘便去南京游玩的,另一位是王府的幕客,负责军需品

的交接手续。”

车辕辕,马萧萧,车队出了南城门,渐去渐远。

他们这酒席亦巳接近尾声了。

塞北屠手无力留下两个白彤,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冉冉而去。

他失神的望着两个白影消失的方向,面上神色百变。半晌,始与刚出屋的荆山煞神重回

屋内。

“乌老,来人是谁?”荆山煞神问。

“华阳山庄的泼妇。”

“是华阳夫人?”

“他用的是玄阴掌,可能是她。”塞北屠手面带忧色:“胡兄,她们已听去了咱们的谈

话内容,天明之后,请立即派弟兄严密监视七野田庄,注意华阳夫人是否会派人通知沈小

辈。同时请将今晚发生的事情告诉七杀婆子,尽快通知山上以利因应。我走了!”

他转身走向大门准备离开,临出门扭头道:“此处据点已暴露,应随时作撤离准备。”

毒狐—早就外出打探消息。

要想了解敌情,必须要与敌人随时保持接触。

响午,毒狐尚未返店。

因此,沈野与瑶台仙姬就在房中用午膳。

店伙送来茶水并收走餐具。

瑶台仙姬倒了一杯热茶,送到正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沈野身边,放在茶几上。

“爷,请用茶。”她柔媚娇声说。

“好甜的小嘴,让我尝尝看,是否真的甜!”

纤腰已被一双大手挽住往怀中拉,尚未回过神来,她的樱chún已被一张火热的嘴chún封住。

久久,两人的嘴大chún始分开。

“告诉我,你是否与小娜与小波也曾如此……”她脸上浮起两朵娇艳的红晕。

“别胡说,你以为我是个到处留情的浪子吗?”也用手捏捏她的鼻笑说。

“日后见到她们时,你怎么向她俩说?”

“说什么?”

“说我们的事呀!”她娇羞的说。

“用不着我去解释,尤其是小娜,我与她之间并无任何约定。”他正色的说:“小波面

前自有姗姑去说,她应该会谅解的。”

“与小波是否有婚约?”

“是的,虽然我与她未面对面谈过,但家师及家父均有谕命,小波也知道内情,等于已

有婚约。”

“小波是否是朝廷某大员的千金?”

“她的远房亲威是内阁大学士,她本人倒是京师炙手可热的人物.”

“是什么大官?”

“不是大官,但却比一班大宫更具权势。”沈野笑着说:“她是名震天下的鹰扬卫副统

领。”

“啊!真没想到她是鹰扬卫的副统领!她这么—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居然能统御手下那

此粗犷的勇士,实在太不简单了。”瑶台仙姬惊叹的说。

“所以她在京师不得不装成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被京师的人封为冰美人。”

“小娜与你确无婚约?”

“的确没有,我们是在南京才认识的,你以为我是谁呀?要讨那么多老婆干嘛?”沈野

嘻笑的说。

“可是她对你却是真心的,我看得出来,相信小波也看得出,你不可负人家。”

“婚姻是讲求缘份的,纵使现在感情最好也无济于事,这种事千万不可勉强,否则将来

会造成悲剧的。”

“我同意你的看法,就以我来说吧,我就从未为婚姻担过心,不会去刻意追求它.但兄

嫂都急死了,曾经给我介绍数位亲朋的佳子弟,可是我似乎觉得他们均非我心目中的对象,

及至在渡口集遇见你,心……”她娇羞的说:“我的心弦起了被动,尤其是当你惩治雷霆剑

客全程的举止,充份显示出刚胆、沉着、机智、勇悍的成熟的男人气质,及一股令人又爱又

恨的邪意。因此,就……

就……”

“就追到南京府城来了.是不?”他邪笑的抢着说。

“你别臭美了.谁追到南京来啦!”她娇羞地用玉手轻轻拧了他一下:“你莫非后悔

了?”

“老天爷!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会后梅!”他紧紧抱着她诱人的胴体:“得妻如此,尚

有何憾!小玲,你自己难道不知道你是如何的娇媚诱人吗?”

“真的吗?比那位如夫人如何?”

“什么那位如夫人?”他心中不由地吃了一惊,她怎会知道此事?

“你别故意装不懂,就是陆都指挥使那位如夫人呀!”

“她只不过是—个普通女人,怎能和你相比呢?何况她已是别人的夫人了。”

“既是别人的夫人,你们为何又通宵游湖,孤男寡女的,什么事不会发生?何况她又是

个惑火的尤物。”她虽是笑着说,但话中的醋音颇浓。

“你可不要胡思乱想,你怎知此事?”

“是小波及小娜说的,她们都一致认为那位如夫人,的确是风情万种艳媚无双的尤物,

说难听一些是一个冶艳的荡妇,碰上你这个江湖浪子,岂不是一拍即合。”

“这两个多嘴婆,真是的……”

“你准备日后对那位如夫人如何安排?”

“用不着安排。我是为了工作与她接近的,她也是有目的接近我,何况她已是别人的夫

人,并且站在敌对立场,将来有干戈相见的一天。”他不准备就这个问题谈下去:“小玲,

咱们别谈她了,我想去小息吧,大白天怎好意思陪你。”

她娇羞的离开他怀里。

沈野起身搂着她的纤腰进入内间,不待她同意,将她拥向床上。

“你尽管放心,姗姑是故意出去的,她既然好心为咱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咱们可不

能辜负她的美意。”

他边说边上床,将她无限美好的胴体紧紧拥入怀中。

她闭上双目,任由那双不规矩的手掌在娇躯上游动,强忍住心中的酸麻。

两人的身体渐渐发热,精神也十分亢奋。

他得寸进尺,正想进一步行动。

外间房门及时响起叩门声。

“是谁?”

他紧急下床,飘身到门边。

“请问沈公子在吗?有一位老爷托小的送信给公子。”

推开房门,门外站着一位三十岁左右面貌朴实的中年汉子,一看就是普通百姓。

“请进;多劳你了。”

来人进入房间内,从怀中换出一个折叠成方型的方信交给沈野。

他就地拆阅后,将方信塞入怀中。

“小的是琅牙山的农户,上午那位老人家来到小的家中,赐给小的五两银子,命小的将

信送给公子。刚才小的在柜台问出公子住的房间,就直接进来了。”

“谢谢你,这点小意思你拿去喝酒。”他从怀中掏出一块五两小金锭给对方。

“谢谢公子。”中年人接过称谢后出房。

“什么人送来的信?”瑶台仙姬自内间出来信口问。

“是王凤托人送来的。他说风神会的后援高手十八人已到,计划于明天咱们前往七野田

庄赴会时,在途中向咱们袭击。

他们兄弟已获该会信任,被聘为该会客卿,所以才能得知这个消息。”

“奇怪风神会如何得知你要明天去七野田庄赴会?”瑶台仙姬不解的说。

“清晨华阳山庄的来人送交给咱们的那封信,必定被风神会的人看过了,否则怎么会知

道?”

“你是说送信那个人有问题。”

“很难说,—是送信的人是内姦,另外还有—种可能,风神会的人在途中以迷魂大法,

或离魂大法掳捉信差,搜出信件拆阅后,再放回信差身上,解除法术后信差将—无所觉的继

续上路,我想以后者的可能性较大。”

“这表示七野田庄已在风神会的监视之下了,”

“—定的,当塞北屠手及荆山煞神发现谈话的内容被华阳夫人窃听后,必然会采取应变

措施,派人监视七野田庄外出的人。”

沈野的目中又出现那种令人望之悚然的光芒:“看样子,风神会已死了吸收我入会的心

了,要以雷霆手段对付我。这样也好,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我将更可理直气壮向

该会大张达伐,铲除这次护镖的最大障碍。”

“大哥,我有一个奇怪的想法。”

“什么想法?”

“伏龙堡是否会投向风神会?”

“以目前的状况来看,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伏龙居士为人高傲,很难屈居人下,何况

伏龙堡到底是侠义世家,绝不会明日张胆的投向该会。该堡此次大批人手紧集滁洲,主要的

日的是镖银,如果投入风神会后,他能分得到几成?但在利的大前提下,该堡与风神会暗中

勾结倒有可能,这点倒是不得不防!”

“明天咱们是否仍于午后动身?’“时间不变,以免该地起疑,因而提高警觉,或临时

取消埋伏袭击的行动,因为这也是我反击的难得良机,我要将那些增援的超等高手,—举屠

光,让他们听到我的名字都会做恶梦。”

瑶台仙姬听了他的话后,感到—股寒流自脚底升起,直达泥宫,似乎眼前已呈现一幅血

肉屠场的画面。

她缓缓将娇躯靠近沈野的胸怀,双臂环抱住他。

“大哥,咱们可以提前动身,绕路避过埋伏区好吗?”她用请求的语气说。

“小玲,我有一个不变的原则,就是不主动惹事,一旦事情临头,就不拍事。假如我今

天退避躲事,日后他们仍然会向我死缠不休的,那多累人!我与你打个商量好吗?”

“商量什么?”瑶台仙姬抬起臻首奇怪的问。

“明天你与珊姑在店中等我,不要去七野田庄,好吗?”他轻柔的说。

“不好!”瑶台仙姬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突然离开他怀中,跳起来叫道:“你别想甩

开我与姗姑,今后你到那里我们也到那里!”

“目前情势不明,状况并非大好,万—你有个闪失,我怎能放心让你跟去?”

“你自己就不怕!”

“我当然不怕,我有信心。”

“既然有信心,为何又怕我们会有闪失?”

“我怕到时候照应不过来。”

“难道你就放心让我们两个女孩子留在店里?万一风神会的高手来突袭呢?”

“应该不会的,他们正全力对付我,哪有余力突袭客店?”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鬼心眼。”瑶台仙姬娇笑道:“你想甩开我们,好与华阳夫

人重温旧情!”

“你胡说些什么?这种话万一传出去会出大漏子的,你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他

哭笑不得的说。

“我才没有胡说,金姐已将事情告诉过我了,唯有女人才了解女人,华阳夫人看你的眼

色就非常暖昧,你别想一个人去走私!”

“对!有我这个女管家在,主人别想去走私。”

随着话声,毒狐推门入内。

“你不是一个好管家,自今天起我将你解聘了。”沈野气道:“谁家的管家会与主人处

处作对的。”

“主人要解雇,我不在乎,反正有人会聘我的。”毒狐一点也不怕他生气。

“还有谁雇你?”

“这位女主人会雇用我!”她指指瑶台仙姬笑说:“少奶奶,你会要我吧?”

“当然!像你这种管家谁不抢着要呀!”瑶台仙姬脸不红的说。

“好,金姑奶奶,你找到好靠山了,我含糊你!”他苦笑说。

“喂!你还要阻止我们明天跟你去吗?”瑶台仙姬娇嗔的问。

“谁还敢阻止呀!”他泄气的说:“不过到了现场,你们必须要听我的!”

“当然,你是主将嘛!”两人齐声回答。

北上官道的两里处,有一片约有半里方圆大小的树林。

树林前缘的草坪旁,有一条碎石路南与官道衔接,北可达两里多外的七野田庄。

这时是袭击往返七野田庄人员的唯一理想埋伏地点。

十九个黑衣人分别在树林中,以及路旁丛草作埋伏。这是风神会自湖广紧急调来对付沈

野的十八名超等商手,与一名担任指认任务的当地弟子。

刚完成埋伏部署。

突见南面有两条黑影飞掠而来,速度急如奔马。

负责了望的人员,立即打一手势,埋伏的人均屏息静气,等待目标入伏。

来人在距树林前之草坪三丈处停住身形,原是是塞北屠手及荆山煞神两人。

“你们来此干嘛?万一惊走了沈小辈谁来负责?”身躯魁梧老者语气不善的说。

“傅兄,咱们来看看,是希望了解你们的部署,这也是副会主的意思。凭咱们在南京多

次与沈小辈接触的经验,相信可以提供诸位对付那小辈的最佳方法和手段。”塞北屠手诚恳

的建议:“当沈小辈进人埋伏区后,诸位应即以暗器群突袭,成功机率较大。”

“乌老兄,对付一个无名小辈,你已经再三的危言耸听,业已伤害了我成家弟兄的自尊

和勇气,你如果再说这些打击士气,涣散军心的论调,休怪傅某不客气了!”

“傅兄,先别激动,这是副会主的意思。”塞北屠手忍住气说:“你们从湖广紧急调回

南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得寸进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