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十九章 笨手笨脚玩花样

作者:李凉

七野田庄门前突然了同现大批公人。

他们这州府衙的推官大人率捕头捕快以及三个便衣老者来此办案。

敲开了庄门,不持门子询问,众人如狼似虎地往里闯,直达前厅大院门口。

“推官周大人前来办案,本田庄主人刘七野速来答话!”冷捕头在大厅台阶下大叫。

其厅内一阵忙乱;出来了主人刘七野以及名列天下九大高手第三位的飞熊韦正南。

“周大人莅临,草民刘七野未曾远迎,罪甚。请大人入厅上座!”

“不必了,本官是前来缉拿罪犯的。”推官周大人面容冷肃:“你将寄宿于田庄的一于

男女叫出来,由本官带走!”

“大人明鉴,草民一向奉公守法,庄内宾客均是良民,绝非罪犯!”

“大胆!本官事实已有明证,你还敢狡辩?”周大人脸色一沉:“五日前的夜晚,住在

位田庄内的一干男女恶徒,侵入阮家大院,杀死该大院弟兄六人,宾客十七人,本官业已调

查清清楚楚。”

你这田庄已家能上能下五十名兵勇的包围,希望你们不要妄动。现在你可叫他们出来

了,否则本官要将你以窝藏罪犯之罪名拘捕。”

“请问大人,可有苦主及原因?”刘庄主冷静的问。

他不相信熊耳山庄及阮家大院会报官,不但会贻笑武林而且最早错在该山庄,怎敢报官?

因此,他反问有无苦主及原因。

“本官身後三位老者就是原告。”

“原告?他们是原告?”刘庄主以怀疑的口吻道:“草民对阮家大院的情形相当了解,

人头亦相当熟,怎么未贝过他们三位?”

“他们是阮家大院的代表。”冷捕头接口记:“刘庄主,你快叫他们出来吧!躲是躲不

掉的。”

冷捕头的话语一落,大厅内已步出沈野、华阳夫人母女等人。

“冷捕头,难道你忘了我在四天前对你的警告了7”沈野邪笑:“今天你来此又要调查

什么?抓化么人呀?”

“我……我是陪随推官周大人来此办案的,阮家大院告此地窝藏杀人囚犯。”冷捕头似

乎怕定了他,语气非常不自然。

“哈哈哈……”沈野目中无人的大笑:“阮大年他真有办法,自己窝藏掳人凶犯;居然

交通官府反诬人为凶手。而你们这些公人居然是非不分、黑白不明,甘愿为虎作怅;简直没

有天理。冷捕头;你与这位推宫大入到底拿了阮大年多少好处?在下记得曾对你说过;假如

连命都没有了;就是给你千万珠宝;你也无法享受的是不是?”

冷捕头听得依然一惊,不敢回话。

混帐!大胆!”推官大人发威了:“你这个刁民是谁?居然敢公然侮辱本大人。”

“啧啧!我说周大人;您是地方的父母官,怎可信口开河的说我是刁民?在下可是清清

白白的秀才公呢!”

“混账!居然敢顶撞本官,你们先替我拿下;他们一定是凶手的同伙。”

一阵腰刀出鞘及铁练抖动声;如狡似虎的出来四名捕快;准备上去拿人。

“且慢!”沈野呤。“周大人;我劝你千万别拿鸡毛当令箭;在案情还未调查清楚前切

勿妄动。另外;我要警告你;你已先后两次骂我混帐;摆足了官威;希望不会有第三次;否则

后果你自己去想好了!”

“混……你敢威胁本官;难道你不怕王法?”周推官真被沈野的神态及口气吓住了,心

中感到凉凉的。

“周大人,你好险啊!”沈野阴笑说“假如刚才那个帐字出口,我保证上你见不到明天

的太阳。不信你就试试,但最好不要试了。”

“你究竟是谁?为何阻止本官拘拿凶手?”“、

“你别管我是谁?你也不够资格问我是谁!”沈野森冷的说:。本来我是一向尊敏公门

中人的;但看你这种办案态度与方式,不由我不想到你们是官匪勾结、诬害良民的把戏,你

真的对这件案子了解吗?“

d当然了解。阮家大院东跨院停尸十七具,后院停尸六具,现场另有华阳山庄的夺命神花

暗器,证物俱全。本官可曾冤枉他们?”

“夺命神花上可有华阳山庄的字样?”、

“虽无刻有字样,但江湖上都知道该山庄的独门暗器是它。”

“难道不会有人仿制嫁祸?何况阮家大院并末当场捉住入侵的人,怎能就此认定是华阳

山庄所为呢?”

“本官身后三位就是人证。”周推官指著三名老者:“他们可以证明那夜入侵阮家大院

杀人者,就是华阳山庄的人。”

“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沈野大笑:“他们三人既是原,告,又是证人,你是如

此办案的?”

“小辈,你不要狂,老夫本来就是目击证人。一个勾鼻老者冷喝。

“阁下贵姓呀?。”

“你别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是证人就可以了。沈野不再理会勾鼻老者:他仍找上周

推官。

“周大人,你可知那些人为何入侵阮家大院?”

“本官勿需知道原因!”

“让我告诉你吧!”他将雷霆剑客掳人企图强暴,以及熊耳山庄主林照廷掳劫瑶台仙

姬,阮大年提供密室禁闭人质等详细说了一遍。

“请问大人,假如两位被害的人大家千金提出控告,你是不是受理?”

“可以受理,但要有人证。”周推官迟疑了一下说。

“好,现在我身边这位符姑娘提出告诉,熊耳山庄庄主林照廷掳人,阮大年助纣为虐提

供密室关人;以及林照廷之子林景祥企图强暴。我是证人,请大人受理。”

“本官不知你是以何身份为证人?”

“证人还耍区分身份?这可是第一次听过。好吧!我就说出身份,我是符姑娘的未婚

夫。”

“掳人并末目击;但却目击符姑娘被关在密室;以及林景祥企图施暴。”

“如何证实你就是目击者?”

“周大人;你的确很厉害。”沈野冷笑说:“我敢说你就没有向你身后三人求证过。但

我仍原提出证据;证明我是目击者。第一个证据;符姑娘是我救出来的。第二个证据是我将

林景祥的两只耳朵撕碎了。够了吗?周大人;称是否也要以伤害罪名将我拘捕?”

周推官尚未表示;勾鼻老者即发出一声怒骂。

“好小辈;原来是你割了林贤侄的一双耳朵;你今天别想活了!”勾鼻老者大声叫道。

瑶台仙姬突然在沈野耳边低语一阵。

“老混蛋:这是什么场合,由得你在此胡说人道?”沈野怒骂:“周大人你难道任何这

个家伙在旁扰乱你办案,而不将他拘捕起来?”

台阶上传来几声压制不住的笑声。

“符姑娘的控告;我暂先受理,等本大人返衙后就会展开调查的。”周推官他不得不表

示受理。

“还有,周大人。”沈野步步进逼:“现在我进一步担出指控,刚才说话的那位,就是

掳劫符姑娘的匪徒之一,你如何处理”

“且慢,你无凭无据,怎可随便指控这位周大侠是匪徒之

“符姑娘是苦主;我是证人,这还不够?你不也是带了三个证人,就来拘掳华阳山庄的

人吗7”

“这“…

“假如周大人不敢拘捕他,就让我来代劳如何?”

“你们不可以擅自拘捕,等本官调查清楚后再处理,何况周大侠为侠义名宿,怎会做出

掳人的事来?”

沈野的面色突然一沉,虎目中神光四射,冷肃的看著周推官。

“你说的不是人话!”沈野破口大骂:“谁告诉你侠义名宿就不会做坏事的?你又怎知

这个姓周的混蛋是侠义名宿?你都是这样办办的吗?从刚才处理事件的态度,我敢说你不是

拿了阮大年的某些好处,就是屈服于他的恶势力之下,你一个小小的推官居然敢玩那种官匪

勾结的把戏,那知州大人岂不是更会翻云覆雨了。我给我最后一个机会,希望你立即放,不

要再被那些人利用,否则你将后悔莫及。”

沈野这一发威,可将周推官镇住了,听口气,沈野似乎对官场的事务非常熟悉,而且这

种口气经常出现于大官,看沈野的神态及风标,有一种自然的威严,绝不是装作的,这种气

质亦只有在朝廷那些王公大臣身上才看得到。

他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推官,没见过几个王公大臣,但他却是一个老官场,善于看风

色,能知进退。

“这个案子可是知州大人交办的,本官如放手不办,如何向知州大人交代?”他将烫手

山芋丢给他的顶头上司,为自己留了退路。

华阳山庄诸人及刘庄主,听了周推官的话后都松了口气。

他们刚才见沈野咄咄逼人,并怒骂周推官,心中不由暗暗叫苦,万一触怒了他,就会遭到

破家的命运。俗云:“不怕官,只怕管。”推官为一地方的治安首长,官虽不大,但权力却

极大。触怒了他;不但七野田庄半会在世间消失,华阳山庄恐怕也不会有好的下场”

“好。既然你受命办事,不敢也不能放手,咱们就以公言公,公事公办吧。”沈野正色

说“先给你看一样东西,你看过后再决定是否放手。”

周推官闻言一怔,心中隐隐感到事情不妙。

沈野自怀中掏出一个黄色丝质锦囊,交给毒狐,并在他耳边低声交代几句话。

毒狐接过锦囊后,莲步轻移的下了台阶,来到周推官面前。

“周大人,你要很小心,很仔细的看。”毒狐媚笑如花,但口气却异常森冷“如果你事

后泄出丝毫风声,我敢保证你及知州大人,甚至于更多的人都会掉脑袋。记住!我己警告过

你了!”

周推官一看那黄色丝质锦囊,就知那是非凡之物。

那年头,只有皇家使用黄色,一般百姓及官员都是禁用的,再一所毒狐的口气,他有大

难临头之感。

往前走了五步,非常小心地打开锦囊,低头往里头看了一眼;他怔了一下,用衣袖擦擦

眼后,再仔细的瞧了一眼。

突然,他的面色变为青灰,浑身颤抖,额上冒出一颗颗黄豆大的冷汗。

他谨慎的系好囊口,用发抖的双手将锦囊恭恭敬敬地送还给毒狐,肃立躬身,两条腿好

像在弹琵琶。

“你已知道我家爷的身份了吗?”毒狐拎冷的问。

“下……下官知道了。”

“你还要昧著良心将本案办下去吗?”

“下官不敢!”

“好,你们在旁候著,等我家爷办完事后再说。”

“下官遵命。”

他抖著声音,交代冷捕头将补快带往墙边,自己也抖著双腿前往。神色凝重,心中忐忑不

安,等待大祸临头。

这一戏剧性的转变,令在场所有人看得张目结舌。也使华阳山庄的人及刘庄主都心花怒

放。知道今天的灾难已经过去了,而且今后七野田庄也不会再有灾难了。

院中那三位老者的心情却刚好相反,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会有如此的转变。他三人神情变

得异常紧张,三双大眼四处乱瞄,似在打主意主溜走。

靠山倒了,再不设法溜走,岂非是天下一等的大傻!

“三位,你们别想打主意溜走了,你们看看四周吧!”

他仍身后不知何时已站著九现云龙及十方游僧;大院中四周亦散布著不少中年大汉及妙

龄少女;他们都双掌微握;双手自然下垂;目光皆集中三人身上。

沈野向华阳夫人点点头。

“目前状况业已控制住了;下面就诸夫人出面解决吧。”

“不!还是继续劳公子的驾吧。贱妾不擅言辞,也不便出面,公子就帮个忙嘛!”华阳

夫人柔媚的笑笑推辞。

成熟妇人的风华与媚态;使他心中一荡。

“那就僭越了。”

他缓缓步下台阶;走到三位老者面前。

“在下沈野,再次请教诸位效名。”他又恢复浪子形象;脸上浮起邪笑。

“沈公子,刚才说话的那位;是名震江湖的神掌周东风;天罡剑林照廷的拜见;他的开

碑掌力十分厉害。”台阶上的飞熊韦正南叫出勾鼻老者的身份。

“哈哈;在下的运气实在太好了,之前在途中碰上了剑神;现在又遇到神掌。沈野的脸

色渐渐变得森冷:“阁下;你是武林侠义名宿;我想你应该不会说假话;请问你曾否参与掳

劫符姑娘的行动?”

“本人拒绝透露这个问题。”神掌冷笑:“小辈,你刚才曾说遇上剑神?”

“我本人也想拒绝答覆你的,因你拒绝答覆问题在先,”他脸上浮现邪笑:“不过我尊

称是前辈,所以愿意答覆这个问题。不错,我是在离此两里地的树林边遇过他的。”

“你只见过他一个人?”

“除了他以外,尚有十八名超等高手。”

“你是否在暗中见到他们?”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如果是面对面见到他们,你不可能活著来到此处!”

“你以为他们是吃人的老虎呀,他们会吃掉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笨手笨脚玩花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