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二十章 浪妞毒狐

作者:李凉

酒席是设在花厅,十个人坐了一张大圆桌。

沈野成了敬酒的对象。

对沈野感激最深的是庄主刘七野与华阳夫人两人。今天耍不是沈野在场,后果真不堪设

想。

推官大人为州府治安首长,掌控人民生死大权,如果他横下心来,刘庄主的家是破定

了,华阳山庄也不会有好下场,届时行文湖广,兵临山庄,将会走上破庄的命运。

席间唯一闻闷不乐的是司徒玉凤,自开席后,除了向沈野敬了-杯酒之后,-直默默无

言。

或许席上她是唯一的晚辈,聊以不便多话,或许是受到雷霆剑客施暴未遂的影响,导致

身心不平衡,总之现在的她,巳消失了昔日的自傲,娇蛮的个姓,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似

的。她一直注意其母与沈野说话时的神态,似乎看出了某种傲慢,这是她难以想像,以及极

不愿意看到的现象。

最后众人谈到了此次赈灾镖银的问题。

“公子,据传闻伏龙堡曾派人与您接触,希望与公子合作劫镖,并提出极为优厚的条

件,但被公子拒绝,是否具有此事?”华阳夫人笑问。

“的确有这件事。”

“该堡提出如此的条件,公子为何拒绝呢?”

“这是个人原则的问题,在下行道江湖六年,什么坏事都做。就是不劫镖银,纵使镖银

是地方官员的贪赃之物,我也不会亲自下手去抢劫,何况这是赈灾银子?”“伏龙堡提出的

条件太优厚了,优厚得令人伯怕,除非是白痴才会提出如此的条件,但该堡堡主伏龙居士绝

非是白痴,其中必有阴谋我怎会笨得往陷阱里跳呢?“据说伏龙堡主要将他那独生女儿许配

给您,怎会是阴谋呢?"就因为附加这个条件,才使人害怕。他为了镖银居然牺牲自己亲生女

儿,嫁给一个身世不明的混混骗棍。那他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公子是混混骗棍吗?"华阳

夫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神情如谜"南京及此地的江湖朋友都知道在下是混混骗棍。敲诈勒

索,混吃骗喝,擅打烂仗,身边经常有情妇陪伴。他邪笑地说:“目前就有事实在眼前,这

位毒狐是艳名满江湖的女余手,符姑娘是邪道人物,她们都心甘情愿地当我的情妇,这就是

物以类聚的最佳证明。伏龙堡是武林侠义世家,伏龙居士明知道我是个混混,居然纾尊降贵

地找我合作并将千金许配给我,怎会没目的?何况…

“何况怎样?”华阳夫人笑问。

"何况那位千金小姐虽然貌美如花,但却心硬如铁,我怎敢将她在身边,不知那天她发

了千金小姐的脾气,来个谋杀亲夫,我岂非倒了大楣。"“你说的话,我-个字都不相

信!”华阳夫人娇笑地说:你故意装出浪子的形象,以免引起别人注意而已,你在这胡说八

道,小心回去后,金姑娘及符姑娘饶不了你!”

“夫人,我家爷说的都是真的。”毒狐笑说:‘在南京水西桥附近夫人不是亲自目见

吗?那时我家爷还要杀我呢‘就因为我自愿为情妇始幸免于难。

像我这种江湖女光棍谁家良家子弟会要我,所以只能做到情妇的命,能有这样的归宿,

我就很满意了。”

“好,姑且相信你们所说的。”华阳夫人笑笑说。

“公子刚才是以什么东西将周推官吓走的?”

“哈哈,说穿了不值一笑。”沈野笑说:“在下年前在京师混口食时,捡到一法宝试一

试,想不到居然吓住了周推官,真是侥幸。

"华阳夫人笑笑不语。

“在下很冒昧地请问公子的师门,公子可否方便赐告?”九现云龙笑问。

“前辈太客气了,家师自号天孤丹士,修真于宛平龙飞峰。”

“天孤丹士?”九现动龙颇感惑然地说:“请恕老朽弧陋寡闻,想必令师定是隐世高

人。”

连九现云龙这个老江湖都未听过天孤丹士的名号,其他的人更不用说了。

沈野不多作解释,就让他们去疑惑好了,老实说,他对侠义豪强并无好感,如果不是为

了维护这趟赈灾镖银,他才懒得与他们打交道呢!“请问夫人,贵山庄是否亦对这趟镖银有

兴趣?”沈野正色地问。

“公子以为呢?”华阳夫人媚笑地反问。

“在下的看法是贵山庄来看风色的,凭贵山庄的雄厚家财,怎会将区区镖银放在眼中?

何况夫人深具侠义胸怀,更不会打这趟赈灾镖银的主意。”

"公子,你未免将贱妾形容得太好了!"华阳夫人那双媚目斜睨着他笑说。"说老实话,本

庄确曾对此趟镖银感兴趣。假如公子认为本庄不应该,只要公子放句话出来,贱妾一定会尊

重公子的意见,立即打消原意。"她含笑着望着沈野。沈野的脑筋在飞快地转动,心想这位华

阳夫人的确是厉害的角色,这是明摆着要卖他的交情,假如他开了口,等于是欠了华阳山庄

一份大人情,这是他极不愿意的。

但为了减轻护镖的压力,却又不得不开口。

他长长呼出口气,面色变为严肃。"在下原为陜西千千万万的灾民请命。垦请夫人高抬

贵手打消原意!"他郑重的请求,态度十分诚垦,虎目中神光炯炯凝视着华阳夫人。

席上诸人亦屏气静息地看着华阳夫人。华阳夫人娇靥上神色百变,美目扫视了众人一

眼。

"公子有此菩萨心肠,为千万灾民请命,贱妾纵使再贪心的人,也不会再丧心病狂地去势那

趟西银。

贱妾定当遵命打消原意。”华阳夫人正色地说。

沈野闻言站起,举起手中酒杯。"非常感谢夫人!在下尽此一杯申谢隆情事谊。”举杯一

饮而尽。

华阳夫人亦盈盈起立干了-杯。

"不敢当公子申谢。贱妾如此决定,其实也是为本山庄打算。

“夫人的话似乎有某种含意。”毒狐奇怪的问。

“金大妹子,我纵使再笨,亦已看出沈公子在这次劫镖事件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华

阳夫人笑道:“从公子的言谈举止以及公子的气质风度,予以综合研判,贱妾敢大胆地下个

结论,公子不是要劫镖,也不是黑吃黑,而是在护镖。

公子对本庄有天大的恩德,假如贱妾再不识相地改变主意,不但对不起公于,而且我华

阳山庄将会有天大祸事,就凭公子已修至世间罕见的元神御剑绝技,一旦大开杀戒,我华阳

山庄岂非烟飞灰灭!”

“夫人言重了!”沈野苦笑说。

“沈公子,假如小妹对熊耳山庄实施报复,是否会影响公子的护镖大计?”司徒玉凤首

次开口,她双目中蕴满怒火。

“姑娘,你绝对有权向他们报复的,但你们必须要先了解敌情,那夜贵山庄夜袭阮家大

院时,据在下了解,雷霆剑客的师父血手神魔恰巧因事他去,否则贵山庄能否全身而退,尚

在未知之数呢!因此,你们千万要小心从事,以免发生遗憾之事。

在下字字由衷,句句发自肺腑,请姑娘勿以逆耳之言为怪。”

“公子何作此言?”华阳夫人接口说:“我们感激都来不及,怎敢见怪!同时贱妾有个请

求,盼公子能应允。"“夫人有何嘱咐,但请直言。”

"本山庄既无意于镖银,闲着也是闲着,因此慾想跟着公子,为陕西灾民尽-份心力,

愿追随公子护镖,未知尊意如何?该不会嫌弃吧!”

沈野不由一怔,继则大喜。‘在下真是求之不得,能得夫人大力相助,相信这趟镖银必

能顺利达到目的地,在下在此先谢了。"沈野真诚地说。

"哈哈哈,这一下老朽可放心了。”九现云龙大笑说:"沈公于,你那里晓得,自从来到

徐州后,老朽与老秃驴及大狗熊三人,每天食不知味。

因为我这位弟妹对这趟镖银有兴趣,我们三人不得不撕下脸皮扮演一次劫镖者。因为老

朽等与司徒总镖间都有一面之缘,在良心上确是不安。

现在我等亦耍将功抵罪,愿追随公子为护镖尽-份力,公子该不会拒绝我们这三个老废

物吧!"沈野一听,立即起身抱拳致谢。

"有前辈等三位拔刀相助,此趟镖银定可十拿九稳到达南京,晚辈先在此代金刀老前辈谢

过。”沈野大喜。

九现云龙正想谦虚几句,炯未开口……。

花厅外面必然传来一阵震耳慾聋的大笑。

众人正在惊疑之际,已进来两位身穿挑夫服装的老者。‘孽龙,算你走了狗屎运,转变

得快,否则有人会剥了你的龙板,抽了你的龙筋。""我逆是谁?原来是你这条野龙及独孤老

鬼,你俩未免跑得太远了吧!滁州可没有企图造反的叛逆,只有企图劫镖的牛鬼蛇神,怎会

惊动你们两位大菩萨呢!”

“孽龙,等老朽先见过公子爷后再叙旧!"塞外龙与孤客迈步走到沈野面前,肃立躬身。

"卑职龙千里,独孤长风叩见侯…”公子爷!"说罢就要行大礼。沈野立即施了个眼色,并

阻止他们行大礼。虽然三人应变得快,但华阳夫人及九现云龙等人,却惊得三人张口结舌。

名震天下,权倾王公的龙骧,鹰扬两卫统领居然对沈野执礼甚恭,怎不使他震惊。

“龙老及独孤老前辈辛苦了。快请入座。”

塞外飞龙及独孤长风酉人未立即就座。他俩横跨-步到了瑶台仙姬面前。

“龙千里,独孤长风见过少夫人。”

两老对瑶台仙姬肃立躬身。

瑶台仙姬肃立恭身。瑶台仙姬心中大吃一惊,但她总算见过大场面。

“贱妾不敢当两位老人家如此大礼2”她离座向二老捡衽说,娇靥浮起红晕。

刘庄主立即命人重整酒席,恭请二老入席。

两人谢罪及入席,目注毒狐微笑。

毒狐机伶得很,晓得二老在想什么。

“晚辈金姗姑见过两位老前辈,晚辈目前是沈府总管,今后请两位前辈多多照顾。""哈

哈哈,公子爷居然能请到你这位名震江湖的女杀手为管家,今后沈府将稳如泰山!"”

塞外飞龙大笑说。

沈野为两老替众人引见。九现云龙,十方游僧及飞熊等与二老原旧识。

华阳夫人及其三妹李澜君则为初识。

“司徒夫人,刘庄主,请恕老朽等檀自越墙闯席,事非得已,请多包涵。”塞外飞龙表

示歉意。

“两位老爷子太客气了,我等想请也请不到大驾呢!贱妾等甚感荣幸老爷子等光临。”

华阳夫人谦虚地说。

“龙老等-行是否很顺利?”沈野问。

“非常顺利,一点也未引起别人注意,公子的计策实在太妙塞外飞龙笑笑地说。

‘沈野问:"独孤老人家是什么时赶到的?你那边的事放得下吗?”

“卑职是接到督爷的谕示星夜赶来的,因督爷基于滁州的牛鬼蛇神太多,恐发生意外,

故命卑职率二十个勇士为此以加强实刀。

风神会在湖广的人手,均已分批赶来南京,因此,我们也将力量集中于此,以应付突发

情况。”

沈野点点头,转头看看塞外飞龙。

“东西都安置好了吗?安全上有无顾虑?”

。应该没有顾虏,一来不显眼,二来由符大侠布下了双重的疫毒,并由两卫勇士暗中维

护,安全措施异常严密。”

塞外飞龙很有信心地说;沈野扫视了众人一眼,低声道:。诸位,不瞒你们说,这趟镖

银已运抵此地,当然是以伪装方式秘密运达的。依据两位前辈刚才所述,虽尚未被人发现,

但我们不得不作最坏的打算。

因此在下拟劳驾夫人所嘱,派人秘密监视伏龙堡人员的行动,-旦有所发现可疑迹象,

务请立即通知在下。

在下今晚将赴琅牙山风神会驻地,实施扰乱性地袭击,以制造暴乱,吸引住各路劫镖者

的注意力。

只要能熬过几天,镖银即可平安抵达南京。"“沈公子,需否我与十方游僧及飞熊等人

陪同前往琅牙山袭袭?”九现云龙问。

“目前暂时不便劳驾三位前辈,人去多了反而不便。

何况七野田庄尚需前辈等坐镇,以免熊耳山庄的人挺而走险来报复。

沈野诚恳地说。

华阳夫人问:“公子,万一伏龙堡的人公然表示劫镖,公子是否已有对付他们的腹

案?”

“伏龙堡虽然为武林豪强,但平日并无多大恶迹,能劝则劝。

假如他们仍冥顽不灵,只好以雷霆手段对付他们了。

至于风神会及熊耳山庄,他们对镖银是势在必得,我对他们就不会留情了。

一庄一会业已公开地勾结,日后必是肆虐江湖,所以我要乘机铲除他们,以免许多无辜

的人受到毒害。”

:“公子爷,卑职刚抵府城时,闻悉公子爷中午击溃了风神会十九个超等高手,可有此

事?"孤客问。

“哈哈哈,独孤老儿,此事应该问我才对,我是全程的目击者。”九现云龙得意地笑

说:“今天我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浪妞毒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