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 四 章 大 补 丸

作者:李凉

总督府外表看起来一如平常,但内部的警戒却较往日严一倍。书房内沈野、总督、擎天杵及那位冷艳的白衣女郎等四人正在密议。  总督面色凝重道:“刚才凌副统领接属下勇士回报,陈二夫妇并非是湖西岸的土生土长渔户,他们半年前来西岸落户的。平日少与邻居往来,所以当地居民对他们了解不多,咱们要不要立即采取逮捕行动呢?”  “卑职已命属下勇士继续严密暗中监视。”那位冷艳的白衣女郎接口道:“状况已完全控制了,侯爷如果认为有需要,随时都可采取行动。”  这位冷艳的白衣女郎,原来就是鹰扬卫的副统领凌寒波,她是于两天前自湖广回南京述职的。  她的身世背景如谜.大概除了鹰扬卫的统领孤客独孤长风外,京师里的人都对她闻讳莫如深,连沈野这个老江湖也一无所知。  但凭她一个年轻的女子,居然能荣任鹰扬卫的副统领,必然在武功上有超级的成就,否则那能统循得了属下那些超级勇士。  “目前咱们已确定陈二夫妇担任送毒品已无疑义,但咱们绝不可轻易采取逮捕行动.”沈野提出自己的看法.  “这是一条极佳的线索,咱们只要暗中监视,发现有陌生人与他夫妇接触时,就立即派人暗中监视那个人,因应状况,逐步扩展监视网,必可找出那个组织的重要人物来!”  “难怪咱们的监视网—直都无法发现运毒品的人,原来是在湖中进行交接的,那些人的心思确实周密。”总督苦笑说。  凌寒波笑道:“还是侯爷厉害,当他传音卑职发讯号命人跟踪陈二夫妇的小舟时,卑职仅是直觉的反应遵示执行而已,尚未想到那对夫妇涉嫌运送毒品呢?”  沈野谦虚道:“凌副统过奖了,在下也是灵机一动,才请你命人跟踪的,事先也不敢确定。要不是贵属行动迅速,跟监技巧,也无法断定他夫妇涉嫌呀,这都是贵属配合得当之功。”  “侯爷,昨天在游艇上,您传音卑职点您的心俞穴时,真使卑职哧了一跳,但又不得不从命。您的经脉不会有什么不适吧!”她疑惑地问道,语气中有颇多翔。  “凌副统顿.真该谢谢你的配合。”沈野真挚地道:“那位如夫人真是厉害的.她先施展移神大法,再假借为我擦拭酒渍,指尖拂过我的天枢穴,测试我武功深浅。由于她与我的身体已接触,恐她发现我以逆经术逼使颜面变色,故特传音请你助我一臂之力,始骗过她的,让她以为我的功力只是如此而已。以免她对我起戒心。”  “那您又怎能肯定卑职必须要用七成真力,才能达到您颜面变色的预期效果呢?是您以为卑职的功力太浅?抑或您已达金刚不坏的境界,不怕穴道重击呢?”她娇笑地追问。  沈野心中不由暗暗叫苦,这位姑奶奶真是难缠得要紧,口中却道:“就凭凌副领能统率鹰扬卫勇士,在下怎敢怀疑你的功力不足呢?因为在那种紧急的状况下,虽说用七成真力,事实上只生四成,而在下亦仅能承受得了四成真力。这是在急迫的状况下之冒险估计与行动,好在在下勉受下来,真是侥天之幸!”  总督对这位凌副领倒是很了解,年轻貌美,武功高强,在京师位尊权大,平日冷若冰霜,惜话如金。京师权贵的豪门佳子弟中,不乏追求者,但她从不假以颜色,惹火了她.整起人来叫你哭笑不得。因此,对她是又爱又怕,在背后送她一个冰美人的绰号。想不到今天居然主动与沈野谈了那么多,而且还有慾罢不能之势。  她看沈野解释的语气很诚恳,同时也实在挑不出毛病了,于是娇笑道:“既然侯爷的经脉无碍.倒是卑职过于担心了!”说完.似乎感到有语病,不由娇颜一红。回头一看,总督及擎天杵正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心头立即像小鹿般地惊跳不已。美目一瞪,找上了擎天杵:“你看什么?又笑什么?莫非不认得我了,还是我有什么地方不对?难怪京师里人说,龙骧卫十个有九个不是好人,看你那份德性就晓得了。”  擎天杵拉下一张苦瓜脸:“我又惹谁了,怎么那么倒楣?连笑也不能笑,看也不能看,你姑奶奶未免太霸道了吧!何况……何况笑的又不是我一个人,你怎么专冲着我来呢?”  “别人我不管,就是不准你笑!”她羞笑着道。  总督也在笑,而且笑得怪怪的。他旁观者清,这么孤芳自赏的冰山美人今天突然变了,变得像个真正的女人,当然变的原因他清楚,所以他笑得更怪了。  凌寒波被总督的怪笑笑得娇颜绯红,连脖了都红了,但她对总督无可奈何。  总督一看光景,知道不能再笑了,于是转移话题:“兄弟.你真的确定那位如夫人就是那夜在客店中对你施展移神大法的女郎?”  “错不了,你该相信我的眼睛及感应,确实是她。”他神情兴奋地说:“咱们可能捕到大鱼了!她不但身具移神大法,而且尚怀有另一种邪功呢!她的肌肉在受到攻击时还会变形.滑溜如泥鳅。以小弟的估计,如以六成火候的先天真气施以一击,也会丝毫无损,可见她在那个组织中的身份必定不会低。”  “还有一点要特别注意。”他向擎天杵与凌寒波道:“两位日后如有机会与她交手,千万不可让她有机会近身施展搏击术。唯一的办法是攻击她的五官.尤其是双目,除非功力比她高出一倍,始能对她实施正面强攻!”  擎天杵已知道沈野的真正身份,当然相信他所说的—切。  凌寒波并不知沈野就是那位功力超绝的报应使者,所以对他所说的事半信半疑。  “侯爷,以卑职观察,那位文案师爷柳天山似身具不俗的武功,可能与那如夫人是一伙的。“擎天杵提出了众人想问的问题.  “前辈的观察没错,他虽伪装得很逼真,但他所练的功力却暴露了他的身份。那天初次见面向我施礼时,我曾扶他起身,发觉他的肌肤有丝丝的寒气渗出,这是某种阴功的特征。至于他是否与那位如夫人有关?亦是当前咱们侦查重点之一。”停顿了一下,看着总督:“当然有关侦查的步骤与方法由大哥决定!”  “谁说由我决定?你不要搞错了,你是本专案小组的负责人,我只是站在协办的地位,怎能将责任往我身上推!"总督泰然自若地将问题往回推。  沈野神情坚决地道:“这是陈阁老事先说好的,官方由你负责,武林方面由小弟负责,何况大哥也已首肯认可,怎么才过几天就不认帐了呢!”  “愚兄并没有不认帐呀!就拿那位如夫人及柳夫子来说,他们均具武功,且可能是江湖某一组合的重要成员,试问是不是武林人士?既是武林人士,该不该由你负责?”总督反问。  “但他们都是官方的人,而且事情亦发生在都指挥司衙门,当然该由大哥负责了。”  “兄弟,我不知你是真不明白呢?还是装糊涂?令师在答应你侦查陈阁老侄儿那档事时,心中一定早巳明白将来在侦查过程中,必然会与官方有接触,并且脱离不了关系。因此,他老人家才会找你接下这威武侯的封号以及那枚御赐玉佩.换言之,老人家已经默认了这—事实。你这有什么好顾忌的?再说你我口盟兄弟,哥哥有事,弟弟应该服其劳才是呀!”总督不温不火地说。  沈野为难地说:“问题不是小弟不愿,而是不能!小弟终究是江湖人,如果插手官方的事,将会影响小弟在江湖上的形象……”  “你在江湖上的另一个身份,普天下只有少数人知道,谁会将你与那个神秘人物联想为—个人!  至于你现在这个混混身份,一旦办完这挡子事后就会消失了,将来随便换一个身份仍可在江湖遨游,又怎会影响你的形象。”总督一副正经的模祥,心中却在暗笑:“假如你确实有困难我也不勉强,只好接过来办!”  沈野欣然道,‘那就谢谢大哥了,你准备如何着手?”  “我打算立即召集两卫勇士直袭都指挥司卫门,逮捕那位如夫人及柳夫子,严刑拷打。人心似铁,官法如炉,不怕他们不招出幕后的主使人!”  沈野急忙道:“那怎么行?这岂不打草惊蛇!为了逮捕两个人,而断了重要线索;也使咱们这些天来的引蛇出洞策略前功尽弃,这是智者所不为!此事千万鲁莽不得!”  “愚兄是军人出身,做事一向直截了当,除了这样,还有什么好办法呢?”总督强忍住笑问道。  “我们侦查的目的,主要是查出那些隐身在幕后的阴谋者是谁?他们的目的为何?必须有耐性的抽丝剥荆,才能挖出真相!绝对不可硬干,咱们再好好研究策划一番。”  擎天杵和凌寒波拼命强忍住笑意,脸上表情怪怪地。  总督作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好吧!我听兄弟的,什么时候可以行动,你就说一声,为兄等一定照指示办哩。”  沈野点头称是,脸上突然换成一副兴师问罪的神情:“现在咱们该算算昨天的帐了!”  ‘昨天的什么帐?”总督摸不着头脑反问。  “昨天在游艇上的帐。”  ‘在游艇上我并没欠你什么.那来的帐要算?”  “你还说没有?你夫妇俩拼命将箭头指向我,硬逼着我解释那些鬼词牌的涵义,赶鸭子上架,这不是账是什么?”  “呵呵!原来是这件事呀!”总督笑道:“这是锈鱼上钩的香饵呀!有此良好的机会,我怎能错过呢?何况已经达到效果了,你难道没看到那位如夫人对你的博学多闻.曾经目射异采吗?”  “但是你怎知我懂得该词的涵义呢?万一我不懂,岂不弄巧反拙?何况我不信你不懂,你也可以阐释呀!何必尽往我身上推?”  “我当然晓得你懂.”总督得意地道:“就凭你对沈仲义早先吟唱的那首虞美人,大声喝采,我就知道你对诗词必有研究,事证明我没有看错。我虽然亦懂得词中的涵义,但绝对阐释不出那样精辟.何况那位如夫人根本不稀罕我的阐释,她的目标是兄弟你,我算那颗葱呀!”  沈野本待还要说,适时护卫领班汪乾在室外禀报龙骧卫统领来府,现在客室等候晋见总督.  总督立命传话请见,并起身步出书房.  童山濯濯,双眉虎目,面色红润如婴,身着灰袍的塞外飞龙已自通道大步而来。  他迈步至总督面前,一撩长袍屈膝行礼:“卑职龙千玉叩见督爷。”  总督拍手虚挟:“龙统头千里迢迢来南都,途中辛苦了!”  塞外飞龙连称不敢,并顺势起身.双目神光如电凝视沈野大声道:“这位谅必是沈侯爷吧!卑职龙千玉叩请侯爷大安!”立即屈膝下跪要行大礼。  沈野双手虚抬,微笑道:“晚辈沈野,龙老万勿折煞晚辈!”  塞外飞龙只觉有一股柔和和无形劲力托住他下拜的身躯,施尽全力亦无法下拜。  不由惊叹道:“侯爷不愧为老神仙的传人,卑职失札了!”他只好直起身子道声失礼。  擎天杵及凌寒波上前见礼后,众人遂进入书房,总督并命厨下设宴为塞外飞龙洗尘.  席间,沈野仔细打量塞外飞龙,依据估计,这位老一辈的名宿年龄该在六十开外,看外表仅五旬左右,足见他修为的精湛。  在武林辈分来说,塞外飞龙比沈野的恩师晚半辈,所以他称沈野的师傅为老神仙。  三十年前,天绝银魔陈天羽,凡是武林中人只要听到他的名号都会心惊肉跳。他功力高绝,心狠手辣,行事只问是非,不管对象身份地位,只要犯在他手中.必是死路—条,心情好时.亦会将你弄成残废。  他的傲世绝技银魔子,运功时整双手掌变成烂银色,可腐石溶金,无坚不摧。最可怕的还是他的天绝剑法,应付群役时威力强大,砍劈刺击,完全脱出剑法的范畴  。往往一场大屠杀下来,就会留下遍地残肢断躯。老—辈的名宿见识过他那天绝剑法的人,迄今仍感恶梦连连。他在江湖中横行了三十年.从未遇过对手.被称之为邪道至尊。三十年为一世.或许自感杀孽太重,于是改绰号为天绝丹士,修真于京师宛平西北的龙飞峰,据说已修至地行仙之境,算算年龄该有八旬出头。  在场的人除总督外,对塞外飞龙的一身功力都非常清楚,而且都是行家,在室外见沈野只凭两手虚托,塞外飞龙用尽全身功力也拜不下去,可见沈野的内力是何等深厚,不由对他产生更高的敬畏。  酒过三巡,塞外飞龙自怀中取出一对信笺,双手呈交沈野:“这是陈阁老代转老神仙的谕示给候爷的,诸您过目。”  沈野接过信笺当场拆阅,—面看一面皱着眉头.  信中大意是:既已受托侦查案子,不应再分官方或江湖,均应尽力而为,何况此事并不单纯.  行道江湖是积修外功,为朝廷尽份心力等于是为天下苍生做事,也是积修外功.侦办此案,不必在意别人的看法或说法,也不必顾忌用任何手段去达成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大 补 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