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二十二章 荒唐绝招

作者:李凉

“如果在下的答覆是拒绝,你又作用打算?”

“本盟主还没亲口听到你拒绝。”

“好,我答覆你。”

“请说!”

“在下的同伴已经反对和你合作,因此在下给你的答覆是拒绝与你合作。”沈野正色

说。

“好。本盟主听到了,阁下,今天是在野外空旷之处。”天香盟主的口气变了,脸色也

变了。

“那又如何?”

“那天你在悦宾酒楼与本盟主比斗,你是仗着妖术取胜的不错吧!”天香盟主冷笑说。

“好像是吧!”沈野懒得解释。

“遗憾的是,现在是清冷的雪地,而且是旷野。”

“你的意思是……”

“你拒绝与本盟合作,如果你转与他人联手,岂不成了本盟的一大劲敌!为清除竞争的

阻力,以防患于未然,本盟将必须先除去你,你有意见吗?”

“我能有意见吗?易地而处,在下也会如此作的。”沈野似乎非常同意天香盟主的见

解。

天香盟主冷哼一声,纤手一动,剑吟乍起,晶芒耀目的长剑出鞘。

“今天,你不会再幸运了,你的妖法在此无法施展,你只能以武功与我分个高下。“天

香盟主沉声说。

沈野示意毒狐退远些,脱下了白狐袭丢给毒狐,泰然地将衣抉拉起掖在腰带上。

“吴盟主。你的武功比剑神如何?”沈野问。

“本盟主虽然从未与剑神较量过,但我敢保证他绝对胜不了我。”天香盟主傲然地说。

“剑神却接不下我一招。”

天香盟主闻言吓了一跳,但随即又释然。

“你吹牛也耍有个谱,除非你施展妖术,而且刚才你曾说是逃出他们的剑下的,你想唬

谁呀!”

“原来你怕妖术……”

“本盟主并不否认,所以特别在此候你,使你无法施展。希望你以真正的武功与我公平

决斗。”

“好吧,情势如此,想躲也躲不掉,你就出手吧!”

“你没带剑?”

“不必用剑,我就徒手接姑娘几招吧!”他也懒得称呼好为盟主,口气渐惭不耐。

“小秋,给他一把剑!”天香盟主示意左侧后方的侍女借剑给沈野。

侍女小秋应声摘下连鞘长剑,上前双方递给沈野后退回原处。”

沈野接剑后道谢了—声,缓缓抽出长剑。将剑鞘置于地上。

“再问你一次,你有联手合作吗?”

“你这不是多此—举?”

“我要你回答!”

“不肯。”沈野再将坚决地拒绝。

一声剑啸,天香盟主的剑向前一伸,完成了攻击准备。她的剑开始发出异像,剑身寒芒

闪烁。剑气迸发,一阵阵摄人心魄的剑吟。有节奏地传出,内力之浑厚,武林罕见。

梅林雨侧,不知何时已聚集了十多位身份不明的人,有男有女,他们皆屏息以待地观

战,鸦雀无声。

沈野右手剑垂身侧,既不摆架势,也不挫马步,混身肌肉似乎已放松,握剑的手也是松

软无力,斜身缓步移位。

天香盟主的剑尖,紧随着沈野的身形移动,莲步轻移,身随剑走,逐渐将双方的距离拉

近。绕了一圈,天香盟盟主的剑尖已吸住了他。

他神色冷静,一双星目瞳孔渐渐放大,奇异的神光农渐炽盛。

募地剑气急迸,渐渐剑光幻化为耀目的光华,排山倒海似的向沈野迎面强行射到。

“铮铮铮铮铮……”惊心动魄暴震似连珠炮爆炸,罡风四逸,人影急急地闪动,令人目

眩神移。

人影闪电他的分开,双方换了方位。

天香盟主竟然无法再发起攻击,一双风目之中神色瞬息万变,举剑的手,显得有些发

抖。”

沈野脸色平静,右手剑仍然重回身侧。

“咦!”有人发出惊叹。

“啊!”有人张口结舌。

右人满脸惊愕!

更有人倒抽凉气……

天香盟主的剑仍在震鸣,余音袭袭不绝如缕。

沈野的剑却静寂无声。

“你用何种神功御剑的?”天香盟主问。

“我会笨得告诉你!”沈野冷笑说:“咱们就到此为止好吗?既无深仇大恨,何必拼个

你死我活呢!”

天香盟主已乘机调息过来了。

“再接我几剑……”

声到剑到,晶虹似乎自四面八方向中间聚合,一剑连—剑绵绵不绝。。

但见人影急速地闪动,晶虹吞吐愈来愈快,旁观的人看得眼花撩乱。

这次接触,与上次不同,没有任何兵刃接触声传出。沈野那枝普通长剑,一再从对方剑

网的空隙中闪电似的楔入,迫使天香盟主变招自救。

只片刻间,天香盟主已被迫得采后退封架自卫,毫无还手之刀。

以快打快,剑气迸射远达丈外,地上的积雪与草根向外四射。

好一场武林罕见的可怖以快打快龙争虎斗。

在场之人没有一个能够仔细看清招式,没有人能看清出现了多少次生死向不容发的凶险

局面。

除了急速的剑气嘶鸣声,全场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来。

终于,一声冷叱破空传出,打破了寂静,天香盟主斜斜地飞飘出丈外,着地后再退了两

三步,剑气四散。

沈野神态自若地轻拂着长剑,虎目中神光已隐,目视着天香盟主。

天香盟主的右肩井处衣衫上有个小剑孔,以一个超等高手言,这个部位是不可能被击中

的,但事实上她已被击中,衣破面皮肉无损,表示对方手下留情了。

沈野弯腰始起地上的剑鞘。正准备将剑入鞘。

“且慢。”天香盟主娇喝:“阁下是本盟主出道以来所遇到的最强悍的对手,好对手难

逢,本盟主意慾与阁下各以神功一击,以判强弱。”

“姑娘。请勿逼人太甚。刚才交手彼此都未受到伤害,应是最好的结局,姑娘难道还不

满意吗?你虽然功力比剑神强,但却强不了多少,说句老实话,你绝对胜不了我的。”沈野

对这位输不起的天香盟主,真有些烦了,所以语气也就不再客气。

“好大的口气,让老夫瞧瞧究竟是那位诸天菩萨,居然如此这般对天香盟盟主说话?”

随着话声,梅林中踱出一个年约七旬左右的老人。

老人长相奇特,鹰目勾鼻,双眉之间有一声像眼睛的紫印,面庞轮廊非常明显,就如刀

刻,混身充满一股暴戾之气,望之令人生寒。

梅林两侧观战的人突然发生一阵騒动。

“三目天尊!四十年前的魔道至尊。”有人发出惊叫。

心中一震,这三目天尊算起来该是与他师父同辈的人物,个性怪癖,极为护短。但他唯

一的好处就是不主动找功力不如他的人惹事,如果有人不小心惹了他,不死也会脱层皮。

现在,沈野等于惹上他。

因为他正是天香盟盟主吴瑛的师父。

老魔年届七旬就好胜如昔,沈野击败了他的门人,岂不是抹黑了他的脸面?天生的护短

个性激发了,所以现身要找回场子。

沈野自顾自地将领归鞘,送还侍女小秋。

“喂!年轻人。你似乎没听见老夫的话?”老魔的口气倒是蛮温顺的。

“晚辈不聋,怎会听不到?”沈野泰然地说。

“既然听到,为何不理老夫?你难道不知敬老尊贤的道理。”老魔沉下脸说。

“道理当然懂,问题是值不值得尊敬?”沈野毫无惧色地顶了回去。

“好,好。壮哉斯言。”老魔已隐现怒色:“老夫要听听你所谓不值得尊敬的道理。”

“请问前辈以何身份出来架梁?”

“天香盟主是老夫的门人,够了吗?”

“就因为你是她的师父,所以不值得晚辈尊敬!”沈野理直气壮毫无畏惧地说:“在下

与吴盟主之间本无任何恩怨可言,双方之所以交手,纯是为了个人的立场而斗,以及意气而

争。事情过去就算了,谁胜谁负也用不着斤斤计较,既非杀父之仇,也非夺妻之恨,用不着

死缠不休。在江湖上闯道,要有承担得起失败的勇气,也要有勇气承担事情发生的后果,这

是一个江湖人的基本风格。何况年轻一辈有

年轻一辈的行事准则与态度,假如什么事都要由老一辈的人出头和插手,那又何必身入

江湖呢?你,是老一辈的魔道至尊,地位高辈尊,应该在家含贻弄孙,贻养天年的。重新踏

入江湖已经是不应该了,何况还耍替晚辈伸

手架梁,体难道不怕江湖人士非议?假如每一个做师父的人,都像前辈—样地护犊,那

岂非天下大乱?前辈,我说得够明白吗?”

三目天尊这一生何曾遇到过有人敢对他说这种话,何况说话的是个年轻人?

他气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那张原本棱角突出的脸,布满了煞气,双眉间那块紫印隐隐

泛现出妖异的光芒。望之令人生畏。

毒狐自听到有人叫出三目天草的名号后,心中就一直在打鼓,她听过许多有关这位魔道

之尊的传说,这位魔头对付犯冲他的人,手段之凶残会使人恶梦连连。

“爷,千万别再激怒他,否则今天咱们都会脱不了身。”她脸色不正常地在沈野耳边轻

声说。

沈野伸手轻拍毒狐香肩,以示安慰。

“你怕吗?”他问。

“我怕,但我更怕爷会受到伤害。”毒狐动感情地说:“爷万一有了个意外,我也不要

活了!”

“你应该对我有信心才对。”沈野感动地轻拥着毒狐。“我的处世原则,是不会主动惹

事,但事情临头了,却绝不伯事。姗姑,老魔为人如何?在江湖上有无恶迹?”

“江湖传闻他极为护犊,对付敌人的手段很凶残,但却不会主动找功力不如他的人麻

烦,除非是惹上他,他就会死缠不体的。”

“这样说起来,老魔的为人尚有可取。你放心,我会知道怎样做,既然已惹上他,非在

此地解决不可。”他示意毒狐退后。

“好,老夫已经五十年没有听过这些骂人的话了。”三目天尊狞笑说:“年轻人,但愿

你手上的功夫与嘴上的功夫—样好,否则你只能活到这个岁数了!”

“前辈莫非要教训我?”

“不,老夫不会教训你,老夫是要你见不明天升起的太阳。”

“好吧!咱们看看究竞谁会在江湖除名。”

沈野马步一沉,虎目中涌现奇异的光芒。

三目天尊盛怒的神情突然消失了,神色变为十分凝重,双掌缓缓上提至胸,掌指渐渐变

成苍灰色,掌势未出,但劲气巳迫人。

沈野血目中的奇光更为炽盛,像是燃起了地狱之火。双手自小臂以下渐渐变成烂银色,

像是银制的手,本来红褐的色泽完全消失了。

—声沉叱,三目天尊双掌一翻,—股凶猛无比的内劲潜力,涌向沈野,隐隐的奇异激流

啸鸣清晰可闻,神奇的内劲足以离体伤人于八尺之外,威力惊人。

沈野双掌—张,变掌为爪,上下—错一翻,身形马步扭转,神奇的劲流突然迸发。

积雪草根与污泥纷飞,两文方圆内风涛狂急,像是平空刮起飓风,声势惊人。

“哎……”

三目天尊在惊叫声中,斜飞而起,“砰”一声摔倒在两丈以外,斜液一匝后狼狈地爬

起。

他满身污泥,头发散乱,衣衫似被利刃割过,变成无数的长条。状极可笑,但面包变成

苍灰,鹰目中流露出骇极可饰的神色。

“你……你是老怪物的门人……”他张口结舌地说。

沈野神色庄严地收势,呼出一口长气,双手十指徐松,烂银色徐徐隐去,因复肤色常

态,虎目中神异光芒也消失无踪。

“是的。”沈野谈谈地说。

“你……你还想如何?”三目天尊语气不稳地问。

“不是我想如何?而是要看前辈的。”

“我……”

“晚辈之意就此打住,不知前辈意下如何?”沈野诚肯地说。

“罢了。老夫是自取其辱,夫复何言?”三目天尊暴戾之气消失了,“非常感激老弟的

手下留情,自此之后,老夫确应归隐思过了。他日你返师门,请代问候令师安好!”

老魔似乎变了一个人,在沈野的眼中来看,他的面目已无刚才那般可憎,亦不像曾是横

行江湖近四十年的凶魔,倒像是一个慈善的长者。

沈野这—击,击醒了三目天尊的迷梦,也唤醒了他的良知,总自是—件功德。

“请前辈怨过晚辈冒犯之罪,就此别过。”他很有礼貌地抱拳向三目天尊告辞,并向天

香组主吴瑛点头示意,神态自若地与毒狐扬长而去。

三目天尊目遂沈野两人的身影去远,仰天吸入一口长气,用无神的双目扫了天香盟主等

人一眼,用苍凉无力的嗓音说:“知晓你们的人,千万不要去招惹他,他的业艺深不可测,

有他在此,你们对镖银根本无望。走吧!”

在梅林左侧方的—块土堆旁,天罡剑与乃子雷霆剑客并肩而立,脸上涌起惊恐的神情。

他俩发现,不但双手掌心全是汗水,身上也被冷汗湿透了,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荒唐绝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