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二十三章 刀 气

作者:李凉

青狼天王立即拦住了盛怒的他,劝道:“副座请息怒,您是主帅,与这小辈动手未免太

抬举他了,还是让属下来处理吧!”

他向后打了两个手式,立即自人群中出来四名面目冷肃的中年人,成扇形向沈野形成包

围。

随后又出来五名中年人,不规则地散立在四周,神情闲散,好像是不相干的人在观战。

一阵刀吟声响起,向他形成扇形包围的四名面目冷肃中年人,四把狭长的弯刀出鞘。

沈野不由一怔,这种形式的刀中原武林少见。

他没有拔刀应敌的打算,双目飞快地瞟了闲立在四周的五名中年人一眼,心中不由一

动。

面前四名持刀面目冷肃的中年人,不约而同地举刀过顶,刀上发出阵阵地龙吟之声。

这种怪异的起手式,看得沈野心中一紧。

他立即吸口气功行百脉,虎目中焕发出幽深的异光。双脚微挫缓慢地挪动,双手也怪异

地上下拂动。

一声怪叫,四人狂野地冲上,刀气迸发,刀光聚合疾落,迅若奔电,劲雄力猛。

刀光聚发一半,沈野的身形已像流光般地从刀光下流泻而入。

但见淡淡的虚影在四名刀手之间倏现倏隐。一阵快加迅雷的打击声传出,四人分向四方

飞跌出去,倒地后就挣扎难起,仅在口中发出令人难懂的呻吟声。

沈野静静站立在路中心,不言不动,像个没有生命的石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蓦地他一声厉叫,身形象见水的泥人,突然萎缩于积雪的地上。

刺耳的暗器破风声响起,数十种不同类型的暗器向他身形萎缩处攒射。

一时积雪及污泥破空飞溅,五名以暗器奇袭的中年人倒下三人。

而沈野也重新幻现于原地,不待站稳身形,立即向枯林中飞射,一个起落后,就投人林

中。

他在起落时,似乎身形不稳。

“他已中了淬毒飞鱼刺,快追!”一名幸存的中年人大叫。

花面阎罗第一个追赶入林,他的两位保镖地煞星与人煞星紧接在他身后迫人,然后是青

狼天王及两位护法亦随后追赶。

打落水狗,人人都会奋勇上前的。

大道上留有塞北屠手,地府双魔及宇内三仙等客卿,与四位执事,以及十余名杀手,他

们负责保护四部大蓬车上的伤患及清理现场,并好整以暇地等候花面阎罗等人将沈野捉回,

或者背回他的尸体。

可是半个时辰都过去了,追去的人—个也未见返国,等得他们心中直冒烟,也等得心惊

肉跳。

当花面阎罗追人林中时,见到沈野跛着右足在前面二十丈处穿林分草地奔逃,证明的确

是中了暗器,于是兴高采烈地盯着他的身形住前追。

这一带是小丘陵,幅员约有十里,山虽不高,但到处都是乱石堆积,灌木丛绵延,以及

茅草丛生。逃的人掌握主动,随心所慾地折向奔走,迫的人因无法掌握逃者的心意,往往不

是截错了方向,就是追过了头,等重新折转时,目标的距离又拉远了。

快半时辰了,沈野仍在前方二十丈若即若离,追的人始终无法拉近距离。双方的体力都

在快速地消耗,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

逃的人辛苦,追的人更辛苦。

随后追人的两位煞星、青狼天王,以及两名护法,功力高低不等,修为差别颇大。

不到盏茶工夫,两名护法就开始落后了。已看不到前追的人,只好循着足迹前进。

再过盏茶时刻,青狼天王及两位煞星亦慢慢落后,仅花面阎罗一人在追,余人已不知追

到何处去了。

沈野的前面出现了一大片枯黄的茅草区,正在迎风摇晃,沙沙作响。

花面阎罗心中一急,如果让沈野进人茅草区,就很难再找到他了。

于是他猛提残余的真力,顿时速度快了一倍,将距离也拉近了一半,正想再次加劲纵

跃,突感气血不顺,身形落地后喘息频频。

而此时沈野也似乎强提真力,突然加快了速度,但是极度艰难地跛着右足,钻入茅草丛

中,失去了形影。

花面阎罗眼睁睁地看着沈野消失于茅草丛中,而无力追及,气得一肚子大火。

他立即就地调息,俟气血平伏后,在四周相度地形。找到了一块小高地,目光不断在茅

草区扫视。

可是天风萧萧,草浪起伏,别说是一个人在草丛中移动不易被发现,纵使百十个人在内

走动也不易被发觉。半晌毫无发现。

他十分无奈地发出一声长啸。希望后续属下闻声前来会合,届时再分区进人搜索。

地煞星及人煞星的功力修为,与青狼天王相较,实在难分上下。但青狼天王却懂得在奔

驰中调息养气,因此在体力消耗的程度,较两位煞星为少。

所以当两位煞星慢下脚步准备暂时停下调息时,青狼天王仍然循遗迹往前追蹑,转眼间

就失去他的身形。

两煞星竭泽而渔,最后终于垮了下来,靠坐在一棵大树下直喘气,像是两条快要断气的

病狗。

“姓沈的王人蛋可把咱们害修了!”人煞星喘着气:“这一阵猛赶所消耗的体力,似乎

比与人大战三百个回合还要多。”

“奇怪。”地煞星疑惑地说

“那小子不是中了淬毒暗器了吗?怎能跑那么远没倒下?莫非他已经成金刚不坏之身不

成。”

“狗屁的金刚不坏之身,他才多大年岁,纵使在娘胎开始练功,也到不了那个境界,武

林中能练成这种功夫的,一万个人中难得能有一个,说不定他早已毒发而死在某一隐蔽处

了。”

“有可能。咱们快调息吧,说不定副会主那边需要人手呢!”

“你说对了,他正需要人手,你们却在此偷懒,未能尽到保镖的责任。”

随着话声,左边的一棵树后转出满脸邪笑的沈野。他很悠闲地走到他仍俩面前,背手而

立。那里像是中了淬毒暗器的人。

“你……你……怎会在此……”两人像见了鬼似的惊跳起来,语不成声。

“咦!怎么了?总不会是将我看成鬼魂吧!”

“你……你究竟要干吗?”

地煞量及人煞星两人虽然拔出腰间的雁翎刀,但持刀的手却不稳定,许是元气未复之

故。

“我要废了你们,免得你们助纣为虐!”沈野冷冷地说。

“你……你不要过来,这是不公平的,我们的元气尚未恢复……”

“你他娘的,这是什么狗屎理由,我又不是白痴。难道等你们元气恢复后再联手宰割

我?你们准备了,我要卸下你们每人的右臂…”

铮地声刀吟。秋水冷焰刀出鞘。

此际小丘上蓦地传来一声高吭的长啸,那是花面阎罗发出召人的讯号。

两煞星知道危难头,于是强提精神,激发潜力,两把雁翎刀向前一伸,刀光发出刺目的

光花,以及隐隐如雷的鸣声。

顿时场中充满暴戾的杀气,具有震撼人心的威力,真不愧为风神会的三大煞星之二,在

身心极为疲惫的状态下,仍有如此的威势。

沈野刀垂身侧,虎目中神光闪烁,紧盯着两煞星的双目。

人的眼睛是灵魂之窗,所思所想都会由双目中显现出来,尤其是要从事某一动作时,双

目会将暴露无遗,丝毫不爽。

因此一个绝顶高手面对强敌时,绝不会去注意对方的手脚或肩部,只要注意对方的双目

就可判断对方将采取之行动。

沈野是超绝的顶尖高手,当然懂得其中的奥妙。

两煞星的长相本就粗壮狞恶。此时为生存而战,激发形之于外的暴戾之气,确能使人丧

胆。

双方相对而进。紧张的气氛快接近临界点。

一声怒叱,两煞星凌空身剑合一,像是匹练横空般地急射沈野。但在激射的剑光前,有

两道淡淡的光影先期到达沈野的胸前,那是两煞星在发起攻击这前,偷偷射出的两枚五寸长

可破内家气功的扁针。

长啸震天沈野的身体突然像被强力的弹簧弹起,飞越两煞星的头顶,刀光连闪两次,落

于侧方两丈外的乱石堆上。

两煞星同时发出呼痛的长号,身形仍歪歪斜斜地在前冲,然后摔跌于丈外的草丛中,场

中遗落两条仍紧握着雁翎刀的齐肩断臂。

两煞星以左手点制住右肩的穴道。以免伤口流血过多而昏迷,缩着身躯目注含着冷笑走

近的沈野,神色甚为畏惧。

“你……你难道要赶……赶尽杀绝?”地煞星吓声说。

“你们这些混蚤,丝毫没有成名人物的风度,随时随地不忘以卑鄙的手段来暗算别人,

真恨不得将你们分尸,以泄心中之恨!但本人说话算话,既已废了你们,就不会再取你们的

性命。稍待片刻,你俩马上可看到一场免费的龙虎斗。”他冷森地说。

两煞星闻言有点疑惑不解。正在思索他话中的含意之际。

沈野蓦然仰首发出一声长啸,声势之雄壮,真有山崩地裂之威,而且连绵不绝,震得树

木枝叶上的积雪纷纷下坠。

啸音一落,他环视四周一遍后,即好整以暇地等待闻声而来之人,并将断臂断刀用脚踢

入草丛中。

片刻工夫,西北方林中传来脚步声,出现了神情紧张的花面阎罗及青狼天王。花面阎罗

一见沈野背手伫立在草丛的空地边缘,不由一怔,但旋即哈哈大笑。

“我道你小于扮兔子溜走了呢!原来你遇到鬼打墙仍在这里打转。”花面阎罗得意地笑

了,笑声中充满了凶险。

“我用不着溜,假如真的要溜,你三个花面阎罗也追不上!”沈野若无其事地说,神情

轻松毫不紧张。

青狼天王为人阴鸷而小心,他似乎看出某些不测的东西,于是他脑筋飞快边转动,并默

察四周环境,:突然他想起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来。

“咦!你不是中了淬毒飞鱼刺吗?怎会到现在没未毒发,仍然像没事一般?”青狼天王

难以置信地问。

沈野背手朝前走了两步,睥睨着青狼天王。

“你看我像是个中了淬毒暗器的人吗?”

那你为何假装中了淬毒暗器逃走?”花面阎罗问。

“因为我要一个个宰割你们,所以引你们追来。”他的话虽然平淡,但却充满凶险。

两煞星断臂后,虽经封穴止血,但剧痛的浪潮却使两人昏迷过去,原先沈野站在草丛前

挡住了花面阎罗的视线,如今他向左横跨了两步,于是两人就看到了躺在草中两煞星的躯

体。

一阵强烈的震憾,花面阎罗及青狼天王心虚了。

“你用什么杀了他们?”花面阎罗惊问。

他对两煞星的修为非常清楚,一身横练的气功已达九成火候,普通刀剑根本伤不了他们

一根汗毛,除非是神兵利器才能对他们构成威胁。

“他们的运气很好。因为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下定决心大开杀戒,所以我仅仅砍下他

俩每人一条右臂,以免日后继续助纣为虐。我给你们时间救醒他们,就可证明我所说的是真

是假了。”

青狼天王闻言立即绕道过去,蹲身将两人救醒,并为他们上葯包扎后返回原处。

“怎么样?我没骗你们把!”沈野冷冷地说。

花面阎罗到底是见过大风浪的人,虽然处于不测凶险的状况下,但仍然将情绪稳定下

来,他向青狼天王打了一个手式,俟他近身后,两人并肩迈步上前,在沈野面前八尺处停

步。

铮铮两声,他的阎王令及青狼天王的狭锋刀同时出鞘。

“事已至此,本座不想多言,咱们只好在兵刃下一决,才能洗清彼此间的深仇!”花面

阎罗神态暴戾地说。

“对,在下也是如此想法,咱们都是嗜血的同类,所不同的是,贵会先掀起事端,并接

二连三地向在下暗算,在下今天是为保命而战。

话先说在前面,以一对二,我乐意接下,但你们必须切忌施展阴谋诡计手段,否则在下

将以雷霆反击回报,那时贵会也必将懊恼莫及。言尽于此,咱们就开始搏命吧!”他一字一

吐森冷地说。

刀吟声起,他拔出了秋水冷焰刀。

三人的兵刃同时向前一伸,发出了阵阵地龙吟又似虎啸的异鸣,一阵阵外涌的内劲刀

罡,宛若风涛声,

花面阎罗的阎王令及青狼天王的狭锋刀之锋头,似乎有亮光闪烁,两人的面色变为庄严

肃穆。

沈野手中的秋水冷焰刀出现了无法解释的现象,似乎刀身消失了,仅可看到模糊的光

影。

他脸上浮现出若有若无的蒙蒙银光,双目变得深邃乌黑,放射出妖异的光芒。

刀气迸发,人化狂风,犹如雷霆霹雳。

沈野面对自入江湖以来,首次遭遇的强敌,于是抢先发起空前猛烈的雷霆一击。

三件兵刃乍合乍分,罡风呼啸,隐雷殷殷,三丈圆径内积雪泥沙纷飞,惊心动魄。

人影从光花中,随着一阵猛烈的碰击声,突然三面一分。

青狼天王踉跄地飞退出两丈外,右胸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刀 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