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二十四章 好色成性

作者:李凉

南京都指挥使司除了在府城公开的司衙门之外,另设有好几处秘密工作站,驻在秘密工

作站的人,均是军方的特务人员,知道的人没有几个。

凤台镇的秘站,知道的人更少,超不过三个人。

凤台镇虽然称镇,其实居民不多,只有五六十户,多以务农为业。

这夜。凤台镇密站的客厅中灯火通明。

厅内坐有十三人,十三人中有风神会副会主花面阎罗、青狼天王、塞北屠手、地府双

魔、宇内三仙,以及计婆婆等人在内,一个个双目无神,疲态毕露。

首座的两个人,均戴黑头罩,穿黑色拖地黑袍,由身材上辨认,他们是—男—女。

“夫人,是本座的错。”上首左内侧第一座位的花面阎罗、神情严肃。用不安的口吻

说:

“本座不该为了秘密行动而不派遣眼线下山,以致消息不灵。让金陵镖局施展金蝉脱壳

之计,将镖银顺利运到南京……”

首座那个女人以手势阻止花面阎罗说下去。

“镖银事不能怪副会主,被骗的又不只是本会一个。”女人以娇媚的声音说:

“会主目前最忧心的是本会大批精英高手的损失。本会自势力伸入南京以来,在短短的

三个多月中,居然牺牲了两位星主,七位护法,二十多名超等高手,袭杀及雷霆小组全军覆

没,四位客卿伤残。如此庞大的损失,业已使本会元气大伤,对进行日后的大计,影响甚

大。目前本会当务之急,除了取得镖银之外,就是积极进行收新血及铲除沈野这个敌人。”

“这姓沈的小子真该死!”花面阎罗怒骂!

“本会与他有何深仇大恨?居然心狠手辣地下毒手,屠杀本会这么多弟兄,本座必将用

尽各种手段送他下地狱!”

“副会主勿冲动,沈野是必然要对付的,但本会目前尚有一个隐形的敌人,就是那个神

秘杀手报应使者,更必须对付。本会业已证实朱雀令主是丧生在他的手中,金银珍宝及数百

粒福寿丸也被劫走一空。

这个人比沈野还难对付,因为他是在暗中,谁也未见过他的真面目,根本无法掌握他的

行踪,这是本会最感无奈之事!”夫人深感无奈地说。

“赴京师调查沈小辈海底的人是否已返回?”花面阎罗问。

“尚未返回,调查的人可能遭到某种困难,因此迟迟未返。”虽然黑头罩遮住了夫人的

颜面,但她黛眉深深地说:

“这姓沈的是个软硬不吃的家伙,名与利的引诱都丝毫无动于衷,你们与他接触数次,

难道都未发现他的弱点吗?因为凡是人都有弱点的,只是每人隐藏的深浅程度不同而已。

另外,就是他的武功究竟有何特殊之处?众说纷云,莫衷一是,有的说他功力并不高,

只是善烂仗;有的却将他说成天下无敌,修为已达地行仙之境;还有人说他会妖术,会五行

遁术……。好像是瞎子摸象,各说各话。

在座的人几乎都怀他交过手,希望将你们的感受说出来,彼此研究参详,以作为今后对

付他的参考。

这是会主特别交代的,今晚必须要弄清楚。

宇内三仙三位客卿,你们是最早与他动手的,请谈谈你们所见所感受到的事实。”

天风真人,无极丹士及三元法师三人,相互看了一眼,无极丹士及三元法师以眼色示意

天风真人回话。

“贫道谨代表本人及另两位道友提出咱们的看法。”天风真人郑重地说:

“江湖上人人均以为贫道等会妖术,此点必须先予正名。不是妖术,应该称之道术,是

一种玄功,是玄门中人度劫的上乘秘笈大法,没有灵性慧根的人,永远进不了堂奥。贫道等

三人,亦仅仅习得皮毛而已。那位沈野不但习得此种玄功,而且道行比贫谊等高上十几倍。

最令人担忧的是他的内丹已成,似乎已达地行仙之境界,由此可知,他的师承必是出自玄

门……”

“哈哈哈!”花面阎罗的狂笑打断了天风真人的话,他挪揄地说:

“天风客卿你是在说神话!玄门中人内丹已成者,万人中也很难挑得出一人。能练成内

丹的人,等于是金刚不坏法体,他年纪轻轻的,纵使自娘胎中开始练,也不可能练成,你可

别妖言惑众啊!”

宇内三仙玄功道术盖世,横行江湖三十余载未遇对手,朝阳坪一战,破天荒以三人合

击,居然伤残败逃。

自此而后,对沈野又恨又怕,甚至听到他的名字都会发抖,因为只有他们三人真正知道

沈野具有绝世玄功。

天风真人本是个恃才傲物的人,听了花面阎罗的一席挪揄的话后,心中恨得要死,但由

于他是副会主,而且有会主夫人及总监督在座,不便发作。

“贫道不敢妖言惑众,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他阴阴一笑说:

“副会主威震江湖,武功绝世,可曾听说过元神御剑?”

“当然。”花面阎罗傲然地说。

“副会主可曾见识过?”

“本座尚未遇到过具有这种傲世绝技的高手。”

“既然副座从未见识过这种傲世神技,当然亦不知元神御剑前之先发异象了?”天风真

人阴笑问,语意满含轻蔑。

“废话!”花面阎罗不耐地说。要发火了,一个客卿居然敢以这种语气对他说话。

令主夫人却心中一动。

“天风客卿是否曾遇见过身怀神技的绝世高手?并知悉元神御剑的先发异象?”令主夫

人郑重地问,态度十分诚恳。

“本客卿的耳朵,无极道友的手掌,以及三元道友的手臂,都是在元神御剑之下丧失

的,要不是辅以道术逃走。咱们三人早就命丧剑下了!”天风真人惨然苦笑说。

“啊!”令主夫人悚然惊呼,语气不稳定:

“你是说沈野具有这种绝技?”

“千真万确。”天风真人肯定地说。

厅中诸人闻言后神色大变,连那位以黑布套罩头的总监督,都惊得身形微微一懔。

但是有—个人例外,那就是,他闻言之后,反而冷笑连连。

“天风客卿,你该不是为掩饰你们宇内三仙的无能,而故意将那小子说得那么神化,以

及遮羞吧?”花面阎罗冷笑说。

人世间许多事的发生,往往会有几百种不同的说法,这些说法有一共同的特征,那就是

迎合听的人的心意,所以才会有人相信。如果一个老实人说了实话,反面会没人相信,老实

人的老实话之所以不会使人相信,因为它无法迎合听话人心意,甚至会刺痛听话的人。换言

之,它没有美感。

天风真人虽然不是很老实的人,但他所说的话却是老实话。

可是令主夫人却相信,而且是深信。

“客卿可否将元神御剑的先发异象,描述—番?”会主夫人客气的要求。

风神会的容卿,都是礼聘而来的,地位非常特殊,连会主对他们都相当客气,所以会主

夫人很客气地向天风真人提出要求,并非异数。

“其实副会主及青狼星主都曾见识过,只是他们不识货,当时不清楚而已。”天风真人

语气充满了讽刺:

“所谓异象,是指御剑者的躯体及所持之兵刃上出现无法解释的现象……”

“客卿是指兵刃的吟声,以及人体上某些特殊的表征?”会主夫人打断了话锋问。

“是的。”

“哈哈哈哈!本座道是什么?原来是指这些现象!”花面阎罗狂妄地大笑,傲态又发生

了:

“那天在官道旁的山林中,与沈小辈交手时,本座的阎王令,青狼星主的狭锋刀,所发

出的龙吟虎啸震鸣声,比沈小辈的刀吟强烈十倍,双目中的神光,称为元神御剑的先发异

象,那元神御剑根本不算是绝技了!凡是内力火候达到炉火纯青之境的高手,都会有这种现

象出现。哈哈哈!你简直在说笑话!”

“这不是笑话,这是老实话。”天风真人冷冷地说:

“那天你与天狼星主所呈现的气势,勉强可说是神御剑,亦就是以神意御剑,离元神御

剑的境界差十万八千里,甚至是十万八千里的百倍!就凭你面对面都看不出他的先发异象,

你们受伤失败是必然的。这还是他手下留情,要是他存心下煞手,不是本座小看了两位,今

晚就不会有你人在座了!”

“老实说,朝阳坪一战,本座等虽溃败,但双方却曾拼斗十数回合,他的气流亦受损,

至少要调息半晌才能复原;不以你们在他一招之下就溃败,而他却仍神定气闲,像没事一

般,可见他根本未将你们看成对手!”

天风真人毫不激动,但话却锋利得伤人。

说起来该是练武人的自大狂作祟,花面阎罗出身于绿林悍贼,敢打敢拼,一向看不起身

具道术的宇内三仙。他认为宇内三仙只是妖术高强,而武功并不怎么样,其实是他看走了

眼,这对三仙来说是不公平的。

朝阳坪一战,三仙溃败,而且受了伤残,花面阎罗更认为自己的看法正确。

因此,在郎牙山期间,三仙听够了他的冷讽热讥,受尽了委屈,及至花面阎罗也栽在沈

野手下,三仙在心理上始获得平衡,但对他的怨恨却仍末消。巧逢今晚这个良好时机,天风

真人就借题发挥,在言语上狠狠地修理他一番。

“混蛋!你敢小看本座?到院子中去,让本座教训你们!”花面阎罗拍着座椅挟手,冒

火地开骂。

“姓翟的,别忘了你的身份!”无极丹士长身而起,冷肃地说:

“和你这种第九流的莽夫拼命,咱们宇内三仙稳定是胜家!咱们被聘为客卿,说难听了

些是为厚利而为本会卖命的,可不是来看你的臭脸来的。在郎牙山你不肯接纳别人意见,一

意孤行,且置会务于不顾,日夜将精力花在女人身上,以致损兵折将。由于你是主事人,咱

们只好恪守本份,不便多言。而今晚长上在座,你居然仍不知收敛,骄横跋扈,视咱们为无

物,你难道不怕其他在座的客卿心中怎么样?老天爷!你简直在替本会招灾。”

那位神态阴沉的总监督,立即挥手制止花面阎罗的粗鲁举动。

“翟副会主,夫人在座,请注意风范!”总监督冷冷地说。

同时以和缓的语气向无极真人道:

“无极客卿请息怒,诸位客卿为本会尽心尽力,本人及会主皆万分心感,本会上下对诸

客卿亦一向尊重,翟副会主由于个性较直,以及处理人际关系的技巧不尽理想,致使诸位发

生误会,事情已说开了,大家都别放在心中,并请继续和衷共济地为发展会务而努力,刚才

天风客卿尚未说完,请继续吧!”

按理说,任何组合的副首领,都是一人之下,千百人之上,但风神会的组织系统却是与

众不同,在副会主之上设了一位总监督,相当于会主的代言人。是会务的实际执行者。因

此,当他开口说了话之后,花面阎罗立即住口,并收起了狂态。

“本客卿虽未目睹副会主,青狼星主与沈野之战。但仍可摹拟描述当时之状况。”天风

真人继续以平静的语气说:“沈野的刀吟声虽然不大,但却有如九地龙吟似的殷殷异鸣,或

者像是天际传来的殷放轻雷;刀身可能会渐渐消失,仅可看到模糊的光影。至于他的身体,

可能会呈现出反常的松驰,双目中的神光会消失,但却会放射妖异的光芒。以上这些特征,

就是元神御剑的先发异象,请副会主及天狼星主仔细回想一下,对方是否有上述异象出

现?”

“不错,我想起来了,那小子确曾出现过这种现象,尤其是那双眼睛,深透乌黑,令人

心中发慌。”青狼星主倒抽一口冷气说。

“天风客卿能将状况描述得视同自见,莫非客卿的功力亦已到达如此境界?”会主夫人

颇感兴趣地问。

“元神御剑是玄门修真之士降魔与闯关度劫的神功绝学,内丹已成的人,才能具有此傲

世的绝技。本客卿没有灵性慧根,纵使再练上一百年,也达不到那种境界。”天风真人摇头

苦笑,坦率地说。

“然而客卿为何深谙此种绝学的底细呢?”会主夫人笑问。

天风真人坦然说:“—是在朝阳责无旁贷目睹沈野施展过,一是本客卿的师门尊长告

知,本门的一位神师爷亦为具此种神功绝学。”

会主夫人听得心中—动,含笑问道:“天风客卿的师门是……”

“武当。”天风真人淡谈地说。神情有些怅然:

“当今的掌门是本客卿的师兄,但那是很遥远的事了。”

花面阎罗一听天风真人是出身于武当,他巳晓得以往对宇内三仙估计错误,他们之所以

能名震江劝,绝非是仅凭道术,必定是具有真材实料的高深武功。想起自己以往对三仙的傲

慢态度,以及刚才无极丹士所说的话,不由感到背脊发凉。

“非常感谢天风客卿提供的宝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好色成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