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二十六章 逢场作戏

作者:李凉

白虎天王大吃一惊,呆住了。

“偷袭!小女人,你没给他机会!”他自惊骇中配过来,大声嚎叫。

“你莫非瞎了眼不成!”女蒙面白袍人冷笑:“你难道没看到地上掉落的匣弩?我已经

给了他两次警告,他居然还不死心地在披风内玩弄阴谋。假如我反应稍慢半分,躺在地上的

将是我们三人!你居然红口白舌地说我是偷袭,原来你也是输不起的货色!”

“别说了,长上!”另—名壮汉大步上前,面色惨然地说:“双方交手原本就要不择手

段,家兄过于大意,落此下场,怨不得人,我把他拖回,免得暴尸荒郊……”

说话间,人已到达陈尸处,他俯身伸手抓住尸体胸襟,慾往回拖。

刹那间,电芒从被底飞出,破空声刺耳,接着传出崩簧的脆响,是可怕的袖箭,目标是

为首的白袍蒙面人。

一丈以内淬然用袖箭偷袭,大罗金仙也难以幸免。

白影乍隐乍现,袖箭似巳穿透白影而过,落在三丈外的疏林中,发出了声中央委员。同

时,一缕红光犹如天际的闪电,射人壮汉的腹部,一声犹似轻雷的爆裂声,壮汉的身躯斜斜

弹起,摔落,他的胸腹变成了一个大洞,内脏及大小肠变成碎块向外四射。

霹雳神梭,擎天杵的可怕成名暗器。

沈野是江湖上的神秘杀手,对各种阴谋暗算手段可说早已洞悉于胸。

第一个壮汉被毒狐所杀,掉下了—具匣弩时,他心中就已起了戒心,当另一位壮汉反常

地出来要为其兄收尸时,业已洞悉其阴谋,怎会让他暗算得逞呢?

而擎天杵起初并无慾使用暗器的心理,他亦是发现被杀的壮汉掉落匣弩后,始取出—枚

霹雳神梭备用,因此当他目睹第二名壮汉以袖箭向沈野偷袭时,立即发出神梭击弊壮汉。

生有时,死有地。这一对兄弟均想以暗器偷袭,结果双双自食其果。

当沈野躲过了袖箭的暗算,以及擎天杵的霹雳神梭在壮汉的腹内爆炸之同时。一前两后

三条快速的人影,闪电似地扑向沈野,刀罡剑气半途迸发,就如天崩地裂,人与刀剑几已触

为一体,速度太快了,难以看到实影。

“哎……”擎天杵及毒狐骇然惊叫,已来不及作任何的应援行动。

一声震天长啸从沈野口中发出,刀光像魔幻般地陡然迸发。

刀动人动,三丈的方圆内,似被抽光了空气,成了真空地带,擎天杆及毒狐感到一阵难

耐的窒息,两人的身躯像被无形的魔手推着往后直跌出去。

沈野挥出的刀,已经不再具有刀的形态。幻化为流泻的淡淡光芒,似流光、似逸电,更

像活的灵蛇在弯曲游动。

从三人合击的刀剑几微空隙中,弯曲地契入,逸出,没有刀剑相击的金鸣声,也没有爆

发出火星。

当在现场的擎天毒狐以及在半里处灌木丛中旁观的黑衣刀客们,仍陷在惊怖骇绝的状态

中,事情已结束了。

沈野出现在大道右边丈余处,神色自然正常,好像原本就站在那儿一般,也像未曾发生

任何事故。

铮—声怪响,他掷刀人鞘。

—双使剑的老者,斜躺在大道正中,两人的脑袋均被切掉了一半,红白色的脑浆流满一

地。

白虎天王则用左手掩住被剖开了小腹,内脏由手指的隙缝中往外流挤,扭曲着身躯,斜

躺在路边的积雪中,犹在发出断断续续的无绝呻吟。

好半晌,擎天杵与毒狐才惊醒过来。

擎天杵揉揉眼,再摇摇头,似乎在催促自己加速回复神智。

毒狐却如飞鸟似的投人沈野怀中,百无禁忌地用臂抱紧抱住他的虎腰,激动得说不出话

来。

沈野轻拍她的香肩,以示安抚。

“姗姑,现在已经没事了!你看,宋前辈在笑你呢。”他在她耳边低声说。

毒狐闻言,不由脸上发烧,好在有头罩别人看不见,她极不情愿地放开搂住着沈野的双

臂,离开他怀里。

“这三个家伙好阴险,丝毫没有成名人物的风度,怎能做出这种联手偷袭不要脸的

事?”毒狐还心有余悸地说:“可把我吓死了,我以为爷一定逃过他们的毒手,好在老天爷

保佑您无恙,这两个老鬼究竟是谁?功力似乎不比白虎天王低呢!”

“对风神会的人,你怎可能要求他与你堂堂正正地公平相搏?他们不偷袭才是异数呢!

自通济桥受袭事件后,纵使面对该会一条狗,我也会起戒心的,何况是星主级人物?这两个

老鬼的功力,不但不比白虎天王低,反而还高上一成呢,不知是何方的大菩萨?”

提起了两个老者。毒狐很自然地将目光围到陈尸之处,却发现擎天杵蹲在死者身旁,拉

起他们的袖筒及裤管仔细观察看,面上充满欣喜表情。

“宋叔,你在看什么?”自进住农庄后,毒狐就改口称擎天杵为叔,不称前辈。

“小姗快过来,咱们即将发一笔横财了,侯爷真是功德无量!”擎天杵兴奋得大叫。

“人无横财不富,恭喜宋叔了。”毒狐与沈野走向两老的陈尸处:“但财呢?我怎没见

到,莫非就是这两具尸体。”

“对对对,对极了!就是他们。一人一千两银子,两人共两千两,这可是一笔大财

呢!”擎天杵高兴得几乎语天伦次。

“宋叔你说清楚点好吗?这天头无尾的话谁听得懂呀?”毒狐埋怨地说。

“抱歉,我是太高兴了,当然不是全为两千两银子,而是为了龙胜鹰扬两卫的一口恶

气。你晓得这两个老鬼是谁吗?”

毒狐满脸疑色地摇头。

“这两个老凶魔胆大包天,去年*夜入施御史府第劫宝杀人,结果龙庭震怒,大索天

下,限期缉拿归案。五城兵马悬赏白银两千两,死活不论,可是一无所获。一个月后,两老

靡现身于山西平遥,独孤统领率该卫勇土十三人前往缉捕,经数天布线埋伏。终于在太岳山

麓截住两个老魔,很不幸地不但未将他俩擒住,反被伤了三位勇士,独孤统领右小腿的肉几

乎被老凶魔削下了半斤,提起此事,独孤统领仍然咬牙切齿地生气。想不到这两个老魔投入

风神会,难怪快两年了在江湖上都听不到他两位任何消息,而今天却鬼差神使地死在侯爷刀

下,这不是天埋报应是什么?”

“天残地缺!”沈野与毒狐不约而同地惊呼。

“对,就是这两个凶魔。”擎天杵指着尸体已被翻起的裤管及袖筒笑说:“这假臂及假

腿就是证据,到时候侯爷可记得在总督面前说几句话作证,两千两银子就属于侯爷的男女管

家所有了,想起来就会乐上老半天,小姗,你说如何?”

“好主意,这种赏金不拿白不拿,爷该不会向我及宋叔争这区区的赏金吧!”毒狐娇笑

说。

“谁敢与你争呀!但我却怀疑你们能否顺利领得到赏金,光凭空口说白话,无凭无据,

怎能取信予人?”

“这个您请放心,侯爷及总督的话就是证据,五城兵马敢不发?何况咱们等于是替他们

销了案子,对上有了交代,他们高兴都来不及呢?”擎天杵满怀信心地说。

沈野一看天色,向两人道:“时候已不早,咱们该回去了,此地就让龙老他们负责善

后,免得农庄中那三位在着急!”

太平门附近横街有一座古老的宅院,主人据说是姓韩,早于三年前迁往京都定居,宅院

委托亲戚代管,偶而接待往南京的亲朋好友。

宅院因位于横街,而且紧接城墙,因此其邻近很少有人经过,亦很少有人会注意这座宅

院究竟住的是什么人。

这种古老宅院有个共同特点,就是重房叠屋,连大白天都会使人感到阴森森的。

三更初。

内厅党上的两张大椅上,分别坐着一个人。

右首,坐着上次曾出现于朝阳坪,八位青抱人中那个鬃角微白的为首青袍老人。

左首是个穿黑色逸地长袍,黑巾蒙面的神秘人物。

堂下,两列交椅上也坐了七位青袍人及一位蒙面黑袍人。

灯光幽暗,偌大的内厅,仅点了两盏光度黯淡的小灯笼,倍增神秘阴森的气氛。

脚步声急促,厅口勿匆进来一位青衣人,及黑衣蒙面人,两人衣衫及手上均沾有血迹,

气息不匀,似乎经过长途疾奔。

所有的人神色一懔,死一般的寂静。

两人分别趋前向堂上默默行礼。

黑袍蒙面人的蒙面巾一阵颤抖,倏地站起,目光炯炯地死盯着两人,久久方厉声问:

“他们均已完了?”

“禀会主,是的,全部都完了。”黑衣蒙面人有气无力地说。

“是在何处发现的?有无可船幸存逃出来的人?”

“属下等依据目击者所述,分别在双连坡附近找到三个埋尸处,经清点尸体共四十七

具,与苏州来人数量相符合,证明无任何人生还。”黑衣蒙面人恭声回答。

“师兄,你都听见了,难道你真的不念师门之情而袖手吗?”左首的黑袍蒙面人软弱地

回答,面向左首的青袍老者说。

“你们监视的人不是回报说,沈野一整天未曾离开农庄吗?怎么又怀疑是他呢?何况他

根本没有那些刀客同伴或属下!”青衫老者反驳说。

“不论今天的血案是否是他干下的,但我的要求仍然不变。本会中确实无人能对付得了

他,我不曾要求师兄襄助我的大业,只是要求师兄倾绝魂谷之全力摆平他,无碍于师兄的原

则,师兄又为何吝于援手呢!”

“师弟,不是师兄不肯帮忙,而是确实无能为力。为兄在朝阳坪目了睹他的功力造诣,

纵使倾全谷之力亦无胜望,何况她与沈野有感情牵连,你我怎能不为她的幸福着想呢?别忘

了她是你的亲生骨肉。你能忍心破坏她一辈子的幸福?”青袍老者摇头拒绝。

“必要时我会如此做的,目前已是必要的时机,我不能放过任何可资利用的人与物事,

否则为山九仞,功亏一篑,我实在不甘心!”黑袍蒙面人坚决地表示。

青袍老者提出警告:“你虽能告诉她你是她生父,但你能告诉她你是风神会的会主?当

她知道事情的真相时,会有什么反应?说不定你就此真正失去了你的女儿!”

“我不要求她制他死命,只是要她制住他,控制他,让他离开南京远远地。假如她认我

这个父亲,就应该为我尽这份心力。”

“我不能让你这么做,她虽然是你亲生的骨肉,但自小就由我夫妇抚养长大,亦等于是

我的骨肉!你如果坚持这么做,我一定会这么做,我—定会阻止的。自小你没付出—分父

爱,及长大你却要将痛苦赐予她,这样公平吗?我目前唯一要做的,是让她离开他。不过问

你与他之间的恩怨,这样做,我想可对得起师父生前对我的授艺恩情了,希望你自今以后别

再来烦我,你可以走了。”青袍老者态度坚决地说。

‘难道师兄真的不顾师门情谊了吗?”黑袍蒙面人不死心地问。

“正因为顾及师门情谊,我才如此。”青袍老者正色说,语意不容人误解:“你是恩师

的独子,咱们应比—般的师兄弟更亲密。恩师仙逝后,我这做师兄的为顾及私情,未能及时

阻止你为祸江湖,业已觉得愧对恩师了,怎能再济恶助虐?因此,我只好退而求其次,对你

的作为不闻不问,留一份情谊,纵使被同道唾骂,我也只好认了,对你及历门,我只能做到

这么多。”

黑袍蒙面人长身面起,一打手式,前堂下两个同伴出厅而去。

此时,内厅通往堂后的门后。一条黑影亦—闪而逝,空气中留下一丝淡淡的幽香。

堂上的青袍老者微叹—声。扬声向堂下座位上的七位青袍人问:“各位贤弟助愚兄的决

定有何高见?”

“属下等认为谷主如此做,对他已情至义尽了,假如他仍有一分良知的话,就不该提出

这种要求,以免陷谷主于不义。绝魂谷虽非武林正道,但亦不会像风神会用血腥手段为祸江

湖,咱们七兄弟必与谷主共进退。”下堂首座的青袍人诚挚地表示态度。

“我晓得如此做,一旦被同道获悉我与他的关系,必将遭人非议,但这又是无可奈何,

我不能以高压的手段阻止,说实话,根本无力阻止,只好不闻不闻聊表心安而已。”绝魂谷

主无奈地说。

“这个人野心很大,阴狠贪婪,连谷主祖传的玉屏风他都会派人盗取,根本无视于师门

情谊。谷主,咱们应严防他反脸无情,对本谷人采取不利的行动。”堂下第二位青袍人提出

自己的看法。

“我想他还不至于绝情到这个程度吧!我到底是他的师兄,他该不致于……”

“谷主,老二说的非常有可能。小姐送回玉屏风时。曾经说过一句话,他准备将玉屏风

堂礼物送给京都某—大员。这中间就有学问了,一个江湖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逢场作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