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二十九章 天道无凭

作者:李凉

“当然是我的情妇。”沈野似笑非笑地说:“原来你这个未来武林风云人物是风神会的

少会主呀!什么时候胆子变大了,敢以这种口气对我说话?莫非是仗着那边的两个狗都不吃

的老废物为后盾?嗯?”

“姓沈的,你说话可要小心了,得罪了两位老神仙,你将死无葬身之地!”莫少会主傲

然地提出警告。

“莫少会主,我替你悲衷。”沈野冷然说。

“再怎么说,你总算是风神会的少主人,为何将两个老废物当作祖宗般地看待呢?其实

她们已是尸居余气,背着四十年前那两块已发霉的招牌在江湖活现世而已,如果我决意出

手,谁也救不了你。

现在你已摆足威风了,应见好即收,你快回去吧!在我杀机末动之前。”

两老道被沈野—骂得差点一口气上不来,但自持身份,不得不忍下一口恶气。

适时莫少会主正以请示及求援的目光看着他俩,飞雷大师向莫子安做了个手势,并以眼

色鼓其勇气。

“姓沈的,本少会主看中了你这位情妇,希望你识相地让给本少会主!”莫少会主咄咄

副人地说。

沈野再次制止即将发威的郁静雯。

“好,有种。”沈野邪笑说:“但我给你一个忠告,你最好先回去向问你那会主师父,

看他是否准你抢我沈某人的女伴?除非他不怕招致飞灾横祸!”

沈野话中有话,把郁静雯吓了一跳,心中惊疑万分,莫非他已知道自己的身份?

“本少会主看中的女人,纵使是皇帝老子的公主。也非将她弄到手不可,何况是已被你

享用过的情妇?我耐性有限,你是甘愿让呢?抑或要我以武力夺取?”莫子安的态度越来越

强硬,有飞雷及神雷两个老凶魔作靠山,他当然胆大包天了。

“你这下流的贱种也配说这种大话?我现在给你—个占便宜的机会,你只要接得下一

招,不但可得到这位美绝人环的艳姬,而且还可以安稳地坐上武林风云人物的宝座。”沈野

转身向郁静雯道:“小雯,你同意我的办法吗?我要以他的血来洗清加诸于你的侮辱!”

原本脸罩寒露,满腹怒火的郁静雯,一见沈野动问,马上以柔媚的语气道:“—切但凭

爷做主,但这是公共场所,为免替黄东主增加困扰,废了他就好啦!”

娇艳如花的面庞,曲线玲珑的体态,以及柔媚悦耳的语音引发了莫子安的熊熊*火。

但沈野与郁静雯的话,却刺得他怒火冲天,顿时忘了沈野的厉害以及会主的告诫。

他身形微沉,深吸了一口长气,双盘手功架,手掌渐渐变成血红色,腥味四溢,双目凶

光炽盛死盯着沈野。

沈野安坐如故,仅缓缓伸出左手,五指半屈半伸,掌心隐现出淡淡的料银色光圈,像涟

漪般向四周扩散,重现,双目瞳孔渐渐放大,妖异慑人。

暴喝声中,红光与罡风并发,腥臭味潮涌,淡淡的银光倏现倏隐。蓦然响起一声凄厉的

惨号及骨折声,莫子安踉踉跄跄地向后退出两丈开外,双腕骨折,手指全部断裂。

“你这个未来的江湖风云人物,刚向宝座挪动屁股就完蛋大吉,而且也无福消受美人恩

泽了,可悲!”沈野以嘲讽的语气说。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一开始便已结束,没人能看清双方动手的情形,旁观的人—个个张

口结舌发不出叫声。

“你……你好狠……还不如杀了我……”被蓝美媚扶回座位上的莫子安,向沈野发狂似

的大叫,声如狼嚎。

“我才不屑杀你,你如不想活可以自杀。”沈野冷冷地说:“废了你示众江湖,以为向

我挑畔并辱及我女伴者戒!你不是自夸计谋百出吗?在渡口集的客栈中,你与雷霆剑客两个

色鬼曾密谋计算司徒玉凤及蓝美媚姑娘,而且成功了。日后你也可用计谋来暗算我呀!或者

现在就请出你们两个

靠山为你雪恨。”

他的一番话,使在场的敌我众人起了不同的反应。

蓝美媚面色百变,飞雷及神雷两老道目中杀机怒涌,郁静雯则心惊肉跳。

“爷!千万勿惹上这两个邪魔,否则就会招来一场不测的灾祸!”郁静雯倒抽一口冷气

说。

“你别担心,我不做没把握的事。”沈野语气充满信心:“这两个邪恶的混蛋从未饶过

人,自咱们入厅开始就有了麻烦,不然他们怎会说出要收你作鼎炉的话?纵使没有今晚的

事,日后我也要找他们的。”

“您说什么?为何要找他们?”郁静雯奇怪地问道。

“我什么也没说。”沈野拍拍她的香肩,以安其心。

“小辈,你已狂够了。”神雷天师怒容满面地出现在沈野的对面:“本天师曾听说过你

在府城与滁州的事,强横霸道,企图绝江湖同道的生路,巳成为江湖公敌,今晚本天师要为

江湖除害。

看热闹的江湖朋友暗暗称奇,神雷天师个性凶暴,不是—个大度的人,今晚面对冒犯他

的年轻人,居然耐住性子先来上一段废话而未立即出手,岂非异数?

其实神雷天师是心有顾忌,堂堂风神会少会主在有备的状况下,竟然接不下沉野轻描淡

写的—招,怎不使信心惊?这就是他未曾冒然出手的原因。

“神雷老杂毛,你说的不是人话。”沈野长身而起,冷森地说:“是你们几个杂种见色

起意。先以污言侮辱太爷女伴,继则唆使那个虚有其表的风神会少会主,出面向太爷摆出一

付豪强的嘴脸强夺,你竟然颠倒黑白说我狂?你如不是白痴,就是想蓄意制造江湖风暴!你

与飞雷天师肆虐江湖期间,身上所背的血案数不胜数,尤以去年初春,你们两个老畜牲夜劫

扬州百万宅院,杀人放不算,犹姦杀其两妾两女,所作所为人种共愤,名列天下各地衙门海

捕公文中头号要犯。你说,究竟谁是江湖公敌?你俩作恶多端,迄今仍末遭报,可见天道无

凭。但天不报我报,今夜鬼使神差地让我遇到你们。就让我充当

一次报应神吧!”

神雷天师眼神立变,警觉地问道:“你究竞是谁?你威胁我吗?”

“你就叫我沈野好了,我是为弱小作不平鸣的人。”沈野离开座位缓步行向神雷天师,

冷然说:“不是威胁你,而是将以实际的霹雳手段叫你受报,你准备为保命而奋战吧!”

沈野左足踏前半步,虎目中涌现奇异的光芒,双手自小臂以下突然变成烂银色,像是银

制的手。

神雷天师浑身一震,如中雷歼。急切间,双掌发如排山倒海,连拍三掌之多,每出一掌

即响起—声霹雳,威猛的霹雳神掌劲道如山,掌势笼罩住丈内方圆,声势慑人心魄。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他抓住了先下手的契机。

沈野双掌—张。双掌为爪,身形微一扭曲,像无形质的幽灵般切入,神奇的劲流突然迸

发。

卟地一声,如击败革。

“啊……”惨叫声起。

神雷天师倒飞而起,“砰!”一声摔在一张食桌上,再一斜滚落地,双手紧抱小腹无力

地呻吟。

“老天有限,报应临头,你已是废人一个,今后你得日夜提防你的仇家上门要你的残

命!”沈野冷冷地说。

突然,他猛地向下一伏,贴地仰身,银魔手向上疾吐,玄天神罡似怒潮进发,与来自上

方的—股无形可怕劲流,在六尺上空接触,发出一声劲气迸暴的异鸣,像是午夜的风涛。

自他身后腾空偷袭的飞雷天师,响起半声惨号,躺体像断线的风筝般在空中翻滚,每滚

动一次,口中四喷出大量鲜血,最后

“砰!”一声摔落在两丈外地上,微弱地呻吟。

“银魔手?报应使者的傲世奇技……”蓝美媚惊怖地尖叫。

沈野不理会众人反应,赶忙就地坐下,定下心神运气行功。

他刚才攻出的两掌,是匆忙中聚劲急发的,所以耗费真力甚大,必须及早调息。

郁静雯急切间施展绝顶身法,突然幻现于沈野身劳为他护法。

她那双媚目中神光闪烁,神色百变,娇躯微微颤抖,似乎心中正在剧烈交战。

这两场猛若雷霆快如闪电的打击,再—次使观战的人,惊得直冒冷汗,心跳加速。

连身怀魔功绝技的郁静雯,也粉脸变色,美目中露出惊疑的神情,被这两场在窄小空间

的生死相搏惊呆了,要不是沈野就地坐下行功的举动惊醒了她,恐伯她仍在发呆。

突然,自观战人场中踱出三位神态沉着年约四旬的佩刀青袍人,直向飞雷及神雷两人躺

卧处行去。

当三人快要接近沈野打坐处时,郁静雯迅即跨步挡住了三人:“站住!”郁静雯冷然娇

喝,同时双掌微微上提,艳媚的面庞罩上一层浓霜:“你们如再踏前一步,—切后果自行负

责。”

一个艳媚无双,风华绝代的美女,—旦发起威来,可就不怎么动人了,而且令人心寒可

怕。

“我是府衙总捕头李文星。”为首青袍人傲然地说:“我要将这两个满手血腥的妖道带

走,沈夫人同意吗?”

“当然不同意。”郁静雯不明沈野的心意,并看不惯李文星的傲态,故强硬地拒绝:

“未经我家爷的允准,谁也休想将人带走,包括你八臂灵官李总捕在内。”

八臂灵官李文星,天下两大名捕之—,功力高绝,威震天下,名列武林白道名宿,难免

自大。

由于蓝美媚适才叫破了沈野的身份,因此客气地称郁静雯

一声沈夫人,并征询意见,在他来说已感万分委屈,谁知竟遭对方—口回绝,深觉老脸

无光。

“沈夫人。你要阻挠我办案吗?那可是犯法的,并且罪名不小。”八臂灵官沉声说。

“办案?办什么案?”郁静雯不屑地说:“当双雷天师亮出身份时,你就该速逮捕他们

的,为何当时按兵不动?现在两妖道已栽在我爷手中,你却神气万分地要逮捕他们归案,世

间那有如此便宜之事?

他们的命运必须由我爷决定!话我已说得够清楚了,你该听得懂吧!你要指控什么罪名

呀?”

“我当时之所以未采逮捕行动,是要让你们先火并,反正你们这些江湖人都是目无王法

的亡命,拼死一个就少一个祸害。”八臂灵宫强辩说:“而今事情已有结果,沈夫人如果坚

持阻挠,本人会指控你与两妖道系同伙,并以公然斗殴伤人的罪名逮捕沈公子!”

“朝廷养你仍这些庸才,简直是浪费粮食。”郁静雯美目中杀机怒涌:“我郑重警告

你。千万别拿根鸡毛当令箭,触怒了我,你将后悔莫及,不信你试试。”

“哈哈哈……”站在观战人群前排的塞外飞龙发出一阵震天长笑:“高论高论,你八臂

灵官可把天下的江湖人骂惨了!你就不怕犯众怒?别忘了你也是江湖人出身。

你先前胆怯不敢面对身背数十件血案的两妖道,现在竟然有勇气要逮捕击溃两妖道的报

应使者,并且任意指控其夫人与两妖道是同伙,你的办案方法和勇气,使老夫佩服得五体投

地。

但老夫劝你还是听沈夫人的好,别轻举妄动,等沈公子行功完毕后再说。我这是为你

好,不忍让你毁在沈夫人手中,你该不会亦以妨害公务罪名逮捕老夫吧?”

塞外飞龙口说佩服,但神色上却无丝毫佩服的样子,反而话含讽刺,以八臂灵官的个性

怎受得了?

“老鬼住口,本官在办案,怎容得你在旁胡说八道!”八臂灵官怒声斥责。

“大胆!”塞外飞龙身边一位龙骧勇士怒叱:“你一个小小的总捕头竟敢作威作福!你

是什么官?只不过是个役官罢了,如敢再出言不逊,我要打烂你的嘴!”

八臂灵宫心中—惊,对方竟然熟悉官方体制,再看对方的神态气度有异于一般江湖人,

心中起了戒心,不敢再发威了,但他却将目标转移到郁静雯身上。:“沈夫人,你真的要与

官府作对吗?”他怒声问。

“你不是说江湖人都是目无王法吗?这是我的答覆。”郁静雯冷冷地说,双目中杀机仍

然炽盛。

“滚开!”八臂灵官发威了,一声怒叱,突然虚空一掌拍出,无俦的劈空掌劲疾吐而

出。

郁静雯艳媚的面庞,蓦然变成色如水晶,变掌为爪,—在上,一在下,十指半屈半伸,

分向左右轻拂,看不出用劲的现象。

但八臂灵官无俦的劈空掌劲,一近她身边就劲道自消。

娇哼一声,她半屈半伸的五指,遥向八臂灵官作势慾抓,媚目中杀机怒涌。

“夫人请手下留情!”塞外飞龙急声叫道。

“小雯住手!”沈野也同时急叫。

郁静雯闻声收势散功。欣喜地问:“爷,您不碍事了?”

“已完全恢复了,这两个妖道的确厉害,尤其是飞雷妖道的偷袭,几乎撼动了我的气

机!”沈野低声说:“八臂灵宫虽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天道无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