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三十章 百变小情魔

作者:李凉

逃得快的人并不幸运,刚逃抵前院,四周墙角突然出现十数名白衣人,匣弩狂鸣,箭雨

向人群卷射,惨叫声中,躺下了十余人。

箭雨刚歇,白衣刀客已蜂涌而至,先向人群突入,再向两侧席卷,又有十数人丧生。

好一场雷霆快速的大屠杀,惨!真惨!极乐僧、坐山虎及三阴书生等始作蛹者,均丧身

于刀弩之下。

侥幸得以脱逃的十一个人,有七个是带伤的。

花面阎罗、青狼天王及塞北屠手腿部中弩;地府双魔、红衣观音及荆山煞神手臂刀伤。

宇内三仙及另一面目狰狞老道,由于见机以遁形术脱逃,因此毫发无损。

十—个人怨天恨地,从庄后狼狈逃命。

“天杀的!这些刀客究竟是何来路?沈小辈似乎是他们的首领呢!”花面阎罗大声咒

骂。

“之前怎末听说过沈小辈有手下?这小子不简单,除了报应使者的身份外,恐伯另有不

为人知的秘密身份。”塞北屠手愁眉苦脸地说:“再说,他原本可将咱们赶尽杀绝的,为何

雷声大雨滴小,轻易地放过了咱们这些人?”

“不错,沈小辈不是吃素念佛的人,他一定是故意放咱们逃走的,可别中了他的阴

谋。”荆山煞神悚然地说。

“能捡回命就不错了,去他的阴谋,那是日后的事。”地府双魔老二王云大发牢騒地

说。

距林家大院不到五里的一座小农庄内,花面阎罗等人经裹伤并歇息了两个时辰后,精神

已大部恢复。

傍晚,戴黑头罩黑袍施地的总护法莅临小农庄。

他听取了事情发生经过情形报告后,不由惑然道:“事情的确有蹊跷,他故意放过你们

的目的何在?”

“可能是想引会主出面吧!”花面阎罗信口说。

“恐怕不会这么简单。”总护法说:“他尽可先屠光你们,难道还怕会主不出面吗?又

何必多此—举?你们来此途中,的确未曾发现对方跟踪?”

“咱们是绕道迂回来此,途中一直未曾发现有入跟踪。”花面阎罗肯定地说。

“好。二更正将有人来引你们赴香坛,记住!一切行动均应听从来人安排.不可擅自行

动。”总护法以严肃的语气交代后,长身而起,在众人恭送下出庄而去。

地府双魔飞快地交换了一个会意的眼色。

这是风台密站被挑后第三天的早晨。

鹅毛般的雪花漫天飞舞,天宇阴沉,能见度极低。

一群内穿一式白劲装,外面反穿皮袄,白色反皮风帽的刀客,像幽灵般静寂无声地出现

在林家大院前广场上。

二十余人面时院门成雁翅列阵。

为首者是—位身躯魁梧的人,一双怪眼精光四射,有—股强大慑人心魄的气势。

“报应使者光临!岳坛主,你不打算迎客吗?”为首之人声如洪钟地喝道。

“本会与贵使者无任何瓜葛,阁下为何一再率众向本会挑畔?”院内传来一阵清冷的语

音。

“报应使者代天索报,这是江湖上尽人皆知的事,贵会在江湖中所作之孽馨竹难书,制

造血胜,掳人勒索,当然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伤天害理之事。你心里应该明自我来此的目

的,贵坛可尽可精锐,在下去给你们—个搏命的机会。”为首白衣人冷冽地说。

“阁下,你大言了。”清冷的语音转厉:“别人怕你的果报手段,本会并不在乎你那—

套,要不是会主谕令避免与你发生冲突,本坛主倒要试试你的手段。”

为首白衣人—打手式,雁翅列阵的白衣刀客迅即以三人为一组,对大院展开包围态势。

半晌,院中末见任何动静。

为首白衣人嘴角浮现出令人难以理解的笑容。

“岳坛主,你如果以为躲进地下密室咱们就无可奈何,那就错得离谱了。”为首白衣人

宏声说:“天香盟及华阳山庄的,以及南京地区侠义道人士,片刻即可来到,纵使依们躲入

九地黄泉,也会将你们挖出来!”

大院中仍无丝毫反应,刚才发话的岳坛主似已隐入密处。

一个身材纤长的白衣人来到为首身旁。

“关叙叔,事情发展似乎未如咱们所料,下一步该如何做?”是华阳夫人的声音,她在

问九现云龙。

“对方的反应是正常的,并已在沈公子预料中,咱们仍继续虚张声势,施加压力,沈公

子会合,完成狙击部署。

大院的地下密室中,戴头罩的总护法正在指挥众人进行灭迹及准备撤退事宜。

“岳坛主,派人通知偏院地下室的副会主等人,先在地道会合点待命。”总护法镇定地

说:“贮存金银,盔甲与弓箭的密库暗门,全部予以封死,除重要秘密文件外,其余均留置

现场。”

“为何不予销毁,以免落入敌手?”岳坛主问。

“保留现场完整,是使对方误以为咱们是在匆促中撤离的,彼等必将循迹追踪,无暇想

及密室中另有密室。”总护法用很沉静的语音说:“如销毁室内物件,那表示咱们是在从容

的状况下遁走,既然迫已不及,对方必然会在密室中找线索,很可能发现密库中的盔甲弓

箭,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岳坛主听得一震,暗想这位总护法心机深沉得可怕。

密室中人来到地道会合处,花面阎罗等人已在等候。

“总座,咱们目前的实力相当强大,应可与对方—拼,为何一定要示弱撤离?”岳坛主

极不清愿地说:“本香坛属下投下了无数心血,费了年余始筹建而成,就如此白白放弃,实

在不甘心。”

“拼?你拿什么去和他们拼?”总护法冷冷地说:

“以往沈小辈单人独剑就杀得本会许多超等高手望影而逃,连武功道术皆精绝的双雷天

师及凌云凌波两仙姑也栽在他手中。目下他正式亮出了报应使者的名号,率领了一大群高手

来犯,谁也经不起他以及那些无敌刀客—击,我能不撤走?你不甘心又如何,莫非你比双雷

天师等人更强?”

“属下之意……是……”岳坛主期期艾艾地说。

“岳坛主,总护法的顾虑是对的。”青狼天王苦笑地说:“本座曾与副会主联手,亦仅

能勉强接下沉小辈一招,并且均负了伤,如果沈小辈真是报应使者,说句泄气话,本座真没

有勇气再向他递刀剑。”

“时机紧迫,别再在此耽搁时间了。”总护法断然下令撤走。

林家大院东北方半里处,是一大片荒地,积雪覆盖着乱石与野草,不见任何生物,显得

特别寂静。

一堆积雪的乱石后,突然转出了三十二名男女,向百步外的树林疾走。走在前面的,是

戴黑头罩黑袍拖地的风神会总护法,佩剑挂囊,鹰目寒光闪烁。花面阎罗等十一名云台密站

幸存高手,则左右相伴。走在中央的是岳坛主手下香主及八名美丽少女。最后是林护法及腰

佩奇形弯刀的十名白衣杀手。

众人已行至距树林约五十步左右。

“哈哈哈……”林中突然响起一阵狂笑,声震九霄,震得远在五十步外的风神会众人脑

门发炸。

笑声中,沈野似幽灵般突然平空幻现在众人三十步前,接着林中又快速掠出塞外飞龙与

孤客两人。

除了总护法因头罩蒙面,无法看清面上表情外,其余的人皆面色大变,尤其曾吃过沈野

苦头的人,更吓了个胆裂魂飞。

“哈哈!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等到诸位了。”沈野邪笑地看着总护法:

“由身材上辨识,这位该是总护法了,久仰久仰。”

“在下正是。”总护法语气阴沉地说:

“阁下摆出这等阵仗,莫非是相拦路打劫?”

“毕竟是读书人,说出来的话锐利无比。”沈野虎目紧盯着他:

“你不要说不认识我,当然你更清楚我为何等在此地。阁下,别想逃了!单打独斗或一

涌而上灯烂仗,在下一概接着就是。”

当沈野说出毕竟是读书人这句话时,总护法的身形曾轻微地震动一下,当然逃不过沈野

神目。

“姓沈的,你真是报应使者?”总护法惊疑地问。

“我有说过我是吗?”沈野反问。

“就算你是报应使者吧,但总不能师出无名吧!”

“阁下,你一个堂堂的总护法,竟然毫无担当地说出如此没种的话来。”沈野冷笑地

说:“你负责训练冷血杀手残害江湖同道;那位岳坛主则以各种卑劣的手段找人勒索,今天

我是专为你两人而来的。”

“就凭你们三个人?你禁得起咱们众多……”

“哈哈哈……”沈野狂笑如沉雷:“你们这三十多人中,三成是我手下败将,丧了胆的

可怜虫,算得了什么?今天我要找的是你及姓岳的,其他的人只要不向我递爪子,是安全

的。如果敢卑鄙地发起疯狗式的目攻,我保证你们活的人不会超过三成。你与姓岳的愿跟我

走吗?”

总护法怎会愿意?他在风神会中是两人之下,千百人之上的人物,怎会乖乖地束手跟沈

野走。别说是他,连岳坛主不会愿意。但他这番话听在其他曾裁在沈野手中的耳中,却感受

不一样,他们知道沈野确有能力办到,个个心惊胆颤。

“你吹牛也该有个谱!”总护法暗暗打了个手式:“这些日子你屠杀了本会不少会众,

今日难得相逢,旧恨新怨就在此一并结算吧!”

三十二个人,个个兵刃出鞘,缓缓对沈野等三人形成包围,杀气腾腾。

“我再次警告你们,谁要是向我递兵刃,必定杀无赦!”沈野字字铿锵如沉雷,并扭头

向塞外飞龙说:“娃岳的交给你们,要活的!”

“毙了他们,上!”总护法愤怒如狂。

十个面目阴沉的白衣杀手,首先超越众人迈步而出。花面阎罗等人由于心虚,反而落在

白衣杀手之后。

十个白衣人弯刀高举作势攻击,十支左手则已先一杀那齐扬,飞鱼毒刺出手。

低啸声中,激光排空而至,罡烈的剑气突穿、席卷。

“下地狱吧!”喝声同时到达。

没有人看清沈野是如何避过飞鱼毒刺的猝袭而扑上的,但见光动人到,声到剑到。

没发出惨号声,但见十颗人头同时离头飞跌落地,鲜血狂喷,染红了雪地。

人影倏现倏隐,沈野在原地重现。

“老天!这是什么剑式?”塞北屠手狂呼。众人被沈野这种杀人方式惊得的目瞪口呆。

就在众人惊呆之时,林中大踏步行出为数二十四名白衣刀客,手中的雁翎刀寒光闪闪,

狂野地冲向众人。

“老天爷!又是那批无敌刀客!”

花面阎罗、地府双魔及塞北屠手迅即自西南角逸走,宇内三仙也见机行法遁走。

沈野一人他们已吃不消了,再加上这些无敌刀客那有命在?不逃才是笨瓜。

总护法,岳坛主及其他的人走不了啦。

于是,一场大屠杀又展开了,以有备攻无备,尤其是那些丧了胆的人,结局是不想可知

的。

岳坛主已被塞外飞龙击伤后擒住,躺在地上像死狗。

总护法疯狂地向沈野抢攻,沈野起先仅采守势,当目赌白衣刀客已主宰战场后,立即易

守为攻,压力—剑比—剑重。

“铮!铮铮铮……”双方都快逾闪电,强攻硬抢气势如虹,每—剑都是生死间不容发的

绝学。

沈野第一次碰到如此高明的剑术高手,但基于某种原因,他不能施展绝学秘技弊了他,

仅以普通剑术以神御剑与他相搏,由于速度太快,连人影也难以分辨。

突然,总护法的攻势慢下来,手中剑发出了虎啸龙吟的异鸣。

长啸声中,人与剑似乎突然幻合为一,只见一道耀目的奇光,以惊人的眩目奇速射向沈

野。

募地迸发出一阵金铁交鸣,激光陡然迸射。

人影乍分,激光乍敛。

总护法飞纵出两丈外,右肩血流如注.黑袍破裂如丝,站稳身形后,突然向西南方疾

射,去势似流光,瞬间形影惧消。

一场大屠杀结束了,雪地上遗尸二十五具。

午正,沈野在农庄接待来自镇江的总督、酒狂、瑶台仙姬、凌云凌波等人。

“时机既已成熟,何不及时行动?总督热切地问。

“急不得,大哥。”沈野凝重地说:“主谋的身份特殊,拥有兵权.万一他横下心来蛮

干,事情就难以收拾了.再说他见机不妙,一溜了之,咱们岂非功亏了蒉?我已布下—着

棋,很快会有消息,届时可在不惊动军方的情况下,将他一举成擒或予搏杀。”

“既然你已胸有成竹,为兄就整备以待好啦。”总督释然说:“韩姑娘不辞而别之事,

为兄实在想不出什么原因,或许是……”

“别为此事烦恼了。”沈野接口道:“每个人都有不足为人道之事,但可确定的,她之

不辞而别绝不是督府亏待她,其原因恐是来自她的家人。”

“你知道她的家世?”酒狂插口问。

“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百变小情魔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