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 五 章 毛骨悚然

作者:李凉

“家父及家人都好吧?”  “老太爷及家人均安好,每个人亦均在想念主人。这半年来老太爷每隔半月就会去龙飞峰一趟,与老神仙谈道下棋。  尤其是最近这趟回来,更是满面春风,喜上眉梢!据他透露老神仙曾给主人一对手谕,请主人于办完事后,务必要带……  山……”王风边说边瞟了凌寒波一眼。  “别说了,我已知道,多什么嘴!”沈野怕凌应寒波面薄,立即止他说下去。  凌寒波被王风看得满面飞红,心中却又感到甜甜的,因为总督如夫人已将沈野师父手渝的内容,事先透露给她,不然的话对沈野与那位郁红绫游湖之事,怎会表现醋意呢?  塞外飞龙挪揄地道:“你们两个老杀才真不是块当随从的料,一点儿也不会察言辨色,那把壶不开专提那把壶!一旦老神仙交代的那件事成了事实后,我看你们天天都有苦头吃了。  她姑奶奶有独孤老鬼撑腰,连我都惹不起呢。何况现今又有了你们主人当靠山哈哈!你们今后日子难过矣!”  “龙老,晚辈共可没得罪你吧!为何将矛头指向晚辈呢?”沈野笑道。  “卑职怎敢对候爷不敬?卑职只是提醒两个老杀才,以后脑筋及心思要放机伶些,免得以后日子难过,到底他们是卑职的朋友啊!”塞外飞龙笑吟吟地说。  凌寒波在京师因职务的关系,不得不装出一副女霸王的棒子,否则如何统御属下那些牛鬼蛇神。  但在今天这种场合下,却被塞外飞龙羞得招架无力,虽然心中感到甜甜的,但却快要坐不住了。  总督如夫人见状置杯起身拉着她的玉手道:“凌小妹,俗语说三个男人三张嘴,女入最好走远些。”  现在有五个男人在厅中,我们快回后院去,谈谈我们女人的知心话顺便整理一些衣物,并准备换装。”  她拉着凌寒波向众人告退,行至厅门时,凌寒波回头冲着塞外飞龙一瞪美目:“龙老照顾之情,属下会请独孤统领谢您的!”  沈野目注她们背景消失于门外后,扭头向总督:“嫂嫂是否已将家师手谕的内容透露给她了?”  “大概是吧!”  “小弟不是说过暂勿透露的吗?”他生气地说。  “老神仙的谕示及伯父的首肯,这件事等于已成定局,早或迟透露有何区别?”  难道你认为她的副统领身份不配你俟爷?莫非你对京师那位娇滴滴的美郡主有意,那怎么不早说呢?只要你点头,她老爹就会高高兴兴地将她送到你家去!”总督一点也不怕他生气。  沈野警觉地向门口看了一眼,低吼道:“你可不要乱栽赃,我说过什么啦?我只不过认为双方仅是初识,万一她已有意中人,那岂不是闹笑话?一旦她恼羞成怒,带了龙骧鹰扬武士找上我,那就灾情惨重了,我可是惹不起两卫的勇士!”  “她在京师是有名的冰美人,对那些权贵子弟不屑一顾,那来的意中人?至于她对你的心意?加我与龙统领这些旁观的人都看出来了,不相信你看不出?莫非她那默默含情的秋波是送给我的?”总督泰然地说。  塞外飞龙亦笑笑地反击:“侯爷,两卫勇士也是您的属下呀!  他们天大的胆也不敢对您不敬。”  刚才卑职对那位姑奶奶也没什么?侯书怎地帮她向卑职出气呢!”说罢与总督相视一笑。  沈野对塞外飞龙无计可施,但却找上了总督了。  “大哥,你莫得意,有一天我回京师后,在馊子面前非给你烧上一把野火不可。”  “哈哈!我与你嫂子老夫老妻了,她对我放心得报,我可不怕你在她面前捣鬼!”  “正因为你们是老夫老妻了,才能生效呢!我曾告诉嫂子,说你常在有意无意嫌她老了,没有丝毫女人味,嫌她终日唠唠叨叨。”  因此,在南京经常与秦淮河的名位谈风月,拥水西桥的美姬游山水。  她如不信,我可以找出十几位证人,证明我说的都是实话,甚至找来更多的人证,到时候看她究竟相信你呢?还是相信我?”  总督一听面色立交:“你可千万别开这种玩笑!你嫂子对别的事都不会在意,就是怕我说他老,说她没女人味,史弟,你可不能陷害我!”  在座的塞外飞龙等四人,看他们的对话及表情,不由掩口而笑。  “要我封上嘴巴可以,但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设法劝凌副统领留在督府,不要随我行动。”  “老天爷!”总督悚然道:“你问问他们谁敢去说!你既已点了头,让她跟随你,现在又反悔,却叫我去作蜡,你还不如杀了我!”  “这么说事情是无法改变了?”他泄气地说。  “我想是的。”总督也表示无奈。  晌午时分。  客船在水西门码头靠岸。  沈野带着三个随从随着其他旅客登岸。  他仍着一袭青衫,显得风度翩翩,但却将长衫下摆撩起塞在腰带上,却又像个混混,多了分邪气。  身后跟着两个年约半百出头携带行囊的仆从,及一个身材矮小眉目清秀的书僮。  四人安步当车,特意穿过半个南京城抵达平安宾馆。  沈野进入客店大门后,直趋柜台。  “黄东主你好!月余不见,谅必生意兴隆,财源滚滚。”他流里流气一脸邪笑地向坐在柜台内的胖弥勒大声打招呼:“在下又来照顾贵店生意了,黄东主是否欢迎?”  胖弥勒闻声抬头,心中不由叫声苦也!这个瘟神怎么又回南京来了?而且带了两个面色阴沉的随从及一个年轻的书僮,好像要长住似的。  “沈爷您好,欢迎再度光临!您这一向在何处得意?”话是说得漂亮,但摆出的则是一张苦瓜脸。  “在下去了一趟淮阴,运气好发了一笔小财,想再到秦淮河及水西桥逍遥一番,因此又来到南京了。”  咦!黄东主,你干嘛摆出一张苦瓜脸,莫非是不欢迎我这位财神爷?”  “沈爷别误会,我欢迎都来不及,那会将财神爷往外推。”胖弥勒急急否认。  “那就劳骂啦!”沈野向柜台旁边那位面色不正常的店伙道:“要三间上房,最好是独院的,那种天一黑,牛鬼蛇神方便悄悄接近耍把戏的上房。”  “沈爷笑话了,请随小的来。”店伙僵笑着在前领路。  “告诉二掌柜的,小心伺候他们。”胖弥勒向身旁的店伙低声交代,目光落在另一批投店的旅客身上。  两人两骑,骑士牛高马大,肤色古铜,满脸水锈,带有杀人家伙。  胖弥勒到了两位高大骑士身旁,一名店伙刚接过缰绳。  “小六子,不要替这两位老兄安顿坐骑。”胖弥勒向店伙吩咐:“他们两位不住店。”  店伙一楞。  两位骑士却冒火了。  “你说什么?混蛋!”右面那位大汉大怒:“你敢替爷们出主意?”  “两位是否从洲上来的?”胖弥勒修养好得很,挨了骂也不生气,信手往西面一指。  西面是长江,洲里面的,是指江心洲的水贼。  最近几年来,各地旱灾频频,而官府规定的各种税赋倍增,各地灾民为了求生存,只好上山为盗。落洲为寇了,什么面子和道德都是假的,活下去才是最重要。  “你……”大汉脸色一变。  “两位是跟着他们来的?”胖张勒指指行向后院的沈野等四人背影,“大概在水西门码头盯上的对不?”  “阁下有何指教?”大汉口气转变了。  “赶快转回去。”胖弥勒直截了当地说。  “你说什么?”  “你们幸好没在码头上动手,已经多活了一个时辰。”  “你说……”  “哪位爷姓沈,月前在本店赤手空拳将九华三煞剑的老大整得像条死狗;并将荆山神煞哧得像丧家之犬般夹着尾巴亡命而逃。  他不找你们已是大吉大利,你们还想打他那两个仆役行囊中金银的主意?岂不是寿星公吊颈,活得不耐烦了。快走吧!以后招子要放亮些。”  “两大汉古铜色的脸,都快变成暗绿色,一言不发抢过店伙手中缰绳,急急飞身上马而去。  胖弥勒交代一下店务,急急在府城内走了一圈,傍晚返店时,翻了一下旅客流水登记薄,他的眉头皱得几乎连在一起了。  他是本地的地头蛇,消息当然灵通,所以感到烦恼。  他的心跳也似乎加快了一倍,因为他平空生出大祸将临头的感觉。  城内城外的客店与可以暂住的地方来不少各种形形色色身份的人。  他店内除了沈野主仆之外,尚住了一些令人担心的神秘人物,而且那些人好像都没有在近期离开的迹象。  他是不希望店中出事,有些人他是无可奈何的,以他以前在江湖的地位和声望,吃得住一些二流人物,但像沈野这种超等的神秘人物,他的份量太轻了。  当沈野带了面目清秀的书僮,以及一个面目阴沉的仆役,出现在大堂左侧食厅的雅座时,胖弥勒不由心中叫苦。  这位既像公子爷又像浪人的年轻人带有三个从人,包了一座客院,客院本身有餐厅,应该在客院进食的,竟然出现在大庭广众间,岂不是意味着即将有事故发生吗?  餐厅内闹哄哄的,酒香汗臭形成一种不调和的刺鼻怪味,虽已过中秋,但南京气候的两极化,再加上悬着的二十余盏的大灯笼,纵然三面大窗全开,但仍感有些闷热。  沈野仍然一身青衫,但未将下摆掖在腰间,因此就显得格外洒脱。  书僮眉清目秀,瑶鼻小嘴,活脱像个女孩。那个老随从较落店时有精神些,但面目仍是阴沉的。  几十个酒客的目光几乎全耶被吸引过来。  店伙卑恭地领沈野在近南面的一副座头入席。  那位面目阴沉的随从向店伙吩咐准备些什么酒菜,显然对主人的嗜好很清楚,不需主人操心。  邻桌是四位粗壮的大汉,每人腰间都佩了刀,一看便知是江湖好汉。  四双怪眼一直就跟着沈野与那俊秀的书僮转,似乎越看越不顺眼,眼神越来越不友好。  先是一个大汉哼了一声,再清咳一声清清嗓门。  然后另一个大汉啪了一声放下酒杯,怪眼—翻。  “兄弟们。你们看这小子的这副德性”大汉怪笑着用手向沈野一指:“七星山庄却将他看成大菩萨、居然慎重其事地广邀人来协助合力对付他,简直在自砸招牌嘛!咱们川西四霸随便拔找根*毛也比他的份量重。”  其他三人闻言,狂妄地大笑。  沈野淡淡一笑,伸手拦住了双颊绯红,气愤慾动的俊秀书僮。  躲在餐厅柜台后面看见风色的胖弥勒心中叫了一声苦,急得额上的汗多冒了一倍,心中一急,忙急步抢出。  但来不及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王雷。”沈野脸色毫不激动:“他的嘴大脏,打掉他满口狗牙后,再替他洗一洗。”  “遵命。”二魔王雷要死不活地应喏。  但见灰影一闪,便已出现在四大汉的身旁,衣袂仍在飘扬。  “你过来。”二魔向那个大汉点手叫,因为那个大汉中间隔着一个人。  隔在中间的大汉没长眼睛,牛眼一翻,巨手一伸,想将二魔劈胸抓住按向地上。  “哈哈!老家伙你要……扼……”  大汉是坐着的,风凉话说了一半,咽喉下便挨一劈掌,几乎劈裂了喉管,仰面使倒。  二魔一脚跳进,好快,近身了。  先前发话损人的发现不对,刚看到同伴向外倒,刚挺身站起,雷霆打击已经光临。  “劈啪劈啪啪……”一连串耳光暴响,十二记正反阴阳耳光似乎在同一刹那及颊。  “哎……”大汉只叫了半声,昏厥了。  二魔揪住大汉领口的左手不松开。右手抓起双木箸,粗鲁地撬开大汉血淋淋的大嘴,察着牙齿是不是全掉了,然后丢了木箸拿起酒壶,将壶嘴强塞入血嘴内,将近半壶酒全灌入。  另两名大汉惊得一蹦而起,迅速的拨出佩刀。  全楼的食客,惊骇得张口结舌,几乎全不敢相信一个半死不活的老随从,能在眨眼间击倒了两个粗壮如牛的大汉。  胖弥勒总算赶到了,满头大汗拦住了两个拨刀的大汉。  “住手!你们想找死?”胖弥额厉声大喝:“你们的脏口没遮拦,大胆在沈爷面前撒野,你们已经一脚踏入踏入鬼门关了,知道吗?”  二魔将昏厥的大汉信手推倒。大概已检查出他的牙齿全掉了。阴森森的目光,投注在两个大汉手中的刀上。  “你们川中四霸比九华三煞剑强多少?比荆山煞神强几倍?  那些超等高手在沈爷手中连一招都接不下,你们算老几,居然不知死活的出头。”  川中四霸当然听过九华三煞剑及荆山煞神的威名,两大汉的脸膛突变冷灰,醉眼中出现惊怖的光芒,开始发抖。  “沈爷,请放他们一马。”胖弥勒几乎在哀求了:“大人不记小人过,他们……”  “问他们是谁支使来的,然后后叫他们滚!”沈野冷冷地道:“黄东主,冲你阁下金面,放他们一马,但你得保证,今后这四位仁兄,不要出现在我左近,我不希望看到他们。”  “在下深感盛情。”胖弥勒心头一块大石落地。  “说,是谁叫你们来示威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毛骨悚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