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 六 章 好媚好艳

作者:李凉

强压下急促的呼吸,无极丹土沉声说:“施主是贫道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强悍的敌手,也是第一个在贫道双剑合击之下,反而使贫道等兵刃受损的对手!好手难寻,机会难遇,贫道等将以性命交修的神功与施主一搏,施主小心了!”  “在下亦有此意,极愿再次领教道长等的玄门神功。”沈野亦神色严肃地说。  场中的气氛更为紧张,众人都知道,这次的战况必较刚才激烈,因此都屏息凝神地等待石破天惊的景象来临。  于是,无极丹土及三元法师的松纹古剑再次发出虎啸龙吟的鸣声,剑身的光华比刚才强烈一倍,气势如山。  沈野面部及全身肌肉突然变得松驰,握剑的手也似乎松软无力。但他的眼神渐变,瞳孔似乎在慢慢扩大,更黑,更亮,更深邃。  那把七星剑就在他徐徐拂动升沉之间,出现了无法理解的现象。  似乎剑身消失了,仅可看到模糊的光影,与朦胧的闪烁光华,耳中听到有如九天龙吟似的殷殷异鸣。  元神御剑,玄门修真之士,降魔伏妖与闯关度动的神功绝学,内丹已成才会有这种异象发生。  站在厅门右阶上观战的七星山庄众人,以及依在土墙边的书僮小波,惊奇得张口结舌。  形势一触即发。  刚恢复元气的天风真人,见此异象,立即声嘶力竭地大叫“元神御剑!两位道友快护住心脉”  适时前院屋脊上传来酒狂的惶急叫道:“沈霉引剑下留情,牛鼻子还不快弃剑退身!”  叫声刚落,飞鸟似地跃下五条人影。  无极丹士与三元法师连思索的时间都没有,应声丢掉手中松纹古剑,并迅速退后三丈之外。_沈野深深呼出一口长气,手中之剑徐徐消失异象,眼神也恢复正常。  二魔与书僮小波立即跃身回沈野身边,二魔接过沈野手中的七星剑入鞘,迈步走向石阶,将剑归还。  香风入鼻,人影走近。  “沈大哥,你怎么不等小妹回来后就展开讨债行动?”黑魅娇嗔地不依。  小波见这个美艳绝伦的黑衣女郎,拉着沈野的手臂,口气那么亲喏,不由面色急变,正慾有所行动,却被二魔眼色制止。  只听酒狂在大吼:“无极道友,老酒鬼对你们这些所谓侠义道没好感,但看在二十多年的交情上,却不得不说几句话!你们实在太鲁莽了,好在老酒鬼来得快,否则你与三元道友都要兵解,七里山庄也将会在世上消失。”  亏你们都是武林名宿,位高辈尊,却没有知人之明,这一的祸端都是幻刀惹起的,难道你们都看不出来,他一直在背后兴风作浪?”  就拿在客店掳劫沈老弟一事来说,是否他极力坚持的?是否是他主动去找人以移神大法将老弟掳来施刑的?  事后又先后怂恿九华三煞剑及川中四霸去向沈老弟示威,他为何要制造仇恨与动乱?他的目的在哪里?  老酒鬼已打听清楚了,幻刀好像已参加某个神秘组织,他经常鬼鬼祟祟地暗中与那个组织中的人碰面。  但老酒鬼劝你们千万别再惹上沈老弟,否则你们将会在江湖除名!言尽于此,再见!”  连回话的机会也不给对方,向沈野打了个手势,立即偕訾小乙拔身半空越屋而去。  沈野冷冷地看了宇内三仙一眼:“如果幻刀尚未离开七星山庄,务请转知刚才在下的要采,后天午正在朝阳坪见面!”  声落即偕二魔、小坡、黑魅主婢等亦腾身越屋而去。  在沈野套房外间,九个人围坐在一张大圆桌午膳。午间不宜喝酒,但有酒狂在座,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地府二魔与追星逸电两婢本拟另坐一桌,但因沈野的坚持,所以都坐了一张大圆桌。  凌寒波今天虽然仍是书僮打扮,但那份高中高贵的风华却隐藏不住,世间那有这种气质的书僮?  席间沈野将酒狂师徒及黑魅主婢替地府双魔及凌寒波引见,但却未将双魔及凌寒波的真正身份透露出来,公介绍地府双魔是他的随从,凌寒波是他的书僮。  黑魅的座位紧靠着沈野,美目流光,媚笑如花,且时时为沈野挟菜,看得凌寒波妒火中烧,醋意上涌。  如果不是地府双魔频频施眼色阴止,她不将黑魅那双媚眼的眼珠挖出来才怪。  老酒鬼却不时眯着那双醉眼、看着地府双魔与凌寒波,像是在审贼。  沈野喝了口酒看着黑魅:“小娜,你这趟去苏州逮到妙手摘星那贼子没有?”  “哼!你还说呢?”她娇媚地白了沈野一眼:“想不到妙手摘星原来是风神会的人,这次偷窃我家的玉屏风是奉命而为的。  我虽追上那贼子,但却被该会的七八名高手围攻,要不是酒狂老爷子适时去苏州访友,施以援手,差点连命都没了,更不必说东西了!你呀!最无情了,那天分手时连声再见都吝于出口,就转身他去。”  “小娜,不要太认真了。”他拍拍她的香肩。“记得以前我曾说过,你我都是冷血的同类,做任何事都不会感情用事的,一切都为自己的人生信念而活,其他的事都不会放在心上。今日相见,明日天涯,后天也许会变成仇敌,凶残的同类是不可能和平共存的,这道理你我都懂。我以前不是说过吗?但你这种活十五天算半个月的人,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你是知道的,纵使在任何情况下,我也不会与你为敌的。”  她幽幽地说:“何况我还欠你一条命的恩情呢!”  “哈哈!千万别谈什么恩情?”他似真似假地嘲笑:“有人说情可以改变一切,深情最坚贞,恩情最难忘,事实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情不是一块铁,也不是一块石头。那只是一种抽象的东西,它会变的,连铁和石头都会变。你知道世间有许多恩爱的夫妻,谁知道有多少对是同床异梦?另一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时来各自飞,不就是明证吗?现今世上多少未亡人,亡夫尸骨未寒就投入他人怀抱!这不是节哀得太早了吗?  友情也会变,只有要好的朋友,才能变成最可怕的敌人。亲情也会变,有杀父母的逆子女,为夺家产可以骨肉相残;荒年时,父母也会易子而食……”  “不要说下去了!”她请求地说。“相信我,沈大哥,我黑魅虽是个神愁鬼厌的女杀手,我绝不会做出忘恩负义的事来的!”  酒狂苦笑道:“小伙子,不要再说那些有伤元气的事了,就这次在南京发生的事件来说,我老酒鬼冷眼旁观,你的所作所为可称得上是个大丈夫!”  “前辈,千万别将我看成大丈夫,天下的大丈夫早已经死光了,即使仅存三两个,在这种时代,一定活不了多久的。”他有些自嘲地说。  凌寒波不由怔怔地看着沈野,似乎在着一个陌生人,他几乎不敢相信他就是三天以前的沈候爷、难道人一入江湖就会变?变得那么陌生,变得遥不可及,与她心目中的江湖人物差得太多了!  沈野似乎已发现凌寒波神情变化,于是他柔声地道:“小波,我知道你心中的想法,也是初入江湖中的年轻人的想法。在未入江湖之前,对它有一份美好的憧憬,等你踏进江湖一段时间后,就会体会环境的坎坷,人心的险恶,每天都在忙着算计别人,也在忙着如何防止别人对我的算计。这种环境与你在京师那一个小圈圈中的景况,可说绝不相同,而处理事情的心态也不一样,这就是每个人所处的环境与地位的不同之故。  假如你认为不适合,且无法适应江湖人的生活形态及处世方法,我劝你立即回头,否则你将来会活得很苦的!”“沈大哥、你的意思我懂。”凌寒波已恢复原来的神情:“我虽不是江渤人,但我师父却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江湖人的心态与处世态度。  如今既已踏入江湖,我绝不后悔,而且要尽快地去适应它,问题不是在我,而是在于你,除非大哥不愿我跟随你,以免碍手碍脚、”  沈野正色道:“小波,你可千万别误会,我是怕你在京师过惯了那种生活而无法适应江湖人的生活型态而已,既然你已下定决心。我当保欢迎你伴随我在江湖积修外功。”  凌寒波娇嗔道:“凡人对任何陌生事物,都会有第一次的,久了就习惯了。你以为我在京师过的天天是锦衣玉食的生活?不信你可问问龙老,我又不是那位娇生惯养金枝玉叶的美郡主!”  沈野心中暗暗叫苦:“好好,你别说了好吗,我不是说过欢迎你留下吗?你又扯到那里去了。大哥也真是的,一个大男人却偏学多嘴婆。”  凌某波似乎还不想轻易放过他:“你可不要冤枉别人,这件事在京师已是尽人皆知,我是干什么的,怎会不知?据说曾吃过闭门羹的那权贵公子,还扬言要和你比一比文才武学呢!你在心理上要先有个准备,免得在阴乐观里翻船!”  沈野快招架不住了,想不到平时冷艳傲人,惜言如金的她。  居然口舌锋利得可比美黑魅,他不由苦笑道:“小波你别越扯越远了。”  他扭头对酒狂师徒及黑魅说:“各位,在下想你们早已看出她不是书憧,而是一位小姐,姓凌芳名寒波,她可是京师的名媛呢!亦是家师的亲戚,此次奉家师之命伴随在下在天下积修外功,你们大家重新见见,今后亦可相互照顾!”  黑魅娇笑道:“我早已看出凌小姐是女儿身,她耳垂上的耳洞已泄了底,何况世上哪有这么位美的书僮!”  在江南人们对风尘女子通称姑娘,对大户人家的千金则称小姐,所以黑魅称凌寒波为小姐,但在江湖上却无此禁忌。  “凌小姐,我叫韩娜,在江湖上有个难听的绰号叫黑魅。”她深情地凝视着凌寒波:“我今年二十二岁,该叫你姐姐抑或是妹妹?”  凌寒波娇靥上的严霜溶化了,她轻声娇笑道:“我比你小一直岁,该称你韩姐!我很羡慕你仗剑行道江湖,叱咤风云,那像我一生活在一个小圈子里,对江湖上的一切都不懂。此次能出来,全靠两位老人家的谕示,否则别人还不保意我跟着他呢!哼……”  黑魅拍拍酥胸道:“别怕!有我这个老江湖在此,你什么都别担心,有我在你保险吃不了亏,那些江湖中的牛鬼蛇神,将会连正眼也不敢看你一眼!”  沈野不由暗暗摇头,女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刚才两人之间似乎有些不对劲,一转眼却又姐姐妹妹的亲热得不得了。  地府双魔看在眼中,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发出会心的微笑,心头的大石亦落地。  酒狂则找上地府双魔拼酒,那双醉眼一直死盯着他兄弟,似乎想看出什么秘密。  訾小乙自开席后,一直在埋头苦干,但他的耳朵却是灵光得很,举凡各人的轻声细语,都一字不漏地听人耳中。  他突然以幸灾乐祸的口吻说:“沈大哥,你以后的麻烦可大了!俗语说,一个女人一张嘴,现在这里有四个娇滴滴的女人,你以后就没得混了。  我师父就很聪明,他一辈子就不与女人打交道,天天泡在酒坛子里,多自在……”  “我揍死你这个小鬼!”不待小乙说完,黑魅杏眼圆睁,置箸慾起:“你红口白牙地胡说人道,姑奶奶今天非好好治你不可!”  沈好拉住了起身的黑魅:“小鬼的嘴巴是有名的尖利,你又不是不知,何必生那闲气呢,就饶了他这回吧!”  “都是你!”黑魅娇嗔地白了他一眼,转身拉着凌寒夜的玉手道:“妹妹,我陪你回房换衣服,你什么身份不好扮,却扮书憧,也不感到委屈!”  两人匆匆出室而去。  酒狂却不管那些年轻人的事,他敬了地府双魔一杯后信口问道:“两位王兄在宛平沈府很久了吧!”  “我兄弟跟随主人已有六个年头了,一直在江湖上跑,很少回到宛平沈府。”王凤心中暗笑老酒鬼又来套话了。  酒狂不死心,仍然追问:“据黄店东说,前天王二兄弟在食厅三下两下就把武功一流的川中四霞中的两霸整得好惨,不知两位出身何门?”  “我兄弟的武技都是主人指点的,哪有什么门派?”  沈野不由笑道:“老前辈,你究竟想知道些什么?”  “老酒鬼想挖他兄弟及那位姓凌女娃的根。咦!”他扭头一看不见黑魅与凌寒波两人:“两个丫头到哪里去了?”  “她们回房更衣去了。”  老酒鬼醉眼瞄了门口一下:“小伙子,你好大傲气,也好大运气!老酒鬼本来还在担心,想不到事情会有出人意外的变化。想想她们初见面的情形,再看看现在的样子,说变就变,像天气样,唉!女人!”  “女人怎样?女人又惹了您呀?”  香风入鼻,飞进了一黑一白两双粉蝶。  两女都已换了衣裙,黑魅一身黑,凌寒波一身白。  虽然衣裙都是单一颜色,但却都百媚千娇充满魅力,艳光四射,风情万种。  一个娇艳热情,一个冷艳高贵,但均风华绝代。  “喝!好美、好媚、好艳,好一对姐妹花!”  随着朗朗的喝采声,踱入双目炯炯有神,气度雍容,身穿便服的总督,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好媚好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