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 八 章 独门绝活

作者:李凉

这世间是弱肉强食的天下。  江湖人是先天的悲剧性人物,不管你是谁,只要踏人江湖一步,一生一世都得在名利场中打滚,绝大多数的人都跳不出酒色财气四堵墙,都得受七情六慾的支配。  出家人亦摆脱不了七情六慾,想成仙成佛就是慾的一种,四太皆空谈何容易!  府城西北的下关,它的城外有座翠竹寺,是南京五大名寺之翠竹寺的僧人约有六、八十名,大多是中年以上的人。  这些和尚的身上大多带有酒肉味。  住持无尘大师,白白胖胖,满脸油光水亮,身上不但有酒肉味而且更有铜臭昧,天生的一双势利眼。  但当地的仕绅们居然称他为有道高僧,这得归功于都指挥使陆大人的知遇之恩。  都指挥使的夫人据说信佛极为虔诚,在官邸建有一间佛堂,长年礼佛足不出户。  无元尘大师十天半月就往都指挥使官邸跑,为夫人讲佛法。  无尘大师或许是真的读了几卷真经,所以说起佛法来天花乱坠,盖得别人一楞一楞的。  都指挥使夫妇称无尘大和尚为有道高僧,当地仕绅门哪能不跟着起哄,简直把大和尚捧上了天,几乎把他看成活佛在下关,谁敢过问翠竹寺的事?尤其不敢过问无尘大和尚的事。  其实出家人的俗务本来就不多,谁会闲得无聊去过问?  住持是一寺之长,有自己的静室禅房,禅房位于经楼的一隅,是全寺最清静的地方。  全寺最少人走动的地方就是经楼,和尚们几乎天天为人做法事,赚香油钱要紧,那有工夫去读经?  何况那些佛经的字音字义,既涩口又艰深,能念而又能懂的和尚,真找不出几个。  也许无尘大和尚能念得正确又能懂,因为他不时到经楼走动,至于他是否去读经,外人就无从知悉。  一艘内河航行的小型客船靠上了岸,旅客在纷攘中涌上码头。  沈野穿了一身青长衫,提了一只小包裹跳上了码头,疾趋下关城外的渡口集。  渡口集是下关城外自然形成的小市集,通常不在下关办事的旅客,宁可在渡口集的客栈落店,也不愿进城投宿,因为在外比较不受拘束,有事进城也方便。  沈野在集内的临河客栈投突,洗漱毕换了一袭洁净的青长衫,先在市街走了一回圈察看情势,随即折向翠竹寺。  翠竹寺就在渡口集的东南角,寺对面是市街,寺本身占地很广,大雄宝殿是附近最雄伟、最引人的建筑,因此寺前形成一条市街,不像是佛门净地。  沈野先在寺四周走了一回,凭他走了多年江湖的经验与见识,形势便一目了然,这就是江湖人所谓的踩盘,准备工作事先必须做得完善,办起事来就会得心应手。  他回到寺前的小市街,买了一些香烛,随着其他信徒进寺,装模作样地参拜三宝一番。并随众香客跟着知客僧在各处浏览。  这才施施然返回客栈。  傍晚时分,落店的旅客渐多,店中十分忙碌。他所住的三进院客房,掌灯时分便已客满。  三进院不规则地建了十余间上房,不像前面大院那么嘈杂。  旅客大都携有内眷,照料的店伙有一大半是妇人。  在他的隔邻有座小食厅,供上房的旅客进膳。  食厅的格局是三段式的,每段设六桌,东首六桌没有食客,他占了近靠窗的一桌。  一位大嫂送来了两壶酒,四式下酒菜便自行离去,替其他旅客张罗。  喝了一两杯酒,一位店妇领了一位美艳女郎及一位年约十三四岁的娇美小姑娘,两均穿鹅黄色衣裙,小姑娘的小腰肢间佩了一把装饰华丽宝光四射的短剑,两女在他的邻座就座。  香风满卒,灯火生辉。  他暗中喝了一声采,好一对明艳照人的娇娃。  在感觉中,知道两位穿鹅黄衣裙的女郎在看他,但他却一真低头吃喝,装作不知。  香风又起,又先后进来了五位少女,但好象不是同伴。  沈野一怔,好家伙!似乎天下间的绝色美女,今晚在渡口集的平凡客店内聚会啦!  先头三位少女在他的左侧一桌落坐,但只有一位年约二十岁左右,穿紫色劲装的佩剑少女就座,其他两位稍年长的绿衣姑娘则在两旁侍立。  两位绿衣少女也穿劲装,并佩了剑,带了百宝囊,只消看第一眼,便知是两位侍女。  跟在后面进来的两位,也是一主一婢。在穿着打扮上一看就知。  主人穿绿色衣裙,小腰肢也佩了剑。穿衫裙虽然没有穿有劲装富有英气,但却显得更具吸引人的风华。  这位少女的面貌与紫衣少女同样出色,但眼神没有紫衣少女锐利,樱桃小口也流露出笑意,一看就知是性情相当随和,大约亦在二十岁左右。  果然不惜,主婢俩是同桌进食的,年纪相着的待女在下首入座,不像主婢,倒有点像姐妹。  紫衣少女进来时,曾以锐利的目光瞥了他一踉,就不再理会。也许他的打扮像个平凡的士子,引不起武林女英雄的注视但她却在进食时,不时留意翠色衣裙少女的举动,眼神很复杂,可看出明显的敌意。  同性相斥,才貌超绝的女性,表现得最为明显,对与自己才貌匹敌的同性,心中必定不自在。  沈野是局外人,他知道,假使他有任何引人注意的举动就可能引起麻烦,因此他乖乖地进食,目光尽可能留在酒菜上假如他多看对方一眼,很可能引起另一方的炉意,骄傲的姑娘们,发起脾气来是极会找理由的。  互不相识,相安无事。  一阵脚步晌,进来了两位英俊的年轻劲装青年。  平衡的局面,立即打破。  “哦!真巧,又碰上啦!”领先那位剑眉高挑,虎目精光暴射白色劲装佩剑年轻人,向紫衣少女含笑打招呼:“司徒姑娘想不到也来到下关?幸会幸会。”  另一位穿蓝劲装的英俊年轻人,目光却落在邻桌翠衣少女身上,眼中涌起喜悦的光彩,目不转睛的看呆了!似乎早已忽略同伴的存在,不理会同伴向紫衣姑娘打招呼。  “你能来,我就不能来?”穿紫衣的司徒姑娘冷冷地回报对方热情的招呼:“下关又不是你林家的后院,不许外人进入。”  “唷!司徒姑娘的火气好大,生谁的气啦?我林景祥可没招惹你生气吧?”白衣年轻人不介意,依然笑吟吟地说:“在下的熊耳山庄在河南熊耳山,与南京下关相距数千里,就算家父有翻天覆地之能,也不可能把下关移作后院呀!何况熊耳山庄仅是名列天下五大庄之第三庄,比不上令尊的华阳山庄名列第二庄呢!”  话中有刺,这位年轻人林景祥原来是骄傲自负的人,虽然在骄傲的绝色少女面前,仍然不肯低声下气。  沈野心中大感意外,同时心中亦大喜,想不到自己慾找的对象,居然会在此无意相遇。  华阳山庄名列天下五大庄的第二庄,自庄主子母剑司徒嵩去世后,就由其遗孀华阳夫人接掌庄务,由于经营有方,实力比其夫在世时强大得多,似隐隐有直追第一庄太湖山庄之势。这位紫衣少女就是华阳夫人的掌珠司徒玉凰,一代女强人的千金,难怪气势不凡。  熊耳山庄名列天下五大庄第三庄,庄主天罡剑林昭廷为天下五大剑客之一,据说他的武功已超过第二庄的前庄主司徒嵩,甚至直追第一庄庄主昊天神剑谢世超。  但因他刚愎自用,行事乖张,德行不及才能,所以排名第三,这是他始终耿耿于怀的。  他知道自己己无法突破既成的事实,所以极力培植他这位绰号雷霆剑客的独子林景祥,希望他能重振熊耳山庄的声威,使山庄成为天下第一庄。  据说这位雷霆剑客除了承袭家传绝学外;并另有很高明的师承,因此他的真才实学可称超尘拨俗,在年轻的一辈来说,可称顶尖人物。  为了发展实力,他在江湖上积极造势,凭着一身超绝的武功,威胁各地豪强投向熊耳山庄。本着不是朋友就是敌人的原则。对凡不愿投效熊耳山庄的豪强,就以雷霆手段予以铲除立威。  江湖上前曾传言,他与某秘密组织有勾结,因此江湖朋友见了他,都敬鬼神而远之,好名好利好色是这位熊耳山庄少庄主的嗜好与特色。  两个门第高高在上的男女,在这小客店中碰头,什么事都可能会发生。  有沈野加入,没事也会有事。  他的眉梢眼角党,出现了肉食兽类觅食时的特有光芒。  司徒玉凰对雷霆剑客本来就没有多少好感,她对一个好色的男人不感兴趣,她是一个眼高于顶,具有独占性的女人,受不了好色男人拈花惹草的坏德行,因此雷霆剑客虽然风流倜傥才华绝世,仍然难获她的好感。  雷霆剑客这一串带剌的话,引发了她的怒火,两个眼高于顶的人碰在一起,势必发生无可避免的冲突。  “华阳山庄名列天下五大山庄的第二庄,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成就。”司徒玉凰也用带剌的活回敬:”自从家父过世之后,华阳山庄等于是没落了,就差一点没有除名了。  倒是贵山庄雄心勃勃,在下遨游江湖涸,带了一大堆牛鬼蛇神耀武扬威,威胁利诱各地豪霸为贵庄效力,铲除不肯顺从的势力,事实上贵山庄的声威已比华阳山庄强出一百倍,业已登上了天下第一庄的宝座。  所以熊耳山庄的少庄主,就一而再的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神气极了,有如……”  “有如公鸡向母鸡炫耀自己的威武架势及彩色的疏毛,”邻座的沈野突然冒出两句有刺的话。  传出两声忍俊不住的娇笑,是那位翠色衣裙及鹅黄色衣裙少女所发,两人都用纤手掩住樱桃小嘴,充满灵气的明眸笑意盎然。  在两个针锋相对的强者之间挑动是非,是十分容易的,只要向某一方瞪上一眼,就可以引发狂风巨浪。  沈野不仅是瞪上一眼,而且还投下一枚威力强大的炸弹。  翠色衣裙及鹅黄衣裙少女这一笑,就是引爆炸弹的引信,导火索。  雷霆剑客失去了耐性与风度,虎目冷电四射,杀机炽盛。  蓝衣劲装同伴本来将注意力完全放在翠色衣裙少女身上。  这时却神魂入穷,转首向沈野注视。  “林兄,大人不记小人过。”蓝衣同伴急急地说:“犯不着与这种不知死括的小辈计较。”  “莫兄,你知道这小王八蛋说话有多难听?有多可恶吗?”雷霆剑客杀气腾腾地向沈野走去:“我要他后悔八辈子!”  沈野的话也惹火了司徒玉凰。  华阳山庄的女少庄主芳名叫玉凰,被他形容成母鸡,比凰不知低了多少级,简直是侮辱人嘛。她怎会不恼火?  “你怎么胡说人道?登徒子”司徒玉凰冲沈野冒火骂道:“不会说话就闭上嘴,没人认为你是哑巴,真是少见识,没水准。”  沈野是有心人,他准备将火点旺些。  “很抱歉,司徙姑娘,在下确是不会说话。”他站起笑吟吟抱拳陪礼:”只要你指在下是登徒子,在下可不敢当,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登徒子的,必须要具有条件才行,在下……”  霄霆剑客已到了他身边,左手五指突然粗胀一倍,弯曲如钩,抓向他左肩井,指爪未到,如山的潜劲已先行及体他陡然一惊,无名火发。  “你这混蛋好阴险,一出于就是恶毒的爪功”仓卒间,他左臂上抬,硬接一爪。右手拿起一碟菜,飞砸雷霆剑客面部。  劈啪声中,两人同时斜斜后退。他感到左臂一阵酸麻直撼全身。、“哎哟!雷霆剑客脸上菜汁四溢,眼睛几乎睁不开。  在暴乱中,穿蓝色劲装的莫兄,悄然出现在沈野身后,迎着急退而来的沈野背部,一爪抓出。  “小心背后1”穿鹅黄衣裙少女惊叫。  侧方亦同时伸来一双纤手,扣向莫兄的脉句,抓热半途而废。  同一瞬,沈野上身向前一扑,双脚凶猛地后踹。  惨叫声起,一踹的。  莫兄的右膝骨几乎被踩碎,砰然一声大震,身于跌出,背部撞在墙壁上。  左手扣向莫兄脉门的司徒玉凰,骤不及防,左胯被沈野的右靴擦过,要不是及时扭身闪避,必定被踹中,哧了她一跳。  一场暴乱发生得快,结束也快。  对面,雷霆剑客脸上的菜汁已被他用衣袖拭掉了,他目射凶光,满面杀气,手搭上了剑把。  沈野刚跃起身形,就看到司徒玉凰柳眉倒坚,杏目圆瞪的模样,心中不由一紧。  ”啐!我帮你拦阻这个姓莫的偷袭鼠辈。”她气势汹汹:“你是这样谢我的?”  “对不起,对不起!”他语意诚恳地道歉,他在仓促中用左臂硬接雷霆剑客蓄力进袭的爪功,已发现对方具有某种可怕的邪功:“在下以为……”  “以为我也是偷袭的鼠辈?”  “事出突然状况不明,才有此误会。司徒姑娘,在下己道过歉了”  “假如我不接受你的解释呢?”她似笑非笑地问。  他无可奈何地一笑:“就算我欠姑娘一份人情债好了,有机会我一定还给你!”  说完,他举步慾走。  一声鸣,雷霆剑客拔剑出鞘,迎面一拦,剑气森森袭人·”我们的事未了,你想走?”雷霆剑客咬牙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独门绝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