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 九 章 妙手摘星

作者:李凉

自朝阳坪一战后,沈野的名声身价直线上升至三十三天。  江湖中消息传递本就非常快速,加上人多口杂,消息几经转折,几乎是走了样,尤其是那些在现场目击的人,简直就将沈野视为神明!否则在斗场怎会有那些异象出现?尽管江湖上传诵者众,但仍有大多数人半信半疑,甚至不信,一个默默无闻的年轻人,怎可能击败宇内三仙。  酒狂一想起朝阳坪那场奇异的打斗。心中又不由升起一股寒流:“老酒鬼也是现场目击者,三仙与沈公子施展的绝对不是妖术,在炎阳高照的正午,妖术如何施展?”  正确的说那是道术,也是一种玄功,是一种御神大法,是人类已失去的先天本能,没有灵根慧性的人,永远不可能发掘出这种本能来的……。再说下去连老酒鬼也不懂了。”酒狂的语气仍有惧意。“他能在四五丈外,甚至在十几丈外眨眼之间突然就幻现在你身边。象具有这种能在白天将时间空间同时消失能力的人,难道不使你心胆俱寒吗?所以我劝你千万勿打他的主意!”  瑶台仙姬听了酒狂对朝阳坪那场打斗的情形,也是一头雾水;对劝她勿打沈野主意的建议,却未表示任何态度,但她那双媚目中却射出了热切的光芒。那种光芒究竟代表什么?大概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上房通常分内外间,外间可以当客室使用,雷霆剑客与莫兄比邻而居,两人在雷霆剑客的外间挑灯品茗低声商谈。  “小丫头的武功,比兄弟高出甚多,林兄,兄弟对付不了她,她手上的劲道可怕,手指尚未触到兄弟的脉门内劲先达。”莫兄不由摇头苦笑:“要对付她,你得另请高明,要不要兄弟替你设法?”  “暂时不要。”雷霆剑客自信地笑道:“真要用强,我自信还可以对付,问题是时机还没成熟。”  “林兄的意思是……”  “迄今为止,我还没查出华阳山庄的主力在何处,等有了头绪再作打算,线索全在小丫头身上。”  “林兄。你在浪费工夫。”莫兄大摇其头:“小丫头带了人遨游江湖,不过问庄务,沿途也不与庄内的人接触,你怎么查?再不改弦易辙,须防有人捷足先登。”  “莫兄的话似另有用意……”  “对,就是刚才那个小贼,他将是你莫大的威胁,谁敢保证他不是冲小丫头而来的?他的人才武功,不是兄弟长他人志气,他不输你多少。”  “要不,小丫头怎会出手助他?显然对他已有几分好感。他将是你最强劲的竞争者。”  “这……”雷霆剑客脸色一变。  “熊耳山庄能与华阳山庄结成亲家,雄霸天下指日可待。”莫兄鼓起如簧之舌:“而令尊交游遍天下,华阳山庄的亲朋好友亦满江湖,只要登高一呼,有华阳山庄及其亲朋好友的支持,必定水到渠成。  林兄,良机稍纵即逝,你可别轻易放过了。以免后悔。”  “有道理,依莫兄之见……”  “兄弟当代为策划,以促其成。”  “小弟先行谢过,谢教良策。”  “林兄也请为兄弟促成蓝姑娘的事。”  雷霆剑客会意地点点头,并不感到意外。  “那是当然,莫兄”雷霆剑客拍胸保证:“兄弟当全力支持,进厅的第一眼。兄弟就知道你被蓝姑娘迷住了,一见钟情,所以有些失魂落魄,哈哈!”  “林兄见笑了。”  “该如何进行?”  “兄弟准备如此这般……”莫兄说出自己的妙计,似乎早已胸有成竹。  名与色连在一起,足以让世人争得头破血流。  ”莫兄此计甚妙,不过兄弟意慾先解决今日受辱之仇后再进行。”  “当然当然,那小子是一个阻碍,不先解决了他,我们这个妙计说不定会被他破坏掉呢!”莫兄也附和地说。  “那小于究竟从何处冒出来的,为何以前都未曾听说过有这个人呢?”雷霆剑客像是自语又像是在问莫兄。  “之前兄弟也未曾听说过江湖上出了这么一位高手,看他处理事情的手法,却又不像是个初出道的人。兄弟倒是要好好挖出他的根底来!”  “我看用不着了,明天敝庄的四大金刚到达后,必可将那小子埋葬掉,管他是那个王八蛋调教出来的门人,反正这小子该死,害得我在司徒玉凰面前出尽洋相,想起就一肚子火。”雷霆剑客不由又恨又气地说。  “小弟我还不是一样,在蓝姑娘面前丧尽颜面,这个仇是非报回不可的!”莫兄也同仇敌忾地说两位难兄难弟似乎已预见到沈野身首异处了。  三更时分。  一个夜行人从翠竹寺的左侧越墙而入。  在不远处一座偏殿的廊牙下,隐伏着另一个夜行人,立即蹑在第一个夜行人身后,象个无形的幽灵。  无尘住持的禅房是一座独院式的苦行静修室,远离其他僧侣的禅房。  传出一声夜枭的戾鸣,一株大树下闪出一位僧人。  夜行人一闪即现,弹指三下。  “辛苦了,沿途顺利吗?”僧人低声问“还好,不曾发现有绝魂谷的人跟踪、长上在吗?”  “在。大概安歇了,你知道,参禅是很辛苦的,你进去吧!可能还醒着。”僧人挥手,重新隐入树下。  有人警戒,所以掸房的门是虚掩着的,万一有事,房内的人也便于迅速抢出应变。  无尘大和尚果然是醒着的,门外有人声,这位大和尚便已警觉起身,刚挑亮用灯罩掩光的油灯,夜行人使已启门而入。  禅房简陋,但大木床却设有华丽的寝具,与那些有道高僧大为不同,高僧们照例只有一席枕,一旁的矮几本来是读经用的,现在却摆着剩酒残肴。  和尚们午膳后就禁食的,而这里晚间却仍有酒菜。  高壮的无尘大和尚站在床前。下身穿一条鼻犊裤,上身赤躶,胸前刺青,刺着一双头上长角,尾巴很长的红色怪乌床上、侧卧着一个沉睡的躶女,妙态华陈,薄被掀在一旁,一无遮掩。  夜行人是个精壮的大汉,背上背有长方形包裹。  “见过星主。”精壮大汉向无尘大和尚抱拳躬身行礼。扫了床的躶女一眼,毫不动容,似是司空见惯。  “东西带来了?”无尘大和尚眼光注视着大汉背上的包裹。  精壮大汉立即解下包裹放在矮几上,松了一口气似的:“一切顺利,请星主过目。”  无尘大和尚看也不看包裹一眼,用责备的语气问道:“为何时间耽搁那么久,万一京师那边变了卦,岂不是功亏一篑?副会主那些手下,办事越来越差劲了!”  “星主有所不知。”精壮大汉申辩道:“妙手摘星虽然将玉屏风顺利偷窃到手,但却被绝魂谷及时发觉,派遣谷中高手一路紧追。  副会主怕暴露此地据点,因此派人知会妙手摘星,直接南下苏州,以吸引追捕的绝魂谷高手。”  东西则半途交由接应的人转送林家大院,由属下循水路送呈星主,所以在时间上就晚了些”  “哦!原来如此,等明天派人将东西送往京师交由对方代表收执后,也可了掉一件心事。”  你们有无幻刀朱执事的消息?”  “那天在朝阳坪被擒之后,及至姓沈的离开后,都在本会眼线的临视之下,但始终未发现朱执事的影踪,据白虎星主研判,可能已被姓沈的处决了,但事后在现场附近都找不到尸体。目前仍派遣眼线打探中。’”那就算了。天色已不早,你可在偏殿客房休息,明早再回去吧。”  “属下的船仍在码头待命,白虎星主明晨就要回功州,属下必须连夜赶回上河镇复命。“精壮大汉解释说。  “既然如此,你就走吧!”  “属下告辞。”精壮大汉抱拳行礼退出禅房。  无尘掩上门。走近矮几旁喝了两口酒,瞥了床上沉睡的躶女,挑暗灯火,罩上光罩,略一伸张手脚,这才满意的走向禅床。  刚要登床,蓦地灯光乍明。  和尚吃了一惊,倏然转身。身形下挫,站正时手中已多了一把精巧的匕首。  矮几旁,坐着穿了灰色夜行衣,外系灰色披风的一个灰巾蒙面人。灯火已经挑亮,正在泰然自若斟酒,像是禅房的主人,态度平和毫无敌意。  “过来坐,毕竟你是这里的主人。”蒙面人指指对面的蒲团。  “床上的躶女不会在短时闻醒来,不必顾虑她听到你我的谈话,”  蒙面人人镇定从容,自信泰然的神情,把无尘大和尚镇住了,竟然忘记了目已有兵刃在手,忘了扑上先下手为强,甚至忘了发出警讯。  “你是谁?”大和尚的情绪稳定之后。冷静的喝问,并以目光注视着虚掩的房门。  “你不会认识我的,你也不要管我是谁。”蒙面人举杯喝了一口酒:“天杀的,你们风神会真是神通广大,居然连佛门都利用上了。  看了你胸上的刺青,你该是风神会的朱雀天王,也就是朱雀星主罗!贵星座下所辖的袭杀小组回来的哪几个人都还好吧!  天杀的,他们在外拚死拚活,你却在此享受醇酒美人,一点都不体恤部属嘛!”  “你究竟是谁?怎知道那么多?”大和尚惊问。  “我当然知道,因为那些人都是被我射杀的,你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原来你是沈野那小子!你实在不该来的,你将会后悔见到了本座。”  “你先别激动,我今夜来此是抱着和平的心意,除非你不以友好的态度相对,因此你应该感激我才是!”  “怎么说?”  “自始至终,我对贵会的一切作为,从未过问,我不是以救人救世自居的菩萨,只要贵会不侵犯到我个人的利益,我是不会对贵会采取任何行动的。  可是贵会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向我施展阴谋突袭,我自问没有影响到贵会的任何利益,贵会为何不放过我呢?因此在下要了解原因何在?  假如你能给我满意的答复,今晚你是安全的,所以你应该感谢我才是。”沈野心平气和地说。  “假如你得不到满意的答复呢?”大和尚反问。  ‘那你就会看不到明天升起的太阳,当然也永远享受不到醇酒美人了!“沈野斩钉截铁地说。  “混蛋,你敢威胁我!’无尘大和尚怒骂。  “我从不威胁别人,我只是告诉你实话罢了。”  “本星主却是不信。”  “不信你就试试,但最好不要试!”沈野淡淡地说。  “好,本星主告诉你原因。本会的宗旨是,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本会曾数次找你人会及合作,均被你拒绝,因此不得已铲除你,因为你将会妨碍本会的利益,我说得够清楚了吧!  你意如何?是否愿加入本会?”  “我如加入贵会,你们会给我什么职位?有什么好处?”沈野笑问。  “本会以第二副会主虚位以待,可说是二人以下,千百人以上。地位、金钱、美女要什么有什么,一旦风云际会,且可君临天下,总比你一个人在江湖混口食强上千万倍。”朱雀天王鼓起如簧之舌诱惑地说。  “好处倒是很吸引人的,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希望你先答应。”  “什么条件?”  “贵会的会主是谁?”  “很抱歉,我无法回答你。”。  ‘那在下就不考成入会的问题了,连这么简单的条件你都无无法满足我!”  “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无法告诉你。”  “怎么说?”  “我连会主的真面目都没见过,怎知会主是谁?”  “你是风神会的四大星主之一,居然说未见过会主的真面目,你以为我会相信吗?”沈野不信地说。  “本星主用不着瞒你,每次晋见会主时、他都是戴黑头罩,怎会知道他是何人?别说是我们四大星主,就是副会主恐怕也未曾见过会主的真面目呢!  沈野沉吟了半晌道:“那你们的副会主是谁?你该知道吧!”  “这不是什么秘密,当然可以告诉你,他就是三十年前的老一辈名宿花面阎罗瞿笑天。”朱雀天王毫无顾忌地说:“你的问题本星主均已回答了,你是否同意人会?”  “我尚要考虑考虑因为我所提的主要问题尚未获得满意的答复。什么时候获得答复,我就什么时候答应入会!”沈野笑吟吟道。  “好小子,你原来是在玩弄花样!要不是会主交代吸收你入会为本会当前之第一要务,本星早就挂了你!”  朱雀天王虎目中杀机怒涌:“你再说一句不愿试试?”  沈野似乎仍然毫无警觉地笑道:“在下说的是实话,何曾在……”  刺目的光华如电,朝前疾剌,双方相向而立,伸手可及,这一匕势在必得。  沈野哼了一声,烂银色的左手硬接匕首。  当!一声,匕首应掌折断。  银光闪闪的右掌乘势切入,直劈朱雀天王的胸腹。  噗的一声,如击败革,朱雀天王应声而飞,跌至墙角。  他斜躺在墙角,满嘴喷血,脸上充满惊俱神色,嘎声低呜吟“银魔手!老怪物的傲世绝技……你……你是报应使者,请补我一指……我不怪你!”  银魔手手至柔至刚,柔可粉碎丝绸,刚可断裂金钢,朱雀天王此际的骨脏业已由烂成一团,生机已绝,所以要来沈野补他一掌,以减少死前的捕苦。  朱雀天王是风神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妙手摘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