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十一章 风云榜人物

作者:李凉

警哨刚从路右转身向路左举步,对面路左的泥地上灰影破空疾射而至。

潜伏的暗哨在路右外侧,看到灰黑色的淡淡虚影,已经来不及抢救了。

走动的警哨是高手中的高手,灰影一动便有所警觉,可惜灰影来得太快,看清是人影时

打击已临头,飞扑的手法快得骇人听闻。

“吠!”警哨仓促中沉叱,本能地向迎面扑来的灰影一刀挥出。

当一声响,刀被手掌震开,灰影疾落。

“打!”

跃起抢救的两暗哨狂吼,发暗器抢救同伴并示警,人亦随暗器跃出。

来不及了、灰影左手探入,掌心按上了警哨的印堂,身形一沉,再起时已将昏厥的警哨

扛上肩,沿小径向郊野电射而逝。

呐喊声四起,有不少人拚全力狂追。

大院一阵騒动,随即重新寂静如死。

警哨是个气功相当深厚的中年人,武功更是出人头地,所以才被派为最危险的诱饵,做

梦也没料到袭击的灰影高明得出神入

化,袭击之快无与伦比,竟然禁不起一击,双方相差太远了。

一阵脸部刺痛,把他从昏迷的混饨境界中拉回现实,微弱的星光下,他看到身旁站着一

个浑身灰黑的人影,只露出一双黑亮的怪眼,自己却躺在泥地上。

“你该知道我是谁了”灰影用怪怪的嗓音说。

“沈野?”他奋力地挺身坐起问。

“不错。”

“是中午在通济桥上击毙风神会三位客卿的沈野?”

“不错。”灰影心神一动。

“沈兄,有话好说。”

“无此必要。阁下,贵庄并没在限期前释放訾小乙与符小蕙两小。”

“敞庄庄主本来要遵嘱释放的,但风神会的贵宾却断然拒绝放人,希望沈兄前来商

谈……”

“你们所谓的商谈,就是在桥上埋伏向我袭击。”

“那不是敝庄的主意,沈兄可否随在下前往汪家大院……”

“无此必要,风神会来的人是谁?”

“这……”

“你不说,在下也不需知道。”

灰影语音刚落,他猛地飞跃而起。

双爪如钢钩,抓胸挂腹凌厉万分,相距不足三尺,这一记猝然袭击是拚命的狠着,对方

即使能反击,也将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钢钩碰上了更坚硬的双爪,立即被灰影的双手接住向下一按,有指骨折限的声响传出。

接踵而至的打击令他失魂,一阵拳打掌劈脚踢,打得他浑身骨散肉松,不知人间何世。

直至接近昏迷的地步,灰影才住手,一脚踏住了他的右肘。

“訾小乙和符小蕙被囚禁在何处?”灰影厉声问:“要是你敢胡说八道,我要把你弄成

一堆零碎,我是说一不二的,说!”

昨晚沈野说要把听雨楼变成血海屠场,果然成了血海屠场。

“我……哎……哎唷……我……”他痛得快要崩溃了,说的话模糊不清,叫痛的声音却

清晰得很。

“我等你的回答。”沈野冷酷地说:“记住!我要的是实供,生死大权操在你自己手

中。”

“我……”

“说!决定你的生死。”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哼!那表示你已经对我没有利用价值了,那就……”

“我说,我……说……”不等沈野动手,他崩溃似的厉叫。

“我在听。”

“是……是囚禁在下江船行的后院密室中……”

沈野突然向下一挫,微风飒然,形影惧消。

锐利刺耳的破风声,从他的上空掠过,有可怕的奇门暗器从东面射来,而且数量在五枚

以上,前三后二,分两拔群飞而过,远出五丈外,锐厉的啸声方徐徐用失,好强劲霸道的暗

器。

可惜,没击中沈野。

中年警哨刚好爬起,有得救的喜悦。

可是,他僵住了,像是顶门挨了雷霆一击。

“向敌人招供,你知道后果吗?”严历的声音人耳,令他感到浑身发冷。

一个黑袍人站在他面前,手中有一把晶光闪闪的窄锋刀。

“弟……弟子是……是不……不得已……”他用狼嚎似的嗓

音叫号,直挺挺地跪下。

不远处的莱圃中,两个黑袍人与沈野面面相对。

“两位想必是来自熊耳山庄的有头有脸人物了。”沈野的嗓音震耳:“贵庄的少庄主何

在?”

“少庄主现在汪家大院,老夫特来接你前往相见。”右面黑袍人语气相当托大:“阁下

能躲过左执事五枚连环追电录的袭击,决非泛泛小人物。老夫……”

“追魂夺命左天一,天下十大暗器名家之一,我对你这种人不陌生,幸会幸会。”

盛名之下无虚士,并不尽然;你阁下以偷袭手法,共发射了五录,并没夺了我的命,可

知你是个浪得虚名的混混而已。”

“沈兄,咱们平心静气地谈谈好不好?”追魂夺命大概有点心虚,百发百中的追电录落

空,心虚是正常的反应:“敝庄少庄主确实是想当面与你谈谈两小之事……”

“没有什么好谈的。”沈野历声说:“两小皆未成年,既没用不当的手段损害到任何人

的利益。更没冲犯贵庄任何忌讳,桥归桥路归路,与贵庄可说毫无利害冲突。

而贵主居然掳劫他们,用他们作饵诱擒沈某,不管你们有任何理由,这种作法违反了江

湖规矩,沈某有权报复。

今天中午,你们不但不释放两小,反而更变本加厉地在通桥对沈某进行阴谋袭击,我实

在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

我曾经要大力金刚传话,相信他不敢不把话传到,当两小午前不会出现在通济桥头,就

是大屠杀的开始。

现在,沈某执行大屠杀的诺言,理直气壮,你们是第一批头舔血的人。”

“你难道就不顾两个小孩子的死活了?”

“哈哈!两小既非我沈某人的子侄,亦非我沈某人的朋友,两个同伴都倒在菜圃中,濒

死的呻吟可怕极了。

眼前幻现沈野的身影,相距约三丈左右。

沈野屹立在夜色中,形影朦朦胧胧丝纹不动。

“我接了你一支追电录。”沈野慑人心魄的语音字字震耳,“准备完璧归赵。

你是当代十大暗器高手名家之一,应该可以在准确地接回自己的暗器。

现在,你准备好了吗?”

发射暗器,谁都会。接暗器,十个人有九个人没有这份勇气,能硬着头皮躲闪,已经是

具有令人激赏的勇气了,当然,能不能躲得开是另一回事。

夜色幽暗,视线模糊,敢接回晴碍,真需要超人的勇气与无比的信心。

“你别唬人。”追魂夺命用不稳定的声音说:“老大的追电录斜锋特别锐利,录体边缘

也利如刀刃,没有人能接得住老夫以内力御录的劲道,更接不住快速无比的追电录,少吹牛

了,除非你已练到不坏金刚法体。”

“这不是你的追电录吗?”沈野将一枚六寸长的录向上一抛,接住录尖举起晃了两下,

相距三丈,视线朦胧,但仍隐约可分辩物体的形状。

不错,确是一枚追电录,暗器高手的视线均为一流的,追魂夺命的视力当然亦佳,从隐

约的外型便知确是自己威震江湖的追电录。

“沈兄,天下间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追魂夺命更心虚更害怕了:“敝庄只不过想与

你谈谈问题,所以……”

“所以,你们得付出惨烈的代价。

你们这些打着侠义幌子暗中坏事做绝的豪强,倚仗人多势众,便自以为是主宰天下人生

死的神灵,为所慾为无法无天……”

“你该死!”追魂夺命沉喝。

三枚追电录先一刹那发出,录破空才发出叱喝,录的劲道骇人听闻,即使是白天,站在

对面也看下到形影,就算目力可过鹰隼,也只能看到三点寒星而已,看到也无法躲开,录太

快了灰影连晃三次,幻化为三个虚影。

三枚追电录准确地透过三个虚影而过,奇准无比。

可是,虑影只是虚影,没有形质的人体倒下,一无阻滞地远飞出四五丈外去了。

追魂夺命大骇,火速再从百宝囊中掏取备用的追电录,手刚探人囊中,突然右肩一震,

有物击中右肩井穴,而且击破护体气功。

是沈野发出的追魂录,录本身就有击破内家气功的功能,射穿了肩并,斜斜的锋尖透背

两寸,劲道可怕极了,气功的火侯再深三分也抗拒不了。

录卡在肩上,怎受得了?

灰影迎面压到,噗一声向胸口挨了重重一击。

伤上加伤,倒下去就浑身瘫痪了。

沈野扑上,一脚踏住了追魂夺命的左肘。

“我要口供,换你的命。”沈野阴森森他说:“不然,我要用人你自已的录,在你身上

刺上百十洞,死在自己的暗器上。”

“哎……你……”追魂夺命痛得快要昏厥,本能地叫喊“两小究竟囚禁在何处?说!”

“囚禁在……在下江船……船行后院的……密室……”追魂压命痛得几乎语不成声。

“是谁下令要贵庄的弟子,搜查玉屏风与银色面具?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我不知道……”追魂夺命狂叫:“我也感到奇怪。我……是熊耳山庄下来的

人,按规矩我……我不能越权干……干涉汪家大院的琐事”

“你感到有何奇怪?”

“这是下江船行汪东主亲自下的令,又……又不详加说明,只……只要求弟子们……向

会武功的人,搜……搜查暗藏的银色面具与玉屏风。

劳……劳师动众,却又用意不明……所以我……我们山庄来的人,都……都感到诧异,

却又不便追问……”

“我相信你说的是实情。”

“我……”

“你的命保住了,我不杀你。”

“救……我……”

灰影一闪即逝,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胸口那一拳已伤了肺脏,胸腔出血,右肩一录贯

体,能支持多久?

片刻血已凝结了。

“救……救……命……”叫声渐弱,挣扎难起,片刻便寂然不动,声息全无。

汪家大院将所有在外的明椿暗卡全部撤回,所有的人皆严阵以待,风吹草动也令人騒动

不安。

二更天,先前入侵的人,大胆地把警哨掳走,真正武功高强的人并不多,脚下不济的根

本就不知该往何处追,追也是虚应故事,走下了一两里地便撤回。

熊耳山庄来的三位高手,外出追敌后,一个人都不会返国。

大院内严阵以待的六七十名弟子,一个个心中惴惴不安。

与一个丝毫不知根底的人拚命,而对方又那么武功骇人听闻,要说不怕,那是欺人之

谈。

这些自命英雄好汉不可一世的人,其实没有几个可称得上英雄好汉的,真要面对死亡的

威胁,就英雄不起来了。

勇气随时光的消逝而逐渐的消失,愈拖得久,愈心惊胆跳。

大院非常宽广,有三进院,并且有十余间仓库,光是厅房就有近四十余间,六七十个人

哪能全部加以防守?

何况敌人可以从任何方向进入,纵使慾重点布置人手亦无可预测。

主事的少庄主及其师父血手神魔外出会晤凤神会的贵宾未回,群龙元首,无人,情势之

恶劣不难想像。

四更天。·下江船行大门左侧约四十丈的码头旁,停泊的五艘快船有了动静。

中间三艘封闭了的蓬舱内出现了火光,随即火舌破顶而出,照得河湾一片通红。

船上的人手忙脚乱地救火,但因火势凶猛,人手不足,已蔓延到两边的快船。

岸上船行中的人见势不妙,也出来协助扑救。

大乱中,船行后院出现了两高两矮四个灰影。

除一个灰影在室外担任警戒外,其余三个灰影以雷霆万钧之势,强行破坏室门冲进密

室,击毙两个看守人质的大汉。

抱起訾小乙、符小蕙两小迅即退出,会同担任警戒的灰影在一声高亢长啸声中,飞身投

人茫茫夜空。

在下江船行码头旁快船失火之同时。

一条灰影幻现在汪家大院中。

灰影手中的秋水冷焰刀,映着大院内火把的火光,发出慑人心魄的刺目光芒,闪动着令

人胆寒的焰波。

一声震天长啸,灰影人刀浑如一体,像一阵天风狂飚,冲入人群,刀过处血肉横飞,九

名闻惊现身阻敌的人,像是被狂飚刮了。

冲人前院大厅中,有如虎人羊群,里面的人还不知道强敌已登堂人室。

有些人莫名其妙地被砍倒了,不知那一个是敌人,厅中黑暗,走动的人先后遭殃,死得

糊里糊涂。

前院大厅起火,中院大厅火舌冲上瓦面,后进院……

火光冲天,没有人救火,被灰影杀得七零八落,惨嚎声惊心动魄,鬼哭神嚎令人胆落。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长啸……

灰影终于脱离火场,沿小径南行,倒拖着寒气森态的秋水冷焰刀,大踏步不徐不疾地泰

然走着。

三个黑袍人在里外追上了他,刀剑齐向前抢。

“我不想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风云榜人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