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一章

作者:李凉

哇嚷!好热闹的场面!

一群衣衫褴楼,蓬头垢面,邋邋遢遢的小叫化围聚一堆,足足有二三十人,在那里呼么喝六,赌的昏天暗地。

听他们的嗓闩,赌的那么起劲,即使是一掷千金的大赌场里,大概也不过如此吧!

这是洞庭湖的君山,丐帮总堂口所在地。

丐帮是江湖第一大帮,成千上万的弟子,老叫化、大叫化、小叫化,男的女的遍布天下各地。

这里是丐帮的大本营,自然到处都是乞丐。

尤其最近几天,帮中好像有什么大事,大伙几都显得特别忙碌,而且兴高采烈,他们这群小叫化,却是忙里偷闲,在这里赌上了。

这时当庄的小叫化,只有十一二岁,一付人小鬼大的精灵相,满头披散乱发,一对精明灵巧的大眼睛,清秀可爱的小脸蛋儿上,却是脏兮兮的,一看就知道是自己抓把泥上,故意抹在脸上的他高举竹筒,手按筒口,用力摇动筒内的三粒设子,一面向围在四周的小叫化呛喝道:“开啦!开啦r要翻本的快下呀!下呀……”

听他的口气,显然是大赢家。

那些年纪都比他大的小叫化,听了他充满诱惑的贬喝,便纷纷争着下注,连输寒了心、犹像不决的,也忍下住一咬牙下了注。

当庄的小叫化露出编贝似的皓齿一笑,继续叱喝:“快下啊!

快下……”一眼瞄见身旁那憨头憨脑的傻大个子,愁眉苦脸地在那里发呆。

“喂!憨仔,怎么不下注?”

傻大个子苦笑一下,耸耸肩,瘪笑道:“输去……输去……

啦!”

“输光了吵当庄的小叫化很同情傻大个子,断了赌本的痛苦,他是可以体会得出来的。

傻大个子点点头、两手伸进裤袋,把口袋翻出,四角空空如也,连个蹦子儿也没剩了。

当庄的小叫化望望面前,赢得堆了一大堆的碎银,随手抓起一把,遗向傻大个子道:“喏,借给你翻本。”

不料傻大个子却拒绝道:“不!我不要!”

“为什么?你不想翻本了?”小叫化感到很意外。

傻大个子道:“我听人家说的,赌钱最讲究迷信,赢家在赌桌上借钱给输家,会倒循的。”

“哦?”小叫化笑道:“庄家倒霉,押注的不是正求之不得吗?”

傻大个子连连摇头:“不行不行,那样我就算赢了,也心里不爽……”

小叫化信心十足道:“我倒不信这个邪!况且,这儿根本没有赌桌,我是在地上借给你的,大家只要有本事,尽管赢,我输了绝不怪你就是啦!”

傻大个子憨得可爱,仍然坚侍道:“不!下回我有了银子再翻本……”

小叫化眉头一皱,摸摸鼻子,摇着头道:“你这种人倒少见,这么吧!你没银子下注,就赌打耳光好了。”

“赌耳光?”傻大个子一脸茫然,心想赢了耳光有什么用?

小叫化道:“如果你赢了,我赠你一钱银子,输了,你就自己打自己十个耳光。”

傻大个子还没槁清楚,已有人叫道:“哪有这种睛法的?听都没听过。”

小叫化瞄他一眼:“现在你不但听过,而且马上就见到!”

这种好事谁不想捡便宜?立即听人接口道:“那我也下十个耳光!”

小叫化向那小子一看,长得樟头鼠目,一副爷爷不疼,奶奶不爱,十足臭要饭的德性,让人看了就打从心眼里不舒服,偏偏他还马不知脸长,在那里臭美。

“你?”小叫化摇摇头道:“打耳光不行,你输了要打屁股!”

那小子不服道:“为什么他可以下耳光?”说时向傻大个一指。

小叫化没好气地道:“他是他,你是你,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那小子嘻皮笑脸道:“好!我就下十个屁股!”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一阵哄然大笑。

有人起哄道:“鼠仔,如果你输了,这十个屁股可得脱了裤子打啊!”

又是一阵哄然大笑。

“对!要打光屁股!”

“还要打得重,打得响才算数!”

鼠仔毫不在乎地笑道:“怕什么?反正这里又没有女生!”

有人已经不耐烦了:“他奶奶的,你们穷搅和些什么,咱们还要翻本呐!”

大家一听,个个逗不及待催促庄家继续赌局。

小叫化不慌不忙,向傻大个子间道:“怎么样?”

傻大个子一脸的瘪相,勉为其难道:“好吧!我下十个耳光。”

鼠仔接道:“我下十个屁股!”

小叫化黠笑道:“全收了!

喳喳呼呼声中,小叫化继续高举竹筒摇将起来。

“么,么么!··……。”

“么二三!”

二三十个押注的小叫化,不断大声呼喝,一个个眼睛睁的比铜铃还大,瞪着地上那只缺了口的破海碗,巴不得庄家掷出的是“么”或“么二三”押注的连赶都不用赶,庄家就通赔了。

可是庄家的手凤大顺,赌了将近一个时辰,他还没有通赔的纪录,倒是通吃不断的出现。

这批要饭的小叫化“贼”的很,个个好比回锅油条,尤其赌的门道,便是精的像猴儿似的,要在他们面前耍花样、做手脚,那真是别说门了,连窗都没有。

人家庄家赌的可是干净俐落,赢钱全凭赌技和手气,丝毫找不出毛病。不过,如果是平时,他们输急了,保证讹、诈、骗、赖全部出笼,鸡蛋里也能找出骨头来。

但他们今天下敢放肆,因为当庄的这个小叫化大有来头。

听说他叫玉小仙,根本不能算是小叫化,而是“武林四大家”

之一,黄山逍遥庄老庄主玉飞鸿的孙儿,也是丐帮带主万骏的师叔丁大空,帮中唯一十袋长老,此番去黄山作客所收的弟子。

别看玉小仙年纪虽小,若论辈份,跟帮主万骏可以平起平坐,称兄道弟,这批小叫化只是丐帮的徒子徒孙,哪敢对他不敬?

别说比辈份,就算比调皮捣蛋,他们还差得远呐!

小仙赌起来可是有板有限,半蹲在地上,一手扶撑着大腿。

一手高举竹筒猛摇。

“么二三!么二三!”

“四五六!四五六!”

呼么喝六声中,小仙将竹简一翻,三粒骰子自筒内倒出,滑入海碗中不停地转动。

“么二三”小叫化们齐声呐喊,仿佛以这种千军万马的声势,真能吓得三粒骰子不敢不听话似的。

小仙却抓着竹筒,在距海碗三尺的上空,随着的溜溜转动的三粒骰子晃动,口中像在念咒:“四五六!四五六。”

三粒骰子在碗中不停地转……

最先停止转动的是“两点”,接着停止的是“三盒”,最后一粒仍在继续转动。

二三十个小叫化齐声大叫:“么!么!么!”

如果最后一粒骰于是一么,正好是“么二三”,通赔。

大家已胜利在望,只等欢呼了。

不料那最后一粒骰子,偏偏“作怪”,将停止的而粒骰子一碰,使“两点”与“三点”,变成了“四点”与“五点”而最后那粒骰子停下来,竟是“六点”,正好是“四五六”通吃。

二三十个小叫化为之气结,不禁破口大骂,“三字经”不绝于耳。

小仙眉飞色舞笑道:“运气来了,城墙都挡不住!哈哈……”

一面收拾战果,一面转向傻大个子:“没关系,暂欠一把,回头一起算。”

傻大个子却不领情道:“不!赌桌上不兴欠帐的!”

小仙微微一怔,尚未及阻止,他已两手左右开引狠狠连掴自己十个耳光。

这小子倒便得可爱,出手结结实实,丝毫不偷斤减两,好像是在打别人的耳光,不是打他自己。

“轻一点嘛!干嘛打那么重?”小仙有些过意不去。

傻大个子楞楞地道:“不痛不痒,那叫什么打耳光!”

小仙无可奈何地笑笑:“好吧!反正打的是你自己。”一转脸,瞥见鼠仔正想开溜:“喂!你还有十个屁股:”

鼠仔一脚刚跨出;急忙缩回,陪着笑脸道:“欠一把,回头……”

小仙断然拒绝:“不欠!”

幸灾乐祸的小叫化们起哄叫道:“少耍赖,快脱裤子!”

“打光屁股!”

鼠仔顿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小仙一看鼠仔当真松开腰带,要当众脱裤子,吓得急忙把头扭转开去。

鼠仔不禁暗喜;向小叫化们扮个鬼脸,用右手拍打左掌,大声报数道:“一、二、三……”

清脆的响声;还真像在打光屁股。

傻大个子正待出揖穿鼠仔作弊,见鼠仔一施眼色,阻止他声张,他那还敢多事,又把话咽了回去。

却听小仙骂道:“妈妈咪啊!跟我来这一套,你还差得远呐!

傻大个儿,替我打!”

傻大个子连忙应了一声,上前扒下鼠仔的裤子,老实不客气地举手就打。

他连打自己耳光都那么重,对鼠仔岂会手下留情。

鼠仔这下可是弄巧成拙;自讨苦吃,弯腰翘着屁股,被傻大个结结实实,打得他鸡猫子喊叫:“哇!哎哟1轻一点啊……”

小叫化们大叫大笑,一个个乐歪了嘴。

傻大个子继续打着:“五、六、七、八……”

鼠仔火大了,突然一挺腰,回身怒目相向:“你他娘的个西仔,老子又没输给你,你倒打上瘾了!”

他不敢惹小仙,却把气出在傻大个子头上,不由地怒从心起,一手提起裤子,当胸一把向傻大个子抓去。

那知小仙一转身,眼明手快,抢步上前一反手,搭住鼠仔抓向傻大个子的手臂:“妈妈咪:你想干嘛?”

鼠仔一声“我……脯出口,只听小仙疾喝道:“去你的个球!”

搭住鼠仔手臂的手只轻轻一带,鼠仔己身不由主,向旁一个踉跄,冲跌出七八尺远,跌了个狗吃屎。

一阵哄然大笑,小叫化们齐声喝采、鼓掌外带跳脚。

鼠仔恼羞成怒,爬起来刚要开口骂出声,小仙赶来飞起一脚,踹得他又趴下了。

小仙怒哼一声道:“十个屁股还差两下没打,这一跤加一脚,正好凑足了,滚吧!”

鼠仔那敢怠慢,急忙爬起,像只夹着尾巴的丧家犬狼狈而逃。

小叫化们又是哄然大笑,乐不可支,鼻涕、口水,用手一抹,成了花脸了。

“妈妈咪的,想投机取巧,捡便宜,门儿都没有!”小仙伸手一摸鼻子,作个不屑的表情。

他随即著无其事地谚笑道:“来来来!咱们继续,要翻本的把握机会!”

大家一听,顿时你挤我推,又围作了一堆。

小仙仍然当庄,叱喝道:“要下注的快下,没赌本的可以卫耳光、打屁股,下啊!下啊……”

鼠仔已经吃过苦头,谁还敢捡这个便宜?

只有傻大个子,憨头憨脑道:“我,我还是下十个耳光!”

小仙冲他一笑:“好,收下了。”

其他人可役有傻大个子的勇气,输光了的只好干瞪眼,放弃翻本的机会。

小叫化们有的全身摸索,翻寻赌本:j有的连破鞋都脱下,把藏在鞋子里头的“私房钱”那是伸手乞讨得来,私自“贪污”留下,未全数交给?头儿侦“公款”,一股脑全部下了注。

于是,等没有人再下注了,小仙又将海碗里三粒骰子抓起,丢人竹筒,高高举起一阵摇动。

小叫化们的呐喊声再度响起,声嘶力竭地叫嚷着。

“么!么!”

“二,三……”

小仙不在乎赢钱,却喜欢这种刺激:也大声嚷着:”四五六!

四五六”

竹简一翻转,简口朝下,三粒骰子投入破海碗中,的溜溜地转动起来……

呼么喝六声更大!几乎响澈云霄,山摇地动。

二三十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瞪着海碗里,不停转动碰撞的三粒骰子,二三十颗紧张的心,猛跳不已,差点从张开的口中蹦跳出来,小仙充满自信地微笑着,他显然很有把握,这回不是四五六就是“抱子”,起码也是五点或六点。

三粒骰子终于停止转动,竟然是“么二三”!

“么二三!哈!庄家通赔广小叫化们齐声欢呼。

小仙只骂了声,到君山来才学会的口头语“他爷爷的!”,便照着顺序,一注一庄通赔。

傻大个子这口不用打耳光了,还赢回一钱银子。

小仙抓起三粒骰子,置入竹筒,又开始一面摇动,一面叱喝:

下啊!下啊!打铁趁热,要翻本的快下啊……”

庄家这一通赔,使小叫化们军心大振,如同打了一剂强心针似的,无不精神抖擞,信心陡增。

其中有几个懂门道的,甚至看准了连本带利一起押上。

各人注已下定,小仙将竹筒猛摇两下,三粒骰子倒入破海麻中。

呼么喝六声中,三粒骰子快速转动……

当三粒骰子几乎同时停止下来时,大出小仙意料之外,他奶奶的,竟然又是“么二三”!、“哈!么二三,庄家又通赔!”小叫化们爆起一片欢呼,欣喜若狂。

小仙则直抓头,抓得那一头乱发更乱,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连出两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