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十一章 超级大当

作者:李凉

两人说说笑笑,还未步上门前石阶叩门;两扇朱红大门,突然“呀!”的豁然大开,门内迎出一名年约五旬,头发花白,五官平平,目露精光,吸着一双草鞋,身挂七只小麻袋的老叫化。

这名老叫化跨出门槛,一见小仙;急忙步下门阶,整衣肃容,躬身拱手请安道:“长安分舵舵主;胡不归恭迎小长老大驾!”

小仙挥手道,“胡舵主兔礼,我带个朋友到分舵来玩玩,可得麻烦你招待。”

胡不归微笑道:“小长老可是带同翔龙社古盟主之子,‘玉面金童’古小天少爷,一起到分舵来?”

小仙奇道:“呀?你怎么知道?”

胡不归恭谨的回答道:“江湖中,早已经盛传小长老和古少爷兄弟相称,联手破敌之事,数日前,由太原分舵传来消息,谓小长老和古少爷二起离开幻龙社,径西南而行。”

属下便推测,小长老大概是慾往长安一游,特别吩咐舵中弟子,仔细留意,所以小长老一进城,属下已然得报,只是没来得及迎出坊外,尚请小长者见谅。”

小仙呵呵笑道:“见谅,当然见谅,胡舵主,我就不喜欢这些文绉绉的规矩,咱们还是随意一点比较好。”

胡不归淡笑道:“属下遵命!”

小仙点点头,指着小天,大刺刺介绍道:“他是我兄弟,你已经知道他是王面金童,名号是我取的。”

小仙接对小天道:“这位是胡不归胡舵主,外号‘钓月手’。”

小天拱手为礼,轻笑道:“胡舵主你好!请多指教,我是你们小长老的哥们,如果你要叫我古长老,我也很欢迎!”

胡不归没料到,外表斯文俊逸的小天,说起话来竟是,“疯言疯语”,这长老之名,岂可乱称?当下有点不知如何回答,尴尬的呐呐不知如何回答。

小仙瞪眼道:“喂!哥们,你少来,叫你一声古少爷是看得起你,没叫你古小天,已经很给你面子,怎么?你还想蹿位不成?”

小天嘻嗜轻笑,眨眨眼道:“如果有可能,未尝不可。”

小仙淬他一口,飞湍做势瑞向小天,笑骂道:“不害臊!”

他转身对胡不归道:“胡舵主、你别理他,他这个人三不五时,脑筋会打结,胡言乱语一番,说说就算了,不能认真。”

胡不归这才搞清楚,原来有“玉面金童”之称的古小天、竟是和自家小长老产‘顽丐’有相同嗜好的人一难怪他们俩会称兄道弟,搅和在一起。

当下,胡不归了解的一笑,回身伸手,让请两位小“大人物”进入分舵。

小天和小仙甫一进门,早已经列队恭迎多时的丐帮众家弟兄,齐齐将打狗棒“喀”的往地上一顿,接着仍手担拳,抱着打狗棒、高举过头,极为恭敬的请安道:“恭迎小长老和古少爷大驾!”

小仙和小天两人一左一右,齐齐挥手谢道:“众兄弟免礼!”

进入宅院之后,在胡不归的引领之下,两人绕过两进花园,眼前赫然出现一座原木为梁柱,细木和宣纸搭就,相当巧致的正方形平房。

房外四周,环以回廊,廊往之上厢营盘龙图案、匕翘豹檐角,悬有连串如葡萄的铜铃,微风徐来,铜铃“叮当!”清脆作响,别有一番宁静的意味。

胡不归在前,小仙和小天尾随其后,踏上以原木砌成的五级阶梯,步上回廊,两名丐帮弟子,涮然拉开纸门.肃手侧空门外。

小仙和小天变踏进一间,不足二十坪方,铺着榻塌米的素雅方厅,屋内正中,早已在一方桌上备好筵席。

胡不归待小仙和小天入座之后,也席地而坐,亲自侍候他两人吃喝。

两杯河下肚,小天越见精神,他斜瞄着小仙道:“兄弟,怎么才喝两杯,你就脸红啦!酒量真差!”

小仙嘿嘿笑道:“哥们,等你再往下喝,你就知道谁的酒量差!”

小天不信:“真的?好,干杯!”

他和小天两人:咕咯一声,便又是一杯老酒下肚。

胡不归道:“古少爷,看来你可还没和小长老喝过酒……”

小仙摆摆手,打断他的话道:“咄!胡舵主,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哥们;来,咱们干瓶比较快!”

说着,小仙抓过二个半升装制的小圆肚酒瓶,“康”的一声,和小天干瓶之后,“咕哈!”连声猛灌。

小天被小仙那句“佛曰:不可说!”激起莫大兴趣,他倒想瞧瞧小仙在耍什么花招,于是,干瓶就干瓶,还怕他不成?”

胡不归见小长老有意和小天拼酒。只好微微一笑,不再多说;他见桌上的酒喝得差不多,便拍手招来手下,要他们抬出立两大坛陈年“状元红”

小天干完一瓶酒,抹嘴笑道:“爽!如此喝酒够意思,胡舵主!你要不要参上一脚,大伙儿好好拼上一拼?”

胡不归摇着手,呵呵笑道:“不了,有小长老在,拼酒哪有我的份?况且帮中还有事待办,我也不宜陪古少爷你拼酒。”

小仙轻拍桌面道:“对啦!胡舵主,我有件事想请问你,你不说我还差点忘记。”

胡不归拱手道:“小长老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

小仙再喝一口酒道:“最近武林之中,有关紫微宫和白玉堡的近况如?”

胡不归略略沉吟后道:“自从紫徽宫对翔龙社和白玉堡发动攻击后、近一个月来,似乎从江湖上消声。据帮主判断,可能是因为紫微官,想一举吃掉和它齐名的其他二大势力。

谁知一偷鸡不着蚀把米,弄的元气大伤,不得不暂时隐退,以重新休养生长,然后再大举发动对武林的攻势。”

小天点点头道:“贵帮帮主的看法,和我爹英雄所见略同!不知贵帮可有打算,采取什么样的对策?”

胡不归放下手中的酒杯:抬眼看向小天道:“帮主曾通令全帮弟兄,全力追查紫微宫下落,希望能找出紫徽宫总坛所在,以期消灭这个动乱武林的根源。”

小天拍着腿道:“妙哉!又是英雄所见略同!胡舵主,我爹也已经下令,要翔龙社的儿郎,留心打探紫徽官的行踪,如果有必要,请你直接和长安城西市‘再来酒楼’的陶掌柜连络,就说是我要你去的。”

胡不归了解的点头称是、小仙忽问道,“胡舵主,关于白王堡的情形呢?帮里可有得到什么消息?”

胡不归道:“根据帮中弟兄们的回报,白玉堡虽然被破,但是其主力似乎未遭到重创,只是暂时隐向他处,可他正准备对付紫微宫,至于白玉堡明里各处买卖,目前由萧堡主的生死挚交‘狂狮’葛雷威帮忙调度管理,以等待萧堡主复出时,交还给萧堡主。”

小天不解道:“这个。狂狮葛雷威是谁?他为什么要替白玉堡的萧笑生维持买卖?”

胡不归解释道:“狂狮葛雷威是‘金刀八挂门’中功力仅次掌门人的高手,三年前,葛雷威所开的镖局,实遭一批来路不明之黑衣人灭门,正当葛雷威九死一生时,被经过的白玉堡主所救,更在萧堡主的资助下、葛雷威重建他的镖局,从此他两人便成为挚友,此次白玉堡出事后,他不遗余力为恢复白玉堡而奔走操劳。”

小无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道:“那么这个人很够朋友呀!”

胡不归笑道:“狂狮是以他的狂傲难训和热情血性闻名江湖,他曾说过当今江湖中,令他折服的只有三人,一个是他学艺师门中的掌门人,一个是救他的萧堡主,另外一人便是令尊“玉面飞鹰’古盟主。”

小天有些得意的呵呵轻笑,能听老子受人推崇,做儿子的怎么不会骄傲。

此时,两名丐帮弟子搬来四大坛酒,胡不归正想起身斟酒,小仙摇摇手阻止道:“胡舵主;不用忙,我们就这这么喝!”说着,她推过一坛给小天,自己抓过一坛,拍开坛口封泥,登时酒香四溢。

小仙挑战的斜瞄着小天问:“兄弟,敢不敢干坛?”

小天豪气道:“有何不敢?干坛就干坛,不过你若喝醉,可不能说我欺负未成年的儿童喔!”

“废话!”小仙嗤鼻道:“我是未成年的儿童,你是未成年的少年,到底谁灌醉谁,难说的很呐!”

小天笑道:“那还等什么?干!”

“干!”小仙和他们同时举坛就咕嗜咕嗜!两人不要命地拼起酒。不到半住香的时间,两人同时放下酒坛,小仙那张抹着层黑灰的脸上,看得出红艳如熟透的萍果,妖俏无比,可惜,小天已经双眼大睁,两颊如喷火,茫茫地看不清小仙可爱的小女儿娇态。

小仙呵呵笑道:“如何?哥们儿,还能再来吗?”

小天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强硬道:“来就来,谁怕了谁?干!”说着,他便抓起另一坛酒,醉醇酿地拍开封泥,摇摇晃晃地举起酒坛“咕咯!”连响,再次狂饮:

结果,没等到这坛酒喝完,“咯!”的一声,小天四仰八叉被摆平在榻榻米上。

小仙呵呵笑道:“想跟我拼酒?你不是普通的差啦!”

她抓过小天喝的半坛酒,一口气喝干之后,抹抹嘴道:“总要比你多喝一点,你才会服输!”

说着,拍开所剩的另一大酒坛封口,居然三两下,喝的请洁溜溜。

别看小仙双颊如染胭脂,她却清醒无比地指示道:“胡舵主,麻烦你找个房间,把小天丢进去窝上一宿,明儿个,我要好好糗他一顿。”

胡不归问道:“小长老,你是否仍在西侧那间厢房?”

小仙点点头,站起来,伸个懒腰,她低头看着被摆平的小天,呵呵一笑,举脚踢踢昏睡的小大,嘻嘻笑道:“兄弟,好好睡呀!咱们明天见!”

她径自走向门外回廊转向西侧,胡不归忙问:“小长老,要不要派人送你?”

小仙头也不回地摆摆手道:“不用啦!你可得好好照顾我兄弟。”

胡不归待小仙身影消逝在转角之处,才弯下脚,搀着昏醉的小天,口中兀自喃喃道:“你以为小仙小长老是醉酒才脸红呀!你不知道,他喝一杯脸就红,喝十坛还是一样脸红,也不想想,他是丐帮有名醉丐游龙的徒弟,打小时候便被他师父泡在酒坛中长大的,你想喝赢他,真是门缝儿都没有!”

如果此时小天没有昏醉的话,不知他听到这话会有何感想?大概会一头栽进酒坛中,淹死了事,或者,撞酒坛子自尽吧!

这次,他真的糗大啦!上了个史无前例的超级大当!

仍是小仙他们喝酒的那座方正席地大厅,只是矮方桌上此时只放着一壶龙井,还有一盘瓜子

小仙盘膝坐在桌旁,闲闲地嗑着瓜子,偶尔嗓一杯香浓无比的好茶。

忽然,大厅尽处,一扇纸门之后,传来一声痛苦的呻吟,那声音,只有喝醉的人,才会如此抱头惨号:

小仙脸上微微一笑,却仍然嗑着她的瓜了,吭声不吭一声。

不一会儿,纸门刷的一声被人猛然拉开,小天连滚带爬,狼狈万分地自门后翻出身来。

滚了两滚,小天成大字形躺在榻榻米上,痛苦地睁开眼睛,视而不见地盯着屋顶,他眨眨眼,侧过头正好瞧见小仙,神清气爽笑嘻嘻地端着老人茶向他致敬。

“嗅!我没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小天忍不住举掌遮住视线,突然悄悄张开手指,自指缝中偷窥小仙。

谁知小仙示威似地趴在他眼前,双手支颚贼兮兮地对他笑着。

小天无奈加糗地打招呼道:“晦!兄弟你早,你头不痛吗?”

小仙呵呵笑道:“不会啊!”

小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瞅关小仙问:“你没醉?”

“醉?”小仙双眉一扬,故做诧异道:“为我什么要醉?”

小天叹气道:“好吧!我认输,告诉我,我是怎么死的?”

小仙嘿然笑着掏出一小缸酒道:“等你喝了它,我就告诉你。”

小天干呕一声,侧过身去,哀叫道:“拜托,我再看酒会吐!”

小仙一把将小天拉回来,拎着酒缸子在他鼻子前晃道:“治疗宿醉的最好方法,就是再喝一杯,同时可以增加你的酒量。”

小天双手抚着眼睛惨兮兮叫道:“我不要!”

小仙生气地坐起来,一手愤然拍在榻榻米上,“砰!”然一声闷响。

她怒道:“古小天,你少没出息,就醉这么点酒,你就要死不活,你凭什么和人家混江湖,过那种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日子?你真丢我这兄弟的脸!”

“呼!”的一声,小天猛然翻身坐起,醉态全无,双目清澈地看着小仙,他眨着眼睛:“兄弟,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居然会为了我的没出息生气,太好啦!”

小天双手倏伸,送给小仙一个亲热的拥抱,小仙因为小天突如其来的酒醒,愣了一愣。

只这小小的分神,已经被小天抱个正着,小天稀奇道:“嚏?兄弟,你好香呀!干嘛学娘们儿,擦粉不成?”

小仙悚然一惊,大力推开小天,嗅叱道:“神经病!乱抱什么?”

小天愣愣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超级大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