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十二章 新鲜节目

作者:李凉

果然,等三个女郎位置一站定,便听那风騒女人冷笑道:“小叫化,谅你插翅难飞,还不老实些,乖乖地束手就缚!”

小仙伸手一抹满脸的肥皂泡沫,报以冷笑道:“就凭你们这几块料?哼!葡萄成熟时,还早呐!”

风騒女人怒喝道:“上!”

一声令下,三个赤躶躶的女郎立即发动。

她们也已看出,这个小叫化很贼,不如想象中的容易对付。尤其三个光着脚,地上太滑,更须特别留神,是以丝毫不敢大意,出手就是快攻快打,施展三十六式小擒拿手法。

小仙随机应变,正好利用地滑,以沾表十八跌跟她们周旋。

这一来可乐了几个保镶,趁机大饱眼福,欣赏三个躶女人大打出手,真比透明秀、穿帮透的还过瘾!

三个女郎的身材,真称得上一张棒,绝对够国际选美标准。

尤其她们是练武功的,全身绝元多余的脂肪和赘肉,信用保证,每一寸每一分都是精选上肉。

只见她们攻势一发动,双峰随着身形的晃动而上下颤抖,臀波随着纤腰的扭动而摇摆,令人眼花缭乱,煞是好看。如果小仙不是个娘们儿,而是个小子,面对这三个一丝不挂的女郎,恐怕早就色不迷人人自迷,英雄难过美人关了。

好在眼前的景象对她毫无作用,出手绝不会留情,该攻哪里就攻哪里,没有任何的顾忌。

顾名思义,沾衣十八跌只要沾上,就将被摔跌开去。

小仙早已暗自盘算好,等三个女郎一近身,就让她们尝尝厉害,不要以为她是省油的灯。

哪知一沾那光溜溜的身子,顿觉滑不溜手,还未抓住就滑了开去,小仙这才想到这好比混水里抓泥鳅,难啊!

一名妇女郎滑开,另一女郎正好补位,双臂齐张扑来,慾将小仙一把抱住。

小仙心知这条泥鳅难抓,干脆向下一蹲,反手一托那女郎当溜溜的纤腰,来了个过肩摔。

女郎身不由主飞起,向拦在房门口的老马冲去。

老马眼见这飞来艳福,及时双臂一张,将女郎接抱个正著,一脸英雄救美的神情。

不料女郎毫不领情,纤手一扬,“啪!”地一个清脆耳光,掴得老马一怔。

想不到表错情,飞来艳福竟成了飞来横祸:

“还不快把我放下,抱着过干瘾啊!”

娇叱声中,女郎的玉手又一扬,吓得老马如梦初醒,忙不迭将她放下。

但劫数难逃,还是挨了又咱又脆的一耳光。

不过,看在其他几个保镖眼里,却羡慕不已。

要是让他们也抱一下这光溜溜的女郎,即使挨上两耳光,也值回票价。

总比被那小叫化,一脚踢得满地找牙够味。

小仙这时正大显身手,看似地滑站不稳,又像喝得酩酊大醉,两脚浮动,身子东倒西歪,其实正是施展沾衣十八跌的注册商标,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独门绝活。

三名全力夹攻的女郎中,以方才主演泰国浴的那个最泼辣、凶悍,连连向小仙猛扑,简直如同拼命三郎。

“她毫不在意那几个保镖贼溜溜的眼睛,几乎弹跳出来地,瞪着她身上一无遮掩的重要部位。

甚至带著炫耀的姿态,故意使那得天独厚的丰满双峰抖动着,疾扑猛进地向小仙逼近。

擒拿手法本就是要采取近身肉搏,才能发挥制敌先机。”

小仙施展的沾衣十八跌,却是根本不容对手有近身的机会,使人一沾衣就跌了开去。

若非那女郎身手矫健,只怕早已摔跌得七荤八素,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其实,从房门被撞开到此刻,一连串的动作,如同是一气呵成,其间毫末间断。

那女郎被小仙过肩摔,摔向老马被接个正着,害老马挨了两耳光时,小仙已连连闪过另两名女郎的几次疾扑。

同样的,小仙想重施故技,如法炮制,摔倒这两个女郎,也不如她想象的那般容易。

尤其那女郎被老马占了便宜,于心不甘,一转身又向小仙扑来。

这回她学乖了,不等小仙站好有利攻敌位置,便先发制人,采取低姿势攻击,从背后扑抱向小仙两腿。

小仙一时忘了房内高度不够,陡然拔身而起,眼看一头就要撞及天花板,下面那女郎虽扑了个空,另一女郎却已攻到。

如果她一头撞上天花板,必然撞得七荤八素,摔下来正好被攻个正着。

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之下,也只有认了,小仙却能临危不乱,就在她那头蓬松的乱发,刚一触及天花板之际,便见她双掌急举,两肘后屈。

同时两脚向上齐踢,猛吸一口真气,利用腰劲一-挺之势,使整个身子平贴在天花板上,如同被吸住一般。

只听老马失声惊呼道:“哇磋!壁虎功!”

风騒女人瞪他--眼:“就你懂!”

在场的几个男女,谁不知道这叫壁虎功,但小仙露的这一手,却使他们大开眼界,叹为观止。

尤其她虽已十四五岁,毕竟是女娃儿,个子较为矮小,若以小子的身材光标准,看上去她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叫化。

这么小的年纪,能把壁虎功练到如此境界,那就不能不令人感到惊诧了。

风騒女人再也按奈不住,一把推开挡在门口的老马,向三个正待联手攻击的女郎喝道:“小红,你们退下!”

三个女郎刚一退开,小仙也已落身下地,

风騒女人一个箭步,直射小仙面前,摒指如风,出手快逾闪电地疾点旋机、华盖、中庭三处大穴。

小仙突然浮光掠影身法,轻轻松松化解了对方的攻势。

风騒女人几乎不敢相信,她这十拿九稳,从未失手过的分拂柳点穴手法,居然被这小叫化当她是瘪三!

小仙却笑嘻嘻道:“喂!急什么嘛!你好像还忘了件事没做呐!”

风騒女人暗自一怔:“什么事?”

小仙眼光一扫退开的三个女郎,笑道:“你是不是忘了脱衣服?”

风騒女人怒斥道:“臭要饭的小叫化,竟敢吃老娘豆腐!”

小仙仍然笑道:“你这老娘真不知好歹,我可是好心好意,怕你动起身来太吃力,像她们不穿衣服,既凉快又方便。而且-------”

不等小仙说完,风騒女人已气得白眼直翻,狂喝声中,突,以饿虎扑羊之势,猛向小仙扑去。”

小仙一时玩心大发,根本忘了闯进来是为了找小天。

既然有钱的大爷,要花钱才能来找乐子,她却能特别优待,免费有人陪她玩,何乐而不为?

三年前丁大空访黄人逍遥庄,一见小仙就对了味口,臭味相投收了这个调皮捣蛋的徒弟,以一套浮光掠影身法作为见面礼。

以小仙的聪明和悟性,经三载勤练,早已青出于蓝,胜于蓝,不在老疯子之下了。

浮光掠影身法一施展,只见她飘着游云,矫若惊龙。

风騒女人身手虽不弱,而且高出那三个女郎甚多,一旦跟古怪精灵的小仙一比,那就大为逊色。

尤其小仙故意戏弄,更使她疲于奔命,不消片刻,已把她累得香汗淋漓,娇喘不已。

小仙身形一晃,又到了风騒女人身后,伸手一拍她香肩笑道:“老娘,我在你后面,往哪儿打呀!”

风騒女人猛然回身,双手屈如赢爪,迅疾无比地向小仙两肩抓下,哪知人影一晃,小仙已又不知去向。

却听小仙戏谴道,“唉!我早说过,你老娘那么大年岁,经不起劳累的,要你把衣服脱了凉快凉快,你偏不听,何苦累出一身臭汗,我看……”

风騒女人气得七窍生烟,可惜没有胡子可吹,只有瞪眼,只听她一声怒斥:“我看你找死!”

分花拂柳点穴手法再施。

双手扶十股凌厉指风,疾点小仙全身诸大致命要穴。

这娘们儿发起狠来,倒真够心狠手辣!

小仙已拿定主意,决心要让这女人当众出丑,故作吃惊叫道:“不得了,不得了,老娘发威,小叫化性命不保,……”

风騒女人正好拼指如剑朝心窝点来,小仙故意一个仰面倒栽,其实是巧妙地避开当胸一戳。

但却在全身倒地滑开一旁之际,顺手一把扯下了那女人的长裙。

被落至脚面的长裙一绊,顿使她失去平衡,全身向前扑跌出去,摔了个狗吃屎,虽是裙内穿有贴身短内裤,这姿势毕竟摔得不太雅观。

小仙居然竟犹未足,拐身急忙爬过去,佯作致歉道:“对不起,对不起,老娘的几根老骨头别摔散了……”

其实她会安什么好心,故意装出手忙脚乱,好像要扶那女人起身,趁机却将她上衣从背后撕开,同时拉开她颈后和背后两条肚兜的系带。

风騒女人一翻身,双手向小仙当胸抓来,吓得她就地一滚,急忙挺身跳起。

她可出不得丑,万一被那女人一把将衣服撕开,九袋小长老就要穿帮了。

风騒女人盛怒之下,一把未抓住小仙,火更大了。

她根本毫不在乎,一脚将整条长裙踢飞,霍地跳起身来,形同疯狂地扑向小仙。

哪知小仙事先已动了手脚,她这奋力一扑,上衣连同肚兜齐飞,整个上身顿成赤躶。

这上空秀,比三个女人的二丝不挂更精彩,看得几个保镖心花怒放,大呼过瘾,他们真要感谢小仙,否则哪有大饱眼福的机会。

风騒女人反正已经豁出去了,顾不得全身只剩下一条贴身短内裤,心二横,牙一咬,连连向小仙猛攻,而且是拳打脚踢,全力以赴。

她嘴里还破口大骂:“小杂种,老娘今天跟你拼了!”

小仙乐不可支,哈哈大笑道:“老娘当心了,裤子别掉下来呵!”

嘴上戏嬉,身法却更见诡异,以沾衣十八跌与浮光掠影交替施展,别说是眼前这风騒女人,即使当今武林一流高手,也休想近得了身。

风騒女人虽非武林一流高手,但江胡中提到销魂蚀骨蔷薇钗和夺命无痕兰花指,就会想到同母异父的两姐妹。

一个便是无情蔷薇胡丽青,另二个便是赫赫有名的冷面观音杜梅音。

她们已销声匿迹数年,未在江湖中出现。

尤其是,无情蔷薇胡丽青,据说她那独门暗器蔷薇钗,令人防不胜防,百发百中。任何人中了它茎部底端发射的极细毒针,非但性命难保,而且顷刻间化为一滩浓血,毛发与尸骨皆无存,足见它的霸道、歹毒。

又据说,胡丽背的床上功夫,堪称天下一绝。

不过,却令人无福消受,凡是跟她上过床,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从此就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但谁又会想到,使数以百计的男人,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的无情蔷薇,谐音狐狸精的胡丽青,竟然是化名花大姐,主持这迎春阁近两年的风騒女人!

连这里的保镖都不清楚,寻芳客哪会知道花大姐的底细,小仙就更不知道了!

胡丽青的杀人利器蔷薇钗,正是她插在发间的那朵大红花。

为了怕被人认破身份,已数年未曾使用过,此刻她被小仙惹火了,竟然不顾一切,突然探手摘下那杀人利器。

正待出手,突闻房门口传来一个年轻少女的声音:“娘娘有令……”

几乎是在同时,小仙己先发制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点中胡丽青的期门穴。

“叭!”地一声,胡丽青昏倒于地。

三个光溜溜的女郎大惊,娇叱声中一拥而上,再度发动围攻。

小仙大概玩够了,突然记起闯进来是为了找小天的,哪能跟她们没完没了,在这里浪费时间。

只见她身法突地加快,出手如电,疾点三个女郎同一穴道部位使她们措手不及,以不同的姿势,被定在当场。

看上去如同三座躶女石膏像。几个保镖眼见花大姐跟三个女郎,在眨眼之间便被小仙摆平,哪还能在一旁看热闹,喝叱声中,各自亮出匕首短刀,齐向小仙攻去。小仙懒得取出墨竹,对待这几个小角色,她实在犯不着小题大做,虽然自麻袋里取出墨竹,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也不愿杀鸡而用牛刀。

尽管她本身也是个少女,对那风騒女人和三个女郎,仍然怜香惜玉地手下留情。

对这些穷凶极恶,盛气凌人的看门狗,她却毫不客气,决心让他们吃些苦头。

沾衣十八跌再现,小仙大显身手,只见她如同喝醉酒似的,身形一阵东倒西歪,接着是惨叫声连起,几个保镖已跌向墙边,一个个撞得头破血流。

小仙一个箭步,上前当胸一把提起老马,厉声喝问道:“被几个女人拖进来的小夥子呢?”

老马连连摇头道:“我,我不知道……”

小仙怒道:“他爷爷的,你们分明看着人被强拖进来的,还敢说不知道,大概非把你满嘴的牙打掉,让你变成。无齿,你才知道小爷的厉害吧!”

老马一见小仙紧握拳头,在他面前一扬,吓得魂飞天外道:“带……,带到后院去了……。

小仙喝令道:“那你就带路吧!”

老马哭丧着脸道:“咱们不能去后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新鲜节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