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十三章 魔女迷魂

作者:李凉

小天虽听小仙说过,三年前在洞庭君山,曾跟了凡大师打赌,以智取获胜,借阅了金刚护体神功练功手抄本两个时辰。

以及水淹赤壁,使黑鲸门一夜之间瓦解,因而使顽丐之名震惊江湖。

但是,小仙并未提及,曾收过眼前这憨头憨脑的徒弟。

“你叫什么名字?”小天问。

程金宝气呼呼道:“你管我叫什么!还不赶快解除你的妖术,回头找不到我师父,我就唯你是问!”

小天一见正有好奇的行人,围过来看热闹,忙将程金宝受制的穴道拍开,急道:“咱们找他去!”

程金宝无暇多问,跟着小天飞奔向前去,追寻了一阵不见小仙踪影,才忍不住追问道:“喂!我说你这会妖术的小子,是不是我师父新收的徒弟?”

小天笑道:“傻大个儿,你没搞错吧?我跟你师父是好哥们儿呐!”

程金宝一听,立即止步转身,双膝一屈,恭恭敬敬跪了下去:“原来是师伯,弟子程金宝见过你老人家!”

又是师伯,又是老人家,听得小天笑颜逐开,忙从身上取出一叠银票,从中抽出一张,递向程金宝道:“这是我的见面礼。”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程金宝接过银票一看,惊喜叫道:“哇!一百两银子呀!”

小天置之一笑道:“小意思,你快起来,咱们去找你师父吧!”

程金宝把这位出手大方的师伯,顿时敬若财神爷,连声恭应着站起身,紧随在小天身后,继续寻找小仙。

小天忽问道:“你师父见你就跑,这是怎么回事?”

程金宝茫然道:“我也不知道,上回在君山,师父也是把我丢下就自己溜了,害我到处乱找,苦苦找了三年,今儿好不容易遇上他老人家,又被他……唉!大概他老人家赚我太笨,不打算认我这个徒弟啦!”

小天有些好奇,又问道:“你想学什么?”

程金宝不假思索道:“当然是学他老人家的赌技,师伯的赌技一定也很精吧?”

小天一时啼笑皆非道:“我?这方面我可比他差远了,自叹弗如!”

程金宝一脸巴结道:“师伯太谦虚啦!你老人家的赌技,一定比我师父更高明,师伯,教我两手如何?”

小天总算明白了,这小子拜小仙为师,志不在习武,而是想学赌技,真他奶奶的是个好徒弟!

他不禁有气道:“找你师父教吧!我是逢赌必输。”

程金宝大失所望,强自一笑道:“彼此彼此,咱们是同病相怜啊!不过,我要是像师伯一样有钱……”

他突然一把拖住小天,振奋道:“走!师伯,咱们去赌他奶奶的一场!”

小天道:“不去找你师父了?”

程金宝技痒难禁地道:“不急嘛!我找师父已经找了三年,也不急于一时,只要他老人家在长安,总能找到的。

“不瞒师伯说,这三年来,我已研究出一套赌法,可惜没有赌本,一直英雄无用武之地,现在有师伯撑腰,正好去好好赌一场党证大获全胜!”

小天气得把他手甩开:“什么?我替你撑腰?”

程金宝眉飞色舞道:“赌钱嘛!赌的就是钱,有钱才能胆大气壮,这会儿有师伯一起去……”

小天顺手一巴掌,掴得程金宝踉跄跌开:“去你的个头!你这没有出息的混小子,要不是看在你师父跟我是好哥们儿的分上,今天非好好教训你一顿不可,要赌你自己去赌,快把一百两银票还来。”

程金宝一听要把赏的见面礼收回,顿时怔住了:“师伯,没听说过,赏给晚辈的见面礼,还作兴要回去……”

小天把手一伸,故意向他逼近:“还不还?”

程金宝如同饿狗飨到块骨头,要他从此嘴里吐出来,简直比登天还难,情急叫道:“不还!不还……”

他霍地跳起,掉头就拔脚狂奔而去。

小天并未追,他的目的就是把这小子吓跑,花一百两银子,能为小仙摆脱程金宝的纠缠,倒是值得的。

长安城里的大街小巷,好像都差不多。

小天没有人带路做向导,七转八转,等到发现又转回遇见程金宝的赌坊前,才知道自己迷了路。

可是,阴错阳差,却跟小仙失之交臂。

小天心想:“小仙贼得很,义是丐帮的九袋长老,绝对丢不掉的,只要随便找个叫化子,带他回长安分舵去等,不怕等不到小仙。”

只是被程金宝这一搅和,使他们原定痛痛快快逛一趟长安的计划,恐怕要泡汤了。

小天主意既定,正待转身离去。突见程金宝从赌坊里垂头丧气走出来。

不消说,这混小子刚到千的一百两银票,片刻之间已经改姓啦!

程金宝一抬头,一眼瞥见转身准备开溜的小天,如同绝处逢生,振奋地挥手大叫:“师伯!师伯……”

小天虽未吓得屁滚尿流,也差不多了,拔脚就跑。

现在他终于明白,小仙为何见了这小子就跑了。

程金宝却不死心,急起直道:“师伯,你不能如此狠心,见死不救啊……”

小天一听,事态严重,不知这混小子闯下了什么滔天大祸。

小天只好止步回身,等他追上来,问道:“混小子,我给你的一百两银票清洁溜溜了是吗?”

程金主气急败坏地收注奔势,哭丧着脸道:“我一上去就连赢了几把,最后看准天门是活门,连本利全押上了,谁知……拿了一付瘪十!”

小天对赌一窃不通,问道:“你赌什么?”

程金宝比个手势:“牌几啊:一翻两瞪眼,真他奶奶的过瘾!”

小天冷哼一声道:“瘾已过了,银子也输光了,你还想干嘛?”

程金宝涎着脸笑道:“如果师伯能惜点银子,让我去翻本,赢了一定加倍奉还……”

小天问道:“输了呢?”

程金宝信心十足道:“这回绝对不会输,我用人格担保,信用担保……”看看小天无动于衷,不禁情急道:“用我的人头担保总成了吧!”

小大一挥手,恨不得给这混小子狠狠的一个耳光,吓得他闪开一旁,双膝一屈,又跪了下来。

“师伯……”他声泪俱下地道:“你老人家如果不救我,我只有死路一条,死在师伯面前了。”

小天沉吟一下,灵机一动道:“好吧!只要你能把你师父找到,我就再赏你一百两!”

程金宝喜出望外道:“真的?”

小天也学着他的口气道:“人格担保,信用担保!”

程金宝乐歪了嘴:“师伯不用人头担保,请跟我来。”

小天诧然问:“跟你上哪里去?”

程金宝道:“咱们的窝离此不远,这会儿大伙儿大概都在睡懒觉,只要每个人分一两银子,叫他们分头去找,很快就能找到师父。”

小天急于找到小仙,这样总比他到处乱找方便,哪在乎花几个小钱。

当即跟着程金宝,走捷径穿越几条小街,来至一处郑家祠堂。

祠堂里,横七竖八,东倒西歪地躺着二三十个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叫花,在哪里呼呼大睡。

难怪街上看不到他们,原来全躲在这里睡大觉,还以为今天是叫化公休呢!

程金宝一进门,就扯起唤门大叫:“大家快起来,有财路啦!”

这一嚷,果然比仙丹还有效。

只见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叫化,纷纷爬起身来,茫然回顾,睡眼惺松地争相追问:“财路在哪儿?”

“什么财路?”

程金宝的嗓门乏大了:“奶奶的个熊,你们不会自己睁开眼睛看啊?财神爷就在眼跟前!”

大家定神一看,程金宝带来的这个少年郎,虽不是真的财神爷,至少也是位有钱的公子哥儿。

一个老叫化撑身坐起,倚老卖老道:“小宝,你这小兔息子,鬼喊鬼叫地把我老人家吵醒,是不是吃饱了撑着?”

另一个中年叫化道:“好小子,你要是没有财路,看老子不剥了人的皮!”

又一个叫化不屑道:“听他乱盖,这小子做梦都在赌,还会有个屁的财路!”

程金宝在他们面前,一向是个窝囊废,抬不起头来。

这时居然一反常态,神气十足道:“哼!你们不是一直不相信,说我是胡吹,九袋玉小长老根本不是我师父吗:告诉你们,我师父玉小长老来长安啦!”

众叫化齐齐一怔。

中年叫化诧异道:“真的?”

老叫化道:“玉小长老要是真来了长安一胡分舵主怎会不通知咱们去欢迎?”

众叫化一阵议论纷纷,似对程金宝的话不大信任。

和金宝向小大一指道:“这位是我师伯,跟我师父一起来的,你们不信问他好了。”

几十双眼睛,不约而同注视小天

程金宝得意道:“现在你们相信了吧!”

老叫化问道:“小宝,你说玉小长老在长安,人呢。”

程金宝不好意思说出,小仙是不愿见他吓跑的,那太丢脸。

他故意危言耸听道:“他老人家失踪了,也可能发生了意外!”

众叫化大惊,又是一阵窃窃私议。

中年叫化忽问道:“玉小长老失踪,这算什么财路?”

老叫化道:“是啊!这事得赶快报告胡分舵主才是……”

小大接道:“各位稍安勿躁,玉小长老只是跟我走失了,不一定会发生意外,这事暂时不必惊动胡分舵主,只须辛苦各位,代为各处找一找他,找到了带他来这里跟我见面即可。”

程金宝一旁补充道:“我师伯大方得很,绝不让大家白忙,每人赏一两银子,当然,财路是我找来的,为大伙儿谋福利,这得照老规矩,三七分帐,你们拿七钱银子,我只抽三成介绍费!”

这小子并不傻嘛!居然还懂这一套。

一听有钱可拿,大家精神都来了。

老叫化霍地跳起身道:“咱们还等什么?快分头去找玉小长老啊!”

于是,二三十个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叫化,立即争先恐后冲了出去。

程金宝得意地笑道:“师伯,你看,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不就解决了。”

“有一套!”小天也笑道:“不过,咱们不能呆在这里等,也该去找啊!”

程金宝道:“咱们自己去找,何必花这个冤枉钱,师伯又不是冤大头,把你当凯子啊!”

小天暗自道:“他奶奶的,我已经当了凯子,不然怎会赏你一百两银子当见面礼!”

程金宝倒很会巴结,找一张旧椅子,用自己衣袖把它擦拭干净,才恭恭敬敬招呼道:“师伯请坐,我去替你老人家倒碗水。”

小天原想趁程金宝去倒水之际,来个溜之大吉,摆脱这傻大个儿的纠缠。

但继而一想,此举一旦在丐帮传开,难免被认为玉小长老的哥们儿不够意思,说不定以为他是舍不得花几十两银子跑路费呐!

为了小仙的面子,他只好打消此念。

程金宝未倒来水,却找来老叫化藏着的酒葫芦。

他居然慷他人之慨笑道:“这是老醉鬼藏的私货,被我找到了,先偷来孝敬师伯,回头等我赢了钱买两斤还他。”

这混小子三句话不离赌,简直执不迷不悟,无可救葯啦!

小天昨夜宿醉才清醒不久,见了酒就头大。

何况眼“程金宝把那葫芦里的酒,倒进又脏又破的讨饭碗里;使他酒不醉人人自醉,哪还能入口。

“你自己喝吧!”他只好有负傻小子的殷勤。

程金宝毫不客气,端起破碗就“咕嗜!咕嗜!”连喝两大口,席地而坐道:“师伯,你老人家以前来过长安吗?”

小天漫应道:“没有,这回是我第一次。”

程金宝道:“长安不愧是皇帝老子住的地方,真他奶奶的像天堂,只要有钱,吃、喝、玩、乐,什么五花八门的地方都有

小天好奇问道:“哦?有哪些好玩的?”

程金宝眉飞色舞道:“不说旁的,就拿长安城里的几十家大小赌坊来说……”

又是三句不离赌!

小天制止道:“说点别的,或者新鲜的事儿不成吗?”

程金宝只好改变话题道:“是是是,先从吃说起吧!满桌山珍海味,佳酿美酒已不算稀奇,讲究排场的大爷们,还得召年轻貌美的女人,脱光衣服陪着吃喝呢!”

“哪有这种事!”

小天从未听过,自然不相信。

程金宝认真道:“当然有,这才叫新鲜呀!我是有次在赌坊外,见几个赢了钱的赌客出来,亲耳听他们说的。”

小大摇头道:“我不信,就算皇帝老子用膳,也没听说要宫女脱光衣服在旁陪着的,又不是洗澡!”

程金宝接道:“说到洗澡,师伯可曾听说过,那位爱吃荔枝的杨贵妃?”

小天微微点了下头,即使从未听过,他也不能摇头。

否则的话,要连这位在当今皇上面前,三千宠爱集一身的杨大美人都不知道,那就显得太孤陋寡闻了。

程金宝卖弄地道:“杨贵妃洗澡的华清他,驱山华清宫离此不到百里,皇帝老子每次陪杨贵妃去洗澡,一洗就是三大三夜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魔女迷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