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十四章 躶奔

作者:李凉

地面上可热闹了。

整个迎春阁喧天价地乱成一-片。

原来守在外面的程金宝和那小叫化,一见小天独自闯进迎春阁,担心他寡不敌众,两人一商量,立即分头去找帮手,并且向丐帮长安分舵告急。

胡不归得消息,一听玉小长老被人所执,那还得了,赶紧召集大批手下亲自带了赶往迎春阁驰援。

杜梅音和胡丽青的起初身份,在长安掩护得相当成功,连久居当地的胡不归,身为七袋分舵主,居然都末摸清她们的底细。

不知藏在迎春阁的两个女人,竟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女煞星,冷面观音和无情蔷薇。

尤其是胡丽青,竟化名花大姐,公然招蜂引蝶以主持人姿态出现。

当胡不归率领丐帮众家兄弟,急急赶到迎春阁外时,仍未见小仙和小天出来,而且不见任何动静。

胡不归情知有异,即命一批大小叫化,在大门前虚张声势,他则带了十几名身手不弱的丐帮弟子,迅速绕向后院去。

前面只有老马几个保镖,突闻人声哗然,从门缝里往外一看,哇噻,哪来的这一大群叫化子?

要是三五个臭要饭的,他们必然狐假虎威,开门出去把这些叫化撵走。

但来的是好几十人,显然并非来乞讨而是存心来找麻烦,那就不容易打发了。

尤其他们已知道,被困在后院的小叫化,竟是丐帮九袋小长老,这批叫化找上门来,绝不会是为了讨点剩残汤吧?

老马急命其他几名保镖守住大门,亲自赶往后院去告急。这家夥今天实在倒霉,先是被小仙打得落花流水,害他的大金牙被打落,还一头撞上墙壁,撞得头破血流,昏了半天才醒过来。

接着又来了小天,给他一-顿头痛拳击,幸好牙已掉光,否则又满地找牙。

刚气急败坏地奔进后院,胡不归等人已越墙而入,双方正好撞上。

就凭人家这等身手,老马自知差远了,哪还敢动手,吓得赶紧址开嗓门大叫:“花大姐,快来……!”

胡不归掠身而至,迎面就是一拳,击得老马一个仰面倒栽,躺着不动了。

他自以为很聪明,好汉不吃眼前亏,索性装死就可以逃过一劫,少受些皮肉之苦,哪知胡不归是老江湖,这一套想打马虎跟可不行。胡不归上前当胸一把将老马从地上提了起来,扬起紧握的拳头,厉声喝道:“少他妈的装蒜,快说,玉小长老他们在哪里?”

老马心知瞒不过,只是哭丧着脸道:“在……在楼阁里。”

话犹末了。楼阁里已冲出几名持剑的女郎,他一见救兵来了,顿时胆大气壮,狠狠一脚端向胡不归胯下。

胡不归明明手快。毫不留情地一-掌劈下,劈在老马膝盖与腿骨之间。

“哇,一声惨叫,老马腿骨已折断,当场痛得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胡不归一撤手,老马便倒地不起。

十几名丐帮弟子,已迎上冲出的几名女郎,双方一言不发交上了手。

而楼阁里的一名女郎,也飞快地奔去向杜梅音告急。

这批丐帮弟子的武功,并不见得比几个女郎强,但他们个个又贼又滑,外带怪招不少。

此刻整个前院,包括所有接待寻芳客的厅房,除了几名保镖之外,由胡丽昔负责指挥的姑娘和娘子军,已然全部撤至后院,重兵全在楼阁内。

而大部分人手,又转入了地下,集中全力对付入侵困在机关中的小仙和小天,是以奉命防守楼阁的几名女郎,为了尽忠职守,无不全力以赴。

长安乃京城重地,她们惟恐惊动官府,必须争取时间,速战速决,否则,引来大批官兵,发现迎春阁的秘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同样的,胡不归身为丐帮长安分舵的负责人,也不愿落个公然纠众滋事的罪名,今后丐帮弟子就不好混了。

所以也想尽快救出他们的玉小长老,迅速撒离这是非之地。

双方一接触,立即各尽全力,展开一场混战。

丐帮弟子旨在救出小仙和小天,不敢公然杀人,尤其对方是青春貌美的大姑娘。使他们有所顾忌,动起手来难免有些放不开。

那几个女郎却不同,她们出手毫不留情,恨不得剑剑见血,把这批人侵叫化杀个精光。

说的也是,她们对这些臭要饭的留什么情!

但她们要杀这批丐帮弟子,却并不简单,看情形还有得拼呐!

尤其丐帮弟子怪招百出,怪喊怪叫声中人影翻飞破碗,破鞋全成了暗器;随时随地出手。

令这些个女郎眼花缭乱,防不胜防。

胡不归眼见几个女郎,已被他手下弟子缠住趁机领着其他几弟子,直向楼阁中扑去。

突然几道阴柔指风,自厅内疾射而出。

胡不归及时警觉,大喝一声:“快退!”

一个倒蹿,自台阶上暴退两丈。

几名弟子却慢了一步,慾避不及,被指风击中纷纷倒在阶前。

胡不归不愧是长安分舵舵主立即识出对方的武功来历,失声惊呼道:“夺命无痕兰花指!”

冷笑声中,杜梅音自厅内电射而出。

身后随着十几名衣衫不整的女郎大概她们原来是光身子的,匆忙间穿着衣衫,难免手忙脚乱。

杜梅音一现身,双方立即住手。

她在阶前站定,面罩寒霜道:“哼!你倒很识货,至少不至于糊里糊涂,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胡不归力持镇定,问道:“你就是冷面观音?”

冷面观音杜梅音冷森森地道:“你连夺命无痕兰花指都能认出来,大概不会认错人吧?”

胡不归也冷声道:“想不到,数年前突然从江湖消失的冷面观音,竟然躲在长安城里!”

杜梅音反chún相讥道:“躲?我还没有这个必要,只不过是找个地方修心养性罢了,难道要像你们这些臭要饭的,整天抛头露面,满街乞讨才不算躲?”

胡不归道:“你躲也好,不躲也好,跟咱们毫不相干,现在我只问你,敝帮的玉小长老呢?”

杜梅音沉声道:“他已归顺我了。”

胡不归为之一怔,诧异道:“玉小长老会归顺你?”

杜梅音道:“若非看他归顺的分上,你还能活着站在我面前说话?”

胡不归断然道:“我不信,除非玉小长老亲口口诉我……!”

杜梅音盛气凌人地道:“他已归顺我了,一切就得听我的,我不同意,他就不会见任何人!”

胡不归心知夺命无痕兰花指的厉害,不敢贸然硬闯。

正在犹豫不决,突闻人声哗然。

原来外面的数十名丐帮弟子,已破门而人,冲进了前院,将全力阻接的几名保镖,打得落花流水。

杜梅音闻声微微一怔,惊怒交加道:“你们来的人倒不少?”

胡不归胆气一壮道:“丐帮别的不敢夸口,人手多的是!”

冷不防杜梅音出手如电,玉手疾扬,数道阴柔指劲直射而至。

胡不归不敢轻挫其锋,身形一晃,急向一旁斜飘丈许,堪堪避过。

杜梅音却如影随形跟至,双手齐拂,十道阴柔飘逸的指劲,交织成一张无形巨网,将胡不归全身罩住。

兰花指指力飘忽不定,若虚若实,诱人自投罗网,任凭胡不归朝任何一个方向闪避,均无法突破指力范围。

近处的几名丐帮弟子,尚不知兰花指的厉害,眼见分舵主一脸惊惶失措,身陷险境,不比齐声大喝,奋不顾身扑上前抢攻。

但杜梅音易后的十儿名女郎,也已同时发动,拦截住那批丐帮始子。

就在这时,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叫化,一窝蜂似地涌进了后院。

杜梅音一分神,胡不归趁机会身扑倒,就地一个懒驴打滚,滚开数丈,脱出了兰花指的指力范围。

要没有两把刷子,怎能在京城这种地方,混上个分舵主干。

胡不归身手果然不弱,一个挺身跳起,即时发动反击,打狗棒疾点杜梅音背后灵台穴。

打狗棒原是直取她背后灵台穴,变成了攻向正面巨溯穴部位。

只见杜梅音左掌疾抡,募地一翻,一把夺住棒头,使胡不归已撤棒不及。

胡不归方觉不妙,一股强劲吸力已自棒身传出,使他的手像粘住似的,打狗棒丢都不掉。

几乎是同时,杜梅音的右手疾拂,五道阴柔指劲,向胡不归迎面袭至。

情急之下,胡不归顾不得对方兰花指厉害,左掌全力迎去,决心来个硬碰。

哪知杜梅音的五道阴柔指劲,交然无声无息,突破他的浑厚掌力,直袭胸前的几处要害。

胡不归的掌力,如同蒲房扇被穿破几处大洞,威力顿失,而杜梅音的五道指劲,却像五把利刃,破空而至。

如果不是执着打狗棒的右手被粘住,凭胡不归的身手和应敌经验,纵然不敌,至少也能全身而退,不致完全处于挨打的局面。

胡不归先机尽失,除非像小天一样,怀有金刚体神功,否则,只有希望这女人手下留情了。

可惜他遇上的是冷面观音,用的又是夺命无痕兰花指,突觉全身一寒,犹如坠入冰窖,已被杜梅音的阴柔指劲重创。

杜梅音似乎看准他死定了,抓住打狗棒的左手吸力一卸,根本不加理会,身形一晃,便向涌入的那批大小叫化扑去。

连长安分舵舵主胡不归,都不是这女煞星的对手,他们哪堪一击。

假如从末见过鸡蛋碰石头,看了此刻的场面,就会明白鸡蛋是怎么碎的了。

只见杜梅音如同虎入羊群,双手齐扬,拂起漫天指影,一道道阴寒指劲四射,刹时之间,丐帮弟子仰马翻惨叫呼号之声不绝。

见着了吧?鸡蛋碰石头的结果就是如此!

丐帮弟子正被打得落花流水,清啸声中,两条人影疾掠而至。

来人正是小仙和小天。

杜梅音闻声回头,乍见是这两个小鬼,简直不敢相信,几乎怀疑是胡丽青把他们给放出来的。

否则,困在洞底的小仙,和神智不清的小天,怎能这么快脱困?

哪有时间找出答案,小仙和小天掠至面前,双双同时出手抢攻,嘴里还急着:“这女人交给我!”

他们倒不是对杜梅音发生兴趣,而是打算擒贼先擒王,制住这娘们儿,其他的女郎就没戏可唱了!”

杜梅音冷哼一声道:“两个一起来送死吧!”

她心知要收服这个两个小鬼已无望,杀机顿起,双手齐扬,再度拂起满天指影,分向小仙和小天袭去。

小天有神功护体,兰花指自难伤他,这不足为奇。

但是小仙却仗着浮光掠影身法,即将杜梅音的指劲化于无形,实在不可思议。

因为兰花指属阴柔功力,出手无声无息,看似飘忽不定,却能如影随形攻敌。

尤其是以柔克刚,对手若以刚阳之劲相拼,必然会吃大亏,倒是遇上对手是女子,则威力不免将大打折扣。

照理说,浮光影虽属上乘轻功身法,兰花指仍可追踪,绝不可能将指劲卸除,化于无形。”

正因如此,杜梅音才会暗觉惊疑。

不过,如果她知道,这位丐帮的九袋小长老,竟是个女娃儿,那就不足为奇了。

可惜她看走了眼,做梦也不会想到,小仙跟她一样是个赔钱货!

惊疑犹末了,小仙手中的墨竹,带着咻咻破空锐啸声,抡起一片棒影。

小天则振动擎天剑,划起一道寒芒耀目的长虹,如电光疾射。

一棒一-剑,双双同时攻到。

杜梅音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一看仗以成名的兰花指,对付不了两个小鬼,哪还有心恋战。

就在全身暴退的同时,又见她双手齐扬,一连发射出十来个弹珠般的暗器。

小天刚呼出一声:“兄弟当心……”弹珠已落在他们面前,爆炸开来,顿时一片烟雾弥漫,五色缤纷,如同烟火般,煞是好看。

幸而小仙和小天及时纵开,末被爆炸的暗器所伤。

五色缤纷的烟雾中,只见杜梅音拔身而起,身在空中大声喝令:“退!”

小天末及拦阻,她已身如流矢,疾射楼阁。

小仙见小天追去,急叫道:“哥们儿,楼中有机关!”

这一声喝阻,使小天身形急收,杜梅音却趁机逃进楼阁,但那一二十名女郎,正好被小天挡住了去路。

小天拦在阶前,笑道:“你们慢了半拍,溜不掉啦!”

女郎们交换一下眼色,突然情急拼命,齐向小天挥剑攻去。

小天最关心的,是小仙的安危,既是这位兄弟安然无恙,他自不必大开杀戒。

况且,此地毕竟是京城,这批年轻貌美的女郎,跟他又无深仇大恨,实在犯不着下毒手。

是以他决心手下留情,挥舞着擎天剑笑道:“来来来,我陪你们玩玩。”

哪知小仙却叫道:“你还没玩过瘾?小心把命玩掉?”

小天尚末会意出,小仙是话里带骨头,一二十名女郎已蜂拥而至,对他却手下毫不留情,攻势凌厉凶猛,剑剑均含杀机,足以取人性命。”

“他姥姥的,”小天火大:“你们玩真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躶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