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十五章 阴山噬魂血蚨

作者:李凉

小天和小仙进人镇内唯一的一家饭馆吃午饭,两人挑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随便点个几样小菜,慢慢地吃着。

他们想等过了正午,日头没那么热的时候再上路,好在小镇上,饭馆的生意并不忙,不在乎他们坐多久。

小二在他们吃完饭后,还主动送上一壶热茶,请他们慢慢坐,小地方的人情的确温暖得多。

一个年有七旬,头发全白的干瘪老头,躬着佝偻的身躯,进人饭馆,他对小二打着招呼道:“小全子,你家掌柜在不在?”小二热络道:“大福叔,你是送鸡来吗?掌柜的人在后面,要不要我先帮你把鸡提进来?”

大福叔摇着头,语气凄凉道:“别提了,我鸡舍里的鸡仔,大概是得了鸡瘟,在昨儿个夜里,一夜间死得精光,连正在孵的蛋,也因为没有母鸡抱蛋,只怕全完啦!”

小二楞了一楞道:“怎么会呢?没听说有鸡瘟呀!”

大福叔叹道:“我也不知道,老天爷为什么这样罚我,我大福从来不曾做过什么坏事,怎么知道会有这么恶运临头?唉!我是来告诉你家掌柜的,打今儿个起,我没法子供应他要的鸡。”

小二陪着老人长吁短叹一阵之后,入内去找掌柜的。

小仙悄声向小天道:“哥们儿,这老伯好可怜喔!”

小天点头道:“你想帮他是吗?”

小仙嘿笑道:“我是穷叫化子,如何帮他?倒是,你是北地大亨之子,道地的小开,一定帮得上忙,我最多只能替他孵蛋而已。”

小天邪邪笑道:“呵呵,如果你帮他孵蛋,我就帮他买鸡如何?”

小仙一楞之后,不服道:“好呀!你算计我!不可以,就算我真的要替他孵蛋,你也得陪我一起试试当老母鸡的滋味。”

小仙说完,横了小天一眼,嘟着小嘴,一付有难同当的表情。

小天却故意推托道:“我才不要当老母鸡,你若不帮他孵蛋,我也不帮他的忙,这笔交易拉倒。”

小仙呵呵贼笑,目光古怪道:“拉倒就拉倒,谁怕谁呀!又不是我家的鸡死光,只是,如果你爹知道你小子没良心,不帮助苦难同胞,大概会很不高兴喔:“

小天差点咬掉舌头,没想到设计小仙不成,反被她将上一军,他苦笑道:“去你的!打小报告才不是本事。”

小仙神气道:“管他是不是本事,能让人头痛,就是本事。”

小天叹道:“唉!交友不慎,遇人不淑呀!我怎么会认识你这种黑心肝,墨肚肠的兄弟?他盯着小仙继续道:“老母鸡便老母鸡,反正不会是我一只i”

小仙呵呵直笑,默然不语,她的确有心试试当老母鸡的滋味如何?

小天于是起身走向大福叔,对他拱手道:“这位老伯您好!”

大福叔有些怔仲地回答:“小兄弟你好,有什么事要老汉效劳吗?”

小天摇头道:“不是,我方才听您说,您的鸡全死光了,这是怎么回事?”

大福叔摇着头,凄凄切切地将事情从头讲了一遍。

小天总觉得有些什么不对,于是,他对大福叔说:“老伯,我和我兄弟对研究鸡瘟很感兴趣,是不是可以到您那里去看看?”

大福叔叹道:“当然可以,如果小兄弟你能找出毛病,防止其他鸡舍的鸡感染到我家的鸡瘟,那是最好不过!”

小天不禁忖道:“这个大福叔还挺好心的嘛!他不担心自已的鸡全完蛋,却担心别人的鸡会染上鸡瘟,老天爷真没眼睛,怎么可以让好人受灾?”

于是小天暗自决定,非帮这个大福叔不可,好人没好报,不就太没有天理!

小天和小仙俩跟着大福叔,来到镇外不远处的家门前。

大福叔的家,是栋典型的乡村小屋,就盖在一带绿竹和一弯小溪之后。

走过溪上的竹排桥,篱芭内的泥砖砌成的土屋,屋前还有几哇菜圃,正冒着嫩绿的新芽出来。

午后的阳光温暖而且懈懒,一声紧过一声的蝉鸣,有些空泛地叫着,果然四下不见农舍常有的大小鸡仔的影子。

一个白发斑斑,穿著青布粗衣的老妇,正蹲在菜圃旁,细心地为园里的菜抓虫除草。

大福叔带着小天他们,推开竹篱笆上的门,扬声唤道:“孩子的娘,有客人来啦!过来招呼招呼呀!”

老妇闻声,颤巍巍地站起身,将双手在衣服上擦拭着,她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愉快地问:“孩子的爹,是谁来啦?”

大福叔介绍道:“这两位小兄弟,一个姓古,一个姓玉,是来研究咱们家的鸡瘟,看看有没有法子预防它传染。”他指着老妇道:“这是内人。”

小天和小仙同时有礼,而且笑嘻嘻地打着招呼。

大福婶听到鸡瘟,脸上的笑容为之一黯,她叹口气道:“唉!到底咱们是造了什么孽!这下子一家的生活可怎么过?”

大福叔安慰老伴道:“天无绝人之路,咱们不是还有菜园子吗?对了,大牛呢?”

听到大牛,小天和小仙对看一眼,小仙忍不住悄声道:“他奶奶的,世界还真小。”

小天只是微笑不语,因为他想说的话,小仙已经替他说出口。

大福婶道:“大牛在后面,在整理那些死鸡,孩子的爹,怎么不请客人进去坐呢?”

小天忙道:“不用客气,大福婶,我们先到后院看看情形再说。”

大福婶微笑道:“不先休息休息再去看呐?”

“不用啦!”小天他们已经跟着大福叔往屋后走去。

屋后,一排原木搭建成的鸡舍,孤伶伶地坐落一旁,光头大牛,正弯着腰把鸡舍的死鸡,一一只只抓出来,堆在一起。

小仙首先笑嘻嘻招呼道:“喂,光头大牛兄,你好,我们又见面啦!”

大牛猛然转身,眨着牛眼楞楞道:“咦?小叫化,你怎么来我家,是不是想偷只鸡?可惜,你来晚一步,我家的鸡全死光了!”

“呸呸呸!”小仙双手插腰,瞪眼不悦道:“谁要来偷鸡?你怎么胡说八道!”

大福叔轻叱道:“大牛,人家小兄弟是来替咱们查鸡瘟的事,你怎么可以乱说话?真是没礼貌。”

大牛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光头,微红着脸,抱歉道:“对不起,小叫化,我以为叫化专门偷人家的鸡,对不起喔!”

小仙闻言,翻了个大白眼,差点昏倒。

小天却在一旁,呵呵偷笑。

大福叔笑骂道:“傻儿子,你怎么还说!”

他转过头来,不好意思地说道:“小兄弟,我这儿子有点傻气,不会说话,请你们别介意!”

小仙无奈道:“不介意,不介意,习惯就好!”

她摇着头,夸张地拍拍额头,假装抹去一把汗。

小天促狭道:“大福叔,其实大牛兄说的也没错,我这个兄弟,没事是有这种习惯……”他故意伸出手抓了一抓,一付做贼的偷鸡模样。

小仙笑叱:“去你的!”

说着飞起一脚,揣在小天屁股上,大福叔和大牛,一旁傻傻地呵呵陪笑。

小天运起金刚护体神功,接下小仙揣来的一脚,却将小仙反震得露牙列嘴,一只脚发麻。

小仙不服气地做势抡着拳头向小天示威。

小天嘻嘻一一笑,不理会小仙的抗议,径自走向那堆死鸡的尸体。

既是有事待办,小仙自然不多打岔,跟在小天之后,走向鸡尸。

小天弯下腰,在一大堆死鸡的尸体中,翻翻看看。

突然,他剑眉一皱反,似是不相信自己,再度仔细查看死鸡,这次他还拨开死鸡的眼睑观看,同时,又扯下一些鸡毛,检查死鸡的皮肤。

小仙看出不对劲,便也弯下腰,靠近小天,低声问:“怎么啦?有什么不对?”

小天悄声地回答:“鸡是被人下毒毒死的!”

“蒽?”小仙一楞,轻轻用肘撞着小天手臂问:“没搞错?”

小天沉沉地点著头,站直身子。

他若无其事道:“大福叔,这些鸡是得了某种特殊的鸡瘟死的,你最好把它们烧掉,免得有人贪心偷去吃,不过你放心,这种鸡瘟不会传染,你不需要担心其他鸡舍的鸡受到传染。”

大牛不相信地侧头瞪着小天道:“真的吗?你确定没有看错?”

小仙装模作样地保证道:“大牛,我告诉你,我这个兄弟他老子是个大户,他家养的鸡才多呐!没有他不认识的鸡瘟,你听他的准没错。”

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拍着小天的胸膛,那样子,就像江湖上卖狗皮膏葯的小混混。

不过,这种唱作俱佳的表演,正对纯朴农户的胃口。

小仙倒是将大福叔和大牛他们父子俩,唬得一楞一楞的,他们不相信都不成。

小天“咳咳!”两声干咳,他拍掉小仙越打越用力的手。

他自怀中取出一张银票交给大福叔,道:“大福叔,本来我和我兄弟想留下来,替你孵剩下的鸡蛋,可是我们还有事。这五百两银票,就让你去补充些公鸡、母鸡、小鸡回来,继续经营你的鸡舍。”

大福叔和大牛全都楞在当场,他们怎么想得到,老天爷让他们的鸡全死光,却又送来一位财神爷。

大福叔猛摇着手道:“太多了,太多了,买鸡用不着那么多呀!”

小天将银票塞进大福叔手中道:“没关系,买剩的钱,你就留着以备急用,或者,可以帮助一些需要钱的人。”

大福叔这才勉强收下银票。

大牛感谢地哽咽道:“喂!小叫化的兄弟,你是好人,谢谢你,本来我阿娘担心往后的日子不好过,这下子,问题就解决了,真谢谢你!”

小天拍拍大牛的肩头,笑道:“大牛兄,咱们不骂不相识,相识是有缘,算我交你这个朋友便是。”

大牛激动地握着小天的手,上下摇晃道:“好,就这么说定,你是大牛我的朋友,你放心,我家养的鸡有一半算你的,如果小叫化来偷,我就让他偷去好了!”

小仙听得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撞死,她苦笑道:“我说大牛讶!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你一直说我偷鸡?”

小天乐得哈哈大笑,臭着小仙道:“一定是你一脸贼相,所以大牛兄才防着你!”

大牛憨然摇着头道:“不不不!你们误会啦!不是他偷鸡,是镇上有一些小叫化,有时溜到我家附近偷鸡舍里的鸡。”

“喔!小仙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这是家教不好,我会好好教训他们,叫他们到别地方偷去,不可以偷我兄弟朋友的鸡。”

大福叔和小天一听,忍不住哈哈直笑。

只有大牛高兴地点头道:“对对!就叫他们去偷镇西张大头家的鸡:“

大福叔笑叱道:“大牛,不许胡说,怎么可以叫人家去偷别人的鸡。”

大牛不服气道:“为什么不可以,姓张的最坏了,每次都故意和咱们抢生意,或是找咱们家的碴,这回他知道咱们家的鸡全死光,一定乐得哈哈笑。这样子,咱们就不能再接济山上的文大叔,让他有鸡吃,而且姓张的一定还会卖鸡给文大叔!”

小天和小仙对望了一眼,有些明白为什么小小的农舍中,竟会有下毒事件,看来事情不简单!

小天问:“大福叔,这是怎么回事?文大叔又是谁呀?”

大福叔叹口气道:“大约三年多前,镇上来了一个书生,身无他物,只带着一个长匣。病倒在客栈中,刚巧我送鸡到镇上,见他被客栈老板赶出后,便将他接回家调养,并且请大夫来医治他。大夫说,他得的是一种富贵病,每天至少得吃二只人参炖鸡,才能勉强保持性命。后来,他病情稍为好转之后,说是怕麻烦我,便自个儿搬上山去住,我还是每天给他送两只鸡去,好让他补身子。”

小仙不解道:“这又关姓张的什么事?”

大福叔道:“本来,张大头和我便是同行相忌,加上他做生意不老实,所以,镇里镇外的人,久而久之就不买他的鸡。他自然要迁怒于我,说我抢他生意,更说我送鸡给人,坏了买卖规矩什么的,常来找我们的麻烦呐!”

小仙瞪眼哇啦大叫道:“什么话嘛!谁规定卖鸡的人,不能送人家鸡,他凭什么管大福叔你家的事?简直莫名其妙,混蛋加三级!”

小天同意道:“对,这种无聊人就是欠揍,他要是被人狠狠揍上几次,我看他还敢不敢疯言疯语,无聊到管别人家的闲事。”

大福叔紧张道:“小兄弟,你们别冲动,你们是外地来的,所以不知道,这个卖鸡的张大头和镇上的恶霸伏虎太岁张光天是亲戚,他靠山硬得很,镇上人都惹不起张大头呐!”

大牛闷声道:“要不是怕给爹和娘惹麻烦,我早就去捶他一顿。”

大福叔瞪眼道:“你少去招惹那群地头蛇,你以为你个子大,人家是练家子,一根手指头就可以压死你,你还想叫你爹我送你的终呀!”

大牛不再吭声。

小仙呵呵一笑道:“大牛,你不用操心,现在你是我兄弟的朋友,谁敢欺负你,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阴山噬魂血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