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十六章 天外飞星

作者:李凉

月正当空,夜深人静时。

三条幽灵般的影子,如鬼魅似地飘向镇西,张大头所在的那栋宅院。

暗夜里,小天三人已来到张大头家的大门口。

文如龙首度光临张宅,看到张大头家,那种高墙探院,直通候府的模样,他不禁怀疑道:“这是个卖鸡的人所住之处吗?这未免+-*/……”

“太离谱啦!+-*/小天笑嘻嘻接口道:“上回我们来买鸡时也是这么认为,可见,这个张卖鸡的,一定不是个正经的好东西,搞不好,他不卖鸡肉,是卖人肉!”

小仙冷哼道:“这还用说,据此地帮中弟子回报,张大头靠着张光天的恶势力,在镇西这附近强取豪夺,甚至逼良为娼,简直他奶奶的不是东西,混蛋!王八蛋!”

小天看着大宅院,有趣但无情地笑道:“那么,他的得意只到今晚为止,明天起,他再也无法为恶害人!”

文如龙略为惊讶地瞥视小天。

因为,他刚刚仿佛听到,来自幽冥天界的声音,对张大头的命运下判决,而不是由小天口中说出的话。

那种带着血腥气息的冷然口吻,决绝对不象他所认识那个幽默,贼滑的小天,所说话的口气。

他总算见识到小天,属于冷酷的那一面,而这种冷酷却是古天宇有意教导小天的,因为古天宇知道自己的儿子心肠太软,对一个身在江湖,过刀头舔血的日子的人而言,那会是一项致命的弱点。

更因为,小天是他的儿子,一个领导着庞大组合,跺脚可动江湖的巨霸的唯一独子,小天活的会比平常人家的小孩子辛苦。

为了让小天避一些可能的暗算,阴谋,利用,危险,他只好狠下心,磨去小天部分的仁慈,让小天更容易安然地在这个冷酷的江湖中生存。

然而,和小天相处数月,早一步涉入江湖的小仙,却很自然地接受小天的改变。

也许,是在朝夕相处之下,两人已经习惯于互相影响,让自己的个性,渗人部分对方的个性,使两人的相处更有默契,更见融洽吧!

小仙不带笑意地笑道:“今晚,咱们要干的事,可真叫杀人放火呐!”

因为小仙是女孩子,所以,她对逼迫女孩子的人,有种深恶痛绝,杀之为快的感觉。

她喜欢无忧无虑的日子,她当然希望其他人,尤其女孩子,能和她一样,快快乐乐地过日子。对毁去女孩子幸福快乐的人。小仙将取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态度,将他毁掉,省得他再去害人。

文如龙更加讶然,此时,在他眼前的二人,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只有十三、四、五、六岁的小孩,而是一对生存在江湖大风大浪中,闯荡于武林刀山剑林间,仍然怀着赤子顽性,地地道道的江湖豪客!

文如龙只能说,他们两人,是天生适合在江湖中打滚的那一类人吧!

正当文如龙脑中思绪如飞地转动时,顽皮成性的小仙,自地上找来一块比人头还大的大石头,猛然砸向张宅大门。

“当!+-*/然巨响。那两扇大广],竟是生铁铸成,这石块一砸,就像庙里敲钟,震得人耳鸣心跳,而且在沉静的夜里,格外显得喷亮、刺耳。

登时,张宅的高墙内院中,鸡飞狗跳,人心惶惶,一盏接一盏的气死风灯,一支又一支的火把,接连亮起,如夜间出航的舟子渔火,可惜,只缺少那么一分雅致和宁静!

小仙拍着手,呵呵笑道:“男子汉,大豆腐,不做暗事,咱们就明着来。”

小天斜视道:“小仙,你刚才说什么?”

小仙故做无辜状,夸张叫道:“没有呀!我没说什么呀!”

小天瞪她一眼,还来不及翻帐,张家大门已经+-*/呀!+-*/地被人打开,一大票敞胸露臂,打着赤膊光脚丫,睡眼惺松,还在半昏睡状态下的大汉们,吆五喝六地蜂拥而出。

其中一名,大概是为首的汉子,喳呼着嚷道:“他妈的,是哪个不要命的家夥,三更半夜,不回去抱自己家里的娘们儿,竟敢在张大爷家门口撒野!”

“啪!啪!+-*/二声清脆的巴掌声传来,这位大吼大叫的爷们儿,抱着双颊,如滚地葫芦般,自门外被人打进门内。

这下子,把还没全醒的他,打得魂魄投体,不敢再继续和周公的女儿调情。

至于,门里门外一大堆人,竟然没有一个人看清楚是什么人动手打人,好像那名汉子自己从门外滚进门内。而在脸上那两只纤细火辣的五爪龙,更像原本就在他脸上长着般。

快!太快了!出手打人的人,身形真是譬如鬼魅一闪而逝。

胆子比较小的一些人,已经开始打着哆嗦,口中暗念,+-*/阿弥陀佛!好兄弟,我没有得罪你,初一、十五都按时烧香,你可别来找我,我会记得多烧些银钱给你!”

被打肿脸的那人,在两个弟兄的扶持下爬起来,色厉内茬地指着门外三人,颤声道:“你们……你们想干什么?有种出来,别阴里使诈伤人。”

小天看看小仙,原来是小仙听不惯那汉子满口不像话,赏他两记大锅贴。

小仙重重一哼,语声冷煞道:“去把张大头给我叫出来,小爷我勉强放你们一马,否则-----哼!我就摘下你们脑袋但夜壶。”

就在那些大汉们议论纷纷,讨论着该不该上去拿人时,蓦地,一个像见着救命菩萨般的声音,陡然欢呼道:“马大爷来啦!”

张宅众人急忙哈腰躬身,眼睛盯着脚拇指。毕恭毕敬地让出一条路来,让那位马大爷通过。

小天他们三人,冷淡地瞧着那位马大爷,只见他年约四旬,左眼已瞎,斜戴着海盗式的黑眼罩,身高七尺,体形略胖,身着藏青色劲装,头发稀疏,太阳穴鼓得老高,双目如电,是有点功夫的样子。

但是,他那张大饼脸,配上一个哈巴狗似的塌鼻子,实在是很不上相。

他二大爷似大摇大摆地走到门外,故意对小天他们视而不见,抬着一双绿互大的乌龟眼,看着天空不屑道:“杜三蛇,这是怎么回事?”

杜三蛇便是方才挨巴掌的那名大汉,他听到马大爷在问他话,连忙挣开扶着他的手,诚惶诚恐,单膝点地,跪在马大爷的跟前道:“马大爷,不知从哪儿来了三个泼皮货,三更半夜强闯宅子,还动手打人呐!”

马大爷+-*/嘿:“的挥退杜三蛇,眯起原本就够小的绿豆眼,声似夜栗般,刺耳已极问:“你们三人姓什么,叫什么?报过名之后,大爷便送你们上路。”

小天不屑地+-*/呸!+-*/口痰,藐视至极道:“他姥姥的,你是哪个龟洞里跑出来的孙子,在那里人五人六地喳呼什么劲儿。”

那马大爷,闻言怒目大睁,小仙却不让他开口地插嘴道:“不对,不对,兄弟,你这样骂得不够顺畅,不够贴切,学着点,听我骂给你看。”

清清喉咙,小仙双手往腰上一插,大刺刺开骂道:“他爷爷的,混蛋王八蛋,前面是从哪个破窑钻出来的杂碎龟孙子,敢在你家爷爷面前嚎丧,你他妈的七月半的鸭子,不知死活呀!”

小天和文如龙凑趣里啪啦,为小仙精彩的开骂喝彩。

马大爷被小仙劈里啪啦,如连珠炮似的臭骂,轰得昏头转向,辨不清今夕是何夕,待他反应过来时,气得他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被痰噎死,他只能怒然地指着小仙,+-*/你+-*/……你+-*/,你半天,你不出所以然来。

小仙得意地一甩那头乱发,嘿嘿笑道:“我怎么样,原谅你口齿不清,是个结巴,没关系,慢慢讲,我会很用心地慢慢听。”

马大爷怒极反笑:“桀桀!+-*/声中怒道:“小子找死!”

只见他大如蒲扇的双手,猛然蓦飞,如雪浪翻空般的强烈掌劲,呼啸着事带起刺耳的破空声,扑向小仙。

小仙嘿然飘身,闪往小天身后,小天宿手衣袖淡然而萧洒地一卷一挥,便将马大爷的掌劲,轻而易举化消得无影无踪。”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小天这轻描淡写,不以为意的一挥,登时将目高于顶,自以为自己很厉害的马大爷,震得悝然楞在当场。

小仙和文如龙两人,却助兴地轻鼓双掌,+-*/啪!啪!+-*/有声地赞喝着。文如龙更是竖起大拇指夸道:“好高明的破衲功!”

小天得意地轻笑着,抱起拳如英雄般地在左右肩头连点,同时,毫不谦虚地抿嘴道:“那还用说!正宗少林出产,高级武学之一,当然高明!”

小仙往小天背后,伸出手指戳小天的后腰,笑嬉道:“不害躁!”

小天半侧过头,笑嘻嘻道:“习惯就好啦!+-*/接着,他回头,目注马大爷,不屑地嗤鼻道:“喂!我说老小子,你实在有够不要脸喔!居然敢对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动手,而且是偷袭。就凭你如此的行事手段,你还有什么脸面在江湖上混,简直他妈的笑掉人家大牙!”

马大爷被小天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还有一点点羞耻的潮红,但是,事情既然都做了,收也收不回来,只好强硬道:“哼!本大爷若真要他那小命,凭你救得了他吗?大爷我已是手下留情,你懂不懂?”

“什么?+-*/小天讶然叫道:“你手下留情?”他不可置信地看看小仙,两人不约而同,放肆又轻狂地大笑出口。

尤其,小仙更指着马大爷,鄙视地嗤笑道:“他爷爷的!说你不要脸,你还真他妈的不要脸到家,居然连手下留情这种话,都能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出口……”

小天故意夸张地摇头叹道:“天底下,还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没做过?”

文如龙也不屑地冷嘴道:“大概没有!”

马大爷当着众多手下的面前,被小仙他们,你一言我一语,挖苦的体无完肤,他只好怒然吼道:“少废话!”人便在吼声中,再次扑向小天。

如今,他只有打败小天,才能证明他方才所言,不是不要脸的遁词。

人在愤怒时,情绪总是比较冲动,所以,这位马大爷一时之间,忘记方才小天所露的那手破衲功,功力可比他高出许多。

而等他想起来时,他已经扑到小天面前,小天冲着他,咧开大嘴,露出一口整齐漂亮的白牙,嘿嘿直笑。

乍见小天洁白的牙和涵意颇深的笑容,这位方自醒悟的马大爷,机伶伶地打个冷颤,狮子这个念头,突几地闪过他的脑海。

此时小天的笑容,在他眼中,就像一头正待咧嘴噬物的狮子,而他自己,就是猎物,正不要命地撞向狮子那口森森白牙。

身形凌空的他,骇然中将急扑的势子,硬生生打住,他便在一顿之后,如倒转的风车,呼噜噜滚翻向后,就在他倒翻的同时,一大蓬细碎的星光,晶莹闪烁地亮起,如珠钻陡坠,万星骤陨,带着无尽的光芒,像一支撑大的光伞,盖向小天。

“天外飞星,文如龙恍然道:“原来阁下是落星叟马常,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呀!”

在文如龙的话声中,星伞已然罩住小天,只听到小天大喝一声,登时,他的衣袍如充气的气球般鼓涨起来。

那一蓬美丽但夺命的光影,就被小天的金刚护体神功遏在三尺之外,不得其隙而人。

那光景,就像小天站在一个明亮灿烂,色彩续纷的透明半圆形光球之中,含笑而立。

这些看似艳丽的星光,其实,是马常最厉害的暗器之一,它们是马常千辛万苦,自极地搜集而来的一种强酸性矿石,经过马常以秘法炼制之后,不但矿石会发出耀目的光芒,以炫人眼目。

同时,矿石先天的强酸特性,会蚀人肌肤,后来的煨毒,更会让人在痛苦中断气。

由于这种暗器的歹毒厉害,和马常使用时手法的诡异难测,使它被列为暗器榜上排名第一的暗器,它也是落星叟马常的招牌绝活。

因为这种稀有矿石收集不易,炼制耗时,所以马常向来不轻易出手使用,但是,他直觉到小天并非一个易与之辈,于是,才一上手,便出其不意地偷袭而出。

岂料,马常的运气太差,这从未失手的天外飞星,遇上护体神功练至化境的小天,不但毫无作用,反倒成了小天的玩具。

只见小天笑呵呵地挡住天外飞星之后,神功一运,不但没将这些五彩续纷的矿石震落于地,他反而一吸一带,将矿石引人身体四周,隐然流汤的呈气中,随着罡气流转奔走。

于是,这些彩色矿石,被小天在离身约三尺远近的空中,排成各式各样艳丽的图形,有的如圈,有的如孤,有的纵横交错,奇形怪状,不足而一。

所有的人里面,大概只有马常无法享受这种视觉上的乐趣,有谁能亲眼看着自己成名的武功,被人拿来当作玩具,耍得不亦乐呼,而不气苦?

文如龙看小天玩的高兴,不由得笑不拢口,但他仍不忘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天外飞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