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十七章 偷吃腥的猫

作者:李凉

  太岁府位于小镇中心,是一座翠瓦朱檐,红榴屋角微翘,占地广大的宅院。

  伏虎太岁张光天坐在厅首一张太师椅上,愤怒地捶著椅旁小几,口沫如雨纷飞地怒吼

道:";什么话?几十个大人,居然制不住两个小鬼,还让人放火将屋子烧掉,丢脸!

简直太丢脸!向来只有咱们姓张的烧人家房子,哪有让人烧房子的道理!";

  他脸红脖子粗地狂吼,使得长在他黑脸上那一大把络腮胡,根根倒竖,模样比要吃人的

黑熊还可怕。

  他抓起几上,那盏被他捶溅得剩下一半的茶杯,一口喝干,接着,";砰”然一

声,重重放下杯子,略见缓和地盯着马常问:";马爷,你可是道上顶顶出名的人物,

所以,我才花大把银子,请你做大头他家的护院,你倒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马常微现尴尬,干咳道:";大爷,先别提对方那个不知名的大人,你可能不知

道,那两个小孩,一个叫玉面金童古小天,是北六省绿林盟主玉面飞鹰古天宇的儿子。另一

个却是以十岁之龄,水淹长江黑鲸门,出任丐帮长老的顽丐玉小仙,他们两人曾经联手杀退

进犯翔龙社的紫微宫,并且平定北地有意反叛的龙门帮。";

  马常歇口气,叹道:";他们二人,是目前江湖上最出风头有名人物,连和我齐

名,并列江湖三叟的问天叟阴啸,都抵不过古小天一招,因此羞愧地投江自杀,我能和古小

天周旋许久,已经是不容易了!";

  马常不愧是老油滑,老不要脸,说到最后还不忘捧自己一把。

  张光天听完,皱着浓眉道:";他们两人,就是古小天和玉小仙?那另外一人

呢?”

  马常点头道:";另外一人,只见他做书生打扮,身后背剑,好像听那两个小鬼叫

他……文大叔。";

  张光天猛然变色,急问:";是不是山上那个姓文的痨病鬼?

  马常不明所以,一旁失魂似的张大头懒懒道:";就是他,不然是谁,我上回去,

看见姓古的小子,正在运功替他治病……";

  ";砰!";然震响,将张大头吓得自椅上跌下来。

  张光天怒然急道:";大头呀!我叫你看着姓文的,你是干啥吃的?这么重要的

事,怎么没告诉我?";

  张大头呆坐在地上,楞楞道:";我是听你说,姓文的痨病鬼那身病没人救得了,

所以才不在意。";

  张光天有些慌道:";这下子可好啦!出事了!";

  马常正要问怎么回事,突然一名青大汉手持着一封信,快步进来,他奔到张光天面前,

恭恭敬敬地跪下,将信高举过头道:";大爷,方才门外一个小叫化送来一封书信,指

名要交给,你。";

  张光天接过书信问:";小叫化人呢?";

  那大汉回道:";赏过钱,将他打发走了。";

  ";赏钱?”张光天火大地一脚踹翻那人,怒叱道:";全他妈的是一群笨蛋!

居然打赏给自己的敌人,我养你们这群饭桶,能做什么事?滚!他妈的给我滚!";

  那青衣大汉还真是听话,被踹翻之后,连滚带爬逃出门外。

  张光天抓起杯子要喝,发现里面早就空了,更是光火地将杯子";当哐!";一

声,摔碎在地上,他拍着茶几,大吼道:";茶呢?他妈的,人全死光啦!不知道大爷

我要喝茶!";

  另一名青衣大汉,急忙捧着茶盘进来,小心翼翼,诚惶诚恐地将茶放在茶几上,张光天

伸手便拿,不料被杯子烫到,";哎呀!";一声打翻杯子,热茶泼在他手上,使他

猛跳起来,像杀猪般地大叫。

  他一眼瞥见,那名青衣大汉呆呆地站在一旁,气得他大手一挥,";啪!";的

将那人一巴掌打成滚地葫芦。

  他怒道:";他妈的,你想烫死我,是不是?猪!全他妈的是发瘟病猪!";说

完,他气呼呼地甩着手,重重坐回椅子上。

  马常劝慰道:";大爷,你先别生气,看看信上写些什么再说!";他对下人挥

挥手,要他再送一杯茶来,那人摸着脸颊,一肚子委屈地下去。

  张光天拆开信,一边看一边骂道:";他妈的,我正想找你们,你们就自己送上门

来!";

  马常好奇问:";大爷,是谁写来的信,信中说什么?";

  张光天恨恨地将信揉成一团,怒道:";就是那两个小混和姓文的,他们居然敢约

我到镇外十里坡决战,嘿嘿!他们以为我像大头一样好欺负,那他们可就打错算盘了:

";

  马常有些担心道:";大爷,你要应战吗?";

  “废话!";张光天气涌如山道:";这正是除去他们的好机会,否则,想找他

们还真不容易:";

  马常忧虑道:";可是,他们的武功不错,大爷你,……";

  张光天一挥手,神气道:";没关系,我手上有王牌,这下可让他们撞正大板。

";

  张大头突然双眼发亮道:";大哥,你是说……那些贵客?”

  张光天嘿嘿笑道:“不错!他们几位。就是为这种时候而供面的!";

  马常不知道张光天葫芦里卖着什么葯,他突然觉得好瘪,自己虽然是他们高薪聘来的大

爷,可是,似乎有很多事自己仍被蒙在鼓中。加上这次栽跟斗,只怕这个地方起待不下去,

还是早走早好,反正这几年来,他捞了一票,够自己过个舒服日子啦!

  小镇西南,有个小山坡,由于刚好离镇十里,所以被称为十里坡。

  十里坡上,光秃秃的一片,有点像座矮秃坟,镇上的人对这个地方,总有那么点无聊的

忌讳,于是,若非必要没有人愿意到这里来。

  这也是小天他们,何以会选上此处,做为约战张光天的地方,毕竟,有些事在没有人打

扰的情况下,会做得更完美一点。

  小仙半侧坐,横躺在地上,口中嚼着一根枯草,墨竹就放在她眼前一尺处,她闲闲道:

";哥们儿,你猜咱们这次的约战,会约出什么人物来?";

  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眯着眼看浮云的小天,打着哈欠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神

仙,只是掐指一算便可知过去末来。";

  盘膝而坐的文如龙。睁开微闭的双眼,打趣道:";说不定张光天以为自己很行,

就只带着那些九流打手来。";

  小仙呵笑道:";我保证不会,据帮中弟子说,张光天家里供着三个神秘的大人

物,这次,马常和张大头他们被咱们赶进太岁府,一定会加油添醋将咱们说得厉害,还怕张

光天不把那三尊大佛搬出来!";

  小天挺腰立直身子笑道:";那个马常还真他姥姥的滑头,我看他挺会见风使舵,

而且他瞎掰的本领高得很,我看咱们今天有大戏可唱。";

  文如龙叹笑道:";天下之大,还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没想到落星叟的名号,竟

有大半是靠那张嘴混出来的。";

  小天感叹道:";是呀!同样被称为江湖三叟,上回我们遇到那个问天叟,可比马

常有骨气多!";

  文如龙好奇道:";发生什么事?";

  小天就将上回,黄河上一招击败问天叟阴啸的事,说给文如龙听,尤其对阴啸投河自尽

的事,颇有感慨称赞的味道。

  忽然,小天双耳一动,他淡笑道:";来喽!人是不少,高手只有三个。";

  小仙撑着他坐起身,伸个懒腰,左右扭扭身子,拾起墨竹道:";大概就是那三尊

大佛了。";

  文如龙握起横置于膝的寒玉血龙剑,望着天空淡然道:";血龙呀血龙,你又将有

机会腾空翔舞!";

  于是,三人同时站起身,转望向小镇来路,不一会儿,果然来路的远方,出现一群人,

为首三名,长的一模一样,全是身高九尺,披头散发,肌肉纠结如块,身披熊皮,手提红樱

红枪,足蹬牛戍靴子,看起来既有力又粗诳的样子。

  小仙咋舌惊叹道:“妈妈咪呀!你们看那三个人,比文大叔还高还魁呐!简直是座大山

嘛!";

  文如龙讶然道:";漠北三熊!小心,这三人在漠北一带是出名的凶残,别看他们

生的粗鲁,动作却很轻灵,尤其,三人的枪法更是诡异多变,待会儿对敌时要多留意!

";

  小仙和小天同时点头,对方一大群人,便在行动如风的漠北三熊率领下,跃上土坡,和

他们相距一丈,冷然相对地停身而立。

  漠北三熊身后的张光天,踏前一步,暴烈问道:";你们就是下挑战书的古小天等

人吗?

  小天嗤鼻道:";废话,你以为谁没事,会在这里好心地等着做你的地狱接引使

者?";

  张光天先是没有会意,待他听懂想通后,口沫横飞骂道:";他妈的!臭小子,给

你点颜色,你就开起染坊来啦!你他妈的还真以为大爷我好吃?你真是个不开眼的小畜生!

";

  蓦地------

  小天面色倏冷,没见他有任何动作,他已经突然出现在张光天面前,漠北三熊方才警

觉,还来不及阻止,";劈啪!";声已然脆响,小天结结实实地赏了张光天十几个

大耳刮子,就在巴掌甫出之时,小天却已经轻烟似地飘回原地,神色冷峻地负手而立。

  而张光天,被小天这十几个巴掌打得口沫、鲜血和着断牙齐喷,人已经滚地葫芦般,沾

着满身泥,狼狈地跌坐于地,脸绿颊肿,不成个样。

  二名小头目,急忙上前扶起被打得头昏眼花的张光天,只听他口中仍不住地咿咿唔唔嘟

嚷道:";三位贵客,你们瞧,你们瞧这小子的嚣张样……你们可得替我做主呀!

";

  漠北三熊其中一人,面无表情道:“张光天你少喳呼,我们自有主张!";

  这话出口,吓得张光大一个屁儿也不敢多放,深恐得罪这三名贵客,万一他们三人拂袖

而去,来个相应不理,那他张光天,可就要真的光喊老天救命!

  漠北三熊发话的那人,不理会张光天襟若寒蝉的驴样,径自盯着文如龙问:";你

就是玉剑书生,文如龙!";

  文如龙目微闪,潇洒地挥袖道:";正足区区在下,不知阁下是漠北三熊中的哪一

位?";

  那人仍是面无表情道:";我是郝长天。";

  文如龙也是淡淡地道:";原来是那郝老大,他轻笑一声,神色怡然道:";郝

老大一来,便指名找上区区在下,看来,三位是专程为我而来?";

  郝长天目光闪烁,不带感情的例嘴笑道:";不错!文如龙,如果你的病没治好,

你至少还可以多活些口子,可惜,你治好了病,那么,你的命只有至此为止,怨不得咱们兄

弟耍送你上路!";

  文如龙轻";哦!";一声,技巧地套话道:";我与三位无怨无仇,三位

何必麻烦,想急着送我上路?该不是有别人指使向来眼高于顶的三位,前来杀我吧?

";

  郝长天冷哼道:";文如龙,你别想激我说些什么,不错,是有人要我们宰了你,

至于是何人,你就到阎罗殿上去打听,自然会知道!";

  终于,小天不屑地叱鼻道:";姓郝的,就凭你这种不敢承担的德性,还混什么江

湖,我真是替你丢脸,你干脆0躺问你师娘怀里去,还比较合适一点!";

  郝长天蓦地变色,语气森冷地怒道:“小子,你就是玉面金童,早就听道上朋及说你很

嚣张,果然不错,今大我就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小大晒然一摊双手,激道:";来呵!那你还等什么?莫不成,想多找几个帮?

";

  郝长天冷哼一声,一踏步,人已跨过丈余的距离,来到小天面前。他手中红缨长枪一

抖,红缨如血,枪似灵蛇,闪电般刺向小天上身一十二处大穴。

  小天倏然飘身,沾着枪尖退向三尺之外,口中赞道:";不错!是有点门路。

";但见他右手碎扬,摹然幻出数十个掌影,抓向郝长天的长枪。

  郝长天怒哼一声,扭腕翻枪,刹肘间,长枪翻飞,如雨苔千点,洒着细碎的寒芒,飘忽

地刺向小天。

  小天目光微闪,喝然笑通:";来的好!。抓向长枪的手掌轻轻一翻斜斩而出,登

时,掌影似刃,纵横交错,带着隐隐雷鸣,撼人心弦地反卷寒芒。

  只听到“嘭!嘭!”连声闷响,小天上身略晃,郝长天退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偷吃腥的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