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十八章 拍卖大会

作者:李凉

小天一行人出到大门,就看到人山人海,万头聚动的场面。

大概全镇的居民,全到这个广场前报到,有些人没地方归则坐在拍卖台右侧,一处拾着凉棚的贵宾席上。

坐定之后的小天,看看小仙,接着举起一只手,要大家安静,待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转向拍卖台后,小天放下手,清清嗓子道:“各位乡亲,大家好!我叫古小天,欢迎大家拨空参加今天的拍卖会。我们今天要拍卖的是伏虎太岁张光天府内全部的家当,经过我们漏夜的彻查,已经将张光天所有的财产整理出来,相信今天,各位都能满载而归!”

小天并没有特别提高说话的声音,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却都可以很清楚地听见,他所说的一每一个字。

因此。当他稍作停顿时,在场的群众,无不高兴地大声欢呼,同时抱以热烈的掌声,鼓励他赶快往下说。

小天微笑着环视众人,待欢呼声停止后,继续接道:“在我说明拍卖大会的规则前,我先介绍今天拍卖会的发起人,同时也是今天拍卖会的主持人之一,玉小仙!”

小仙举起右手摇了摇,笑眯眯地和大家打招呼,虽然她是一身褴褛的叫化装,而且吊着只胳臂,但是她一脸可爱的笑容,使得群众忍不住对她回以微笑,同时全都兴奋地摇着手。

小天暗叫道:“哇噻!小仙的魅力,真他姥姥的大耶!”

待小仙风騒过后,小天接着道:“今天的拍卖规则很简单,第一……+-*/他看看乱哄哄的场面,突然半倾身,大吼道:“马上排成两列纵队!”

群众先是被他吓得一楞,一楞之后,忽然想通似跳起来,你推我挤,拼命抢着排成两列纵队,这二队人阵,弯弯曲曲,还真是不短。

小天和小仙两人坐在拍卖台上,笑呵呵地看着广场前面,人挤人,人推人,人打人,人拉人……两人却不时指着有趣的画面大笑。

忽然,一个小孩被人推倒,眼看着就要被踩死……

“停!”一声含着少林狮子吼功力的大叫声,将一、二百人镇在当场,连举在半空的脚,都忘记要踏下。

小仙一挥手,两名丐帮弟子,急忙过去扶起小孩,替他拍拍衣服,将他送到最前面站好。

小天站起来道:“我说过大家都可以满载而归,所以,不管排在前面域后面,意思相同,没什么好抢的,现在,大家和和气气在排成二队。小孩子和老人家排在最前面,男的站在我的左手边,女的站在我的右手边,不男不女的中间!”

没一会儿,所有的人都分左右站定,就是没人站中间。

其实小天本来就是故意要整人,所以大吼排队,却不说怎么排法,一大堆人当然会乱成二团,刚才纯粹是找消遣,满意地点点头问:“你们确定自已不需要站中间?这话惹来一阵“噗嗤+-*/、+-*/呵呵!+-*/的轻笑声,小天坐下道:“很好,中间只有两个人!”

众人俱是一愣,中间地带明明没人站,为什么小天会说有两个,于是,大家都扭着头在中间寻找,突然------

“哈哈----------”有人已经发现答案,他们指着被绑在木板上的张大头和公孙奇,这两人,不就正好是在拍卖台的正对面,也就是小天所做的正中央。

小天拍拍手,唤回大家的注意力,指着小仙道:“现在请另一位主持人,公布其它的拍卖规则。”

小仙笑嘻嘻道:“大家好!各位刚刚排队排得很辛苦,接来的拍卖会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要进行,如果有人觉得很累,可以坐下来休息休息。”

小仙看看大部分的男人和小孩都坐下,女人则不太好意思席地而坐,老人却是骨头太硬,不方便坐在地上。

于是,她提高声音道:“好啦!给你们三分钟,回家拿椅子下来坐!”

“哗”然一声,女人们撩起绊脚的长裙,迈着小碎步,赶回家抓凳子,还有一些孝顺的儿子,飞似地跑回家,替自家长辈搬椅子。

小仙左右瞄瞄,还有些孤苦无依的老人,离开又怕来不及赶回来,只好愣愣地站在原地。小仙对一旁伺候着的小叫化们,挥手道:“到屋里把最好的椅子搬出来送给老人家坐,快!”

众叫化一声应诺,急忙回屋搬椅子去,不一会儿,全镇的居民,都带着大大小小,高高矮矮,方方圆圆,各式各样的椅子回到广场坐定。

两排队伍,就像两只打着一个又一个单结的长蛇,形状起伏有致,而且扭曲的好笑。

文如龙看着小天和小仙俩,将一大群人,呼来喝去,将他们耍得团团乱转,而这些人浑然末觉自己盲从,不禁摇头叹笑,他既叹人们的盲目可悲,也笑小天和小仙这一对顽皮蛋高超的耍人手段。

小仙待大家都安安稳稳地坐好后,扬着手中的黄皮帐册道:“规则二,就是如果有人曾经被张光天抢走什么稀世奇珍,传家之宝的,大声报出宝物名称,如果在帐册内找得到,马上当场归还,东西找不出来的,便规则三处理。”

此时有人问:“规则三如是如何处理?”

小仙瞪那人一眼道:“等规则二的事办完,你就知道,那么早打听,是不是想作弊?”

那人忙一吐舌头,不敢多言,以免万一被取消参加拍卖会的资格,就大大的得不偿失。

小仙环顾众人道:“现在由女方开始,一男一女,由前往后,报出被夺的宝物名称或形状,模样。”

前面坐的小孩,看戏的成份居多,自然没说什么,可是半途突然有一个十几左右的瘦弱小男孩,站起来叫道:“张光天抢走我娘,和我娘身上的一块白色圆形的玉佩。”

小仙问:“玉佩上面有什么特徵或图案没有?+-*/她一边翻看帐册中,玉器类那一部分。

小男孩黯然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娘说,那是一块难得的温玉,是我爹留下来。”

小天好奇问:“那么你娘有没有在这里,她知道玉佩的特徵吧!”

那小孩眼眶□红,流下泪道:“我娘在被抢进太岁府那天晚上,就上吊自杀了!”

广场上,已经有不少女人眼眶泛红,不胜咿嘘地为小孩难过。

小天和小仙对望一眼,小天问道:“你今年几岁?你爹人还在不在?”

小男孩抹着泪,坚强道:“我今年九岁,我爹在我三岁时过逝。”

小仙忽然叫道:“有了,圆形白色温玉雕佛玉佩!”她对小孩招招手道:“你过来!”她接着吩咐丐帮弟子,取出玉佩,交还小孩。

那小孩接过玉佩,拉着她的手道:“小叫化哥哥,我已经没爹没娘,我跟着你叫化子好不好?”

小仙楞道:“你为什么要跟我当叫化子?叫化很不好当耶,很辛苦的喔!常常要看人脸色去要饭,人家还看不起你哩!”

小孩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道:“可是我看你很神气嘛!连最老那个矮矮胖胖的叫化,都要向你鞠躬呢!而且……”

小仙摸摸他的头问:“而且什么?”

小孩眨眨大眼晴回答:“而且,这里的小丢哥哥对我很好,他常常拿东西给我吃,有一次因为我想吃肉,他还去替我偷鸡呢?”

小天和小仙同时想起,大牛骂小叫化偷鸡的事,忍不住呵呵而笑。小仙睨着五袋弟子小丢查别:“小丢,这是怎么回事?”

小丢红着脸,低声道:“禀小长老,因为……因为我看小烟可怜,所以才----才-----”

小仙笑道:“我又没骂你,干嘛像小媳妇一样的脸红?你为什么不做主将他收入丐帮呢?”

小丢闻言,心情稍缓,他抬头道:“因为小烟念过很多书,悟性也很高,我怕将他引进丐帮,会影响将来的发展。”

小仙不悦道:“小丢,你没摘错?咱们丐帮乃是天下第一大帮,什么样的人才没有?你居然怕会影响他的发展,太没道埋了吧?”

小丢猛摇着手,急声道:“不不,小老老,你误会我的意思啦?我是说,如果由我引进他的话,在这个小地方,他的发展有限,我本来是打算今年的丐帮大会,带他回君山,请胡舵主引他进丐帮,情形可能会比较好,”

小烟摇着小仙的手道:“小叫化哥哥,你别怪小丢哥哥好不好?”

小仙眨眼道:“我有怪他吗?没有啊!我没有怪他呀!+-*/转头问小天道:“喂!哥们儿,你是当大夫的,帮我相相这小子将来能不能成大器。”

小天含笑伸手搭向小烟的腕脉,小烟略略一挣,小天目光微闪,温和地笑问:“小烟,有没有人教你武功?”

小烟点点头道:“我教小丢哥哥念书,小丢哥哥教我一些打坐的方法。”

小天满意地笑笑,接着他伸手摸向小烟的骨骼,他有些微讶道:“小仙,不错呐,练武的好料子!”

小仙笑哼道:“小仙当然不错,当然是练武的好料子,还用你说。我是问他,喂!小子你叫啥?”

后面那句话,是对着小烟问的,小天放开小烟,谑道:“笨,你没听我们都叫他小烟,还用问,还有,我是说我手中的人是练武的好料子,谁管你是不是练武的料!”

广场上有些人等得不耐烦,叫喧道:“喂!前面的,你们完没有?太阳快要下山啦!你们还蘑菇些什么?”

小仙瞪眼道:“他爷爷的,你以为钱好赚?才等这么一会儿,你说受不了,不服气,你可以滚回家凉快去呀!”

其他人不敢再罗嗦,还有些女人家轻声道:“人家是在解决小孩子的出路,你这人怎么没耐心,催什么催嘛?”

那人碰了一鼻子灰,转过身抱起脚,缩在椅中,不敢多吭一声!

小仙这才继续和小天的斗嘴,嗤道:“笨?不知道谁比较笨,我是在问小烟的全名叫啥,关你屁事?多嘴!”

小丢有点楞楞不知所措,他搞不清楚,小长老这段插播,是接哪一段的对话。

小天呵笑道:“我就喜欢放屁给你吃,你又如何?”

小仙正要发作,却翻个白眼道:“正常人不反咬疯狗?”也是在骂小天是疯狗乱咬人,于是,她不再理小天,再次问小烟:“小烟,你全名叫什么?”-

小烟认真道:“我叫李若烟,我娘说,是要我像我爹一样,做一个有用的人!”

小仙呵呵一笑,拍拍他头道:“刚才有个庸医,监定你是好料,我只好冒险听他的话,替我师兄收个徒弟啦!”

小烟当然不明白,小仙的师兄是何许人物,他高兴道:“小叫化哥哥,你答应让我跟着你做叫化吗?”

小丢却拉着他,激动道:“小烟,快!快向小长老磕头,谢谢他大力成全!+-*/小烟虽然莫名其妙,却是听话地先跪下去。

小仙受了他一个叩头大礼,笑嘻嘻地拉起他道:“以后我是你师叔,你这个头,不会白磕,将来我会教你,如何从你师父身上多挖点东西。”

聪明的小烟,知道自己遇上贵人,感激道:“小叫化哥哥,谢谢你。”

小仙一瞪眼,怪叫道:“喂!你叫我什么?”

小烟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愣在那里。

小丢着急地扯扯衣袖,提醒道:“师叔!+-*/小烟恍然大悟,连忙一个九十度的大礼手拜道:“小师叔,谢谢你!”

小仙拍着额叹道:“怎么你们都喜欢加个小字乱叫,什么小长老,小叫化哥哥,连师叔都要叫小师叔,我会被你们叫得长不大耶!”

小天呵笑道:“光凭你这个耶!你就还没有长大。”

“耶+-*/!+-*/小仙对他扮鬼脸,皱着鼻子,嘟小嘴,跋涉道:“我高兴!”

她转头,对早已相候一旁的胡不归道:“胡舵主,这个拍卖会结束,我还要去追张光天,所以,麻烦你带小烟去找帮主,告诉他,说是我代他收的徒弟,我已经受了人家的磕头礼,他可不能反悔,骂我失信于人,又当不成师叔?”

胡不归恭谨地接下任务,心中却道:“天下大概只有小长老一个人,是代别人收徒,甚至当师父的人都没有选择和反对的权力。+-*/他不禁为自己的帮主感到无奈。

小烟有点喜出望外道:“小师叔,你说我师父是丐帮帮主吗?”

小仙得意道:“那当然,我介绍的师父还会差吗?不过,小烟,你可得自己争气,好好用心练武,不要让我师兄说,我推荐的徒弟不成材,那我就很没有面子喔!”

小烟拼命地点头,保证他一定用心学习。

小仙+-*/咋!+-*/的一声,左思右想,还是不放心道:“你已经九岁,在练武来说,起步是稍稍晚一点点……喔!有了,文大叔是纯阳派,纯阳真人的内功心法是第一流的,待会儿我请他送你一段,奠基的内功心法好了!还有……”她斜睨向小天,要小天自己表示。

小天举起双手,投降道:“我知道,少林是外家功夫见长,我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拍卖大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