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十九章 老天真

作者:李凉

  南阳县郊,不到十里处。

  小天等三人,踏着晨露,漫步在小路上,享受着清晨野外舒畅的气息。

  小人略带遗憾道:“文大叔,可惜咱们追查陷害你的人,查到鬼面蛇君身上就失去线索

啦!”

  文如龙反倒不在意地笑道:“至少,我们知道,三年来刻意让我要死不活的人,就是雷

风。如此我们所花精神,就没有白费,更何况我们还为一个小镇除去大害,收获可谓不少

了。至于,下毒害我之人,正如以前你所分析,有可能是白玉堡、枫叶山庄、联吟大会和武

当山,这四处中之一处,我便从这四个地万慢慢调查,总会让我找出端倪,只是,我有一事

想不通!”

  小天问:“什么事想不通?”

  文如龙道:“雷风一向是个眼高于顶的人,如何以会归付紫微宫!”

  小仙道:“文大叔,你有一阵子没在江湖上走动,难怪你不知道,她便将近来紫微宫对

一社一堡发动攻击的事,解说一遍,最后小仙结论道:“所以,根据敝帮主的推测,这从中

收乞和胁迫黑白两道的集团,大概就是紫微宫,如此一来,鬼面蛇君加入紫微宫的事,就很

合情合理啦!”

  文如龙恍悟地点头道:“原来如此。”

  小天笑着道:“所以,文大叔,你追寻陷害你的人,就无法从白玉堡开始。”

  文如龙摆手道:“无妨!反正我还是得去一趟白玉堡,表达一下慰问之意。而且,我和

葛雷相识,可以顺道拜访他。”

  小仙蓦然道:“文大叔,这里离武当山很近,你为什么不先回去看看。”

  文如龙淡笑道:“我正有此打算。”

  小仙奇道:“可是南阳和武当山,是反方向的,你为什么赔着我们一块儿走?”

  文如龙反问:“你难道不欢迎文大叔到丐帮南阳分舵做客?”

  小仙高兴道:“欢迎,当然欢迎!我只是怕耽误大叔你的归程。”

  文如龙豁然笑道:“反正都已经耽误三年有余,再多耽误两天,又有何妨?我只怕和你

们分手后,就难和你们见面,不趁此机会多和你们这两个怪胎多加亲近,更待何时!”

  小天和小仙两人同时高兴地大笑,三人便踏着愉快的脚步,走进正缓缓打开城门的南阳

县城内。

  小天想起什么似地问:“对了,文大叔,我记得你说,三年前,你是从武当山要往巫山

的途中,遇到雷风的,所以你没去成巫山是不?”

  文如龙额首道:“不错。”

  小天笑问:“文大叔,你那时到巫山可是有什么特别的事?”

  文如龙颔首道:“不错。”

  小天笑问:“文大叔,你那时到巫山可是有什么特别的事?”

  突然,文如龙脸色骤暗,显得有些阴郁道:“是的,谁能料到,世事竟是如此多变。”

  小仙好奇地问:“文大叔,你要办的事,是很重要吗?为什么,你看起来好难过的样子

呢?”

  文如龙苦笑道:“我真的看起来很难过?”

  小仙天真地点着头。

  文如龙叹道:“唉!我想是很难过吧!不知她是否能原谅我的不得已?”

  说着,他径自深人自己的思绪当中,没看见小天他们正好奇地盯着他。

  许久,他再次长叹一声,猛然警觉自己的失态,抬起眼,正好遇上小天他们探询的眼

神。

  他淡笑道:“你们很想知道?”

  小天假装不好意思地呵笑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嘛!”

  文如龙抬头望向依然冷清街道,笑着问:“你们知不知道,江湖中有位叫巫山仙子

的?”

  小天摇摇头,小仙却点头道:“我知道,二年前我初出道时,就听说过,她是江湖中第

一美人!”

  文如龙神往地轻笑道:“不错,她不但人美,而且心美,她虽是厕身江湖,却仍旧怀着

一份,属于巫山特有的出尘高雅,她是我所见女子中,最特别的一人。”

  小天呵笑着眨眼道:“这么说,文大叔,你对这位美人相当倾心喽?”

  文如龙承认道:“不错!我在一次无意中遇见她,便知道她是我此生追寻的永恒伴侣,

那时我已年过而立,却是第一次有种想要成家的冲动。”

  小仙感兴趣地问:“那她呢?她是不是对你也有好感?”

  文如龙沉醉于记忆中道:“刚开始时,她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我,后来。我才知道,原

来她是害羞,而不是不愿意看到我,我俩便很自然地在一起,不久之后,就坠人情网。”

  小天笑呵呵地猜道:“接着你们私定终身,她回巫山等你娶她!对不对?”

  文如龙目光迷蒙道:“没错,因为她师父仍然健在,我想娶她,必须先徵求她师父的同

意,我们便约好,她先回巫山,最迟三个月后,我一定请求师父为我做主,准我前去巫山提

亲。”

  小仙不解道:“你不是在白玉堡中,一住就是半年吗?这三个月之期,又是如何订下

的?”

  文如龙笑道:“我们是在断魂崖相识,在白玉堡朝夕相处下,生出情愫,许下盟誓之

约。她陪我离开白玉堡,一路拜访各处,直到在武当山见过我师父后,我才再送她下山,让

她先回巫山。”

  小仙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文大叔,你说故事时,干脆一点,一次说清楚嘛,省得

我还要伤脑筋去东猜西想。”

  文如龙幽默道:“是,遵命,下次改进。”

  小仙笑道:“不用下次啦!现在马上改进不是很好,后来呢?你没去巫山,那怎么办

呢?”

  文如龙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我只希望她知道我是遭到变故无法成行,并不是故意毁

约!”

  小天和小仙同时+-*/喔!+-*/的一声,有些为文如龙感到伤脑筋。

  小天安慰道:“文大叔,我想你女朋友一定会知道,你是因为不得已才没去求婚的,她

如果真的爱你,会愿意等你的,你放心好啦!”

  小仙瞪着他问:“你怎么会知道?你又没谈过恋爱,你怎么知道人家巫山仙子,会不会

原谅文大叔?”

  小天嘿笑道:“唉!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走路吧,我是听我娘说的啦!”

  小仙呵呵笑道:“我说嘛,除了古妈妈,还会有谁。+-*/她转头对文如龙道:“文大叔,

如果是古妈妈说的,准没错,你赶快将聘礼准备好,送上巫山,一定可以娶得美人归。”

  文如龙好笑道:“你们俩对古夫人的话,如此有信心?”

  小仙认真道:“因为古妈妈是过来人呀!听过来人的经验谈,保管没错。”

  文如龙不语地呵笑着,他何尝不是希望如此。

  此时,三人走过一家正在开门的绸缎行,举着门板的夥计看到小天,就像见到鬼一样,

大叫一声,跳起来将门板随手一丢,冲进店内。

  三人被这名夥计怪异的举动留住脚,小天莫名其妙,拍着自己的脸颊道:“我有那么奇

怪吗?竟然能让他兴奋的难以自持?”

  此时,一名掌柜打扮,年约四旬的中年人正急忙走出来,他身后跟着七、八名夥计。

  小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人领着身后的夥计,单膝下跪,肃手垂头,请安道:“属下

南阳县铜首吴菲,带领手下弟兄,叩见少爷!”

  小天摆摆手笑道:“免礼,请起。”

  众人起身后,吴菲踏前一步,躬身道:“属下不知少爷夜临南阳,末曾迎出城外相接,

请少爷恕罪!”

  小天笑道:“吴头儿,别那么客气,我自己都不知道会到南阳县来,你又如何等着迎接

我?”接着他瞄向方才冲进店中的那名夥计,默笑道:“倒是我第一次进南阳县,从末与你

们见过面,你们如何认出是我?”

  那名夥计想起刚才慌张失态的样子,讪讪地低下头嘿嘿偷笑。

  吴非笑道:“因为少爷长的和魁首实在太相像,属下们对魁首的音容自是相当熟悉,所

以一见到少爷,便能猜着是少爷驾临南阳。”

  小仙呵呵开玩笑道:“独家制造,别无分号!”

  吴非这才注意到小仙和文如龙,他连忙揖手道:“这位一定是丐帮的小长老吧!不知这

位大爷是……”

  文如龙含笑抱拳回礼迫:“在下文如龙。”

  吴非惊道:“可是平剑书生文大侠?”

  文如龙淡笑洪手道:“不敢,正是区区在下。”

  吴菲讶然道:“江湖传闻,文大侠三年多前被仇家陷害失踪,生死不明,原来竟是谣

传。”

  文如龙道:“并非谣传,只是在下命大,遇到贵少爷,总算是脱离苦海,再世为人啦!

哈哈……”

  吴菲愉快道:“原来如此,对了,少爷你们快店里请,看我多糊涂,居然让少爷们站在

街上讲话。”

  他连忙相请,众夥计们更是赶忙向左右闪开,让出一条路来。小天看看小仙,微笑道:

“最近老是在让你招待,我看今天就住在我家的分席好啦!文大叔,你觉得呢?”

  文如龙晒然笑道:“我没有意见。”

  小仙摊手道:“住就住,谁叫你家儿郎眼尖,不过,最好能请我家叫化来一趟,我想问

看看,帮中最近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小天点头对吴菲吩咐道:“吴头儿,这麻烦你找个人,将丐帮南阳分舵的水舵主请

来。”

  他好奇地问:“对了,兄弟,你家息丐窝在哪里?”

  小仙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她从身上一口麻袋中,翻出一块颜色深紫,表面光滑油

亮,三寸长,一寸宽,正面雕有复杂如意图形的竹牌,交给吴菲,道:“吴掌柜,你就拿这

面竹牌,随便找个乞丐,要他带你去见水舵主就可以啦!”

  吴菲双手恭敬地接过竹牌,道:“我马上去办。”

  接着,他叫道:“老二,你请少爷他们进去休息,顺便再差各弟兄到林记去为少爷他们

打点些早点,其他弟兄照常干活。”

  另一名年约三十出头,长相斯文的翔龙社儿郎,马上站出来,对小天躬身道:“在下林

楠,是铁首级弟兄,少爷,你们里面请!”

  吴菲道:“少爷,你们稍坐,我马上去请水舵主。”

  小天点点头,吴菲转身大步离去。

  文如龙笑道:“光看这位吴头儿的办事能力和态度,便可窥知,翔龙社的壮盛,并非侥

幸。”

  小天眨眨眼,笑道:“那当然。+-*/三人随着林楠走进绸缎店,翔龙社其他儿郎亦各自散

去。

  小天好奇问道:“兄弟,你身上那些小麻袋里,好像装着不少家当嘛。”

  小仙得意地道:“那当然,不看看是谁的百宝袋。”

  听到小仙故意学他的口气说话,小天只是呵呵一笑,他捉弄道:“可惜,你的百宝袋里

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银子,所以只好流浪街头,做做伸手将军,”

  小仙嘿嘿反驳道:“没有银子有什么关系,只要需要用时不缺钱花,这就是本事。+-*/她

斜视着小天嗅道:“要你做伸手将军,你做得来吗?跟着我,你只有付钱的分,你会比我大

牌吗?”

  文如龙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连带路的林南,都咬着舌头,憋红着脸偷笑,小天这次

这只鳖吃得不小。

  因为他跟着小仙,为他付钱,不就变成小仙的跟班随从,而且,要他拉下脸,学小仙死

皮赖脸,唱作俱佳,缠着人叫:“好心的头家,一点来分喔!+-*/他还真做不到,这种不要,

他学不来,他当然只好吃鳖!

  林楠带着三人走过放着五花十色的通道,走进一座成口字型建筑的大杂院。

  口的中间,就是天井,一座堆满翠绿,尚末成熟的葡萄架下,有一口四方方的水井,几

个穿着开档裤的小孩子们,正在井边嬉戏。

  林楠笑指着当中一名,大约五、六岁,扎着冲天发畿的小孩子,道:“那个便是吴老大

的儿子,叫吴非凡。”

  这里的景象,和一般千常百姓人家的家居生活,并无二样,若非事先知情,没有人会相

信,这座大杂院,竟是北地最庞大的帮会组织,翔龙社所属的党口之一。

  吴非凡看到林楠带人进来,便丢下手中的弹珠,张着白胖可爱的小手,颠着脚步,跑过

来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大声唤道:“二叔,陪小凡玩玩。”

  林楠一把将他抱坐在臂上,笑道:“不行,二叔有事,小凡,叫少爷!+-*/他指着小天,

对吴非凡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老天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