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二章

作者:李凉

了凡大师正要拂袖而去,突见小仙连奔带跑,一头闯来。

只见小仙大叫道:“光秃秃的,你怎么要走了,这个不要啦?”

说着把手上的那卷神功手抄本一扬。

了凡大师一怔,这才记起那卷少林武学手抄本,被小仙连骗带夺”借“去。

刚才一来,跟丁大空和万骏尚未寨喧几句,那些长老就赶来告急,使他还没机会跟老疯子算帐。

却听丁大空笑骂道:“徒弟,这是了凡大师,不可无礼!”

小仙指着了凡大师笑道:“他本来就是光秃秃嘛!”

了凡大师并不在意,把手一伸道:“小旅主,还来?”

小仙嘻笑道:“还你!两个时辰还没到呐!”

了凡大师一怔:“那小施主……”

小仙嘻嘻道:“本子上的一段,不知是你写的太潦草,还是写了别字,有几个字我看不懂,也猜不出,所以只好来问问你啊!”

丁大空诧异道:“徒弟,你们已经见过了?”

小仙道:“岂止见过?咱们的交情此师父还深呐!"说时,向了凡大师挤挤眼睛,使老和尚啼笑皆非。

丁大空莫名其妙道:“这怎么可能,我跟老和尚已经几十年的交情……”

小仙黠笑道:“师父,你说跟光秃秃的几十年交情,曾经想借他的”金钢护体神功”练功笔记手抄本一看,借到手了没有?”

丁大空摇摇头道:“没有,你突然问起这个干嘛?”

小仙把手抄本一扬,得意笑道:“我却借到了。”你,……。丁大空简直不敢相信。

小仙更得意道:“师父,你借不到,我却借到了,是不是比你的交情深厚?”

丁大空半信半疑道,"老和尚,你真的借给他了?”

丁凡大师能说什么呢?只有沮然叹口气道:“手抄本就在他手上,还有什么真的假的,反正老衲遇上你们师徒,只有认衰!”

丁大空不由地哈哈大笑道:“他奶奶的,徒弟,还是你比师父我行。”

小仙眉飞色舞道:“那当然,不然怎能叫青出于蓝,胜于蓝!”说得好!说得好!哈哈……。丁大空乐得简直得意忘形了,一把搂过小仙:

“这才叫名师出高徒啊!”

小仙竟然面红耳赤,急忙挣脱道:“师父,别老不正经!”

丁大空突然若有所悟,尴尬地强自一笑。

好在他一向疯疯颠颠惯了,大家都司空见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何况他是跟自己徒弟"发疯”,也算不得失态。

倒是小仙当着这么多人,骂师父"老不正经",若换了别人,简直是大逆不道,好在他只有十一二岁,童言无忌,可以原谅。

了凡大师正好要走,趁机道:“走,小施主有何处看不懂的,咱们找个地方去看,老衲给你指点。"万骏心知老和尚生气了,忙打圆场道:“大师……"。

了凡大师置之不理,一把拖了小仙,就向厅外走去。

万骏轻谓道:“大师虽是一番善意,但咱们丐带的事,绝不可以扯上少林。对了,师叔,玉小仙最好即日让他离开君山,派人护送回黄山,万一出了差错,咱们可不好向玉老庄主交代。”

方费柯道:“帮主说的,可是黄山道遥庄的玉老庄主?”

万骏点了点头,道:“方才那小孩,便是玉老庄主的孙儿。”

提起黄山道遥庄,端的赫赫有名。

中原江湖道上,除了九派一帮之外,即是江南白玉堡,北地翔龙社、黄山逍遥庄、神秘紫微宫这"武林四大家"。

其实,称他们为"家",并不算很正确,因为白玉堡和翔龙社,都是拥有数千之众的庞大江湖组合。

“他们一堡一杜,一南一北,各据一方两相遥对,而彼此的规模和实力,儿乎不相上下,难分轩轾。

“紫微宫”却神秘兮兮,迄今无人知晓它在何处,实力如何,只是风闻宫申高手如云,皆以星宿为外号,宫主复姓字文,单名一个奇字,自称为"紫微星君。”

真正属于部族。即是位于黄山深处的"逍遥山庄",如今三代同堂的玉家。

黑鲸门蠢蠢慾动,随时可能大举来犯,小仙留在君山,自是需为他的安全顾虑,尤其他调皮捣蛋,不知天高地厚,万一出了差错,确实无法向玉家交代。”

本来了太空收了这个徒弟,一时兴起,要求玉老庄主让他把小仙带来君山,是适逢丐帮十年一度的盛大帮庆,痛痛快快玩上几天,想不到偏偏遇上黑鲸门来犯。

经万骏一提醒,丁大空也觉出担当不起这个责任,眉头一皱道:“他奶奶的,这倒是件麻烦事,强敌当前,我哪能离开君山,抽身护送他回黄山?”

他说的是事实,丐帮虽是天下第一大帮,但那只是指人数众多而言,会武功的不及百分之一,能称得上高手的,更是少之又少,整个丐帮凑不足百人。

况且,分散在各地,一时那能赶来君山集中,全力跟黑鲸门一搏。

如今距十年一度的帮庆尚有三日,各地只派代表数人来君山参加,其他弟子均留在当地庆祝。

在座的这十几名长老,半数是来自洞庭湖附近一带的,由于黑鲸门不断挑斗,事态严重,才提前赶来向帮主告急。

至于路途较远的人马,则必需前一日才能陆续的赶到。

论武功,这十儿名长老,在帮中已称得上上是高手了,若跟黑鲸门的实力相比,悬殊太大,丁大空自然走不开。

万骏不禁忧形于色道:“黑鲸门的人已遍布洞庭湖一带,此去黄山好几百里,途中更需防范发生意外,只怕非得师叔亲自辛苦一趟不可呐!”

丁大空左右为难道:“他奶奶的,这真伤脑筋,小仙绝不能留他在君山,可是,我要送他回黄仙。这儿的人手就更少了。”

万骏正色道:“师叔,你老人家只管护送他回黄山,这里的一切有我……”

正说之间,突闻厅外人声哗然,使得在座的人为之一怔,纷纷起身向外走去。

万骏等人尚未出厅,便见一个身背三只麻袋的叫化子,慌慌张张入报:“帮主,岭南来的几位长老,在麻塘渡口出了事!”是黑鲸门,”万骏脸色霍地一沉。

那叫化愤声道:“除了他们,谁敢惹咱们丐帮!”

万骏急步冲出厅外,只见五六个丐帮长老,显然受伤不轻,正由健壮叫化子扶著走来,后面跟著一群大小叫化。

一见这情形,万骏不由地惊怒交加,上前阻止几个长老施礼,吩咐道:“快扶几位长老到大厅。”

那群大小叫化,不敢擅自跟入大厅,留在厅外交头接耳,谈论纷纷,一时群情激愤,恨不得立即跟黑鲸门全力一拼。

万骏等人回到大厅,待几名受伤长老坐下,即问道:“你们在什么地方遇上黑鲸门的人?”

襄阳分堂口七袋长老丘安,一手按住左臂伤口,道:“咱们跟南阳地区各份堂口的人,昨夜在湘阴会合,一行二十多人,今天一早就赶往麻塘渡口,不料中了黑鲸门的埋伏。

渡口附近,至少布下了一两百弓箭手,出其不意射来一阵乱箭,使咱们措手不及,王长老,马长老带著几个弟子走在前面,首当其冲,当场被乱箭射死。”

顿了一顿,他喘口气继续道:“接著杀出两三百人,其中不少武林高手,咱们虽然奋力抵抗,仍是寡不敌众,没有死的全挂了彩……”

另一六袋长老郑兴接道:“咱们突围冲近渡口,只剩下了五六人,要不是总堂□弟子的渡船赶来援助,咱们可能一个也活不了!”

丁大空破口大骂:“他奶奶的,分明要赶尽杀绝嘛!”

万骏略一沉吟,当机立断道:“师叔,这里的事不用管了,请即刻护送玉小仙回黄山!”

丁大空尚未置可否,一名总堂口的弟子急道:“帮主,去黄山的几条路,恐怕都已有黑鲸门的人埋伏,丁长老要多带些人手……”

他不说倒好,这一说反而激起了老疯子的无名怒火:“他奶奶的,我老人家偏不信这个邪!万骏,这里你多担代些,我会尽快赶回。”师叔……

万骏未及劝阻,丁大空已掠出厅外,疾奔而去。

小仙可真够得上大牌,坐在老熔树下,全神贯注地默记手抄本上所记"金钢护体神功"的口决及练法。

程金宝则站在一旁,替他打扇子躯热,并且赶走飞来飞去的苍蝇、蚊子。

了凡大师坐在三丈外的石块上,不时抬头看看天色,同时暗中注意小仙尚剩下几页还未看完。

小仙这时已看到最后一页,似乎正值重要部份,重复把那一段仔细再看一遍,低诵著,练精入神,朝元聚顶,倒转三车,炼精比气,炼气归神,炼神反虚,子午时交……-”

冷不防,了凡大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至,出手如电,一把将手抄本夺去。

小仙霍地跳起,情急叫道,"光秃秃的,你……”

了凡大师呵呵大笑道:“小施主,两个时辰已到!”

小仙不服道:“不能那样算,谁教你字写的那么潦草,我去找你问字的时间应该要扣除!”

他也来个出其不意,向了凡大师扑去,打算夺回那手抄本,可是老和尚身形一异,使他扑了个空。光秃秃的,你怎么可以赖皮……

了凡大师,存心逗弄小仙,施展“移形换位"身法,从容避开小仙的追扑,同时笑道,"咱们得弄清楚,究竟是你赖皮,还是老衲?”

小仙火大了:“当然是你这光秃秃赖皮!”

了凡大师笑问道:“哦?两个时辰已到,老钠按约定收回手抄本,有何不对?”

小仙理直气壮道:“暂停的时间,你没有扣除,分明是存心耍赖!”

了凡大师反问道:“咱们事先有约定暂停这一条吗?”

小仙一怔,停止不追了,这:“……”

了凡大师这下可逮著了机会,以牙还牙道:“老疯子没教你?唉!教不严,师之过,你们师徒两个都该打屁股!”

小仙忍俊不住,"扑哧"一声笑道:“光秃秃的,你比我还‘贼’嘛!”

了凡大师得意道:“能跟老疯子交这么多年的朋友,不贼也得贼,何况他又收了个比他更贼的徒弟!”

一老一小,突然相对大笑起来。

程金宝直奔过来,振奋道:“师父,你又赢了?”

小仙瞪他一眼,没好气地道:“妈妈咪啊!输惨啦!”

程金宝一怔,摸摸脑袋道:“输惨了,师父干嘛还这样乐?”

小仙道:“我这叫笑在脸,苦在心里,免得让人家说我输不起,没有赌品,连这个都不懂,真不是普通的笨,简直无葯可救!”

程金金楞"头榜脑道:“师父放心,我身体好得很,从来不生病,不需要葯……”

小仙见了凡大师正扬长而去,心念一动,忽道:“傻大个儿,你当真想要拜我为师?”

程金宝认真道:“当然是真的,头都磕了,叫也叫了,还有假的?”

小仙眉头一皱道:“可是,我已经力不从心,不能传授你赌技,不能误人子弟,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程金宝急道:“不!师父那手掷鹘子的本领,巳经够高明了,只要我能学会,一生受用不尽!。

小仙暗骂一声"没出息!",嘴上故意问道,"傻大个儿,你知道刚才被老和尚夺回去的手抄本,是什么吗?”

程金宝摇摇头道:“不知道……。

小仙表情逼真道:“告诉你,那是一册”逢赌必胜宝典”,谁能得到它,谁就是赌仙,更厉害的是,学会它的咒语,还能使别人逢赌必输。今天你亲眼看见的,老和尚在我背后一念咒,我就连出三把‘么二三”!”

程金宝着急道:“那怎么办?”凉拌!此洗手,戒赌!”

程金宝自告奋勇道:“我去把它夺回来。”

小仙暗喜,怂恿道:“那得赶快,迟了他就回少林寺去了。”

程金宝那敢怠慢,急忙去追已经走远的了凡大师。

小仙望着急起直追的傻大个子背影,如释重负笑道:“妈妈咪的,总算把这楞小子打发走了。唉!……”

刚松了口气,却听大榕树上响起一阵狂笑道:“楞小子打发走了,还有我这老小子呐!哈哈……”

小仙抬头一看,却不见人影:“师父,你躲在树上干嘛?”

人影一晃,丁大空自树上飘身落下,呵呵笑道:“徒弟用骗的,师父我只好用偷的了,否则,咱们师徒二人,岂不成了狼狈为姦?”

“偷?”小仙一时尚未会意过来:“师父,你躲在树上干嘛?”

丁大空笑道:“没什么啦!师父不过是沾徒弟的光,在树上瞄了那小册子几眼,可惜你翻的太快,距离又远,师父老眼昏花还真看不仔细呐!”

小仙恍然大悟道:“原来师父早就躲在树上,趁机偷看……”

丁大空道:“徒弟吃肉,师父喝点汤不行吗?”

小仙以手肘向老叫化杯里一拐,挤眉弄眼笑道:。汤比肉补吧?”

言下之意,似指以丁大空的武功造指,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