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二十章 僵尸奇门阵

作者:李凉

七月十二日,掌灯时分。

丁大空带着小仙和小天两人,来到唐门的大门外。

别看唐门在武林之中声名赫赫,它的门面建筑,除了因为人口众多,所以占地较广外,全和四川平常百姓人家的宅院相同。

平凡朴实中,自然带有一份宁静的感觉。

小仙看着挂有唐府二字匾额的唐门,有些失望道:“什么?这就是有名的四川唐门?怎么一点都不特别呢?”

丁大空哈哈笑道:“傻徒弟喔,那么你以为唐门应该长得像什么样哩?”

小天却微笑道:“养晦蹈光,反朴归真,其实,这已是唐门不凡之处。”

丁大空眯着眼,呵笑道:“对极啦!小子,还是你有眼光,小……小仙这点比不上你。”丁大空原本想说小丫头,被身后的小仙一把拧的毗牙例嘴,连忙改口。

小天莫名其妙道:“老叫化,你怎么啦?牙痛吗?”

丁大空苦笑道:“我不是牙痛,是不小心被小野“疯”叮着。

“咦!”小天举目四望道:“奇怪,我怎么没听到野蜂的叫声!”

丁大空斜睨一眼小仙,嘿笑道:“这只小野“疯”,厉害的紧呐,叮起来无声无息,令人防不胜防。

小仙背着小天,白他师父一眼,故意打岔道:“师父,要不要叫门?”说着,她便走上石阶,伸手要去拉动大门上的狮头叩环。

小天急忙一把拉住她,紧张道:“喂!小仙,有毒呀!”

小仙一楞,询问般地看着丁大空,丁大空耸耸肩道:“我不知道,不过既然是唐门嘛,最好是别乱来。”

其实,他是故意吓唬小仙。

小仙却信以为真,缩回手,吐吐舌头,对着大门扮个鬼脸,赶快走回小天身后,离那两扇黑色大门老远。

丁大空呵呵一笑,轻轻纵上丈高的门顶,对着偌大的宅院,放声大叫道:“小毒鬼喔……我老疯子来看你喽,你还不快给我出来。”

丁大空的叫声不算高音,却是凌亮无比,层层声浪,宛若有形般,自近而远,传遍整个唐门。

顿时,将大宅院中,宁静的气氛,破坏无遗。

突然,宅院内传出阵阵狗吠,原来是被丁大空的叫声,引出一大群黑狗、白狗、花狗、土狗、笨狗。

丁大空好整以暇地坐在门顶高处,得意地呵呵直笑。

找狗,才是他大叫的真正原因,因为他心中已经看得到,那一大锅香喷喷,热呼呼的炖香肉。

其实唐门并非无人看守大门,早在丁大空他们一到门口,唐门的暗桩就已经知道,由于丁大空外型特殊,唐门弟子一见,便知道是老爷子嘱咐要特别注意的人来了。

但是,不明究理的唐门弟子,只知道飞报老爷子,可不敢擅自开门放人,免得放进老爷子不欢迎的人。

便在丁大空越上门顶时,这些暗桩弟子全都紧张地扣住一大把暗器,只等丁大空往下一跳,就要赏给他。

怎料,丁大空却在高处放声大吼。

门外小天他们两人,对丁大空如此行径,都觉得好玩,于是一起掠上门顶,和丁大空并坐一处。

才这一下子,唐门内数条人影,已似闪电般,掠空来到距大门不足十丈之处。

为首一人,赫然是白发白髯,相貌清矍,身材微瘦的唐老爷子。

唐子奇看到丁大空坐在门顶上,老远便大笑道:“老疯子,你坐在那么高,可是在打我唐府里,那些大小黑狗的主意?”

丁大空豁然拍着腿大乐道:“他奶奶的,不愧是我疯子七、八十年的老朋友,既是知我心意,你自己就看着办,别要我动手。”

唐子奇停下身,仰头道:“想吃香肉有什么问题,老疯子,你就下来吧!咱们进屋里聊去。”

丁大空嘿笑道:“徒弟们,咱们下去啦,他人往下纵,身子却是棉絮般轻飘飘停在半空,才缓缓往下落。

小仙呵呵一笑,相准她师父的身影,猛往下跳,顺手捉她师父一把,将丁大空缓降的身子,拖下地去。

小天却是站起身来,如履平地地一跨步,自空中走着下来。

小天这一招,让在场的所有人,看得双眼猛突,着差没大叫出口。

连丁大空和唐子奇都对他的功力大感惊讶,丁大空虽知小天的来历,但是,他总认为传言和事实多少会有出人。

如今,事实证明小天的功力,比传言还要高上一些。

唐子奇走上前道:“老疯子!快帮我介绍一下,这两个小小子是谁?”

丁大空看他那性急的模样,得意道:“听着,小的这个,是我徒弟,叫玉小仙,就是我那小兄弟玉文行的……小孩;大的这个,是小仙的哥们,叫古小天,他是……”

“小天!”唐子奇惊喜道:“是心影她的儿子,古小天吗?”

小天楞道:“老爷子,你认识我娘?”

唐子奇昂首哈哈大笑,他拉著小天的手,高兴道:“傻小子,我岂止是认识你娘,她是我干女儿,所以,你就是我干孙呀!你爹和你娘,早在两天前就到唐府,现在正住在这里呐!”

小天一楞之后,高兴地大叫道:“真的吗?我爹和我娘都来了吗?”

丁大空搔着头,哺哺自语道:“对喔!我怎么没想到,他是小影的儿子,自然是小毒鬼的干孙。唉!老了,真是老啦!”

小仙却双眼发亮,得意地呵呵贼笑,看样子,她可从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中,占到便宜啦!

唐子奇拍拍小天,看着他身后的小仙,道:“你是小仙吗?我早就听你师父提过你,欢迎你来玩呀!”

小仙呵笑道:“老爷子你好,你和我师父可是类似兄弟的关系?”

唐子奇微笑道:“应该算是吧!”

小天脑筋一转,叫:“不算!”

小仙却截口道:“嘿嘿,叫师叔!”她神气地双手插腰,大刺刺地站在小天的面前。

众人搞不清怎么回事,丁大空突然想通,抽着手呵呵大笑。

接着,唐子奇也想到怎么一回事,哈哈大笑道:“原来如此!”

他对其他人解释道:“小天是我干孙,小仙却是我兄弟的徒弟,算来是我师侄辈,当然比小天长一辈,所以他要小天叫他师叔。”

众人这才领悟到,是这么一回事。

小天却大叫道:“喂!姓玉的,咱们可是认识在先的哥们儿,你想不顾兄弟之情,那你是做梦!”

小仙得意已极地嘿嘿直笑,她皮皮道:“我不管!谁叫你投错胎,生错人家。我是侄,你是孙,这师叔你是叫定啦!”

小天+-*/哼哼!”地瞅着她,比她还皮道:“你不管,我也不管,想占我便宜,葡萄成熟时----还早的很呐!怎么才刚掌灯,你就做梦?找看你还是早点醒醒吧!”

唐子奇呵呵着打圆场道:“小仙,我看算了吧!你和小天认识在先,既然是兄弟相称,就不要另论辈份。”

小仙嘟着嘴道:“老爷子,不不?师叔,你怎么帮你干孙子说话?我和他可没结拜,这兄弟是叫着玩的。”

唐子奇笑道:“其实,老夫也末和老疯子结拜,你这师叔,不管叫我,或是要小天叫你,都是名不正,言不顺!”

小仙一撇嘴,忍不住灿烂地笑道:“哎呀!刚刚是好玩的啦,她瞪小天一眼,哼道:“谁要当你师叔?那多没趣儿!”

小天呵呵笑道:“就是嘛!这才像话:“

小仙突然踹出一脚,小天疏神之下,终于被小仙端中尼股,小仙却躲在丁大空背后,对他扮鬼脸道:“就是嘛!这才像话!”

小天一见还有这么多人在场,而且他急着见他爹和他娘。终于悻悻道:“别忘了,君子报仇三年不晚。”

众人见他们两人,如此天真地拌嘴,嬉斗,忍不住哈哈大笑,唐子奇又爱又怜地,左手搂着小天,右手搭小仙,愉快地带着他们往宅内走去。

七月十五,自一早起,唐府那片儿近方圆十五里的大宅院,就像沸腾了般,处处人来人往,张灯结彩。

那些来自各地,有的是道上好汉、有的是名流巨贾、有的气度轩昂不凡、有的文质彬彬、温文有礼,各形各色,各式各样的人都有。

不相同的人,却有着相同的喜悦和庆贺的心,每个人都扯大嗓门喧嚷着、招呼着,让一阵赛过一阵的笑声,尽情地出自口中。

浓烈的喜色,恰似此刻西天的彩霞,在人的脸上,燃亮开来,片片的艳红,更为唐门上下里外,增添几分欣慰欢愉的色彩。

闲云居,唐门的中枢地带,唐老太爷起居之所。

此时,大厅正中,高高挂着大长大金寿字,寿桃、寿面,堆成一座座的小山,端端正正放在铺着大红喜巾的长方形雕龙桌上。

一对小孩般地高,粗如人头的大红寿烛,跳跃着如炬的光芒,使得大厅之上,一片通明。

大厅正中,一方红毯由外向内,直铺到金色大寿字正下方尽头处,一张龙背狮腿,铺着绣金绵垫的太师椅,如王者之座地拦在那儿,都是待会儿众人贺寿时,老寿星的宝座。

大厅两旁,左右各有一排绵延向大厅门口的酸枝太师椅,上面也是铺着代表喜气的大红锦垫,只是两排长长的椅子。现在让人数不清一共有多少张。

这里的一切,俱上笼罩在欢愉、热烈的气氛中,却有人,在这种沸腾的时刻,忙里偷闲,闲中取静,悄悄地躲在一处僻静的花园中。

西斜的太阳,将园里负手而立的两人,拉出一高一矮,两条长长的影子。

“小天,前些天社里派在江湖中的眼线,传来消息说,白玉堡主萧笑生已经重现江湖,统领起白玉堡对抗紫微宫。+-*/古天宇看着逐渐隐人山头的落日,淡淡道:“这个消息,打破我对白玉堡曾经有过的怀疑。”

小天看着浴在夕阳金光下,他爹那张坚毅沉静的脸旁侧影,讶然问:“爹!你是怀疑紫微宫的来袭和白玉堡有关?”

古天宇平静地点头道:“虽然,表面上紫微宫是同时进袭一社一堡,但是,却将大部分的战力放在翔龙社这里,对白玉堡似乎有点虚应过度,而白玉堡失守的却又太离奇,使得爹不得不怀疑一宫一堡是不是已经合作,想并吞咱们翔龙社。”

小天沉思道:“可是,现在萧笑生重现江湖,而且正面和紫微宫对抗,所以爹的怀疑,便被推翻。会不会,这是另一种障眼法?”

古天宇微笑着转过头,目光温柔地盯着自己的儿子,带着一种深遂的表情淡淡道:“这就是爹要你想办法查明的事,如果,一宫一堡真的已经合作,你便要查出他们如今各隐于何地,我们要将之各个个击破。”

小天皱眉道:“他们?怎么,连白玉堡也当起缩头乌龟啦!那如果他们二方向没有合作呢?”

古天宇依旧淡然道:“据说,萧笑生扬言,以暗制暗,要和紫微宫一较高低。当然,如果他们双方没有合作最好,我们便可以联合白玉堡,将紫微宫彻底消灭。”

小天叹道:“看来,混江湖还真累,尤其像咱们这种家事庞大的组合,更是麻烦,不去害人,却得防着人家来害咱们!”

古天宇拍拍小天肩头道:“傻孩子,这就是江湖,一个充满竞争,弱肉强食的世界,我们不去害人,同样的,不许他人来害我们,所以对那些野心家,就和那些想要伤害我们的人,我们要给予他们迎头痛击,让他们知道,人善,并不一定会被人欺。”

小天明白地点兴头,忽然-------

“喂-----我的兄弟,哥们儿兼师侄喔,你们在哪里哦?”

小天叹笑道:“又来啦!怎么小仙做师叔的梦,还没醒呀?”

古天宇轻笑道:“她这梦若醒了,就没有欺负人的本钱。出去吧!大概是要开始向你干爷爷拜寿。”

他们父子俩,转出花园,正好遇上自天而降,准备再度大叫的小仙。

小仙一看他们二人,便哇啦哇啦地叫道:“古老爸,你还真能躲哦!害我找你们老半天。快,古妈妈等着你们,要开始向老爷子拜寿啦!”

古天宇呵呵轻笑道:“我没听见你找我呀?”

小仙皱着鼻子,嘿嘿笑道:“古妈妈说,儿子是被你拐跑的,只要找到我师侄,一定能找到你,我叫你干嘛!你又没豆腐让我吃!:“

一向沉稳的古天宇,听到这话她忍不住哈哈大笑,小天斜睨着小仙,突然一闪,+-*/啪+-*/的给他屁股一大巴掌,嘿笑道:“我看谁吃谁的豆腐!”

小仙“哇”的大叫,恨声道:“古小天,你是大混蛋!”

小天眨眼道:“没关系,我若是混蛋,你就是豆腐,无差!”

“哼!”小仙知道自己打也打不到小大,只好跺着脚,气呼呼叫道:“讨厌鬼,我□诉你妈妈去!”

说着,他头一扭,人已如飞鸿冥冥,留下小天得意地呵呵直笑。

古天宇摇着头道:“小天,下次不可打小仙屁股,那是很没有风度的动作。”

小天奇道:“为什么你和娘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僵尸奇门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