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二十一章 易钗而弁

作者:李凉

原本面无表情的玉修文,此时脸色一变,手中长剑似要往小仙身前拦。

这一切,看在小天眼中,他突然了悟地神秘一笑,连忙将玉修文震退。

同时,手中一揽,抱着小仙,掠退了三尺,迎上另一波剑手。

小天闲闲问道:“小仙,下闪小心点,虽然咱们有金蛇的宝衣护身,可是衣服被挑破,还是很失面子的事。”

小仙皱着鼻子道:“我一时忘记咱们穿着一件刀枪不入的宝衣,下次不救你啦!”

玉修文紧张的脸上,闪过一抹释然的表情,重新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挺剑攻向小天,同时有意无意地对小天一眨眼睛。

在夜色的掩护之下,在一群毫无知觉的活僵尸中,玉修文异样的表现,瞒过在远处指挥观地老道士。

小仙抗拒着其他剑手的攻势,不放心地对小天道:“喂,兄弟,你小心点,可别伤着我大堂哥喔。”

小天呵笑道:“你放心好啦!凭他们这座团团乱转的鬼阵,我想伤他还是真不容易!”

话落,小天蓦地停身不动,待另二柄长剑攻到时,才猛然吸气收腹,让长剑贴腹擦过,同时闪电般扣住攻来两人的肩膀,一抖一摔,将这两人的肩,扯得脱臼,摔出丈外。

小天原以为如此,便能止住这二人的再度进袭,可是,肩膀脱臼的老兄,似乎不知什么是脱臼,也不知道脱臼是会痛,再次以脱臼的右手持剑杀来。

他们二人的右手,因为脱臼的关系,按着怪异的角度,以好笑的姿势,手持长剑刺杀小天。

小天无奈地叹道:“他姥姥的,你们不痛,我都替你痛。”

于是,他只好闪身,再次扣住这两位仁兄的肩胛,+-*/咔喳!”一声,将他两人的肩膀接回原位,以免使得这两人的手臂,因为脱臼之后的用力,造成终生性的伤害。

此时,玉修文再和小天面对面过招。

小天似有意若无意地哺哺道:“卸胳膊不可以,那该怎么办?天都快亮了,再玩下去,真没意思!”

于是,面无表情的玉修文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小天同时眨眨他的右眼。

蓦地-------

玉修文的长剑,忽然宛若要追回逝去百年流光般,如电击一闪,剑光浩然无回地笔百刺向小天上身一十二大穴。

小仙扬声道:“兄弟,那是我家的无回剑法,小心一点,我大堂哥的功夫不是盖的。+-*/她的话不过刚完,小天已幻起无数的人影,飘落于玉修文的剑势之内。

小天虚幻飘渺的影子,嘿笑道:“玩真的?”无数条一模一样的影子,同时抬起右手,屈指弹向长剑。

“叮当!”密响,玉修文的长剑被小天强劲的指力荡开二尺。但是,玉修文猛地旋身换过个方位,再次剑若灵蛇,奔向小天的穴道。

远处的老道士,却高兴道:“玉家的无回剑果然不同凡响,看来,本天师搜罗的活僵尸中,数这姓玉的小子武功最高。”

为首的黑衣人笑道:“那还用说,当初主人也是花费了一番手脚,才拿下他的。”

小天低语道:“怎么又是穴道?”和小天闪身而过的玉修文,飞快一眨眼,小天恍天大悟,口中叫道:“他姥姥的,我看你往哪里跑?”

小天忽然突兀地旋身追向避开他的玉修文。弃刺向他男上的长剑而不顾,便在四柄长剑刺中他的同时,小天已经一指点中玉修文的穴道,使得正好举剑踏步的玉修文有若雕像般,定在当场。

老道士一声:“不好i+-*/尚末出口,小天双手齐扬,再次点中刺到他,而来不及收剑的四人。

顿时,四名活僵尸又变成活雕像,挺直长剑、抬左脚,屈右臂地定在原处。

小天拍拍手,呵呵大笑道:“兄弟呀!找穴道下手就没错啦!”

小仙往他身旁一靠,挤眼笑道:“哥门儿,你不是盖的嘛!”

忽然,小仙长啸一声,手中墨竹闪幻成一道巨光,带着“咻!”然的破空声,速度快的令人来不及想,笔直飞奔而出。

没有闷哼,没有哀叫,四名活僵尸在不声不响中,变成活雕像。

小天满意道:“就是这样子啦!”他人影一闪,突然扑向剩下三名活僵尸,嘿嘿笑著屈指弹出一指禅,点住最后三人。

刹时间,热闹的场面使安静下来,小天和小仙两人,同时举步逼向老道士。

小天冷然开口:“臭牛鼻子!死老妖!你还有什么本事?你倒是使出来给本少爷看看,说不定少爷看你耍的高兴,放你一条生路。”

小仙却接口道:“不用麻烦,只要他解开这些人身上的禁制,就可以免他一死!”

小天点头道:“马是可以(也是可以)死牛鼻子,你听清楚没有?”他的土话,在小仙的调教下,还真他妈的进展神速。

老道土和一干黑衣蒙面人,铁青着脸,一步一步地往后退去。

忽然------

“道长,你先带这些活僵尸离开,这两个小子,由我们来解决!”

小天倏然侧首,盯向左侧一处微微垄起的小丘,目光冷凛道:“你们又是何方跳梁小丑?”

老道士宛若看到救星般,恭敬地向小丘上三名红袍老人,拱手揖道:“多谢三位佛爷来援。”

他挥着手,离着小天和小仙身旁好远绕过,小仙翼翼地盯著二人走向活僵尸,解开他们受制的穴道,吆喝着呱呱呜啦啦的咒语,领着十二名活僵尸,消失于暗处。

小仙急着跳脚道:“哎呀!他将大堂哥也带走啦?”她双眼懦湿地盯着小天急道:“小天,怎么办?大堂哥……”

小天轻拍小仙拉着她的小手,目不转睛地盯住那三名红袍老人,安慰道:“小人,你别急,你大堂哥暂时没事,眼前这三个老家夥不太好惹,打起精神来,咱们若不小心,恐怕要栽跟斗,那就很不好玩喽:“

小仙这才感觉到,近处的三名红袍老人,竟又引起她内心那股沉闷不安的感觉。

于是,她连忙用衣袖抹去将要出眶的泪水,吸吸鼻子,冷然地和小天一起目注这三名沉深的老者。

太阳,正缓缓自山顶一处尖端冒出头来,红红的光芒,静静地投向大地再不多久,这抹热烈的红光,就会转多,变成白热的升华。

此时,万物正慢慢褪出黑色的外衣,准备苏醒。

但是,小天他们二人和三名红袍老人对峙间的气氛,却缓缓降沉,沉的像要压仰住苏醒的大地,沉的要将大地,将入万物不复之地。

静,一种不带丝毫安详气息的死寂,一种蕴酿着巨大风暴的不安沉默,悄然地正向大地扩散。

连代表着希望和力量的旭日,都不能穿透这种骇人的静默,为万物投下一点活泼的生机。

土丘之上,三名红袍老者之一,居中那名身材高大魁梧,圆脸长耳,面如重枣的老人,冷然开口道:“古小天,你们二人的确名不虚传,不但武功高绝,胆识过人,连智慧都属非凡,居然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找到僵尸奇门阵的致命之处,无怪乎,你们二人只有小小年纪,便已经名震江湖,你们的确是可怕的对手。”

小天自然不会告诉他们,他们可以找到破僵尸奇门阵的关键所在。

因此,他只是淡口一笑,道:“老头,你突然跑出来,当然不会是来拍我们马屁的吧!你还是爽快一点,干脆报出名号,说明来意,不要罗哩八唆个没完没了。”

面如重枣的老人,哈哈笑道:“古小天,你的确快人快语,好!老夫达马拉。”

接着,他手指右边,那名腊白面孔,气度沉稳,留有灰白胡须的老人,介绍道:“他是哈木斯。”

然后,他转向左边,介绍另一条瘦小微驼,鼻如鹰勾,目光冷酷的老人,道:“他是铁鲁门。”

最后,达马拉再度目注小天和小仙二人,轻快如话家常般,愉悦道:“我们三人,吃称塞外三尊,这次进人中原,是有人花钱请我们三人来杀你们。

“本来我还很奇怪,对付二名小孩子,何需劳动我们三尊之手,但是刚才,我看过你们二人的出手之后,不得不对你们二人重新估计。”

达马拉微微一顿之后,缓声轻笑道:“你们虽小,但是够资格做我们的对手,我们三尊,已经有很多年,末遇上像样的对手,这次入中原,总算没有白跑一趟。”

“塞外三尊?”小天询问似地看向小仙。

小仙皱着眉,侧着头,搔着头发,摇头道:“塞外三尊?没听过,莫宰羊!”

达马拉不以为忤道:“我们三尊久居关外,你二人当然不知,不过,只要能取你们的生命,知或不知,并无差别。”

轻笑依然,塞外三尊同时举步一跨,三人似三朵浮云,一眨眼间,已经来到了小天和小仙的面前。

三人速度之快,让人怀疑,他们三人是不是早就站在小天和小仙他们的面前,从末移动过?

小天和小仙,不由得心头俱是一凛,相对一望,目光中相互传达着:“注意!”的神情,这莫名其妙的塞外三尊,是二人自出以来,仅见的高手。

小天暗中暗忖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刚刚碰上一个莫名典妙的僵尸奇门阵,现在又跑出来什么塞外三尊,都是自己仅遇的费力事,若不好好搞,只怕会砸锅。”

小仙倒没那么多烦恼,在她的心中,小天是无敌的超人,反正自己顶不住时,丢给他便是,简单容易的不得了。

尽管小天心中转着不很轻松的念头,可是他脸上,仍是笑容可掬近似迫不急待地问:“那么,三位番仔,咱们要如何开始?”

回答小天的是一阵窒人的掌风,小天从容地闪出七步之外,呵笑道:“哎呦!老番仔,你还真不知礼数,居然说打就打。”

冷哼一声,动地的是瘦小微驼的铁鲁门,他冷漠道:“小辈嘴刁,本尊者只有送你进枉死城,方消心头之气。”

他嘴里说气,可是在他脸上依然冷漠不带表情。

小天嘿嘿笑道:“叫你番仔,哪点不对啦?你们本来就是从塞外来的老番仔嘛!”

铁鲁门不再答话,只是出手如电,攻势更急地追向小天。

小天蓦然点地,身形直射铁鲁门的面前,看来好像要一头猛撞进铁鲁门的怀里一样。

铁鲁门右手猛猛推出一掌,劈向小天,他的人在推掌同时,猝然右移,左手五指如勾,快速无比地抓向小天右臂。

一招两式,不愧是寒外一流的高手。

小天却吃吃一笑,直冲的身子,+-*/呼!”地随着铁鲁门的掌风飘起,有如落叶般在铁鲁门的掌劲中上下起伏,随着波动的身形,小天巧的不能再巧的闪开铁鲁门抓来的左手。

就在铁鲁门左手来不及收回时,小天倏然停身,脸带微笑,右手如拈风中落英,轻轻一扣,准确无误地扣住铁鲁门的腕脉,使得铁鲁门左边身子一麻,脚下踉跄,身不由己地被小天摔出丈外,跌成狗吃屎。

“拈花如意指!”达马拉和哈木斯,同时惊呼一声。

两人的手腕一翻,自宽大的衣袖内,掣出一支形状相同,长约尺余,金光闪闪的菱形短棒,扑向小天。

小仙呵呵大笑,手往后腰一探,墨竹已然在手,她闪身拦下达马拉,高声道:“兄弟,另一个给你啦!”

话方落,她已抖手一十八棒,刺向达马拉周身大穴。

小天半旋身,右掌直竖猝抛,一记隐泛雷鸣的斩雷掌,赏给哈木斯,同时,右手屈指一弹,接下自地上跃起,因为大意,被他摔得很狼狈的铁鲁门。

达马拉手下的金色菱形短棒,幻起层层日耀眼波动如浪的金光,宛如狂涛般,一阵劈啦连声巨响,金光、棒影骤敛,达马拉略退半步,小仙却连退三大步。”

只这一交手,小仙暗叫:“妈妈咪呀!”

她没想到这从来没听过的塞外三尊,功力竟是如此之高。居然能将她震的手臂发麻,连退三大步。

小仙知道自己遇上了高手,难得正经的她,因为这次小小的吃亏,总算收起游戏的态度,一脸严肃地盯着达马拉。

达马拉虽然惊讶于小仙能接下他这一击,但是,脸上仍然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飘向出棒,再度快速的攻向小仙。

小仙一挥墨竹,脚步踉跄地撞向达马拉,就在达马拉攻势即将临身之时,小仙身形诡异地半俯侧扭,自金光中穿过,同时右手墨竹如灵蛇出洞,悄然无声无息地自肋下飞噬达马拉左胯。

达马拉一惊之下,短棒倏然横截,拦向左胯,并且身形如飞,右脚猝踢,改守为攻,踢向就要倒地的小仙。

小仙却在此时,收棒点地,人在墨竹一弯一弹之中,倒翻入空闪开达马拉的攻击!

另一边,小天身形飘忽,双手左推右拒,同时迎战哈木斯和铁鲁门,他瞟眼小仙,呵呵笑道:“小心点呀!兄弟,现在我太忙,可没时间救你。”

半空中,小仙卷曲如大虾的身子,倏然舒展,在一句:“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易钗而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