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二十二章 赛孔儒

作者:李凉

小天满山遍野地乱逛,终于在一处山谷发现他需要的草葯。

草葯都长在谷地近溪的阴湿处,小天便顺着垂挂而下的树藤,动作灵巧地溜下深谷。

小天将采集的草葯,一股脑地塞进腰间的大布袋,他站起身,一把擦去淋漓的满身汗水。

此时此刻,滨滨浅吟的小溪,不碲是个诱惑人心的清凉去处,小天干脆脱下衣服,+-*/扑通!”跳下小溪,来个冰凉凉的躶浴。

待小天泡过水之后,才懒懒地爬上溪边打点行装,他那个不争气的肚子,突然+-*/咕噜!”抗议般地惨叫一声,通知他该吃饭啦!

小天抬起头,眯着眼看看太阳,才知道已经是日正当中的时刻。

当他正打算攀着树藤往崖上爬时,一不小心就瞥见一株野生的莲雾树,此时,树上结满粉红诱人的大莲雾,微风轻拂,过熟的莲雾,竟然叮叮咚咚像下冰雹一样,夸张地往下砸。

小天嘻嘻一笑,暗道,+-*/水果大餐当前,不吃白不吃。”

于是,他拖着布袋走到莲雾树下,不待莲雾如雨下,便拉着布袋轻巧地跃上树去,而他这一上树居然没震落半粒莲雾。

可见,他的轻功之高,简直比微风还轻灵。

跃上树的小天,轻松自在地挑个风水绝佳的好位置坐隐,然后将布袋挂在右前方的树枝上,才逍遥地探手捡着中意的莲雾摘。

新鲜多汁又甜美的莲雾,洗也不用洗,只要往衣服擦一擦,便送进嘴巴祭五脏庙,干脆的不得了。

等他吃饱过瘾之后,这才再次挑挑捡捡,摘下一把又一把的鲜莲雾,往布袋里丢,准备带回去给小仙进补。

就在小天捉起布袋,要往树下跳时,忽然,隐约传来阵阵吱喳的人声。

小天身形一顿,问眼一瞥,占着居高临下的便宜,小天将离树还有一段距离的人影瞄个透彻。

他不禁列着嘴,发出无声的偷笑,心中忖道:“他姥姥的,少爷我正愁着找不到你们,你们就自己送上门来,这就叫老大有眼呐!”

于是,小天将自已往树顶枝叶浓密的地方藏去,静待那群人来到。

一转弯,树下出现一批身着紫色劲装,手持铡刀的江湖人物,正是藏头缩尾,令人神秘的紫微宫人物。

小天自叶间的缝隙往下看,这一批紫微宫来人,不下三十名,其中尚包括五名身穿紫色长袍,属于紫微宫的高级角色在内。

这群人来到树下,恰巧又是一陈风吹过,忽然,+-*/哎呦”一声,不知道哪个倒霉鬼被莲雾打到,脱口惊叫一下。

“什么人严?”所有紫微宫的人马,立刻紧张地散开,凝神以待。

接着,又是一阵风,带落一阵莲雾雨,一名穿着紫色长袍,年约三旬,男材削瘦,面目冷酷无情的紫微宫高手,这才重重碎了一口,收掌而立。

这人挥手道:“没事,不要凝神凝鬼的,大家在这里休息一下,待会儿上路。”

这批紫微宫人,全都放心地呼出口气,各自找树荫下休息。

这些人有的走向方才小天洗澡的小溪旁,清洗喝水一番,也有人跃上树摘些莲雾大快剁颐。

而躲在树顶的小天,就宛若树的一部分般,浑然与树融为一体,树动他动,树静他静,那些上树摘莲雾的睁眼瞎子们,竟没有发现这个大活人。

方才发号施令的那名面目冷酷的微紫宫狠角色,正大刺刺地靠坐在莲雾树旁,吃着属下们清洗干净,双手奉上的红莲雾。

一名身材不及五尺,长著一张娃娃脸的褴褛老头,在溪旁泼洗过脸后,用条大汗巾抹着水,一屁股坐在冷酷瘦子的身边。

他收起汗巾,开口道:“武宫主,这次魁主探得有关血龙令在苗疆之事,消息可靠吗?”

被称为武宫主这人,依旧是表情地点着头:“包宫主,你放心,消息绝对可靠,魁主是以万两纹银的代价,自江湖有名的包打听文通那里购得的消息,来源绝无问题的。”

包宫主又问:“这血龙令真的可以号令南海神龙宫的人吗?”

武宫主不似笑地冷然一笑,道:“没错!早在二十年前,神龙宫第六代宫主,入云神龙符志文便是在苗疆一带失踪。当时,神龙宫的人,还曾经深入苗疆大肆搜查,就是不见姓符的踪影。大约在十年前,忽然又有人传说,曾在苗疆见到和符南文一起入苗疆的神龙宫守护神,龙宫金鹰在那里,宇文老头就已经委托包打听代为打探这件事。”

包宫主皱起他那张娃娃脸,嘻嘻笑道:“谁料这一打听,就是十年的光景,倒是让咱们魁主得到好处。”

武宫主只是点头,不再说话,他转头对另一名紫袍人低声吩咐几句,他便径自站起身来。

那名受吩咐的紫袍人,拍着手道:“好啦!大夥儿休息过,该止路了。”

树上的小天觉得此人声音,甚是耳熟,于是悄悄探头细看,这一看,他差点笑出口,惊来这人就是昔日他解救小仙时,弃友逃走的廉贞星阴三省。

算来,也是个旧识啦!

紫微宫一行人再次往前而去,顺着风,小天依旧隐约听到阴三省和另一个人在谈论血龙令的事。

“……老阴,我怎么没听过,茁疆有个风雷潭,到时候,咱们要往哪儿去找这个潭……+-*/”

小大满意地笑了,他还听到阴三街压低著嗓门问道:“这没我们的事……+-*/”

现往,小天突然有个主意,他得意地呵呵直笑,顺手提起布袋,他猛然振臂,冲霄而起。身若白鹤,直扑崖顶,迅速无比地消失在崖上的丛林间。

白鹤村,白云山家门口。

小仙在小天悉心的照顾之下,经过三天的休养,已经完全康复,他们二人正在和白云山一家人告别。

白云山的妻子月娘,提着一个小包裹递给小仙,她温柔地笑道:“小仙,我听小天说,你喜欢零嘴和甜点,所以特别为你做了些小点心,你带着好路上吃……

“喔!”小仙感动地想要痛哭流涕。

她开始觉得,混江湖其实不算太难、太苦,根据经验显示,自己不就常碰上很有母性的妈妈级人物。

小仙眨着水汪汪的大眼晴,感谢道:“谢谢你,白妈妈。”

月娘轻笑一声,伸手拂过小仙的乱发,没说什么多余的话。

小天对白云山抱拳道:“白大叔,再次谢谢你收留我们,同时更谢谢你为我们送信和带回家父的回函。”

白云山踏前一步,握住小天下双手,微笑道:“小天,别谢太多,也许有一天,白大叔还得谢你呢!”

小天目光一闪,却是呵呵一笑带过。

白云山的双胞胎儿子,白云生和白月生兄弟俩,围上前,一人拉着小天,一人拉着小仙,双双道:“小天哥哥,小仙哥哥,你们以后一定要再来喔;那时,你们要带我们抓蛔蛔儿哦1”

小天和小仙先是对望一眼,呵呵轻笑二声,才眨着眼对二小道:“没问题,等咱们下回有空到白鹤村,就带你们去抓蛔蛔儿。”

“一言为定哦!”

小天相小仙二人,也颇为郑重其事地伸出小拇指,和白家兄第汀下后会之约。

终于,在白氏一家四口的相送之下,小仙和小天二人,缓缓向白鹤村后的沼泽地走去。

沼译地?

连白云山都不解,何以小天他们二人会往村后方向行去。

他迷惑地叫道:“小天,你们走错了吧!出村子要往前走呀!”

小天挥着手笑道:“白大叔,没错!我们是走捷径,直拉渡过长江。”

月娘不由得掩口惊叫道:“小天,长江少说也有几十丈宽,你们要怎么过去?危险啦!你们快回来。”

小仙笑着对白家四口,猛挥手道:“白妈妈,你放心,不会危险的啦!我们大不了游过去。”

“游过去?”

就在白氏夫妇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以前,小天和小仙两人,已经双双掠身奔向沙洲偶现的沼泽地。

此时乃是仲夏,沼泽区内的芦苇,依旧是一片青绿。

只见小天他们两人,踏着水面和沙洲,如履平地般,自在而且迅速地渡过沼泽区,直间江边而去。

一路上,还看到小天偶而探手一抓,扯下一支犹带嫩绿的芦苇在手中。

奔到江边,小天顺势拉着小仙往前一送,喝声道:“小仙,你先走,咱们对岸见。”

小仙在小天的托送之下,倏地清啸出口,有如风啸的啸声,不但直入云端,更如荡涟漪般,传进白氏夫妇的耳中。

身形已被投飞的小仙,在啸声中势若急箭,飞射江面,直出二十余丈外,贺才力竭。

远远的,小仙大喝一声,力竭的身子陡然笔直蹿问空中,只是她飞蹿的并不高,不过拔空数丈而已,只见小仙双臂潇洒地往后一摆,人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孤形,不带起丝毫水花地潜人江中,失去身影。

小天待小仙人水之后,再度以提着放点心的小包裹那只手,向身后的白云山一家人挥手道别。

蓦地----

小天抓着芦苇的左手,大袖一挥,他的人便如有云托般,缓缓地飘向江面,江浪滚滚,小天在离江十七、八丈之后,踏着起伏的波涛,抖于甩出手中的芦苇,他便藉这挥手之力,人在往前进,刚好追上正要落水的芦苇,身形轻巧地踏上芦苇,乘游这支芦苇,小大犹若乘着一艘小船般自在地滑行向前,以惊世骇俗的方法,横渡长江。

“一苇渡江!”白云山面色骇色地惊呼。

看着小天渐远的背影,他嘘口气道:“看来有关玉面金童的传言,不但不假,而且犹有过之。”

月娘更是惊讶的张门结舌,久久不能言语,好不容易,她轻吐口气道:“天!他们真是未成年的小孩子吗?这身功力,他们是如何练成的?看来,武林沿劫要靠他们二人来挽救了”

只有对武功不甚了解的白家双胞胎,像是看戏般,为小天和小仙杰出的表演,拼命地鼓掌欢送。

至于小仙和小天他们自己,并不认为如此渡江有何不好。

当小仙第一次浮上水面换气时,看见小大已经超过她有一段距离,于是她长吸口气,再度潜人水中,小仙想自水底,尽快地追向小天。

因为,小仙想自水底,偷走小天藉以渡江的那支芦苇。

小天回首恰巧瞥见小仙潜人水中时模糊的影子,他眼珠子一转,便知道小仙打着什么主意。

于是,他呵呵轻笑,再次大挥衣袖,踏着芦苇的身子,仿佛箭般地划开水面,快速地向长江另一个岸边接近。

此时,长江之上,虽之薄暮,但在夕阳金光闪烁之下,还有一些渔家在做最后的撒网,当他们看到小天浮在江面之上,不由得失声惊呼,像见着鬼般,+-*/扑通!”跪在船内,倒头就拜,口中兀自念念有词。

小天看到自已所引起这场不大不小的騒动,不禁有趣地哈哈大笑,更是对经过的渔船大扮鬼脸,一副自得的样子。

“妈呀!水钒出来啦……+-*/、+-*/哎呦!天爷喔……+-*/、+-*/天呀!是达摩现身,……”

小天对最后一句话,表示同意地猛点头,他干咳二声,踏着芦苇,摆出在少林寺内所见达摩祖师画像中的样子,端着脸色,挺起胸膛,一副正经严肃的表情。

不知情的渔民和愚民,马上改口大呼:“达摩现身!”所有的人,都正心诚意地对着小天祈祷,希望这位达摩能听见他们的要求。

小仙正巧再次浮出水面,她的出现,又是引起一阵小小的騒动。

小仙听到对着小天膜拜的人,中口所念是+-*/达摩保佑!”她就想笑。

顽性仍重的小仙干脆游到船边,拍着船身叫道:“喂!你们搞错啦:他不是达摩,他是金童才对。”

有人忍不住壮起胆子问:“你怎么知道?”

小仙神气道:“因为我也是菩萨座前的护法童子,特地下水找江神安排菩萨现身访问贵江的事宜。”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阿弥陀佛的念佛声,再度虔心闭目祝祷。

小仙正待得意,蓦的头发一紧,被人一把揪住她的乱发,小仙哇哇大叫,回头一看,竟是小天转回程,揪着她的头发,如提小鸡般,横眉竖目道:“可恶的座前童子,要你护法,你竞溜去摸鱼,菩萨要我抓回去受罚。”

原来,是小仙的话被小天听到,故意说上这么一段,小仙大叫道:“哎呀呀,放手啦!再不放手,我就要让你沉船。”

小天笑谑道:“你把菩萨的佛旨,救度众生,慈悲为本忘了。”

小仙见小天跟她来这一套,一火大,腰不扭,反手就抓向小天脚下的芦苇,小天被迫得放开小仙的头发,踏着芦苇,侧滑躲开小仙的一抓。

小仙头发一得自由,马上大喝一声,+-*/哗啦!”带起大片水花,凌空扑向小天,想把小天拖下水。

小天嘿然一笑,脚下一扭,横身攻击方向,急行三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赛孔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