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二十三章 噬血魔典

作者:李凉

丐帮,苗疆分舵堂口。

一间全由花岗岩筑成,坚固巨大的石屋里,此时一片肃静。

白烛无言地闪动着垂泪的火花,素香围绕着蒙蒙的烟雾,冥纸在火盆中化成灰尽转着旋儿飞升天际云端。

灵堂的影象,永远是凭般凄迷的令人不忍卒睹。

由于,赛孔儒林智奇是丐帮中,身份、地位和年龄俱高的九袋长老,所以,他死後更是倍受哀荣。

如今,在苗疆一带,所有的丐帮弟子,全都赶回来奔丧,近四十名的老少乞丐,个个身戴重孝,跪满一屋,在小仙为首的带领下,虔诚心伤地加以祭拜。

在无限的哀思中,丐带众弟子们,环绕着那口上好的柳杉棺木,轮流上前,对长处眠于棺木内的长者,做最後的瞻仰和告别。

终于,在沉重庄严的气氛下,四名丐帮弟子,缓缓地合上棺盖,关住死者和生者最後的连系,从此阴阳两界,幽冥永隔。

在小仙和小天的目送下,在所有丐帮弟子压抑不住的低泣中,棺木由四名丐帮弟子抬着,送上石屋外早已等待的双辕马车中。

小仙和小天二人,尾随着棺木,步出石屋,看着丐帮弟子小心谨慎地装载棺木。

小仙回头,对一名年约四旬,削瘦精干的七袋舵主,询问道:“张舵主,是由你亲自扶灵回总舵吗?”

丐帮苗疆分舵舵主,外号闪腿的张永诚恭身答道:“是的,属下将亲自护送长老的灵枢回转洞庭湖总舵。”

小仙点头道:“很好,路上要小心,记得回君山之後,告诉我帮上师兄,就请他先将林爷爷停留在总舵内,让全帮上下追悼一番。等我们的事办完,会尽快赶回总舵,亲自送林爷爷回南海神龙宫。”

闪腿张永诚,黯伤道:“属下遵命。”

小仙略一沉吟,突然问:“张舵主,你可知道风雷潭位于何处?”

张永诚皱着眉,寻思道:“据属下所知,苗疆似乎没有这个地名!”

小仙不解地望向小天,小天"喔!"的轻喔,接着问:“张舵主可知道,传言看到金鹰的老苗子,是住在何处?”

张永诚恭敬道:“据属下所知,他住在把边江附近的小村内!”

“把边江!”小天和小仙两人,再次面面相觑,根本搞不清楚,到底在何处的一条江。

张永诚淡笑着解释道:“把边江,是在苗疆酌内陆,那里所居,均是生苗,由于内陆地带,丛林险恶,毒瘴层蔽,除了少数末开化的生苗之外,几乎没有人烟。”

他接着略带担忧问:“古少爷,你和小长老难到要到那里去吗?”

小天眨眼道:“如果必要的话。”

小仙却问:“张舵主,我要你注意紫微宫那群人动向如何?”

张永诚道:“回小长老,紫微宫等人,此时停在札哈巴的村里,他们也在到处打听金鹰和风雷潭的事。”

小仙撇撇嘴道:“我还以为他们知道呢?:那个包打听,到底是从哪里打听到风雷潭这地名?该不会是骗人的吧!”

小天不以为然道:“他如果骗人,那么包打听在江湖上就不会如此出名,做生意是得讲信用的呐,我想,这风雷潭,大概是从苗疆翻译过来的名称。”

张永诚摇头道:“不太像,风雷潭的苗语应该是巴奴札哈塔,可是也没有这地名呀!”

小仙灵光一闪,拍着手道:“说不定是生苗讲的土话,张舵主,你所知的苗语,和生苗的苗语一样吗?”

张永诚双目一亮道:“有可能,我所知道的苗语,和一般内陆生苗所说的苗语完全不同,林长老就懂得生苗土语,所以才能和把边江的之苗子沟通。”

小仙叹道:“可是来不及啦!我们没时间问林爷爷有关老苗子金鹰的事,如今永远都问不到啦!”

小天问:“张舵主,你可知道有谁能懂得生苗语,可以在我们进人内陆时,当我们的向导和帮我们做沟通吗?”

张永诚为难道:“这……恐怕没有,否则,紫微宫的人马,也不会在此逗流了那么的久。”

“也对!”

小仙看看天色,想想再也没有什么好问的,于是挥挥手道:“张舵主,时候不早,我看你就早点上路吧!”

“是!"张永诚躬身而退,对候立一旁的丐帮弟子一挥手,纷纷跳上马车,他便亲自做上驾驶座,再度对小仙抱拳致意後,"哟喝!”的一吆喝,挥起马鞭,在"得得!+-*/的马蹄声中,赶马上路。

小仙和小天两人,静静停立,目送马车远去,直到马车失去踪影,两人才同时调过头,相对一望。

小天无奈道:“看来!剩下的路,咱们得自个儿闯啦!”

小仙耸肩道:“好像是这样子啦!”

小天嘻嘻笑道:“那么,我建议在咱们进去那中鸟不生蛋,狗不拉屎的鬼地方以前。先在这里好好休息,享受一下如何,小仙总算露出,自老乞丐林智奇死後的第一个笑容,她俏皮地扮着鬼兜脸道:“有道理,有福能享就需享,莫待无福可享哀哀叫!”

小天微微一笑,喜见小仙逐渐自伤痛中恢复正常。

他高兴地轻捏小仙的香肩,传达着无言的欣慰,很自然地,小天将手搭在小仙的肩上,将她带回石屋内。

这次,噢!小仙没有忸忸怩地推拒或闪躲,看来,她是已经习惯这种第三类接触。

纵谷、绝崖,怒江、莽林、瘴气氖氯、人兽绝迹,这就是小天和小仙连日来所见,一成不变的景象。

他们两人假装自己深山隐士,游荡在远离文明的苗僵内陆地带,像煞无头苍蝇般,四处乱闯,希望不小心撞见金鹰或风雷潭。

可惜,连日以来,两人唯一的收获,就是小天的行囊里,多了些中原难得一见的珍贵葯材,除此之外,金鹰,仍然躲在那个云深不知处。

风雷潭吧?还是风雷潭三个没有意义的字。

没有收获的日子,总叫人气闷,但是,这种定理并不适合用在小天他们身上,因为凭他们两人,在这一片广大诡异难测的异域,似乎不愁没有新鲜事可干。

两人不时地玩玩躲猫猫,来场山林追踪,或者,算算时辰,故意站个风水绝佳的地里位置,慢慢看着五彩的瘴雾弥漫,缓缓将白己裹进迷蒙之中,五彩的大地别有一番乐趣。

当然,那是因为有小天的医术和避毒丹,所以二人才放心大胆地玩珍命。

午时,日正当中,阳光却难以透入小天他们现在所在的原始森林内。

小仙跟在小天身後,一脚高一脚低地走着,她正陪着小天采草葯,长时间的相处,使得小仙学得不少医葯上知识和技巧。

但是,此刻的小仙,那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并不挺认真地在找些什么,看她滴滴乱膘的眼神,和不时无聊地搔搔头耳,扯扯山藤野草,就可知道,她对寻找草葯这件事,已经失去兴趣,觉得索然无味。

小仙终究不耐烦道:“小天,我肚子饿啦!咱们今儿个的午餐,吃什么东西?”

不知从何时起,兄弟或哥们儿这种字眼,早在一个有心,一个无意的遗忘下,被丢得老远老远。

如今,小天总是以一种略带娇宠和关爱的态度,承担起打点照料食,衣住,行有大小事宜,宛若一家之主。

只是,莽莽懂懂的小仙,完全没有感觉到这种不同的改变。

一切事情,就这么顺其自然地发生,好像两人现在的相处的方式,才是天经地义的正确人生。

小天正埋首在一堆阴湿腐朽的落叶杂木间,闻言之后,他头也不回道:“喔,等一下!”

待他站起身来,手上正拈着一株颜色金黄,细如面线,光秃无叶,开着银亮花绒的不知名小草。

他兴奋道:“小仙,你瞧!这里有株金钱银绒,他是难得遇见的治伤良葯,不论多重的内伤,吃下这玩意儿,保证葯到病除,一个时辰内就可以痊愈如常。”

“喔!”小仙不挺有兴趣地瞄着他手上的金钱银绒,咋牙道:“可是我现在是肚子饿,不是受内伤,它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用处。”

小天哑然失笑收起金线银绒,他拍去手上的污泥,眯眼瞧瞧天色,轻笑道:“原来这么晚了,难怪你会叫肚子饿,来吧!我们四处看看,今天老天爷不知道替咱们准备着什么;样的午餐”

他很自然地拉起小仙的手,往莽林深处,某座叮咚作响山泉走去。

小仙边行边更正道:“不是老天爷替咱们准备午餐,你应该说,是这座鸟不拉屎的鬼丛林,提供咱们吃野味的机会。”

小天拨开挡路的树枝,轻声呵笑道:“无差啦!只要有得吃就可以。”

三转两转,两人走没多远,就看到一座迷你级的小瀑布,和瀑布下方一个浅浅的水潭,水潭因为瀑布的冲激,正泼溅着细碎的水珠,偶尔透树而过的阳光,映着水珠,幻出一弧小而弯的迷你彩虹。

小天放开小仙,径自打量着四周,小仙早就大步上前。就着水潭漱洗一番。

忽然,小天眼睛停在瀑布左方,一处老藤如蛇的山壁上,叫道:“小仙,快看!咱们的午餐有着落啦!”

小仙猛抬起火,像落水狗般,甩去脸上的水珠,她举起衣袖抹把脸,顺着小天所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约有二丈高的山壁上,正长着两颗如拳头大小的珠红果实,仔细地再看看,珠红色的果皮上,还有一圈圈灰白色的细纹。

小仙讶然道:“是龙涎果耶!”

小天得意笑道,"不错!而且是罕见的并蒂龙涎,这下刚好,咱们一人一颗,谁都不用饿肚子了。”

小仙侧头斜睨着龙涎果,双手抱胸地打量道:“传说龙涎果是吃灵蛇的口水长大的,我怎么没看到蛇呢?”

小天目注山壁,凝神观察许久,方指着龙涎果上方一尺,道:“瞧!那里不是有一道裂缝,蛇可能就躲在裂缝里。”

小仙探头探脑地看了半天,迷糊道:“没有呀!哪有裂缝,我怎么没有看见?”

小天干脆将她拉到自已胸前,搭着她的肩,指着山壁说明:“看到龙涎果正上方一尺左右段?那里有两条扭在一起,像麻花一样的山藤,有没有?”

小仙仔细看过之後,欣然点头,表示看到了。

小天继续道:“在山藤右边一点点,有道黑影的影子,是不是?”小仙拼命看,然后恍然大悟,猛点着头。

小天拍拍她的肩膀,满意地呵笑道:“不错!孺子可教也!就是那道黑影。”

小仙怀疑道:“那道黑影就是裂缝?我怎么看不清楚?”

小天哧哧笑道:“你要是看清楚,功力就和我一样啦!”

小仙撇撇嘴,不以为意道:“接下来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摘龙涎果呀!你不是嚷着肚子饿吗?难道你不想吃?”

“吃当然想吃,可是没人上去摘嘛!”

“呵!要我效劳就说一声,何必假惺惺,真是!”

“嘿嘿,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小大是也!”

“去你的!少来。”

小天踢踢脚,抖抖臂,轻喝一声,腾空蹿向山壁上的龙涎果。

就在小天到达山壁前,突然自山壁的裂缝内,闪电般蹿出一条身如海碗粗细,头大如斗,蛇信殷红,蛇目碧绿阴森的巨蟒,飞噬向凌空扑至的小天。

若在以前,小仙一定会叹叫道:“哇噻1好肥的一条蛇!”

可是,自从进入苗疆内陆迄今,小仙他们两人,已经见识过太多的巨蛇,最大的粗如水桶,一个头足足有水缸大,眼前这条蛇,只勉强算得上是中号的尺码,实在引不起小仙的惊呼。

小天人在空中,看到巨蛇自裂缝蹿出,很满意自己的判断正确,于是,他凌空一扭熊腰,轻松容易地躲开蛇口。

突然,晴空下,电芒一闪倏灭,正转向追击小天的蛇头,被一股血红的喷泉,托高丈馀,划过天际,落入森林某处。

正当血泉化作漫天的血雨洒下时,小天已经左手托着龙涎果,右手拉着小仙的柔荑,掠出三丈开外,避开倾泄而下的血雨。

他们两人看着血雨飞溅,好像欣赏雨中即景般逍遥自在,根本未将方才发生的事当做一问事。

待血雨落尽,小天拿着龙涎果,走回小瀑布清洗一番,才将这百年难求的珍贵果实递给小仙。

小仙深深嗅着清香四溢的龙涎果,大呼:“好香喔!”在胃口大开之下,咬破果皮,一股清凉甜甜的汁液,顺着小仙的喉咙溜下腹内,小仙乐得直呼:“好吃!好吃!”

最後,她干脆连干瘪脆薄的果皮,一并塞人嘴巴,品尝果皮的芳香和微酸。

小天早就一口将龙涎果吞下肚,美味之馀,使得他砸着舌。四处溜眼,巴不得能再找颗龙涎果来吃,那副馋相,看得小仙忍不住咯咯直笑。

忽然——

小天举袖扇道:“呼!好热!小仙,你有没有觉得?"她一回头,才发现小仙已经盘膝坐下,正在运功吸收龙涎果的效力。

龙涎果乃旷世奇珍,常人吃下可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噬血魔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