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二十四章 金鹰初现

作者:李凉

小天和小仙二人,雾沙沙地听着卡沙和老巫师,一来一往地交谈着,两人的眼睛,就跟着卡沙他们的对话,一左一右地转在卡沙和老巫师的脸上。

光看卡沙那种激动的样子,大概可以猜得出他是百分之百地持反对意见。

小天为了好不容易得到的线索,干脆扑上前去,一巴掌抚住卡沙的嘴,他笑嘻嘻道:“好了,长老,这下子卡沙不能表示意见,你赶快告诉我们有关风雷潭的事,好吗?”

他虽然是询问的口气,却带着令人难以抗拒的神情和声调。

卡沙和老巫师二人,被小天这突然如其来的一招,搞得猛然楞住,不明所以地呆在当场,他们两人后来才弄清楚怎么回事,忍不住有趣地哑然大笑。

卡沙拍拍小天的手,要他放开,小天摇摇头道:“如果你要反对,我就不放!”

老巫师含笑地翻译着小天的话,卡沙听完之后,微笑着摇头,表示不再反对,小天这才呵呵轻笑,放开抚着卡沙嘴巴的手,卡沙喘口气,无奈地摇头苦笑。

小仙呵笑着催道:“长老,你还是说吧!因为不管你说不说,既然我们已经知道,在苗疆内地里,真有个这么个地方,就算要将苗疆整个翻过来,我们也要找到它的呐!”

小天和她脸上的坚定表情,在在证明,小仙这些话,可不是说着玩玩而已,如果真有必要,他们二人,可是会身体力行,将苗疆搞得鸡飞狗跳才甘休。

老巫师苦笑着将小仙所言,翻译之后,卡沙不禁瞪眼看着小天他们。

良久,他终于长叹口气,右一掌,左一掌,轻轻捶上小天他们二人的肩头,放弃反对小天他们的念头。

于是,老巫师双目半闭,语声悠然地叙述道:“库木塔杀喀,严格说起来,不光是一个潭而已,实际上,它是一处方圆约有十里的区域的一种代称。

那个地方,终年浓雾不散,最容易使人迷失方向,而且有人或畜,不小心闯进那个地区,绝对是有去无回。

“根据祖先们的传说,库木塔杀喀是恶兽雷泽的家,雷泽原是一个龙身人头,半人半兽的天神,后来因为犯错,被贬下凡尘,居住于库木塔杀喀之内。

“由于雷泽因罪被贬,心中愤怒难平,所以经常拍击着自己的肚子,发出撼天的雷鸣,向上天抗议。”

“同时,因为上天不理它的抗议,没将它召回天上,所以它才变得残酷,专门吃迷途的人或兽,以泄其恨。”

小天听完,忍不住呵笑道:“这只是神话,传说,哪里真有这种事!”

老巫师点头道:“我年轻时,曾经探过那附近,据我推断,那个地区,有可能是一座天然的奇阵,所以造成浓雾和雷鸣的现象,并非真有恶兽存在。”

小仙叹笑道:“真不愧是苗疆,连神话都比中原有趣、精彩多啦!”

卡沙不甘寂寞,便哇啦哇啦说了一大堆什么,老巫师颔首道:“小酋长说,那地方或许不如传说中可怕,但是,库木塔杀喀的危险,绝对是有的,他还是希望你们能够不去是最好。”

小仙淡然笑道:“风雷潭关系着血龙令,和第六代宫主符志文的生死之谜,我既然在林爷爷临绝时答应替他办妥这一件事,不管有多危险,就算得上刀山,下油锅,我也一定要去。”

这话说的淡然,却坚定如铜浇铁铸,毫无回转的余地。

直到此刻,老巫师才发现,小仙年纪虽轻,但是毅力和心性,却比他家的小酋长,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再一次,以崭新的眼光,来看眼前这位不简单的小娃子。

小天附和道:“我和小仙情逾手足,生死相交,他要去的地方,就是我要去的地方,他必须办的事,就是我必须办的事,所以,就算这风雷潭,真有什么雷泽恶兽。我们也会将它收拾掉,完成我们要办的事。”

老巫师为他们二人的豪气,和深挚的情谊,感动万分,他缓缓地,将二人方才所言,详细翻译给卡沙听,卡沙听完之后,佩服之情溢于言衷。

于是,卡沙神色转凝,慎重地对老巫师沉稳地叙说着,似乎是在提出些什么要求。

老巫师闭起双目倾听,之后,卡沙静静地看着老巫师,等待他的答复,小屋之中,登时寂然无声,空气仿佛都变得比较之沉重。

老巫师脸色数转,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大事,最后,他似下了决定般,赫然睁眼,缓慢而慎重地点头。

卡沙高兴地欢呼一声,分别热烈地拥抱着小天和小仙,使得他们二人,一头雾水,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

老巫师对着楞头楞脑,茫然发呆的二人道:“小酋长说,他唯一能为他二位兄弟做的事,就是为你们举行一场荣重的祈福仪式,让我族的守护神,赐与你们二人无限的法力,能够平安地进出库木塔杀喀,完成你们想要去办的事。”

“噢!。小天和小仙二人,只有傻傻地回答一声,仍是一脸茫然。

老巫师谈笑着,再加解释道:“因为你们两人,并非本族之民,所以,他必须代替你们二人入山,完成祈福的首段工作,这就是我考虑许久的原因。”

小天恍悟道:“是不是入山磨练很危险?”

老巫师语含玄机道:“可能是,可能不是,要看本族的守护神,能接纳多少而定。”

小天他们,总算多少有点明白,卡沙的要求,可能是一项危险性颇高的自我牺牲。

他们感动地看着卡沙,让目光表达他们真挚的谢意。

“祈福仪式在三天后举行!"老巫师的声音,宛若起自幽幽的天际,恍惚地飘进搂成一堆,彼此爱护那三兄弟的耳中——

月圆的晚上。

平常虫芦吱喳的桃花谷,今夜有着异常的宁静和肃穆的气氛。

蓦然——“咚咚”一阵低沉的鼓声,缓慢而又扣人心弦地响起在落英纷洒,树影摇曳的夜里。

咯什尔族所有族人,脸上全都涂着红、蓝、黄相间,颜色鲜艳的油彩,身穿黑白黄边红蓝图案的服饰,慎重而庄严地参加祈福仪式。

他们围坐在桃花谷唯一的空地之上。

男人手中,人手一鼓,沉稳有节奏地敲击着皮鼓;女人们则和小孩子一起和着鼓声,轻吟着代代相传的歌曲。

空地中间,已经燃起熊熊的火堆,烈焰冲天的火舌,闪动吞吐着,在四周人们的脸上,身上投下诡异跳跃的光彩。

火堆的后方,架着一座低矮的祭坛,祭坛正中,正是喀什尔欣精神的象徵,一支二人环抱粗的鸟形圆腾木柱。

小天和小仙二人便一左一右地盘坐在木柱之旁,他们二人睁着大眼睛,有趣地注视着仪式的全部过程。

从他们二人被送上祭坛到现在,已经有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但是,除了等待和看喀什尔族的生苗们,击鼓吟颂之外,至今,没任何特殊的地方。

终于,老巫师所住的小屋,"咿呀”地打开门来,原本缓慢的鼓声,此时逐渐加快。老巫师就在短促的鼓声里,步出小屋,只见他的脸上,戴着一副木雕的鸟头面具,脖子上挂着一串各式各样的石子,兽牙结串成的长项链,项链直垂腰际。

他赤躶着上半身,胸前同样是用红、蓝、黄三各颜色的油彩,绘着和木柱上图腾相似的图案,

他的双臂上、戴着数十个不同质料的手镯,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闪动的光芒。

他踏着鼓声,走上祭坛,面对图腾和小天他们,分腿而立。

此时,日过中天,老巫师慢慢地高举双臂,口中发出连串的声音,似是在向天祈祷。

随着他所发出,渐高渐大的声音,他剧烈地抖动双臂,手镯在他手臂抖动时,互相碰撞,产生忽高忽低,忽锐忽沉的种种产音,应和着他口中祷词,鼓声在这时,巳经变成急如密雨,沉如闷雷的爆响。

就在此时,一条人影,从桃花谷的人口处,慢慢走向空地。

当小天和小仙在火光的照耀下看着自黑暗中,走出来的人影时,不约而同,"呀!+-*/然脱口惊呼,正要跃起时,却被老巫师伸出的双手,按在肩上而打住。

来人正是三天前,人山替小天他们接受磨练,完成祈福首段仪式的卡沙。

只是,他已经不再是三天前,出发时那般的容光焕发,精神抖擞的模样。

自黑暗走出的卡沙,此时已是,长发披散纠结,真上伤痕累累,血迹殷然,衣服更是破碎撕烂,状似乞丐。

他的模样,在跳动的火光映照之下,不但狼狈邋遢,而且憔悴惨然,就像经历过一场大劫难之后,侥幸得存的样子。

难怪小天和小仙二人会如此讶异和激动。

看来,卡沙这三天的磨练,似乎相当痛苦凄惨,日子难过得很。

可是,他的眼神,却有一种前所末有的宁静和沉稳,使得他变得更加成熟、浓邃。

卡沙几乎是半拖着脚步,走向祭坛,他在跳上祭坛时,不小心失足地颠顺一下,吓得小天和小仙心兴"扑通”一跳,还好,他脚步只是略略不稳,马上再次踏上祭坛。

老巫师缓缓转过真,卡沙走上前,那老巫师面对面地站住,老巫师取下长项链,脚步怪异地在卡沙身旁回转游走,他口中还叽叽哦哦,念着别人听不懂的祈福咒语。

突然,老巫师挥动着手中的项链,抽打着卡沙的全身,疲乏慾倒的卡沙,踉跄地微晃,但是,他却抖着身子,硬挺地接受老巫师不断地抽打。

小仙和小天两人,此时,才知道卡沙要求这项仪式时,便准备接受这项痛苦的折磨,他们俩,不由得感动的双眸泛泪,他们二人透过泪光,看着挺身抽搐的卡沙,咬紧下chún。随着卡沙接受这份痛苦。

许久之后,日已偏西,老巫师才停止继续以项链鞭打卡沙。

他将长项链挂在卡沙的颈上,然后,突然像中邪一般,抖着枯瘦的身子,摆动双臂,绕着卡沙打转,激烈到近似疯狂地大跳喀什么尔族,传统的祈福舞蹈。

良久的一阵热舞,老巫师忽然转向图腾木柱,"砰!"然屈膝跪下,动也不动地静伏在图腾之前。

于是,鼓声再度响起,仍是缓慢低沉的节奏,低吟的歌声随即加入鼓声,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老巫师匍俯的身躯,随着鼓、歌的和声,如蛇一般,左右地晃动开来,他慢慢地直起上身,举起双臂,仰面向天,大声的长吟喝颂,当鼓声转急时,他已经站起来,回头取回卡沙颈了上的项链,表情严肃地将这条项链,同时套上小天和小仙的脖子。

然后,老巫师拉过卡沙。将卡沙的双手分别拦在小仙和小天二人头顶,老巫师白己,却伸出双手,交叠地置于卡沙头上。

一陈叽里呱啦的祈咒之后,老巫师沉缓地开口:“小天、小仙,藉着卡沙的手,我将本族最伟大的乌面奴纳人神的祝福,赐与你们二人,愿乌面奴纳大神的祝福,保佑你们,安全顺利地进出库木塔杀喀。”

随后,老巫师以苗话,对着向己的族人,高声地转诉着他的赐福,众苗子听完老巫师的话后,顿时欢声雷动,全都高声地呐喊,以示庆贺之意。

直到此时,憔悴的卡沙,才露出一抹欣然喜悦的笑意,他温暖的目光,和小天他们的眼神在祭坛中间交会,卡沙愉快地对二人眨眨眼睛。

忽然,微笑的卡沙,双膝一软昏罨地倒向地上,小天单手一挑,拨开长项链的牵绊,闪身射向卡沙,在他倒地之前,将他揽抱人怀。

小天急忙自怀里,掏出葯瓶,倒础一粒雪白,青香的丹丸塞进卡沙口中,同时,他伸手拍卡沙周身大穴,为卡沙施行急救。

小仙早就跟在小后面,跪俯在卡沙身旁,长项链在她奔掠时,被她甩向背后,缠在小仙的脖子上。

小仙一边扯着脖子上的项链,一边紧张地问:“"如何?有没有救?”

小天单掌在卡沙背后的灵台穴,将内力源源输入、他为卡沙疗伤的同时,仍然如常地回答小仙的问题。

他嘘楼气道:“没什么大碍,卡沙只是疲劳过度,加上一些轻微的内、外伤作崇,才会晕倒,只要稍加休养,多吃些补品,很快就能恢复。”

老巫师听完小天的话,就用秒语,对赶上祭坛的酋长,和其他围拢过来的族人,高声翻译小天所言。

老酋长愁眉不展地嘀咕着。

老巫师翻译道:“小天,酋长大人在问,卡沙是不是真的不要紧?他希望能由我来医治小酋长。”

小天尚末答话,卡沙轻轻呻吟一声,已经转醒。

小天将卡沙横抱而起,头也不回道:“卡沙是我兄弟,又是因为我和小仙才受伤,理所当然由我来医治他。请你转告酋长,请他不要担心,我精通医理,如果有我治不好的病,天底下,大概也没几人能治。”

小天发下豪语,排开人群,径自和小天一同走向酋长的家,留下老巫师,向老酋长解释情况。

三天之后的早晨,小天和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金鹰初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