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二十五章 奇阵

作者:李凉

小仙、小天经过数度尝试,始终无法接近金鹰,两人火大,干脆不理它,径自在孤崖四周探险,无意中发现半山腰上金鹰所筑的巢,二人便攀着山藤岩壁,溜下鹰巢。

鹰巢是用枯树和金色羽毛混合筑成,高度到小仙腰部,宽有直人并躺的距离,这鹰巢之大,绝对是天下第一。

待他们二人探过鹰巢,找不出所以然,爬上崖顶时,两只金鹰大概是毒发,已经有些颠颠倒倒,对于小天和小仙他们的逼进,只能莫可奈何地哑叫两声,以示抗议。

小天终究采用小仙的提议,两人齐上,一个抱头,一个拖脚,将两只金鹰一一扳倒于地,每只塞下一粒强烈*葯,迷倒它们之后,才开始为两只庞然大鹰疗伤。

好在小天身上灵丹妙葯不少,内服外敷,两人忙活大半天,总算替金鹰们医治完毕。

“好了!"小天用一方白布,擦净双手,站起身来大声地宣布着。

小仙如释重负地吐出口大气,她疲乏地瘫坐于地,娇喘著举袖抹去额上的汗珠,放心道:“总算把它们的命救回来啦!”

小天呵呵轻笑着,他弯下腰,仔细地再度检查过两只金鹰,这才"嘿杀!"一声,奋力扛起比他大上好几倍的雄鹰,招呼道:“走啦!”

小仙虽累,却也跟着抬起雌鹰,和小天一起走向左前方,一处宽敞的山洞里。

安置好金鹰后,小天拍拍手,和小仙一起得意地看着昏迷中的金鹰。

此时人所居的山洞,则是小天事先挑选,做为安置病患的场所,他和小仙两人,便在洞口生起火,做为自己休歇的地方。

小仙啃着烤山鸡,漫不经心问:“小天,金鹰找到了,可是还没有血龙令的下落,你觉得接下去,咱们该怎么办?”

小天抛开一支鸡骨头,抹抹嘴道:“简单!按照计划,咱们进风雷潭瞧瞧,我就不相信,那里真的是有进无出。”

小仙盯着火堆,眨眨眼道:“其实,如果咱们在进风雷潭之前,先在外面绑条绳子带进去,不就不用怕走不出来啦!”

小天正和一只鸡爪在奋战,他闻言呵笑道:“我正是这么打算!”

小仙有默契地点点头,专心啃着手中的鸡肉,不将进风雷潭的事,当成一回事烦恼。

这就是小天他们会比常人更快乐的原因,他们总是将复杂的问题简化,再为简单的问题找出解决的方法,如此一来,问题有了解答,便不再是问题。

至于那些单纯不了的问题,小天他们就将它暂时丢到一旁去,等到寻得解决之道时,便动手直接解决问题。

如此,问题就不会再困扰他们,而他们的生活,自然过的开开心心,顺顺当当,没有烦恼。

这是一帖偏方,一帖能使人快乐的长寿偏方,小天和小仙向来不喜欢按牌理出牌,所以,他们很得意自己能发现这种不是正途的偏方,他们二人,不但日常身体力行,而且有意将它大力推广。

第二天,小仙和小天二人,在金鹰的低鸣声中醒来,他们看到两只金鹰相互揉弄着对方的颈项,同时以嘴轻啄对方伤处,就像在探着彼此受伤的情形,那种两情眷恋的样子,不禁使得二人感动无比。

小天带着昨夜吃剩的山鸡,走向洞底。他嘻嘻笑道:“大老鹰,你们早呀!伤口疼不疼?肚子饿了没,吃些烤鸡好不好?”

小仙看着小天谨慎缓缓地向金鹰接近,不由得也起身提掌戒备,以防万一金鹰发怒时,好支援小天。

可是,出乎二人意料,金鹰并没有对小天采取任何攻击,它们只是侧着头,以明亮的大眼睛瞅着小天,好像在倾听小天说话一般。

小天将烤鸡放在金鹰面前,然后退后三尺,微笑道:“吃早餐喽!”

雄鹰似是应和小天的招呼般,"呱"然轻叫,它低头看着眼前的烤鸡,伸出巨爪和利嘴,撕下一片鸡肉,转头喂入雌鹰口中。

受伤较重的雌鹰,欣然昂首,张口吞下肉片,然后用头轻顶雄鹰胸颈,那模样俏皮极了,看得小天他们二人,忍不住呵呵直笑。

小天突发奇想问:“小仙,你猜小金鹰是在说谢谢,还是想再吃一块肉?”

小仙肯定道:“当然是想吃肉!”

小天奇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昨天烤的鸡太香了,它只吃一块,怎么够呢?当然是想再来一块!”小仙得意地解释着。

小天以为小仙有什么惊人见解,结果,小仙竟幽他一默害得正在喝水的他,"噗!+-*/地将水喷出,差点没呛死。

小天猛拍胸口,咳笑道:“拜托你饶了我,好不好?这种昧良心的话,你都能说得出口?”

小仙杏眼一瞪,娇嗔道:“什么昧良心的话,我这人最老实,从来不说谎!”

小天被小仙假正经的样子,逗得大乐,笑得在地上直打滚,大呼:“救命。”

小仙自已也觉得好玩,忍不住扑哧一笑,再也装不下去。

小天好不容易喘过气,瞅着小仙谑道:“你若叫老实,天下就没有不老实的人喽!”

小天轻啐道:“谁说没有?我面前就有一个现成的贼人!”

小天嘿嘿一笑,不以为仵道:“我若是贼人,你就是贼精,咱们俩半斤八两,谁也不用笑谁。”

忽然,小天鬼叫道:“谁拉我?"他猛一回头,就和一颗金光闪烁的鸟头,来个面对面。

小天顺手搂住金鹰的脖子,搔弄着黄金般的羽毛,柔声问:“怎么啦?叫我有事吗?”

小仙抓起最后半只烤鸡,走到雌鹰面前,代金鹰回答道:”它们还没吃饱啦!”

果然,方才放在金鹰面前的野鸡,连肉带骨头,一点也不剩。

小仙索兴在雄鹰面前坐下,用手撕着鸡肉,亲自喂给雌鹰吃,好像金鹰是她家养的,而她已经喂过金鹰千百次般,动作自然而熟练。

此时,如果有人看见洞中的情景,他一定不会相信,在昨夜以前,这对金鹰仍然凶狠无比,恨不得杀死所有人类才甘心。

因为,此时小天偎在雄鹰胸前翘脚,小仙却口中念念有词,一边喂食,一边和雌鹰聊天,而这对金鹰,竟是目光温柔,隐含感激地凝视着他们二人。

在小天他们心目中,鹰和人一样,只要你以真心待它们,它们自会回报以真心,比起某些狡诈、阴毒的人类,鹰要比人可爱多了,至少,你不需防着曾经救它一命的鹰会吃人,但是,你永远难以捉摸,那些别有用心的同类,会在何时,因为名利之争,不得不将你牺牲。

孤崖依旧是孤独地耸立于群山环绕,深谷隔绝的天地之间,并没有因为经过半个月时光的流逝,而有所变迁与改变。

“飞起来!飞起来!轻快地飞起来……”

孤崖上,一处平坦的地面,小天和小仙二人,兴奋地又唱又跳,又蹦又叫,在他们前面不远,两只金光耀目,神采奕奕的超大型金鹰,卓然挺立。

今天,是个风和日丽,万里无云的大好晴天,也是金鹰在受伤半月之后,首度展翅试飞的日子。

似要应和小天他们的欢叫,两只金鹰同时缓缓展开丈长的巨翅,沉稳地上下摆动起来,在小天和小仙狂呼呐喊的加油声中,金鹰们扬起满天尘埃,振翅嘶鸣,直冲九霄天际。

“哟呵!"小天他们在孤崖上,奔跑追逐着天上的金鹰,直到断崖边缘才停住脚步,他们二人,双双抬手搭在额前,挡住刺眼的阳光,以目光继续追寻着金鹰亮丽辉煌的影子。

经过半个多月来朝夕相处,换葯喂食,小天他们和金鹰之间,已经培养出一份真挚而且浓烈的深情。

在小天他们心目之中,两只金鹰,就像两人相交多年的好友一般,如今,金僵们重新振翅凌霄,他们二人心中的激动,实在不在话下。

但是,这何曾不是代表着,不久的将来,小天他们就要和金鹰分手。

因此,激动的情绪之中,二人更有着一股无言的感伤,使得小仙忍不住眼眶泛红,泛然慾泣道:“小天,我好高兴,也好难过,直想大哭一场,怎么办?”

小天眨着微有泪影的大眼睛,强颜欢笑道:“你就大哭一场好了,我会假装不知道。”

小仙一撇小嘴,泪如雨下,可是她硬是抽抽咽咽,强忍伤心道:“你好坏,你干嘛同意我哭,我……才不哭!”

话才说完,小仙已经“哇!”的一声,扑进小天怀里,痛苦失声。

小天毕竟是男孩子,不像小仙那般情绪化,他心中虽然也是怅然若失,但是,他却抑住满心惆怅,扮演起强者的角色,轻声安慰着小仙。

就像夏天的雷阵雨,小仙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没多久,她发泄够后,即刻收起眼泪,扯着衣袖,抹抹自己的大花脸,难为情道:“好了,我不要哭啦!”

小天哭笑不得地盯着小仙,佩服道:“哇噻!小仙,你实在有够高竿,眼泪像自来水,说来就开,说关就关,收放自如呐!”

小仙糗大地强辩道:“才不是呢!人家本来不会哭,却是你说什么,要我大哭一场,我总不能让你失望,只好随便哭上一哭嘛!”哦——

小仙糗糗地扮个鬼脸,故意改变话题,指着天空叫道:“你看,金鹰回来了。”

小天连忙抬头看去,小仙得意地拍手促狭笑道:“哈哈,乌龟抬头!"小天看不到金鹰,才知道自已被骗,他转过身,伸出手做势扑向小仙。

小仙呵呵笑着逃开,小天对她吼道:“金鹰回来喽!”

小仙皱着俏鼻子道:“学我的,不稀奇啦!”

突然

一声愉快的呱然鹰鸣,自天空传来,小仙急忙抬头寻找金鹰的影子,果然看到两只金鹰一前一后地飞回来。

小天哼声谑笑道:“笨的人,向来以为自己很聪明,我实在很同情你那小可怜的自卑心!”

小仙瞪他一眼,但是因为沉醉于招呼金鹰的喜悦中,懒得理会小天,便大度地放他一马,径自高举着双手,在头上交叉挥舞,和回航的金鹰打着招呼。

小天不甘落后,撮起chún,发出一声响亮的口哨声,对着天上的金鹰,热情有劲地呼啸着。

两只金鹰快乐的在他们二人头上盘旋一阵,然后才缓缓下降,它们的翅膀,扇起猛烈的狂风,吹得小天他们二人的衣服,猎猎作响,

待金鹰停稳,小天和小仙已经顶着强风,跑上前去,各自抱着金鹰的脖子亲热。

还好,金鹰有两只,否则他们两人,大概得先打上一架,才能决定谁有优先权,可以先和金鹰搂搂抱抱一番。

等二人分别和两只金鹰亲热完毕,小天和小仙才回到山洞里,打点行李,有点留恋地看着半个月来,临时凑和的窝,对着邪光秃秃的洞壁似乎都生出了一份孰悉感!

小天摇头一笑,拉着小仙走出洞口,迎向等待他们两人的金鹰。

小天走上前,轻搂一下金鹰脖子,然后伸手指拍拍金鹰的翅膀,雄金鹰嘎鸣一声,展开双翅,让小天爬上它的背。

小仙依样画葫芦,也爬上雌鹰背上,这是他们二人,半个月来,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训练金鹰当他们的交通工具。

不过,由于金鹰因伤一直在修养中,所以,小天和小仙他们只能摸拟到爬上金鹰背上为止。

至于,他们是否能让金鹰驼着四处翔游,那可就难说的很。

但是,这正是令小天他们感到兴奋和刺激的地方,他们二人,一向乐于和末知挑战,纵然,失败的结果,有可能是赔上唯一的一条小命,也在所不惜,至死不悔!这就是他们玩命的本色。

小天看向身旁,另一只金鹰背上的小仙,二人有默契地同时点头,在小天一声呦之下,金鹰巨翅一挥,果真载着小天他们缓缓升空,

小天他们二人,只觉耳边风声呼呼,人已经飘飘然飞入高空,迎面而来强劲的风力,几乎将两人吹得飞出金鹰背上。

好在他们两人功力深厚,连忙使出落叶生根的定身法,双腿夹紧鹰背,双手抱着金鹰脖子,宛若金鹰身上的羽毛般,紧密地黏着金鹰,总算二人没被吹跑。

可是,高空中除了强大的风力外,大气的压力,同时压迫着他们,使得二人耳鸣心跳眼花,逼得他们不得不运功相抗,才勉强喘得过气来。

良久,小天他们终于习惯高空的飞翔,开始有心情低头看着脚下的世界。

此时,在他们的下方,只见一大片连绵无尽的绿色云海,正是苗疆内陆的丛林,偶尔,有些刺目的枯黄,切断绿海,截断绵延的森林区,那是纵谷和削崩的绝岭。

小天侧头看向小仙,见小仙不转睛地看着地面景物,不由得微微一笑。

小仙似乎感觉到他的注视,于是抬起头询问地回视过来。

小天贴着金鹰脖子的手掌,收拢起来,大拇指往上一竖,比出一个一级棒的手势,小仙深表同意的猛点头。

他们二人深深觉得,半个月来苦心训练金鹰和此刻痛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奇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