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二十七章 怪鳗

作者:李凉

  蛇洞内,一片沉寂,静得只闻两个人的呼吸及心脏跳动声,微弱的是小仙,急促的是小

天。

  小天默默地凝视着昏迷不醒,上身仅穿肚兜的小仙,迟迟地无法为她脱下肚兜查看伤势。

  他简直难以想象,当自己面对这坦荡躶程、玉体横陈的少女时,将是怎生个局面?尤

其,这少女是数月来与他朝夕相处,情同手足,且共过生死,平日称兄道弟的哥们儿,到真

相大白,彼此男女授受不亲,今后势必保持距离以策安全,只怕不可能再毫无顾忌地打打闹

闹处之泰然了!

  那真他姥姥的多尴尬,多别扭,非把人活活憋死。

  不过,那是以后的事,可以见机行事,或顺其自然发展,现在尚不必操心,反正,他姥

姥的,船到桥头白然直嘛!值得担心的是服前,担拙心的是他自已。

  他实在不敢保证,见了这位兄弟现出原形,是否能非礼勿视,无动于衷。当作没有看见。

  不行呀!不看怎知伤在哪儿?

  可是,看了后万一把持不住------。

  任何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能向自己绝对保证吗?

  就算对天发誓,人格保证,信用保证,甚至找两家担保,也不见得能够绝对安全万无一

失。

  因为,他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家,正值少伴十五、十六时,对异性充满好奇与爱慕的

青春期啊!

  眼前如果不是小仙,而是任何别的少女,小天确信自己能做到无动于衷,甚至不屑一顾。

  但是,对小仙他却毫无把握,真能做到井水不犯河水。

  小仙呀,小仙,谁教你平时那么刁钻又可爱。

  当小天想到,等小仙醒转进来时,发现她扮男装的秘密巳不存在,而且……甚至……那

该有多糗呀!

  想到这里,小天几乎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他马上极力忍住,自责道:“他姥姥的,我古小天怎能趁人之危,尤其是对小仙。”

  拍拍脑门,小天急忙收敛心神,决心为小仙查看伤势再说!

  眼看小仙的气息愈来逾微弱,已是刻不容缓,若不尽快查明伤势施救,恐怕就来不及了。

  于是,小天大不再犹豫,也顾不得小仙苏醒后的兴师问罪,立即为她检查伤势。

  哪知要为小仙解开肚兜时,才知这这意儿脱起来挺麻烦的,简直像瞎子摸象,不知哪边

是头,哪边是尾。

  哎!查某就是麻烦,穿这意儿干吗?有心考人嘛!

  小天愈急,愈是手忙脚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把肚兜解开,忙得他已是满

头大汗。

  现在,呈现在他眼前的小仙,已不在是逢头垢面,丐衣百结,邋邋遢遢的小叫化,而是

如同一朵含堡慾放的花蕾,赤躶的少女胴体。

  昏迷中的小仙,仿佛未经铸炼雕琢的浑金璞玉,毫无浮华矫饰之态,就像一个熟睡的婴

儿,让人对她只有怜爱,绝不会产生邪念。

  当然,这是对小天而言,万一遇上色狼,不想饱餐一顿才怪!

  尽管小仙才十五岁,刚发育完全,但由于她生性好动,身材倒是有模有样,充分显示少

女的玲珑细致、婀娜多姿,较之丰满成熟的女胴体更有看头,也别有一番情趣,尤其那一身

细腻肌肤,白里透红,更是娇妩已极。

  看在小天眼里,真无异是出自名家,精雕细啄的艺术精品,上帝的杰作。

  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躺着的昏迷少女,竟然就是他的兄第玉小仙。

  虽然在白鹤村,小仙受伤时,小天已发现她是女扮男装,当时只是觉得有趣而巳,想不

到此刻见到的却是个足以令他看得目瞪口呆,为之震撼的少女赤躶胴体。

  心脏加速跳动,冷汗直冒,全身都在发热,如同置身火热之中,使他感到一阵晕眩和心

悸。

  在长安大闹迎春阁,小天生平第一次见到不穿衣服的女人,开了次洋腥荤,也算大开眼

界,欣赏了一场躶奔,确实很新鲜有趣,但跟此刻的感受,却大不相同。

  此刻,小天对小仙的胴体,突然有种想用手去触摸的冲功,那不是慾念,而是发自内心

的爱慕和好奇,使他那么渴望地想接近她。

  小天伸出手时,就像要去触摸一头正在打盹随时会被惊醒的猛虎,以致不由自主的颤抖

着。

  他紧张地呼吸急促,心脏加速剧烈跳动,手心直冒冷汗-------。

  当他一寸一分地,接近小仙躶露的酥胸,那隆起小馒头似的少女*峰时,那颗心几乎从

口中跳出来。

  就在这一瞬间,小天猛然从迷乱中清醒,霍地将手缩回,狠狠朝自己脸上打了一耳光,

自责道:“他姥姥的,我是怎么啦,当真趁人之危呀!”

  一下不够,他再茧重连打两下,如醒醐灌顶,使自己完全清醒过来。

  定神一看,小仙这位睡美人,仍然如酣睡中的婴儿,但脸色苍白,气息巳经愈来愈衰弱。

  小天当下一惊,哪敢怠慢,急忙仔细查看她伤势。

  怪哉!她全身竞然看不出何处受伤!

  不消说,小仙必然受了内伤,而且相当严重,否则她不至昏迷不醒。

  想到这里,小天顿时收敛心神,以便借本身深厚内功,运功为她疗伤。

  运功疗伤最忌受干扰,通常需要有武功高强的人护法,以防万一,但此时此地,上哪里

去找这么个人。

  即使能找到,为了保守小仙的不可告人之秘,也有所不便。

  好在这里是风雷潭,代表死亡和神秘的地区,不致有人敢留贸然闯入吧!

  于是,小天当机立断,盘坐在小仙身边,将一身功力运贯双掌,掌心紧贴她气海、丹田

两处大穴,把功力缓缓输送到对方体内。

  三天后,日出时分。

  小天正宝相庄严地在蛇洞内,盘膝打坐,闭目调息,初升的旭门,斜斜投射于洞中,照

在小天肃穆沉静的脸上,仿佛为他戴上一副金黄色的面具。

  小仙面色红润,气息安稳地坐在洞底,贴近石壁的里处,经过三天的调养,她的伤势,

几近痊愈。

  忽然,一声入云的嘎然鹰啼,响彻整个乱石区,看来,金鹰终于耐不住性子,冒险闯入

风雷潭,想要接应小天他们。

  小天缓缓挣开眼睛,chún边漾起一抹温暖的微笑,洞底,小仙已经虚弱地开口:“小天,

是金鹰!”

  小天连忙起身探视道:“醒啦?今天觉得怎么样?”

  小仙露出淡淡的笑意,略现疲乏道:“觉得自己终于又活过来了,舒服的不得了。”

  小天含笑将她扶坐而起,自怀中掏出葯瓶,倒了两颗大补丹递给小仙。

  小仙眉头一皱,抱怨道:“又要吃葯?不吃可不可以?”

  小天抿着嘴,加强语气道:“不可以!"他逼着小仙吞下葯丸,这才盘膝坐在小仙背

后,伸掌抵在她的灵台穴上,以内力助小仙疗伤。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小天即收功而起,让小仙继续自行调息。

  此时,天际再次传来一声悠长的鹰啸声,小天低头爬出洞口,仰天发出一声洪亮的长啸。

  立刻,有两点金光闪电般射向乱石区,不一会儿,两只庞然巨大的金鹰,已经刮着狂

风,停落在小天身前不远处。

  小天嘻笑上前,和两只金鹰打招呼,一边问道:“大家夥,你们怎么没有听话在外面

等?这样子闯进来,万一刚好碰上阵式发动,你们不就惨了!”

  不管金鹰是否听得懂,至少,它们扑翅啼鸣的样子,看起来就好像知道小天在说些什

么。”

  突然,小仙自洞口狭缝探出头来,对着金鹰大声招呼:“嗨!你好。”和她感情较深的

雌鹰,马上跳到洞内,对她撒起娇来。

  可惜,小仙倚坐的山洞,入口处只容得下金鹰的尖嘴,雌鹰伸长脖子,就是无法探进洞

内。

  小仙被金鹰左右瞄着洞口,不得其门而人的憨然表情,逗得咯咯百笑,她干脆爬出洞

来,和金鹰亲热个够。

  小天却微蟹皱眉道:“小仙,你还没完全恢复,怎么跑出来了?快回洞里休息。”

  小仙对他扮个鬼脸,不依道:“我不要,你已经关了我两天,我才不要当你的囚犯,要

进去,你自己进去。”

  小天古怪的一笑,身形猝闪,只一踏步,便已经诡异地出现在小仙身边,他右臂急探,

包裹着纱布的手掌,带起一抹白影,倏然紧紧搂住小仙的柳腰,强便地将她拖向蛇洞入口。

  小仙既恼怒又不依,生气地哇哇大叫。

  她在小天臂下,挣命扭动挣扎,就是挣不开小天有力的臂膀,她情急之下,只有抡起虚

软无力的小拳头,胡乱捶着小天的手臂。

  突然,小天吃痛地闷哼一声,原来是小仙正巧一拳捶在他裹着绷布的手指。

  小仙猛然想起小天的伤势,悚然住手,她好生抱歉地停止挣扎,乖乖地让小天将她抱进

蛇洞里休息。

  这就是小天高明的地方,他算准小仙一定会顾忌他的伤势,所以故意用受伤的有手擒

人,使得小仙在不知不觉中受制于他。

  光看这一点小小的计谋,便可让小仙入彀而不自知,就知道,小天对于小仙的心性,揣

摸得何等透彻。

  两只金鹰,有些茫茫然地相视对望,对于小天他们二人之间的动作,似乎有很深的迷惑

和不解。

  它们只有憨然眨动着金褐色,温柔明亮的大眼睛,倾着头,目送两人消失在狭缝洞口。

  在小天精湛医术和细心照料下,不出两天,小仙再次恢复生龙活虎般的健康身体,便是

小天自已曾受创颇重的手指,如今为着是不留疤痕,豁然痊愈。

  好动的小仙,被迫修养多日之后,早就憋满一肚子闷气,无处可发,一等小天宣布放

人,她就迫不及待冲出洞外,对着蓝蓝的天空,兴奋地仰天长啸,一泄连日来憋受的鸟气。

  小天呵笑着旁观小仙长啸连绵,不禁也意气风发,发啸相和。两人的长啸声,震得乱石

区内,万石齐动,瑟瑟乱抖,就连天地,仿佛也在两人的啸声中,微微抖缩,为之黯淡。

  原本栖息在不远处的金鹰,终于耐不住两人内力充沛的长啸,忙不迭振翅冲霄而起,逃

到天上去避难。

  良久之后,两人歇住啸声,不可一世地挥手,冲向洪水阵内,两只金鹰,如影随形,由

天上跟着两人奔腾闪掠的身形,飞向风雷潭中心,

  算准时间,小天他们带着金鹰,轻松容易地闯过洪水阵,进入一处全是入云石柱的石柱

阵内。

  凭着小仙那本万用宝鉴,两人再次轻易通过这座困仙林,终于到达风雷潭心脏地带,亦

是风雷潭这座方圆十里,自然天成旷古奇阵的阵眼所在。

哇!好水呀!”

  小仙面对眼前的景色,不禁讶意的土话不断,衷心的赞美着。

  风雷潭阵眼所在,竟是一处辽阔的大平原,平原四周,被耸立参天的石林,团团环绕。

  平原上,长满翠绿油亮,不知名的小草,宛若一张绿色地毯,覆盖着平原,每当轻风微

拂,更有股淡雅的清香,隐约飘浮于风中。

  小天不禁深深吸口凉沁芳香的空气,陶醉在这个宁静安详,与世无争的世界里。

  他喃喃道:“他姥姥的,真看不出外表充满凶险和狰狞的风雷潭,竟有如此平静安详的

中心。”

  小仙反驳道:“你怎么知道这里就是中心?搞不好这里是另一处尚末发动的阵式,那也

说不定。”

  小天呵呵轻笑道:“感觉,凭感觉,你不觉得这里和前几处,我们经过的地方,有种截

然不同的气氛存在。”

  小仙颇有同感地叹笑道:“其实,我早就有这种感觉,呵呵!”突然,小仙指着草原中

央,惊叹道:“小天,你看到那道跳动的闪光没有?”

  小天肃然点头,道:“走,我们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发光。”

  两人脚下微一用劲,射向闪光出现的地方。

  来至近处----

  “哇!"小天他们俩,不约而同再度惊叹出口,此时,两人正面对着一潭碧绿清彻的湖水。

  湖不大,湖面不过数丈宽,可是深不见底,湖的深处,不知有什么东西在游动,隐约可

以看见闪动着鳞鳞的银光。

  小天他们在远处所见,便是自湖心偶尔透射而出的光芒。

  小仙盯着湖水,渴望道:“好想下去洗个澡喔!”

  小天笑嘻嘻,正待回答,突然又是一道刺人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怪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