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二十八章 诈赌

作者:李凉

另一个日落。

风雷潭的阵眼,依旧宁静美丽,它并没有因为湖里银鳗的死亡,有所改变。

小天他们已是一身清爽地盘坐于草原,看着天边金乌西坠。两只金鹰静静栖伏在二人身后不远,好像知趣地陪着小天他们欣赏彩霞满天。

但是,如果注意看的话,可以在金鹰柔和的褐眼中,看到一抹黯然伤感的神情。

小仙手中无聊地转动着那颗晶莹剔透的鳗珠,就在她和小天的眼睛,摆着一堆枯骨残骸、一柄宝刀、一件宝衣、和一支血红的龙形令箭。

令箭呈龙形,长约三寸,质料似石非石,似玉非玉,通体的血红色泽,仿佛在龙体内,缓缓的流动着。

宝衣是可避刀剑掌劲的天蚕软甲,颜色灰白,触手冰凉。而那柄刀,长有三尺四寸,巴掌宽,刀身呈优美的弧形,有着一抹冷厉的青芒,翠玉刀柄,黑鳖皮鞘,端的是削铁如泥,吹毛断发的好刀。

这些东西,都是小天自湖底打捞出来的玩意儿,从此推断,百分之百可以断定,这堆枯骨,正是神龙宫第六代宫主符志文的尸体。

小天他们心中有股宿愿得尝的喜悦和轻松感,他们终于完成丐帮长老林智奇临终的交代,查出符志文已死,连尸骨都找到,血龙令亦已找回,没让紫微宫的人得去。

苗疆之行,可以说功德圆满,收获丰富,他们终于可以回家,重新回到文明世界。

小仙看着渐暗的天边,黯然道:“这是咱们在苗疆的最后一夜。”

小天回想起进人苗疆所遇到的种种事情,当真应验着生离死别,各种不同的遭遇,不禁也感叹道:“这里虽然原始偏僻,可是待久了,还真有点舍不得走。”

小仙看着天边出现的第一颗星,喃喃道:“是呀!你瞧,连这里的星星都比较亮呢,离开这里之后,我一定会很怀念这里所经历的一切事情。”

小天仰身躺下,看着夜空,怀念道:“不知道,卡沙现在在做什么?”

小仙跟着躺下,横臂枕着头,猜测道:“大概在学着如何抽那只水晶旱烟杆吧!呵呵……”

两人便又自个陷人自已的思绪中,四周再次变得凭般安静,天空渐渐亮起千万盏闪烁明亮的小星星,带着清香的微风轻拂,天地一片宁静详和。

小天他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轻松地享受着风雷潭的静溢气氛。

一轮明月,悄悄跨过中天,夜,已过去大半-------

小仙突然开口问:”"小天,你睡了没?”“没有。”

她侧过头,在黑暗中看着小天问道:“那颗鳗珠,到底是干啥用的?”

小天耸肩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大凡是千年以上的怪物,都能凝练出内丹,有此内丹可以做葯,有些能增强功力,有些……我也莫宰羊,反正,这颗鳗珠就是大怪鳗的内丹,至于功效如何,等咱们回翔龙社,问我娘才知道。”

小仙在黑暗中,眨眨她那双明亮晶莹的大眼晴,漫应道:“哦!”

接着,她又问:“小天,咱们明天怎么出去?是不是还要一关一关闯出去!”

小天呵呵笑道:“那有多麻烦!"他干脆侧过身子,半撑起头,面对小仙道:“这些天,我仔细观察这座天然奇阵,发现一种奇妙的现象……”

小仙兴冲冲半趴起身子,追问道:“什么现象?”

小天解释道:“我发现每当阵势要发动之前,阵式上方的天空,就会被白雾所笼罩,呈现一片迷茫的景象,就像咱们第一次乘着金鹰,在天空上看到那模样,所以,我们只要按进阵时的时刻,加以推算,再配合天空的变化,就可以乘金鹰飞出风雷潭,这样不是比硬闯出阵,来的轻松愉快多多。”

小仙幻想着乘金鹰出阵的景象,她不禁高兴地呵呵直笑,点头称赞道:“赞!咱们就这么回去,回去之后,先到君山,我家花子窝总舵,将林爷爷的灵枢和符老前辈的尸骨、遗物送回南海神龙宫,咱们再回中原办正事,这样安排好不好?”

小天无所谓道:“青青菜菜啦!反正,若不先办好林爷爷的嘱托,你是不会有心情管其他事。”

小仙呵呵一笑,道:“我早就说过,生我者父母……”

“知我者小天!”

小天记起以前小仙说过的恭维话。--

两人不约而同,愉快地哈哈大笑,许久,小仙笑累了,便面朝下俯趴在地上,她的脸颊,枕着柔细芬芳的绿草,陶然吸口气,问:“小天,这是什么草?为什么这么香?”

小天重新躺回地上,揪起一枝绿草咬在嘴里道:“这大概就是古书上记载的梦魂香吧!”

小仙好奇问:“梦魂香又是啥东西?”

小天笑道:“梦魂香俗名忘忧草,可以用来做熏香和*葯,但是这种草本身不但无害,而且它散发出来的清香,还俱有醒脑的功效。”

“我们摘一些回去做薰香好不好?它的味道挺好闻的耶!”

“小姐,千斤梦魂香才能制出一钱薰香粉,你若要摘,可得将这一大片草原拔光,才够用,你有兴趣,我可没这闲工夫。”

“我又不知道,你说话那么冲干嘛?想吵架……”

夜,在两人半真半假的闲扯胡闹里,悄然迅速地溜走,何时,东方渐又露出鱼白。

“天亮了……”

“是呀,天亮啦!”

“咱们该走了。”“耶!咱们又得返回文明世界,去为那些红尘俗事操心。”

“你又可以回去当你的小长老,难道不好吗?”

小仙搔搔头,突然有些扭捏道:“你不可以告诉我家那些大、小叫花,说我是女的耶!”

小天先是一楞,接着谑笑道:“只要你答应,穿次女装给我瞧瞧,我就不说……

小仙抿起嘴,不依道:“少来,你想威胁我?”

小天吃吃笑道:“不是威胁,是利诱。”

小仙哼道:“用什么来利诱?”这个如何?”

小天突然出手,扣住小仙腕脉,将她拉进怀里,不由分说,堵住小仙的红chún,重重地、深深地、消魂地拥吻着小仙。

小仙咿晤的挣扎一下,随即顺从的贴在小天胸前,和小天一同坠人梦的世界里,载沉载浮,飘飘然,不知身在何处。

良久,两人同时吁出一口长气,小仙羞涩地将脸颊贴在小天胸前,捏起粉拳轻捶道:“我捶,我捶,我捶死你这个欺负我的坏东西。”

小天呵呵轻笑,小仙可以感觉到他的胸膛轻轻的震动。

小天搂住小仙,用下巴轻揉着她的秀发,有些感叹道:“在这里,只有咱们俩,我们可以不用忌讳别人的眼光,做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是,回到世俗凡尘之后,一大堆礼教规矩,和你小长老的身份,逼得咱们无法明明白白表露自已的感情,那时,我想象现在一样拥着你都难喽!”

小仙沉默半晌,以一种超乎年龄的成熟口气道:“在平常的世界里,我们要尽平常的责任,可是,那并不足以影响我们在这个不平常的世界中,发现到的感情,是不是?”

她似乎想寻求保证般,抬起头,摇着小天的手。

小天深情一笑,保证道:“我们或许学会内敛,以压抑自己去承担更大的责任,但是,我们绝对不会遗忘在这里所拥有的。”

他用力揽紧小仙,力强语气道:“就算你想忘,我也会随时找机会提醒你。”

小仙在他的怀里,咯咯轻笑起来,她露出阳光般的笑面,迎上小天的目光,快乐道:“那我们还怕什么?走,咱们杀回以前的世界里,到人多的地方沾点人气,在这个鸟无语、花不开的鬼地方打混两三个月,我已经变得有点木木(迟钝)!”

小天放开她,瞄眼笑道:“不会呀!我觉得你蛮好的嘛!颇有……女人味!”

“去你的,你敢吃我豆腐!”“口水比较甘,豆腐滑溜溜?”古小天。”

小仙娇嗔不依地猛跺其脚。

小天却皮皮回答:“喂,有事?”

小仙恨恨地飞出一脚,踹向小天,小天呵呵一笑,闪身跳到另一旁刚醒来的雄鹰背上,他连忙拍着雄鹰的脑袋,笑嘻嘻催道:“大家夥,快,快逃呀!赤查某追来啦!”

雄鹰倒也听话,果真振翅飞起。

小仙气咻咻道:“好胆别逃!"她急忙掠上雌鹰背脊,抱着金鹰脖子,对雌鹰叫道:“走,追杀他们去。”

金鹰似乎感染到小天他们嬉闹的快乐情绪,也都兴致高兴的冲人云霄,齐声嘎然大叫。它们在小天和小仙的驾驭下,临空绕着风雷潭,盘旋几圈,认准方向,朝风雷潭外飞去。

鹰背上,风声呼呼,小天摸摸背后背着的尸骨包袱,和小仙一同挥手告别风雷潭。

小仙和小天回到桃花谷,受到了英雄式的欢迎。

卡沙决定要为他们,举行盛大的庆功宴,同时举行一年一度的跳月(男女择配盛会)。

他们原想跟卡沙、老巫师等人打个招呼,就告别苗疆的,可是,在盛情难却之下,只好勉强留了下来。

卡沙通知散居苗岭各地的族人,全都赶来参加,以示隆重。

天色已晚,小仙和小天被招待在同一栋楼房,他们既是好兄弟,好哥们儿,安排住在一起,原是极其自然,而又理所当然的事。

这对小天来说,那是正中下怀,小仙却不然,她是有苦难言,总不能声明自已是女娃娃,不能跟大男生共居一室呀!

她当着卡沙的面,不便表示异议,背后却拿小天出气:“你乐个什么劲儿?今晚你睡楼下!”

要知苗区多竹林,所有房舍皆以竹木搭盖,且为避免毒蛇野兽及湿气所侵,苗人皆住楼房。

所谓楼房,也就是人住在上层,下层仅以支柱支撑,并无墙壁,多用竹篱笆或木栅栏起,作为饲养牛羊之用。

小仙要小天睡楼下,那不是要他跟家畜睡在一起?

小天大叫道:“什么?我睡楼下?小仙,你太过分了吧!”

小仙反问道:“你你想睡哪里?”

小天忙陪笑脸道:“咱们是好哥们儿儿嘛!自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兄弟你睡哪里,我……”

小仙霍地跳起来,把手一挥道:“你少臭美。”

小天一怔,随即若有所悟道:“呵呵,我明白了,原来咱们已经不再是哥们儿儿,你是不是担心我不怀好意,趁机占你便宜?”小仙不屑道:“哼,你真是不打自招,把心里想的全抖出来啦!”

“天地良心!"小天啼笑皆非道:“你简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古小天会是这种人吗?”

小仙不假思索,一口咬定道:“你本来就是!”

小天气得哇哇大叫,半晌才涨红了脸道:“孔圣人说的没错,天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古小天要真像你估计的那么没水准,上回在风雷潭,你昏迷三天三夜不醒,我要不安好心,早就……”

他说不下去,小仙却逼问道:“早就怎么样?说呀,为什么不说?”

小天沮然叹口气道:“算了,算了,不说也罢,反正------今晚你睡楼上,我睡楼下,这总在敢吧?”

小仙故意气他道:“那咱们就明天见了,祝你有个好梦。”

小天气得直翻白眼,无可奈何地又一声叹息,一路嘀咕着出房:“好狗不跟鸡斗,好男不跟女……”

小仙听见了,追出来问道:“你嘴里嘟哝些什么?”

小天苦笑道:“我说今晚一定睡得又香又甜,还会有个好梦!"说完又轻声加上一句:“唉!男人真歹命。”

小仙得意地一笑,转身回房,全身向竹床上一抛。

哗啦一声巨响,小仙用力过猛,竹床竟被她压垮啦!

这叫乐极生悲。

小天闻声大吃一惊,急忙奔返楼上,冲进房一看,只见小仙四脚朝天,仰面躺在被压垮的竹床上,那模样要多狼狈就多狼狈,要多糗就有多糗。

“我说兄弟哪!"他幸灾乐祸笑道:“有什么不爽尽管说,何必拿人家的床出气,压垮了今晚没床睡,大概只好下楼跟我挤一挤了。”

“死小天!”

小仙霍地挺身跳起,直向房门口扑来。

小天吓得怪叫一声,从楼梯上纵身跃下,急忙落荒而逃。

小仙哪肯罢休,跟着也从楼上掠身而下,但这一眨眼,已不见小天影踪。

“臭小天,鬼小天,你别躲,替我滚出来。”

她双手叉腰,摆出一付泼妇骂街的姿态。

幸好,苗族人的楼房,都是独立而筑,邻居最近的距离也有十来丈远,不似汉人喜欢凑热闹挤在一起。

而且,苗人大多日出而作,日没而息,此刻上已睡了,否则的话,见了小仙这付架势,实在破坏她的形象。

小天不可能逃远,定然藏身附近,却相应不理。

小仙火更大了,怒道:“头顶长疮,脚底流浓,坏透了的死小天,你躲着好了,看你能不能躲一辈子?”

眼光一扫,一眼瞥见数丈外的矮树丛后,躲躲藏藏地蹲着一团黑影。

小仙不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诈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