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二十九章 怒闯龙潭

作者:李凉

如今小天已知小仙是女娃儿,俨然以护花使者自居。

他明知以小仙的身手,这二三十人实在不够瞧的,但为了表现英雄救美,岂能错过这大显身手的机会。

疾喝声中,他双掌齐发,摆平了四个苗子,立即扑向赶来的援军。

小仙伸手一拦道:“哥们儿儿,你太不够意思了,又来抢生意?”

小天笑道:“不是哪!苗子从来不洗澡,我怕弄脏了你的玉手”

小仙对玉手两字有些感冒,不太消化,刚骂出:“去你的……”

“这个是我的!”

小天和小仙同时叫出,他们好像两个贪吃的孩子在争糖果。

那家伙在苗疆混了好几年,在龙头河一带,无论是汉人或苗子,认识他的都尊称一声茅爷,而不敢直呼其名茅魁。

把他当糖果的,那简直是空前绝后,连三岁的小孩也看出他不是用糖做的。

茅魁双臂一伸,拦住身后的手下,末等小仙和小天出手,他已开了口:“你们是存心来砸场子的?”

这家伙外型很唬人,一开口就不怎么样,又娇又哆的苏州口音,十足地道娘娘腔,听得小仙和小天一怔,几乎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天根本末加理会,转脸向小仙道:“兄弟,你是不是来砸人家场子的?”

小仙皱皱鼻子,用衣袖在鼻下一抹,故作茫然道:“是吗?中原那么多赌场找不到砸,特地千里迢迢跑到苗疆来砸场子,这太离谱了吧?”

小天又问道:“那你来这里干嘛?”

小仙讪讪地道:“这个吗……我记得咱们好像是准备来赌钱的吧?”

趁着他们一拉一唱,茅魁却暗中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带来的手下散开,采取了包围之势。

小天装作没看见,仍然向小仙搭讪道:“人家赌品不好,是输了钱发火,你赢了干嘛还揍人?”

小仙把头一昂道:“嘿嘿,他们想黑吃黑,门儿都没有,不挨揍才怪。”

小天瞥了茅魁一眼:“现在人家的管家婆来了,你打算怎么办?”

小仙揶揄道:“我说哥们儿儿,你有没有搞错,婆是指女人,而且是指老女人……”说时眼光一扫,笑道:“我看来的这些全是公的嘛!”

小天一本正经道:“不,除非我耳朵有毛病,刚才听得清清楚楚,穷喳呼的分明是个婆呀!”

茅魁哪会听不出,他们拐一个大弯,原来是在讽刺他的声调娘娘腔太重,不由地怒哼一声道:“你们两个小鬼,少在那里顾左右而言他,老子问你的话还没回答。”

小天朝他看看,转同小仙道:“兄弟,你说这个人是公的?我看不像吧!”

小仙眼睛眨巴眨巴地,也向茅魁打量一下,皮皮地笑道:“公猪母猪不好分,公鸡母鸡一看就知道,我说这家伙是公的,不信送到妇产科去监定一下他的性别。”

小天道:“不对,听他的声音,分明是母的。”

小仙摇头道:“不对,不对,我说他的是公的,要不就是女扮男装。”

这叫做贼的喊捉贼,真正女扮男装的是她自己。

小天当然不便当面揭穿,出她的洋相,凑趣道:“那我说的没错,他是不折不扣的管家婆了。”

小仙呵呵一笑,用手指向茅魁勾勾道:“喂,管家婆,你过来。”

茅魁被他们一阵调侃,早已气得脸红脖子粗,怒声喝问道:“干什么?”语气虽凶,仍是一付娘娘腔。

小仙表情逼真道:“我要跟你说句悄悄话,爱听不听,随你的便。”

茅魁信以为真,不知小仙要告诉他什么机密大事,向前刚走出一步,突然趔趄不前,惟恐她冷不防出手。冷哼一声道:“有话就说吧:“

小仙轻声说了句什么,不要说茅魁了,连她自己都听不清。

茅魁问道:“你说什么?”

小仙只得再说一遍,茅魁仍然只见她嘴皮在动,什么也听不见。

“你不能大声些吗?”

茅魁听得有些火大了。

小仙笑问道:“你真要我说大声些?”

茅魁愤声道:“我又不是耳背,只要能听见就行了。”

“好吧……”小仙突然石破天惊地大叫道:“我说你胸前的扣子忘了扣,不太雅观,有伤风化!”

茅魁听得一怔,随即恍然大悟,是被小仙在戏弄,不禁勃然大怒,挥手怒吼道:“妈的,你这小鬼敢寻老子开心,上!”

尽管她娘娘腔,这一声令下,仍然具有无比权威,他的手下没有人不敢不听从。

二三十人齐声呐喊,一拥而上,扑向小天和小仙。

不料小天一个倒纵,纵上赌桌笑叫道:“兄弟,生意全让给你做,这总够意思了吧?”

“谢啦!”

小仙大喜,这下可有她玩的了。

她一探手,抽出斜插在腰后的墨竹,很轻松潇洒地在指间打几个转,直等那二三十人扑近,才从容不迫出手。

顿时,一片棒影如劲风急雨,只洒向四面八方。

杀猪般的怪叫声连起,首当其冲的七八个苗子和汉人打手,便头破血流地跌了开去。

其他的人收势不及,不得不勇往直前,送上去挨揍。

小仙毫不客气,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只见她挥舞墨竹,如同魔棒在手中滴溜溜飞转,又好像叫化子唱莲花闹,举手投足之间,有板有眼。

那批苗子和汉人打手,正被打得落花流水,突闻一声娘娘腔怒喝道:“你们这些饭桶会给我闪开!”

声甫落。茅魁已直扑小仙,出手就攻。-

小仙的墨竹,刚使一名苗子跪倒在她面前,眼见茅魁来势汹汹,飞起一脚,将那苗子当皮球踢向茅魁。

别看这娘娘腔的管家婆体壮如牛,看似尾大不掉,其实身手相当灵活。

疾扑中,双足一垫,顺着扑势腾身而起,以马戏团里猛兽跳火圈的姿势,避开几乎撞及他的那苗子。

凌空一翻身,仍然疾扑小仙,且以双掌向她当头劈下,颇有泰山压顶之势。

茅魁在小仙跟那批打手动手时,已看出这小乞丐身手不凡,但她用的只是小巧功夫而已。

是以他自恃双掌功力深厚,在喝退那些打手后,便打算全力一击,起码要以声势唬一唬人。

哪知小仙非但末被唬住,反而抡捧迎来。

这种情况之下,如果茅魁自认为十足制胜把握,双掌势猛力沉,小仙绝难活命。相反的,假使小仙的功力在他之上,那他就等于飞蛾扑火,结果如何可想而知了。

茅魁犯了个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的大错误,那就是把小仙当成个小鬼,成功绝对不及他深厚。

练武既不能恶补,也无速成班,除非得逢奇遇,或是藉珍奇葯物助长功力,否则就得苦练,靠日积月累打下基础,媳妇要熬成婆,慢馒等吧!

是以,凭小仙的年纪,绝对没有人相信,她的功力竟然会在茅魁之上,包括茅魁自己。

等他发觉自己看走了眼,已无法改变这错误的判断。

更可悲的是,从今以后,他连看走眼的机会都不再有了,因为,他将真正成了有眼无珠。

茅魁双掌以雷霉万钧之势击下,突被小仙抡起的棒影封住,竟然逼得他身形硬生生在空中一顿,如同撞上了一堵无形的铜墙铁壁。

方知不妙,只觉眼前棒影一晃,小仙手中的墨竹疾如两支乌黑的流矢,射人了茅魁的眼眶。

“哇……”

惨叫声中,茅魁一头栽向地上。

只见他血喷满面,那对灵魂之窗,就此关闭了。

小天眼见茅魁痛得当场昏死过去,心神为之一震,想不到小仙会骤下如此毒手。

就在此时,突闻有人鼓掌喝彩道:“好。好一招一箭双雕!”

小天定神一看,发现一个华服美少年正走进帐篷,刚好目睹方才的一幕。

小仙眼皮一翻道:“呵,还有捧场的?”

被打得落花流水,头破血流的苗子和汉人打手,忙不迭执礼甚恭鞠躬哈腰,显然美少年的来头不小。

这美少年视若末睹,径向小仙打量两眼,晒然笑道:“兄台好身手,只是出手太狠了些吧?”

小仙轻描淡写道:“这种人招子不亮,等于有跟无珠,不如干脆做瞎子。”

美少年居然附和道:“说的也是,在下也早有此意,这一来倒让我省事了。”

小仙诧异道:“哦?你也是来砸场子的?”

美少年突然脸色一沉,冷声道:“不要说砸场子,就是把龙头河夷为平地,在下也能办到,只是,那得由在下来决定,还轮不到兄台擅作主张。”

小天一旁幸灾乐祸道:“兄弟,听见了吧,人家骂你是鸡婆呢!”

小仙骂道:“他爷爷的,你才是鸡……”

小仙一冲动,差点骂出他是鸡公,但一想不对,那样她不是吃亏了,幸好即时住口,转向美少年道:“这么说,咱们打架都要申请,等你批准喽!”

美少年盛气凌人道:“在龙头河,根本就不许打架闹事。”

小仙谑问道:“你说的?”

美少年昂然道:“不错,我说的。”

小仙状颇不屑地道:“不是我听错了,就是你口齿不清,因为这不像人类说的话,小伙子,不妨告诉你,我老人家活了这把年纪,生平还是第一次,遇见像你这种不知敬老尊贤的毛头小子,敢当面出言不逊。”

美少年被训得一怔,诧异道:“你老人家高寿?”

小仙不经意地揉揉鼻子道:“晤……没有个七老八十嘛,也差不多了。”

小天在一旁几乎忍俊不住的笑出来,补充说道:“只要活得够长,总会有那一天的。”

小仙再加一句:“除非不想活。”

美少年脚下缓缓向前移动,整个身体却像纹风不动似的,看得小天和小仙,不由地暗自一惊,看不出这是哪门子功夫。

尤其是小仙,自幼在逍遥山庄喜欢听鬼故事,心忖道:“听说鬼魂行走是足不着地的,这小子莫非……”

念犹末了,美少年已开口道:“不必大惊小怪,这不过是东海的御风踩云身法而已,连这点见识都没有,居然敢来龙头河闹事,你们也末免太不知死活了。”

逍遥山庄不愧是江湖四大家之一,小仙家学渊博,即时不假思索道:“近百年来,东海武功已式微,三十年前冒出个自称东海狂龙的家伙,扬言要以独创的御风踩云身法,和无形神拳征服中原武林,可是,他老兄却开了大家一个玩笑,撒下武林贴,遍邀九大门派和天下武林精英,前往泰山观日峰一会,到了约定的那日,各派人马到了好几百,从日出等到日落,却未见他的人影,这位老兄不但黄牛了,而且从此未再出面,莫不是嫌打架没什么意思,想想还是苗子好骗,溜到此地来开赌场了?”

美少年冷冷一哼道:“你知道的还真不少。”

小仙得意道:“那当然,这么说,是被我猜中喽?”

不料美少年嘿然冷笑道:“猜是猜的差不多,只相差十万八千里!”

小仙的笑容顿失,又揉鼻子又抓头道:“我老人家一向料事如神,怎么这回……”

美少年脸色霍地一沉,充满杀机道:“这回你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料不到!”

小仙一听,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小天也大笑不已,站得较远的乌玛,却早已吓得两腿发软,幸好身旁有张赌桌,急忙伸手撑住,才不致倒了下去。

美少年怒问道:“你笑什么?”

小仙止住笑,一本证经道:“现在我才知道,如果我要死,是怎么死的了。”

美少年问道:“你知道是怎么死的?”

“笑死的!”

小仙又大笑起来,好像她中了第一特奖。

小天更是捧腹大笑,笑弯了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双手连摇道:“兄弟,你做做好事,饶了我吧,再笑下去我真的会笑死啦!呵呵呵……哈哈哈……”

美少年气得脸部绿了。怒哼声中,突施御风踩云身法,晃眼己到小仙面前,出手如电,一掌直劈她左肩。

小仙并不急于还击,好胜心强的她,决心要以浮光掠影,斗一斗御风踩云身法。

美少年无论身法、出掌都够快,快如电光石火,但小仙的浮光掠影身法更为玄奇、诡异,快就更不在话下。

只见她身形微晃,人已不知去向。

就这一个照面,已经使美少年暗自吃惊不已,看不出眼前这位“老人家”,果然有两把刷子。

常言道: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若非身怀绝技,他们怎敢跑到龙头河来闹事,那不是老虎嘴上拔毛?

不消说,美少年的双掌均告落空。

但他应变极快,掌发即收,同时一个大旋身,那倒不是表现他的姿势优美,而是急于找寻敌踪,辨清目标。

他终于发现,小仙已在他身后。

当然,他这一旋身,双方正好成了面对面。

只见小仙好整以暇,闲闲地笑说道:“小伙子,你的御风踩云身法,还得加苦练啊!”

她自己才多大岁数,居然老气横秋,左一声小伙子,右一声小伙子叫得蛮顺口,好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怒闯龙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