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三章

作者:李凉

丐帮中,除了帮主背十个麻袋,丁大空是唯一的十袋长老。

连帮主万骏都对他执礼甚恭,这些长老更唯命是从,赶紧一齐上前施礼拜见。弟子等拜见丁师叔……”

丁大空一.向不拘小节,把手一摆道:“罢了,罢了,老叫化不来这一套。

一转脸,却见小仙惊恐地瞪著张彪的尸体,哺哺自语,道:“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丁大空走过去把他一搂,安慰道:“你没杀,是师父我杀的。”

“不!"小仙道:“是我一拳打死他的……”

丁大空笑骂道:“你少臭美,就你那包子大的拳头,替师父我褪褪背还差不多,能打死人?你让我留几颗牙啃鸡骨头吧!别把我一嘴牙全笑掉啦!”

小仙半信半疑道:“真的不是我?”

丁大空正色道:“当然不是,师父我那一拳,已击中他致命要害,正好你一拳,逼他把憋住的一大口血喷出来而已。”

小仙毕竟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生平第一次跟人"玩真的",出手就杀人自是会感到恐惧不安。

经过丁大空这一说,才恢复笑容,道:“那还好,不然让爷爷知道我杀了人,那可就麻烦了。”

丁大空置之一笑,转向那些长老道:“咱们还得赶路,这里你们料理一下吧!”

汉阳分舵七袋长老韩川,趋前道:“不劳师叔交代,这里的事第子等自会料理,可是,帮庆将届,师叔……。

丁大空叹口气,无奈道:“这个小麻烦得送回黄山,今日幸好是我亲自护送,否则……。

小仙忽道:“师父,你杀了他们那么多人,他们会善罢甘休吗?”

丁大空耸耸肩道:“管他的,只要把你安全送回黄山,天塌下来,还有个子高的顶著。”

小仙好奇问道:“师父,他们可是丐帮的仇家?”

丁大空不想让小仙知道这些江湖凶险,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这-------”

不料韩川已脱口而出:“师父还不知道?他们就是最近半年才崛起江湖,横行长江两岸的黑鲸门啊!”

丁大空心里暗骂:“他奶奶的,此地无青草,偏养多嘴骡!”

可是已来不及阻止,小仙已追问道:“黑鲸门是干啥的,为什么跟丐帮过不去?”

韩川听小仙称丁大空师父,心知必有来头。忙道:“小兄弟有所不知。

黑鲸门的人虽是一群乌合之众,但绝大多数是亡命之徒,近半年来更不断扩张势力,已聚集了一两千人之多。

他们仗著人多势众,不但四出騒扰压榨百姓,使人敢怒而不敢言,任其予取予求,最近更公然掠夺丐帮沿长江全线两岸的地盘,且扬言将驱逐丐帮,独霸水陆两地所有买卖,存心断我丐帮生路!”

小仙气愤道:“他奶奶的,简直欺人太甚嘛!”可不是。”韩川激动道:“方才要不是丁师叔和小兄弟及时赶到,咱们可能又被他们赶尽杀绝!”

小仙怒哼一声,问道:“这位长老,可知黑鲸门的窝在何处?”

丁大空暗自一惊,急道:“徒弟,你别惹事了,咱们快赶路吧!”

小仙道:“不,师父,黑鲸门不灭,我绝不回黄山。”

丁大空啼笑皆非:“我说徒弟啊!是我年纪大了,耳背没听清楚,还是你真说了,要灭黑鲸门?”

小仙笑而不答,却向韩川追问道:“你知道黑鲸门的窝吗?”

韩川道:“据帮中弟子获得的消息,黑鲸门的大本营是在赤壁。”

小仙又问道:”是刘备和周瑜共破曹军,火烧赤壁的赤壁?”

韩川颔首道:“正是!”

小仙心念一动,蹲在地上,捡了根小枯枝,在地上画出长江一带的地势水位,默默若有所思起来。

丁大空一旁催促道;"徒弟,别打歪主意了,太阳快下山啦!”

小仙置之不理,迳自在画出的图形上画来画去,苦思不已。

丁大空也蹲下来,好奇地看看图形,笑问道:“徒弟,你也想学诸葛亮,玩火烧赤壁的游戏?”

小仙道:“师父,你弄错了,火烧赤壁是庞统向周喻献的计谋,跟诸葛亮扯不上关系,大概师父没看过《三国演义》吧?”

丁大空尴尬地一笑,轻声道:“徒弟,师父我没念几天书,斗大的字不认识几个,说错了替我兜著,干嘛那么大声穷嚷嚷,存心出师父洋相!”

小仙做个鬼脸道:“是!徒弟知道了,下回一定让师父出土相!”

长老们不禁掩口葫芦,他们久闻这位师叔喜欢耍宝,想不到收的徒弟比他更宝。

丁大空笑骂道:“他奶奶的,师父我有次在京城,遇上几个洋和尚,连”阴沟里死’,都能来上几句,哪一点土?”

小仙忙道:“师父别生气,徒弟说你土,可是恭维你老人家啊!”

“哦?”丁大空一怔:“说我土,还是恭维?”

小仙笑了笑道:“师父到外地土,回来是不是要带些当地的土产?”

丁大空道:“没错。”

小仙又笑了笑道:“师父吃狗肉,是不是喜欢吃土狗,吃鸡要吃土鸡?”

丁大空垂涎慾滴道:“土狗土鸡味道好呀!”

小仙道:“那不就结啦!土相就表示师父的相好啊!”

丁大空气得一掌拍去:“他奶奶的,你把师父跟土狗土鸡混为一谈:”

但小仙早已料到有这么一着,就地一滚,避了开去。

丁大空也不追打,站起身道:“徒弟,别胡闹啦!咱们得赶路了。”

小仙故意轻声道:“师父不学诸葛亮了?”

丁大空反而大声道:“他奶奶的,你还提诸葛亮,存心臭我!”

小仙连声道:“不敢,不敢,徒弟只是提醒师父,周瑜和刘备,能在赤壁破曹军,咱们也可以大破黑鲸门!”

丁大空沉吟一下道:“你是说,要帮主发动丐帮,跟黑鲸门硬拼?”

韩川接道:“丐帮弟子会武功的人手有限,跟黑鲸门硬拼,必然吃亏。

将会造成重大伤亡……”

小仙贼笑道:“谁说要硬拼来着?人家用火烧赤壁,咱们不妨来个水淹赤壁!”

丁大空斥道,"你又不是白蛇传里的白娘娘,还水淹金山寺呐!”

小仙笑问道:“师父,你知道的不少嘛!”

丁大空道:“这有啥稀奇,我全是听说书先生说的还听过《西游记》里的猪八戒招亲,《封神榜》里的姜太公钓鱼------”

小仙兴致勃勃道:“好棒:师父快说一段来听听。”

丁大空童心未泯,摆出说书的架势:“好,你听著,话说姜太公……”突然察觉小仙在窃笑,不由地生气道:“他奶奶的,你是存心在臭我?”

小仙正经八百地道:“师父,书归正传,咱们还是合计合计水淹黑鲸门的大事吧!”

丁大空道:“徒弟,我知道你是个鬼精灵,满脑子的鬼点子,可是,这事关系丐帮的存亡,不是闹著玩的!”

小仙充满自信道:“如果我有把握,能不伤丐帮一兵一卒而把黑鲸门消灭,师父怎么说?”

丁大空断然道:“什么都不必说,这根本不可能。”

小仙道:“师父敢跟我打赌吗?”

丁大空强自一笑道:“师父我除了一身破衣服、十个破麻袋、一根打狗棒,一身之外无长物,拿什么跟你赌?”

小仙道:“就赌师父的十个麻布袋!”怎么赌?”丁大空问。

小仙一本正经道:“如果我赢了,也就是说,不伤丐帮一兵一卒,能把黑鲸门消灭,师父的十个麻袋就归我。”

丁大空不置可否道,这十个破麻袋,虽然不值分文,送给别人都没人要,但对我来说,却意义重大。它代表丐帮最崇高至上的背份,即便现在给你,我仍然是帮中唯一的十袋长老,你得到它也毫无用处。

不过,接照丐帮论功行赏的传统,如果帮中发生重大变故或灾难,凡是能解救丐帮者,即可受封为最高的九袋长老,仍然比我少一个麻袋……”

小仙道:“九个就九个吧!留一个给你装鸡零狗碎的好了。”

丁大空笑问道,"如果你输了呢!”

小仙瞄眼道:“我会输?不可思议嘛!好,输了就乖乖跟师父回黄山。”

丁大空霍然心动道:“好,一言为定。”来打勾勾!

丁大空居然也伸出小指,跟小仙勾起手指来。

接著,师徒二人相对大笑。哈哈哈……”

一夜之间,韩川等十几名丐帮长老,马不停蹄,疲于奔命,分头赶往洞庭湖境内,方圆百里之内的大小丐帮分舵及各地堂口,召集了将近三干名叫化。

他们化整为零,分批赶往赤壁下游,离黑鲸门大本营仅数里的陆溪口集合待命。

为了怕走漏风声,小仙保持高度机密,事先既不宣布任务,也不通知君山方面。

直到两三干名叫化子到齐,才由丁大空以丐帮十袋长老身份,发号施令,命每人准备一个大沙袋,随他前往江边。

小仙这一夜也未闲著,先是偕同丁大空,师徒二人已勘查清楚赤壁上游大平口及下游陆溪口二处的地势。

黑鲸门崛起于江湖不久,野心勃勃,想独霸全线两岸的水陆两路买卖,为了便于靠水吃水,是以将大本营设在赤壁。

而丐帮的总堂口,正好设在洞庭湖君山,两地相隔不过数十里而已,自然被黑鲸门视为眼中之钉。

更何况,丐帮乃是天下第一大帮,如果丐帮不灭,黑鲸门就没得混了。

黑鲸门故意把大本营设在赤壁,无异是摆明挑衅姿态,决心势不两立。

小仙勘查的结果,黑鲸门的窝建在山谷中,距江边不出里许,右临一条水源来自长江支流的小河,是引江水开渠,而以上游的水闸调节水位。

地形既已了若指掌,小仙胸有成竹,要丁大空赶往嘉鱼县城,命当地丐帮弟子,连夜准备大批炸葯,送往上游大平口江边备用。

师徒二人分头进行,小仙赶至下游陆溪口,韩川i!等十几名长老,已带了各地赶来的大小叫化近三千人,每人带一袋沙包在江边待命。

小仙大加赞许一番,笑道:“人家投鞭断流,咱们则来个投沙包断流,效果一定更好!”

于是,一声令下,近三千个大沙包,纷纷股入了江中。

水流受阻,河道被堵,使得水位不断上涨。

小仙只带着韩川等十儿名长老,火速赶往上游大平口,跟丁大空等人回合。

夜色檬拢中,一声令下,接连数声轰然巨响,几处闸门同时被炸开……

江水如黄河决堤,一泻而下,似干军万马奔腾,挟雷霍万钧之势,汹涌澎湃冲向下游¨陆溪口河道受阻,水位暴涨,迅速冲向赤壁山边的狭谷。

时值深夜,黑鲸门的人大多好梦方酣,措手不及,慌乱中纷纷逃命。

但水势采得太突然,片刻之间,使整个黑鲸门建造在谷中的一大片房舍,全部遭激流冲毁。

一两千名亡命之徒,顿时隐入惊涛骇浪中,仿佛被大水自地洞里冲出的一群老鼠,仓惶各自逃命,却被无情的巨浪卷起,吞噬。

惊恐的呼叫、嘶喊声中,汹涌的江水淹盖了一切……

一夜之间,黑鲸门从此在江湖中消失了。

年仅十一二岁的小仙,却成了丐帮从无先例的九袋小长老。

黄山的美,在于那些高耸入云的奇峰,笔直削落的绝领,处处皆为造物之神,呕心泣血,引以为傲的天然绝作。

黄山的美,诱得人想在此山结芦长居,寻求羽化成仙之道。黄山的美,是出尘的,是飘逸的,是空灵的,是不属于世俗的美,就在黄山某处石岩陡峭,绝壁削立,奇松挺拔。云雾环绕,宛若仙居的高峰之上,一匹经天的银龙,晶莹亮丽自天际陡然飞坠而下,将墨绿的奇峰,生生凿出一道旷古的遗痕。

万丈的飞瀑,高不见顶,洪然的水势。发出隆隆的巨吼。

就好像一条被镇压的猛龙,既嚣张且狂放不服的张牙舞爪,气势凌人的向天地宣告它的不屈和无穷止境的威力。

若问,飞瀑的威力,究竟有多大?

光看瀑布底下,那潭被激起涛天巨浪的湖水,是那般汹涌骇然,便可窥知一二。

此等气势澎湃足以撼山震岳的巨瀑,能够让那些胆子不大的人,吓得魂飞魄散,两腿发软,根本别提想靠近它,一观详细。

偏偏,就有这么一座传统式的,红墙绿瓦,屋橙飞翘的庄院,在这道飞瀑之下,跨流而筑。

三面高得离谱的砖红围墙,成"口]"字形,将有若万马奔腾,气概磅礴的瀑布围在自家后院之中,而这里便是"逍遥山庄"。

飞瀑狂,而万物之灵的人类更狂!

就在这潭水烟蒙蒙,巨浪排空的瀑底大湖中,一名年仅十四、五岁的娃儿,正乘著翻涌滚腾的湖水,奋力游向瀑布正下方,一块硕大无比的磐石。

他那头乌黑的长发,在水中就像水草般,四散漂浮,此时,他正咬紧牙关,和威力巨大的波涛相抗衡。

他虽紧抿著双chún,可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