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三十章 躶女乾坤阵

作者:李凉

小仙是旁观者清,她终于看出了玄机。

原来每把刀柄后,均连着长达数丈的天蚕细丝,一端执在苗女手中,飞刀是由她们在摇控。

这种蚕蚕丝,细如发,却坚韧无比,刀剑无法斩断,乃是制作护身软甲之类难觅的极品。

小天也已看出端倪,大声叫道:“兄弟,快借我泣血金匕一用!”

“没问题!”小仙居然有先见之明,已将神匕握在手中,故意道:“借用可是要付租金的啊!”

小天应道:“没问题,随你开价好了。”

小仙一点不急,慢条斯理道:“咱们得先讲好,你若光借泣血金匕,那是论时间付租金的,如果要附带人的话,得另加服务费,还得小帐加一啊!”

“开黑店哪?”小天愤声道:“简直吃人嘛!”

小仙笑道:“逮住机会,不好好敲你一笔,对我自己都不好交代,舍不得花银子,你可以别跟我打交道呀!”

小天道:“好吧,我认了!”

小仙却从容不迫的道:“还有,泣血金匕刀出必见血,那可是按人头计算的……”

小天大喝道:“兄弟,你有完没完?我快撑不住啦!”

小仙还是不慌不忙道:“完了就没戏唱啦!好吧,这年头生意难做,我就特别优待,让你先享受,后付款。”

款字甫出口,身形已动,疾如流矢。

只见泣血金匕迎着东升的朝阳,反映出万道霞光,犹如一道闪电载向浩翰无垠的宇宙。

电光石火间,十几把苗刀。几乎同时纷纷坠落地上。

小仙一口气斩断十几根天蚕细丝,身形犹末停止,以那独步武林的浮光掠影身法,挥动手中泣血金匕,来个统统有奖,在十几名苗女额前,每人留下一个x型记号,好教她们终身难忘。

额前以刀尖轻划两下,对苗女来说,就如同种牛痘似的,只是种的地方不对而已。

泣血金匕既已见血,小仙把刀入鞘,人也回到青石块上,以原来的蹲坐姿势坐下,好像未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那苗女伸手一抹额前血渍,不敢再贸然轻举妄动,狠狠地怒哼一声,用苗语向其他苗女说了两句,一跃而起,挥众向山峰飞奔而去。

小天并不追赶,走过来向小仙双手一抱拳:“兄弟,谢啦!”

小仙却把手一伸道:“谢不必了,付帐吧!”

小天笑道:“兄弟,你真健忘,昨夜那一千两银票还在你那里,大概够付帐了吧?”

小仙这才记起,那几张银票尚末还小天,遂道:“好吧!多不退,少不补,那一千两银票是我的了,你可不许讨回去啊!”

小天故意道:,,那当然,亲兄弟明算帐嘛!对了,我好像也该开张帐单给你……”

小仙一怔,问道:“我要付你什么帐?”

小天道:“上回你在风雷潭,受伤昏迷三昼夜,我的诊断费、治疗费、还有特别护士费……”

小仙一听,不由地羞愤交迸,嗔声娇叱道:“他爷爷的,我还没问你要遮羞费呐!”霍地跳起身来,就向小天扑去。

小天一转身,笑着逃向山峰。

其实他们心里有数,两人的一举一动,一直受到对方的人暗中监视,他们此刻一追一逃,看似打情骂俏,实际上是趁机向山峰上奔去。

就在小天奔上石级不及十丈时,一排雄纠纠,气昂昂的光头苗子已挡住去路。

小仙怒从心起,抢步上前,一把拦住小天道:“哥们儿儿,该我看戏了,这些土蛋交给我吧!”

小天尚末置可否,她已骂起山门来:“他爷爷的,你们那个什么花花草草的公子,既然约咱们哥俩来此,干嘛像个缩头乌龟似地躲着不敢出来,尽让你们这些土蛋来送死!”

一排八个土蛋,个个眦牙例嘴傻笑道,显然不知小仙在说什么,只是看她穿的破破烂烂,在那里比手划脚,模样儿十分滑稽可笑。

小仙见骂阵无效,转头向小天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耸耸肩,说道:“爷爷的,我在对牛弹琴!”

小天笑笑道:“兄弟,我给你一个良心的建议,对付他们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他们笑不出来。”

小仙问道:“杀上去?”

小天大拇指一竖道:“兄弟就是聪明,一点就明。”

小仙揉揉鼻子道:“好,我来治好他们这个喜欢乱笑的毛病。”

小天双手合十道:“鸭米互腐,有人要倒霉,阎王爷又加班了。”

“呀呼……”

怪叫声中,小仙手舞墨竹,连蹦带跳向八名苗子冲去。

他们似乎末将小仙看在眼里,双臂交叉抱于胸前,象一座泥塑木雕的金刚巨神,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小仙毫不客气,人到棒出,照准八颗光溜溜的脑袋瓜子,给每人当头一棒,统统有奖。

哪知他们的脑袋,竟如铁石般紧硬,敲上去非但并未头破血流,反而震得小仙握棒的掌心发麻。

这还不算稀奇,墨竹敲在光头上,居然发出朵、蕊、蜜、法、索(宫商角微羽)-----的不同音响。

这简直就像在弹琴嘛!

小仙一个倒纵,落脚往小天身旁,诧异道:“哥们儿儿,还真他爷爷的邪门,他们莫非想听我演奏一曲?”

小天笑道:“兄弟,你刚才不是说对牛弹琴吗,现在可遇上知音了。”

小仙愤道:“他爷爷的,连各哥哥爸爸真伟大都不会唱,存心考我嘛!”

小天又笑道:“那只歌是一千多年以后才有的,你现在会唱,不成了先知?”

小仙沉吟一下,忽道:“有了,我来演奏丐帮帮歌!”

小天茫然道:“丐帮还有帮歌?”

小仙不太好意思地一笑道:“就是叫化儿唱的莲花落啊!”

小天故作振奋道:“太棒了,兄弟,快演奏你的拿手绝活吧!我已经等不及想一饱耳福啦!”

他们在打哈哈时,八个光头苗子也在交头接耳,象球场上球员在商讨战略似地,围在一起一阵叽叽喳喳。

一见小仙又持棒走来,八个光头苗子立即分散,仍然整整齐齐地一字排开。

小仙走近丈许之内站定,以墨竹向他们一阵乱指,旨在扰乱军心。

八个光头苗子看得莫名其妙,十六颗眼珠子,不由自主地随着棒头转动。

“呀呼……”

又是一声怪叫。小仙冲天而起,凌空施展浮光掠影身法,使这八个苗子顿觉眼花缭缀乱。

只觉眼前人影翻飞,似虚似实,若幻若真,令他们简直无从捉摸。

尤其小仙的墨竹,更像一朵满天飞射的灵蛇,在旭日东升的反映下,闪出一道道黝光,在呼啸的划空声中,如同冰雹般落向他们光秃的头顶。

一阵叮叮当当,不再是朵蕊蜜法索,而是金铁交鸣之声。

小仙这回用足九成真力,敲打在八个光头上,虽然仍未能使他们头破血流,却是如受重击,两眼直冒金星。

“哇呀呀-----”

八个苗子齐声狂叫,十六只巨掌击向天空,汇聚成一股强烈气流,借着互撞互击之,力似炸弹开花般在空中爆炸开来。

轰然巨响中,爆炸震力远及数丈,震得身在空中的小仙,突觉真力不聚,身不由主,如同断了线的风铮,直向山壁撞去。

小天见状大惊,急叫道:“兄弟……”

眼看抢救不及,小仙就要一头撞上山壁。

千钩一发之际、她却玩特技似地来个挺腰翻身,双足向前一蹬,脚尖点向山壁,惜那反弹之力,倒射出数丈。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泣血金匕已出鞘,刀锋过外,血箭四射。

“哇呀呀……”

这声嚎叫,如同置声屠宰汤。

小仙掠身落足小天面前,左手一摊开,八只血淋淋的耳朵落在地上。,

好惊人的身手!

小天犹有余悸地道:“兄弟,你没事吧?”

小仙呵呵笑道:“哥们儿儿,害你受惊了,这八只耳朵,今晚给你做一道川味红油耳丝下酒,补偿你的精神损失。”

小天故作垂涎三尺状道:“再来一斤贵州茅台酒,那才真够味。”

小仙一拍胸脯道:“没问题,包在我……”

话犹末了,八名缺了只耳朵的苗子,形风疯狂地疾扑而来。

小天存心要给这些苗子吃些苦头,直等他们扑近在一丈之内,才突发难,施展出金刚护体神功。

八个光头苗子重施故技,十六只巨掌齐发,汇聚成了一股强大的气流,轰向小天和小仙。

轰然一声惊天动地爆响,十六颗暗随掌力发出的铁丸,撞上金刚护体神功形成的无形铜墙铁壁,悉数爆炸开来。

苗子收势不及,又无法避开,顿被炸得肢离破碎,血肉模胡,死状惨不忍睹。

小仙见状,这才恍然大悟,惊怒交加道:“他爷爷的,我说这些土苗,怎么有如此惊人的掌力,原来是这么回事。”

小天撤去神功,笑道:“这叫旁观者清,就象我跟那批娘们儿动手时,也末看出她们的刀柄后牵有天蚕细丝啊!”

小仙向数丈外,血肉模糊的八具尸体,眼光一扫道:“哥们儿儿,你真是快手。我的红油耳丝还没下锅,你的炸酱面就上桌啦!”

小天置之一笑道:“这些小菜上不了席面,今天的主菜,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小仙道:“那咱们就上去看看吧!”

小天把头一点,两人立即施展轻功,直奔山峰。

一路直达半山峰间,末再受阻。

眼前又是另一番景象,只见一片古柏苍松间,点缀着几间精舍,宛如隐士所居之处。

这时朝阳已升上山头,四周静寂无声,不见一个人影,更看不出任何动静。

小仙观察片刻,转头轻声道:“哥们儿儿,他们大概喜欢玩躲猫猫,咱们要不要陪他们玩玩?”

小天不表示意见,耸耸肩道:“随你。”

小仙当仁不让道:“好,跟我来。”

一看她当真要向精舍闯去,小天急忙阻止道:“兄弟,小心有诈!”

小仙毫不在乎道:“怕什么?”

小天道:“不是怕哪!兄弟,上回在长安城晨的迎春阁,咱们几乎……”

未待他说完,小仙已附耳轻声道:“我自有主张,你放心好了,迎春阁的那些机关消息,谅这些化外民族还建造不出。”

小天见她一付胸有成竹的神情,不便再表示异议,只好紧随着她向精舍闯去。

最近的一间精舍,距离仅约十丈开外,二人施展绝顶轻功,几个起落,便以流矢般射至舍前。

小天惟恐小仙有失,赶忙抢步挺声上前,暗将神功运聚,必要时可应变,及时掩护她撤出。

精舍门户虚掩,小天飞起一脚,将门踹开,人也跟着闯了进去。

这是他们仗着艺高胆大,有恃无恐,否则,通常不在明屋内情况之下,一般人绝不敢贸然硬闯。

哪知闯入一看,竟是一间空屋。

小天仍不放心,四下一搜索,确定无处可容人藏匿,也看不出设有机关陷讲,才松了口气。

小仙随后进屋,眼光一扫,见屋内陈设简单雅致,桌椅收拾的干干净净,滴尘不染,桌上尚备有精致茶具。

她毫不客气,在面对门口的棒子上,一屁股坐了下来,正待伸手去拿茶壶,却被小天惊呼道:“兄弟……”

小天凌空一掌,将桌上茶壶,以一股柔劲击出门外。

茶壶飞出门外数丈,落地轰然一声巨响,爆炸开来。

小仙惊恐交加叫道:“他爷爷的,炸葯不花钱哪,连沏茶都用炸葯?”

小天及时抢救了小仙,惊魂甫定道:“兄弟,你老人家要多保重啊!”言下之意,有点怪她乱来。

小仙这次自知太大意,险些送掉小命,不好意思再强辩,从麻袋里摸出几张银票,朝桌上一摆道:“偌!一千两银子还给你。”

小天怔了怔道:“兄弟,你这是干嘛?”

小仙道:“算茶钱或救命钱都可以,反正我不喜欢欠人家人情。”

小天正色道:“兄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咱们的交情,是能够以金钱来估计的?再说,你的命只值一千两银子,也末免太便宜了,又不是跳楼大拍卖。”

小仙问道:“你嫌少?那要付多少银子?”

小天道:“你的命是无价的!”

小仙又问道:“你的意思是这次免费?”

小天把头一点道:“喔,为你服务,永远不取分文,但这种事我可不希望再有下次。”

“不要白不要,谢啦!”

小仙笑着收回银票,仍然放进麻袋。

小天冲出门外,向四周一查看,末见任何动静,才回身进屋,在一旁坐下道:“哼,他姥姥的,这些苗子还真够狠,处处都有陷饼,连茶壶里都装了炸葯,一动它就爆炸,看来这种化外民族,并不象你估计的低能呐!”

小仙愤声道:“他们之中,既有人通汉语,说不定那龙婆婆就是汉人。”

小天道:“那咱们还坐在这里干嘛?去揪出她来呀!”

小仙胸有成竹地笑道:“哥们儿儿,干嘛那么沉不住气,折腾了一夜,又一路打杀上来,也该坐下喘口气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躶女乾坤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