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三十一章 龙氏七绝

作者:李凉

小仙急向小天招呼道:“哥们儿儿,现在该揪那小子下来了!”

小天末及阻止,小仙已向潭边飞身掠去。

她一登上潭边,便直奔那座宝塔下,抬头一看,花公子在上面比手划脚。

宝塔共十三层,每一层约高一丈七八。

小仙拔身而起,双足一蹬飞檐,借力上升至第二层,如此连续上身,转眼间又升至最上一层”

只见她双足猛一蹬飞檐,娇躯斜飞而起,凌空一个鹞子翻身,直向顶层外廊射去。

就在这时,冷不防一股强劲掌力,如狂飙般迎面击来,顿使小仙全身一震,身不由主,急速向塔下坠落。

千钧一发,小天及时赶到,腾身而起,双臂一张,将将在空中抱个正着。

小天双足一落地,惊问道:“兄弟……”

不料小仙一挺身,已好端端地站在地上,嗔骂道:“他爷爷的,老妖婆竟敢暗箭伤人!”

小天一怔,诧然道:“你是指那个龙婆婆?”

小仙愤声道:“大概是她吧,凭那小子,绝不可能有如此深厚的掌力。”

小天刚一抬头,突见从二十余丈高的宝塔最顶层,如飞鹰敛翼而下地落下了一条人影。

如此高度,能够纵身一掠而下,就凭这身罕世轻功,普天之下已是绝无仅有,可见此人武功之高。

小仙一向从不服输的个性,也自叹不如,不由地暗自一惊,赞道:“好惊人的轻功!”

话声甫落,人影已落在他们面前,相距不过丈许。

两人定神一看,具有如此惊人轻功的,竟是个满头银发,老态龙钟,手持十节龙头拐杖的老妇。

不用说,她必然就是龙婆婆了。

龙婆婆自二十八丈高度一掠而下,竟然连气都不喘,若无其事地笑问道:“小娃儿,没伤到你吧?”

“哼!”小仙怒形于色道:“老太婆,你不必猫哭老鼠假慈悲,大概一掌没把我击毙摔死,使你很失望,脸上无光吧!”

龙婆婆仍然是面带笑容地道:“老身如果存心要你这条小命,你还能站在我面前说话吗?”

小仙不屑道:“这么说,倒是你手下留情喽?”

龙婆婆微微额首,笑道:“老身只是想逼你下去,试试你的轻功如何,不过,令我很失望,要靠贵友接住,你才能安然无恙。”

小仙把脸转向小天道:“听见了吧!这回人家骂你是鸡婆啦!”

小天不服道:“难道我应该见死不救,眼睁睁看你摔死?”

小仙毫不领情道:“谁说我会摔死?鸡婆!”

小天气得直翻白眼:“好吧,算我多事!”

小仙转向龙婆婆道:“老太婆,不要以为你自己轻功好,别人就得跟你一样,轻功好不好,是我的事,摔死摔不死,也是我的事,跟你毫不相干,要你失望什么?”

龙婆婆道:“这叫美中不足。”

“美中不足?”

小仙听得莫名其妙。

龙婆婆笑了笑道:“近几年来,已经很久无人能闯过乾坤阵了,刚才老身见到,你们小小年纪,不但轻轻松松破了阵,尚犹有余力,实在难能可贵,只是,你这小娃儿也太顽皮,太过份了,居然把她们弄得全身……实在不像话,不像话!”

小仙瞥了一旁生闷气的小天一眼,故意道:“你认为不像话,有人觉得还没看过瘾呐!”

小天冒火道:“哎哎哎,兄弟,说话别拐着弯骂人,我又没招你惹你,招惹你的是那小子!”

小仙接道:“对呀,老太婆,那小子约咱们来,自己却躲在塔顶上不敢露面,让你来替他出头,这是什么意思?”

龙婆婆的龙头拐杖,朝地上重重一顿,道:“此地是龙潭长生庄,一切由老身做主,他出不出面都是一样。”

“好!”小仙语气也强硬道:“既然如此,咱们今天是来要乌玛姑娘的,你就把她交出来吧!”

龙婆婆脸色霍地一沉道:“什么乌玛姑娘?”

小仙更正道:“我说的是乌玛姑娘,不是五马六马,还七马八马呢,你少跟我打哈哈!”

龙婆婆的脸色更难看了:“小娃儿,在老身面前,你说话最好不要太放肆,不管她是什么姑娘,你们凭什么向老身要人?”

小仙可不管她是谁,愤声道:“老太婆,你说话算不算数,刚说此地一切由你做主,怎么马上就不认帐了?”

龙婆婆怒形于色道:“老身的话,你还没有回答!”

小仙呆呆地道:“回答你什么?”

龙婆婆又把拐杖用力一柱道:“问你凭什么到此地来要人。”

小仙揉揉鼻子道:“老太婆,你真差劲,既然说此地一切由你做主,乌玛姑娘是被那小子劫持去的,不向你要人向谁要?”

龙婆婆一脸茫然道:“小娃儿,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胡说八道?”小仙指指自己鼻子,再指着龙婆婆道:“老太婆,分明是你在袒护那小子,故意在那里装蒜,还说我胡说八道,好,今天你把人交出便罢,否则就让你这长生庄变成短命庄。”

龙婆婆嘿然冷笑道:“小娃儿,你的口气也未免太大了,若不是看在你们年纪轻轻,具有如此功手,颇堪造就的份上,像你敢在老身面前这般无礼,就该立毙杖下。”

小仙报以冷哼道:“老太婆,别拿你那点轻功唬人,那只不过表示你骨头轻而已,要想杖毙我老人家,你恐怕连门儿都没有。”

这时,宝塔内正涌出一批男男女女,闻言齐齐一怔,心知龙婆婆必定勃然大怒,当场发作,是以惊得趔趄不前,以免妨碍她老人家动手。

哪知他们的判断大错特错,龙婆婆非但毫无怒意,反而哈哈大笑道:“好,好,不愧是天下第一大帮的门人,果然与众不同,老身活了九十九岁,从来还没有人,敢当我面大声说过话,更没有……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你这小娃儿有胆识,有气魄,简直太像老身当年了,哈哈哈……”

小仙也大出意料之外,但她心知很多人是笑里藏刀,更有些人喜欢,或者说是习惯,在动手杀人前必需大笑一番,培养杀人的情绪。

她急忙暗自戒备,蓄势待发,

因为她已看出,眼前这老婆子的武功,可能是她以前从未见过的,必将是生死立判的一击。

连一旁的小天,也运足真力,以金刚护体神功,保持备战状态,只要老婆子一动,他就以身掩护小仙,使她安全无虑。

在这剑拔孥张的紧张情势下,龙婆婆却似毫无所觉,仍然笑个不停,同时连连打量小仙,频频点头道:“好,好,太对老身的胃口了,哈哈……”

小仙不禁愤声:“他姥姥的,什么对不对你胃口,你是把我看成了麻婆豆腐,还是辣子鸡丁?”

龙婆婆一听,更是笑得弯下了腰,连泪水都流了出来,好像她中了第一特奖。

小仙更气愤道:“老太婆,你笑够了没有?活到九十九岁不容易,多保重,别笑岔了气一命呜呼,等不到明年人家送你长命百岁的金锁片啦!”

“说得好,说得好!老身一甲子前离开中原时,就曾夸下海口,要在十年之内,造就一朵武林奇萌,重振龙氏七绝武功,可惜天不从人愿,十年过去了,我走遍天下,未能找到一个理相的可造之才,于是,老身心灰意冷之余,来到此地建立了长生山庄,打算终老斯乡……”

龙婆婆顿了顿,接下去道:“可是,偏有些武林中贪婪之辈,获知老身的下落后,想要那龙氏七绝武功秘籍,屡次潜入长生庄盗取,甚至明目张胆纠众前来,逼老身将秘籍交出。嘿嘿,这一批批自不量力的鼠辈,如今金葬身在这潭底了,”

说时以龙头拐杖,向潭中一指。

小仙最爱听讲古,不再打岔,静静地听下去。

龙婆婆继续道:“这一来,不但使我提高警觉,加强防范。在谷内设下一道道关卡,同时也燃起了我求才的愿望,于是派出亲信,往各地物色人选,甚至不惜劫持或诱来此地,可惜让我很失望,没有一个中意的,年复一年,十年过了又十年,好不容易在三十年前,听说东海有个狂人,扬言以御风踩云身法和无形神拳向天下武林挑战……”

小仙接口道:“你说的可是东海狂龙?”

龙婆婆微微颔首道:“不错,就是他。”

小仙像儿童听故事似的,正听到紧要关头,迫不及待追问道:“后来怎么样?”

龙婆婆看看她那张稚气的脸,微微一笑道:“这个人确实够狂,被老身以激将法诱来,指他连老身都敌不过的话,更逞论人才辈出的天下武林各派,他认为这话言之有理,决心先跟老身一决高下,结果在潭中小岛上,交手近千招,他终于不敌,败在老身这根龙头拐杖之下。”

小仙若有所悟道:“难怪啊!难怪啊!三十年前他老兄遍邀九大门派,及天下武林高手,前往泰山观日峰一会,结果自己却黄牛了,原来是栽在你老太婆手里,干脆就不去泰山,放了别人的鸽子啦!”

龙婆婆道:“他是自愿留在此地的,老身可没有强迫他。”

小仙好奇问道:“他还在这里?”

龙婆婆微微摇头道:“他自愿留下,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败在老身杖下,自知无法跟天下武林一争长短,不必再去泰山丢人现眼。另一个原因,则是爱上老身手下一名姓胡的女子,老身就成全了他们,成婚后她生下一女,数年后又得一子,就是你们见过的花公子。”

小仙冷哼一声,不屑道:“原来是那小子!”

龙婆婆置之一笑,继续追述往事道:“花公子尚末满周岁,也就是二十多年前,我的手下从岭南带回个姓杜的的年轻人,经我亲自试过他的武功,认为不错就收留了他,哪知姓杜的风流成性,居然很快就勾搭上了比他大几岁的胡萍。”

小仙问道:“就是东海狂龙的妻子,花公子的母亲?”

龙婆婆点点头通:“不错,就是那贱婢”此事东海狂龙一直尚蒙在鼓里,被老身风闻,传他们来查问时,他们却做贼心虚,双双逃之夭夭了。”

小仙又问道:“东海狂龙会就此罢休?”

龙婆婆道:“当然不会,他在获得老身允许后,走遍天下各地,追查了将近三年,毫无那对狗男女的消息,只好失望而归,从此意志消沉,终日以传授一对儿女武功打发时间,可惜那两个孩子资质太有限,不能成大器,成就反而不及陪公子读书的那批女婢。”

小仙深具同感道:“看得出,那小子实在不怎么样。”

龙婆婆叹了口气,感慨道:“东海狂龙当初雄心万丈,离开中原之后,先受挫于老身,再遇妻子不贞,最后指望一对子女重振东海武功又落空,使他更觉万念俱灰,终至一病不起。”

小仙追问道:“他的女儿呢?”

龙婆婆道:“丽青那孩子很像她母亲,从小就不安分,她父亲死了不久,就受不了老身的管教,悄然出走,去天涯寻母

小仙急问道:“东海狂龙姓胡?”

龙婆婆摇头道:“不,他姓花,名化龙,丽青那孩子却是从母姓,姓胡。”

“胡丽青……”小仙把这名字念了一遍,突向小天道:“哥们儿,长安迎春阁的那娘们,不就是叫胡丽青吗?”

小天半晌未开腔,慢条斯理道:“好象有人又叫她花大姐?”

“那就错不了啦!”小仙道:“她老子姓花,娘姓胡呀!”

龙婆婆急问道:“你们见过她?”

小仙揉揉鼻子,谑笑道:“见是见过,不过,跟她的老弟一样,对咱们哥俩并不太友善。”

小天终于忍不住道:“兄弟,人家的故事听完了吧?没完就且听下回分解,先办咱们的正事吧!”

小仙好象被他一语提醒,笑笑:“是呀!老太婆,咱们又不是来听故事的,你说这些干嘛?”

龙婆婆正色道:“老身之所以说出东海狂龙的往事,是要让你们知道,他临终时曾将其子托孤给老身,老身也应允善待花公子,视同子孙,无论这孩子成不成器,待老身进年之后,他就是龙潭长生庄的继承人。”

小仙甚不屑道:“老太婆,你真有眼光,这继承人可真找对了人!”

龙婆婆不以为忤,置之一笑道:“老身比你们看得更清楚,不过,老身一生言出必行,绝不反悔,无论他闯了多大的祸,老身也得为他担待。”

“溺爱,溺爱!简直是溺爱!”小仙直摇头:“难怪他敢胡作非为,原来是让你这老太婆宠的。”

龙婆婆强自一笑道:“这点老身也承认,但你们一路闯来,遭上一道道关卡,却与他无关,那是老身在数十年前就布设的,规定任何人想上山,必需经过这些考验,否则就见不到老身,幸好你们是正大光明地闯,若是寻其他路径摸上来那就必死无疑。”

“那是咱们命大。”小仙冷声道:“老太婆,难道聚赌抽头,仗势欺人,劫持无辜的乌玛姑娘,这此全是你数十年前就定下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 龙氏七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