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三十二章 震天雷

作者:李凉

  烈日当空。

  小仙和小天直奔山外而来,不需人带路,只需在龙头河随便找个赌徒一问,就知道虎穴

在哪里了。

  他们正待入山,一名劲装女子施展绝顶轻功,从后面急起直追而来。

  小仙闻声止步,回身一看,认出正是向龙婆婆打小报告的女子。

  那女子奔近,身形一收,气极败坏道:“还好,还好,总算追上你们了。”

  小仙诧异道:“你追咱们干嘛?”

  那女子郑重其事道:“龙婆婆忘了关照你们,特地命我赶来,要你们可千万不可伤了花

公子。”

  小仙愤声道:“如果他想伤找们呢?”

  那女子笑了笑道:“你也太看得起他了,别说是你们,他连想伤我都伤不了。”

  小仙才收起怒容,笑道:“看得出,那小子只是个虚有其表的绣花枕头!”

  那女子会心地一笑,正色道:“两位小侠此去虎穴,千万不可掉以轻心,那山谷里的

人,全是一些玩命的角色,而且不乏武功高强之辈。”

  小仙把手一拱道:“多谢这位大姐关照,咱们连龙潭都闯了,还怕它什么虎穴,大姐请

回去吧!”

  那女子却不走,慾言又止,似乎尚有什么话要告诉他们,但又有些顾忌。

  小仙立即察觉出来,诧然问道:“大姐还有什么事?”

  那女子迟疑上一下,终于要求道:“请让我跟你们一起去。”

  小仙意外地一怔,道:“你去干嘛?莫非在监视咱们,不可伤了姓花的小子?”

  那女子道:“不,我要亲手杀死仇虎!”

  “仇虎?”

  小仙对这名字茫然无知。

  那女子恨声道:“就是虎穴的首领,那个人面兽心的婬贼。”

  小仙好奇道:“哦?这位大姐跟他有何深仇大恨,非亲于杀他不可?”

  那女子沉痛道:“不瞒二位说,我叫段瑛,数年前随拙夫马盛飞路过长安,不料遇上一

群会武的纨绔子弟,见我略有姿色,竟然当街调戏,拙夫一怒之下,跟他们动起手来,结果

失手打死了带头起哄的小子,想不到他竟跟当今皇帝的宠妃,杨贵妃沾亲带故。”

  小仙道:“这下你们可惹上麻烦,吃不完兜着走啦!”

  “可不是!”段瑛道:“我们不甘柬手就缚,双双逃出长安,不久各地就悬赏通缉,使

我们无处容身。当时拙夫想到,父执辈的仇虎,风闻在苗岭落脚,就决定前来投靠。

  仇虎因知道我们夫妇武功不弱,且正值用人之际,一口答应收容我们,哪知过了不久,

这人面兽心的婬贼就原形毕露,在我二十岁生日那晚,假意为我设宴庆贺,竟在酒中做了手

脚,将我夫妇二人迷昏,不但趁机玷污了我,还下毒手杀了拙夫!”

  小仙骂道:“他爷爷的,真够心狠手辣。”

  段瑛更是满脸杀机道:“这种禽兽不如的人,我岂能放过他。”

  小天一旁道:“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

  段瑛点点头道:“”六七年了,当夜我清醒后,几乎痛不慾生,想跟他拼命,却又拼不

过,为了决心替拙夫报仇,只好委屈求全,忍辱偷生。跟那婬贼虚与蛇委地周旋了将近一

年……”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那一夜下着大雨,他喝得酩酊大醉,我正好趁机下手,不料被

暗中戒备,负责守护他的人发觉,结果我寡不敌众,负伤一路冲杀出去,仇虎的酒也惊醒

了,亲自率众一路追杀,把我逼得慌不择路,反而逃进了山谷。幸好山洪暴发,阻断了他们

的追路,而他以为我被洪水冲走,哪知我命不该绝,在洪流中抱住一根山下冲下的大树,总

算把命保住。”

  小仙接了一句:“命大!”

  段瑛苦笑一下,接下去道:“我一直被冲人龙头河,爬上岸已是精疲力竭,又怕他们四

处追杀,找了附近的树林里,藏了一天一夜,最后突然想到龙潭的长生庄……”

  小仙诧异道:“你也是闯上山去的?”

  段瑛摇摇头,强自一笑道:“凭我的武功,哪能闯得上去,才到第一关就不支昏倒了,

等我醒来时,我已经置身在长生庄里了。”

  小仙问道:“龙老太婆不明你的来历,怎会随随便便就收留你?”

  段瑛道:“她老人家自然要问清楚,我不便全盘托出,只说发生在长安的事,又说拙夫

疫役途中,我无处可容身,才独自避入苗疆,不想误闯龙潭,幸好她老人家信以为真,又见

我会武功,就同意我留下,一直到如今。”

  小仙又问道:“仇虎的事,老太婆毫不知情!”

  段瑛点点头道:“是的,我一直没有再提过,一心一意只想从长生庄中,学得一些高深

武功,以后再等机会为拙夫报仇,今天总算让我等到了。”

  小仙急道:“慢着,慢着,我们还没同意带你去呢!”

  段瑛道:“我去对大家都好,你们的武功可以助我报仇,我却在虎穴住过一年多,是识

途老马,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们一些惊人的秘密。”

  小仙霍然心动道:“什么秘密?”

  段瑛却卖关子道:“这个秘密连花公子都不知道,除非你们答应带我去,助我报仇,我

才说出来。”

  小仙望望小天道:“哥们儿,你怎么说?”

  小天道:“由你决定吧!”

  “好吧!”小仙道:“反正多一个人不会有坏处,还可以带路。”

  段瑛喜出望外道:“你们答应了?”

  小仙道:“你的秘密还没告诉我们呀!”

  段瑛忙道:“是是是,这个秘密要从龙头河的赌风说起,仇虎带来一批精于赌技的手

下,开始把纯朴的苗族教会赌搏,并且让他们赢钱,久而久之,养成他们不劳而获的心理,

同时染上赌瘾,然后开始输,输得一无所有,还背了一身赌债。

  仇虎人多势众,控制了整个龙头河地区,不少苗人都受他指挥,还不了赌债的人,只好

把自己甚至家人押给他,形同奴役。女的如果年轻貌美,便被留在大寨里,受他任意蹂躏,

玩够了玩腻了就赏给了手下的人,否则,跟男的一样,被送谷内深山里,替他开矿,直到累

死为止,即使身强力壮的年轻人,能支撑下去,活着就别想离开矿区,以免泄露秘密。”

  小仙好奇地问:“开什么矿?”

  段瑛道:“金矿!”

  小仙和小天不约而同惊叫道:“哇噻,金矿?”

  段瑛微微把头一点道:“仇虎是在苗岭深山里,发现了金矿之后,才回中原去招兵买

马,带来了一批人,然后以赌为饵,诱使苗人上当,以便利用此地现成的人力,为他开采金

矿。”

  小仙和小天交换一下眼色,心照不宣,想到了乌玛姑娘的那位老哥,就是输光牛羊,从

此一去不返的。

  不消说,他必是还不了赌债,把自已押给仇虎,到深山里去开金矿了。

  段瑛愈说愈激动,咬牙切齿地恨声道:“仇虎这人面兽心的婬贼,不但失去人性,根本

就不是人,尤其对那些末成年的小苗女……”

  小仙听得暗自一惊,心中会意:“好了好了,不用再说了,咱们得争取时间,赶快去杀

人。”

  小天心知她担心乌玛,也催促道:“这位大姐,就请你带路了!”

  段瑛提议道:“他们人多势众,从正面硬闯比较困难,我带你们从山后绕进去。”

  小仙颇为不服气道:“笑话,凭我丐帮九袋长老,干吗偷偷摸摸……”

  小天劝道:“兄弟,乌玛姑娘在人家手里,咱们救人第一,先救出了乌玛姑娘,再杀他

个片甲不留,或者让那些龟孙子躶奔。

  小仙嗔叱道:“那些臭男人躶奔难看死了,看了就教人憋心,谁要看那付德性,你喜欢

看?”

  小天故意逗他道:“偶尔换换口味,也挺新鲜的。”

  当着段瑛的面,小仙不便过于撒野,只得狠狠地瞪他一眼道:“心里变态!”然后转过

脸道:“这位大姐,就依你的吧!”

  段瑛欣然把头一点,当即在前带路,领着小仙和小天,从山外绕道飞掠而去。

  这一来,可大出仇虎意料之外了。

  他动员了虎穴所有的高手和矮手(武功较差的),在山谷内外布下垂童埋伏,决心要将两

个小鬼干掉。

  如果他们敢闯来的话!

  他们当然敢,连龙潭都闯了,又哪会在乎这虎穴。

  所以,照仇虎的估汁,两个小鬼找上门来,不但是硬闯,且是横冲直闯而来。

  但他失算了,做梦也未想到,数年前被洪水冲走,认定必死无疑的段瑛,居然还活着,

而且充当识途老马,带领两个小鬼绕向后路。

  狭谷达十数里,延伸至山谷尽头,绝壁陡起百丈,看去怪石嶙峋峥嵘,一片原始森林,

掩盖了整座山头。若置身其中,真个是不见天日。

  而一群以身为质抵债,身不由己的男女苗子,人数高达五六百,便终年生活在这片原始

森林内,且日以继夜,在悬岩绝壁间秉手抵足,为仇虎开采金矿。

  二三十名凶暴的江湖高手,负责看守监督他们开矿,谁要想偷懒,轻者拳脚交加,重者

吊起来鞭打,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而且男女不分,一视同仁。

  反正打的不是他们自己嘛!

  若是想逃走,门儿都没有,一律格杀勿论。

  段瑛忍辱偷生的那些日子,仇虎为眩耀他的财富,曾带她来参观过矿区。

  是以她知道谷内形势,山谷尽头的绝壁,形同一道天然屏障,也等于是狭谷的后门。

  当然,对一般人而言,它是绝路,若对身怀绝顶轻功的人而言,那就不同了,可以利用

它出入山谷。

  小仙、小天和段瑛,都不是一般人,所以后门就阻挡不了他们进人狭谷了。

  由段瑛带路,他们施展绝顶轻功,绕过一片原始森林,飞掠于悬岩绝壁间,翻山越岭登

上一层层峰顶。

  居高临下,从峰顶放眼看去,整个虎穴尽在眼底,而最突出显眼的,就是几座耸立的了

望台。

  段瑛遥指大寨道:“那一排正对大寨大门的瓦屋,就是仇虎的大本营,除了他的心腹手

下,其他人一概不得擅闯,主要是开采出的黄金矿石,以及一些年轻貌美的女子都在那里,

日夜有人严加守护,如果花公子把那姑娘交给了仇虎,就一定藏在大本营里。”

  小天把头一点道:“好,咱们就认定日标,攻击他们的大本营。”

  小仙却不以为然道:“不,我有更好的主意。”

  段瑛急问道:“玉小长老有何高见?”

  小天抢着接口道:“我这兄弟有一馊主意,那准是神来之笔,看来又有人要倒霉了。”

  小仙得意地默笑道:“知我着,古小天也!”

  小天自作聪明道:“兄弟,你是不是要重施故计,来次历史重演,像三年前水淹黑鲸门

一样,将龙头河的水引入,冲进山谷?”

  小仙摇摇头道:“距离太远,而且地势不同,那一招派不上用场……”

  小天按撩不住又道:“救人如救火,兄弟,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说出你的馊主意吧!”

  小仙朝他眼皮一翻,从容不迫道:“我这主意一点都不馊,是刚想出来的,新鲜的很!

这位大姐,矿区离这里多远?”

  段瑛道:“若是从峰顶顺着山壁过去,不需穿过森林,大约在一里之内。”

  小仙当机立断”道:“好,咱们就顺着山壁走。”

  小天诧然说道:“兄弟,你是财迷心窍,经不起黄金的诱惑,放着正事不办,要去抢金

矿哪!”

  小仙嗤之以鼻道:“哼,你简直是从门缝里看人,把人都看扁了,我老人家是去解救苗

族同胞。”

  小天更觉诧异道:“乌玛姑娘还没救出,你居然……”

  小仙胸有成竹地笑道:“哥们儿,说你驴,你还不是普通的驴,简直是头超级大笨驴。”

  段瑛若有所悟道:“小长老打算声东击西?”

  小仙瞅小天一眼道:“瞧瞧,这位大姐都比你聪明。”

  小天有些不好意思,脸上一红道:“兄弟,你真打算声东击西?”

  小仙微微点头道:“矿区只有二三十人监守,只要把他们摆平,那些被奴役的苗人就获

得自由了,到时候,由这位大姐带路,领他们逃出狭谷,几百人浩浩荡荡,仇虎那边必然会

发现,派大批手下赶来镇压,咱们正好趁虚而入,攻他们措手不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章 震天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