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三十三章 大闹虎穴

作者:李凉

仇虎原是调集重兵,分布在山谷内外,严阵以待,打算在小仙和小天闯入大寨之前,就把他们狙杀。

没想到他们走的是后门,而且先向矿区突袭,解救了那数百男女苗人。

而更令仇虎吃惊的,是赶往森林镇压的六七十名手下,在半途即遇上两个小鬼,几乎伤亡殆尽。

当山中了望台以三支响箭示警时,仇虎便知必有紧急情况,亲自登上大寨内矗立的了望台。

他高高在上,遥见大批手下被迎头痛击,溃不成军。

仇虎惊怒交加,飞身跃下了望台,正好花公子赶来,紧张地问道:“仇大哥,是他们来了?”

他所指的他们,无疑就是小天和小仙。

仇虎沉哼一声,神色凝重地说道:“江湖传闻果然不虚,这两个小杂种确实够狠。”

花公子暗自一惊,故作镇定道:“凭仇大哥的盖世武功,还有那么多武林高手,谅他们插翅难飞,死定了!”

仇虎强自一笑道:“回头尚需老弟相助一臂之力啊!”

花公子义不容辞道:“何需仇大哥交代,小弟自当全力以赴!”

仇虎无暇再说场面话,当即发号施令,将大批人手调集至谷内,分布狭谷两侧担任弓箭手,先让来人尝尝连发弯弓的厉害。

石大川身为虎穴的八大头目之一,亦指挥着近百名弓箭手,埋伏谷内,严阵以待着。

他此番奉命前往江南物色美女,归途中,亲向风闻江湖中对顽丐玉小仙,及玉面金童古小天的传说,甚至将他们形容成两个杀人不眨眼的小魔头,他哪敢掉以轻心。

此刻,他不但紧张,更如临大敌一般,凝神屏息,巳不转晴地注视着那条狭长的山谷。

烈日当空,石大川全身冒出的却是冷汗。

谷内出奇的沉寂,静得令人感到战栗,令人窒息。

静!静------

沉寂,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一瞬。

突然间,森林那边传来,石破天惊的一声轰然巨响。

一枚震天雷爆炸了。

就在石大川和近百名弓箭手之间,惊得张目结舌之际,一条人影疾奔而来,速度之快,有如电光石火,鸟飞兔走。

“发射!”

石大川一声令下,箭如飞蝗,集中目标射向来人。

但旦那一阵箭,射近来人身前,竟似遇上一道无形铜墙铁壁,悉遭震开,纷纷向四面八方反弹开去。

石大川失声惊叫道:“是少林金刚护体神功!”

那些弓箭手很没水准,不知金刚护体神功是啥玩意,只是觉得很邪门,仍然继续不断射箭。

小天仗着神功护身,无视于乱箭飞射,如入无人之境,勇往直前冲向大寨。

石大川见乱箭失效,无法阻挡来人,急忙现身,挥众一涌而上,这是他们的一贯作风,仗人多势众,专打群架。

可是,今天遇上玉面金童古小天,活该他们倒霉,这一套一点也不管用。

“万相俱灭!”

狂喝声中,小天双掌齐发,势如奔雷,两股雷霆万钧的掌力,会聚成足以毁天灭地的狂飙,轰向涌向石大川和近百名弓箭手。

轰然巨响,有如威力强大的炸葯,顿时漫天飞沙走石,山摇地动,烈日在这一瞬间黯然无光。

凄厉的惨叫,横飞的血肉,造成一幅骇人而残酷的景象。

远在半里外的大寨内,仇虎惊得目瞪口呆,半晌,始梦吃般地喃喃自语道:“难道传闻属实,少林绝世武功万相俱灭秘籍,多年前并未失散……”

站在一旁吓得脸色发青的花公子,惊诧地问道:“仇大哥,这种武功咱们敌得过他们吗?”

仇虎嘿然冷笑道:“纵然他这少林武功霸道无比,举世无敌,我倒不信制不住他!”

花公子急问道:“仇大哥打算跟他全力一搏?”

仇虎阴森森地说道:“那倒不必,哼,他们不是为那小苗女而来吗?她还在我们的手里呐!”

花公子顿时恍然大悟道:“仇大哥要用那个苗女,使他们投鼠忌器?

仇虎哈哈大笑道:“老弟,你认为这主意如何?”花公子赞道:“高!”

仇虎即向一普遍待命的手下,匆匆交代几句便偕同花公子走人大厅。

当小天大发神威,以万相俱灭一路杀来,硬闯大寨时,小仙已悄悄掩近了大寨。

他们一明一暗,由小天吸引大寨方面的注意力,她则趁机去救乌玛。

哪知掩近大厅外一看,厅前已由八大头目的两个:沙荣和单无畏,率领着二三十壮汉,一字排开分列两旁,好整以暇在等着了。

沙荣一见小仙,慌忙抱拳道:“阁下可是丐帮的玉小长老?”

小仙反而一怔,诧异道:“老兄你认得e我老人家么?”

沙荣脸上毫无表情,但却侧身向后退了一步,执礼甚恭地作个手势道:“仇老大已恭候多时,请!”

这一来,更使小仙咸到出乎意料之外,弄得她莫名其妙了。

但她贼的很,揉揉鼻子道:“少来这一套,叫她滚出来八!”

沙荣仍然毫无表情道:“仇老大有客,正在饮酒作乐,恕在下不便打扰他们的酒兴……”

小仙听得火大了,心忖:“他爷爷的,这节骨眼上,仇虎他们居然还饮酒作乐?”

继而一想,仇虎绝不可能如此镇定,只不过是故作姿态,想诱她中计罢了。

既然潜入金库救人不成,她干脆公然叫阵:“姓仇的,别躲在里面做缩头乌龟,快滚出来吧!”

单无畏人如其名,是个自认为天不怕地不怕的老粗,怒哼一声,正待发作,却被沙荣急以眼色制止。

大厅里的仇虎,倒真沉得住气,居然充耳不闻,来个相应不理。

小仙心知大厅之内,既是藏金重地,必有机关埋伏,不便贸然硬闯。

于是,她走向单无畏面前,手指他鼻子,故意挑衅道:“他爷爷的,你鼻子有毛病,哼个什么劲儿?”

单无畏身为八大头目之一,在虎穴除了仇虎,谁也不看在眼里,此刻竟被一个十几岁的小乞丐,指着鼻子骂人,教他这口气怎能忍得下。

但是沙荣又以眼色示意,提醒他仇虎的交代,千万不可意气用事,小不忍则乱大乱。

小仙侧耳一听,打杀之声仍距大寨好几十丈远,心知小天是依计而行,故意把大批人手诱出去,好让她趁机救出乌玛,再会合一起,来个痛剿虎穴。

现在情势有了变动,小仙无法照原定计划救人,必需临时改变主意。

于是,她挥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得单无畏头一歪,两眼直冒金星,

“你他奶奶的还敢哼?”

其实人家根本没哼,是她在找借口揍人”

单无畏强自忍着,好在他脸皮天生很厚,这一巴掌对他来说并不在乎。

小仙见他仍不发作,抓抓头道:“怪了,听说外国有个什么教的教徒,被人打了左边脸,会被动把右边脸伸过去让人打,莫非你也是信那个教的!”

单无畏从未听过这种,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小仙谑笑道:“看来你是默认了,那我刚才打的是你左脸,你就把右脸伸过来吧!”

单无畏可不是全听话的乖宝宝,哪会自动把伤脸送上去挨打。

小仙耸耸肩道:“大概你不信那个教,是我搞错了,只好自己动手啦!说完,扬手就一掌掴去。

单无畏已是忍无可忍,狂喝声中,陡然张臂扑向小仙,沙荣大吃一惊,但已阻不及。

小仙身形微闪,避开单无畏扑势的同时,纤手轻扬,仍然给他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

单无畏用力过猛,收势不住,一头冲撞向沙荣,双双以拥抱的姿势跌做一堆。

小仙原可趁机闯入大厅,但心知仇虎可能有诈,这一来岂正中了对方的诡计。

是以她决心把仇虎引出来,一旁拍掌大笑道:“喂喂喂,小心一点啊!两个大男人太亲热了,弄不好会得爱死症呀!”

分列大厅外两旁的二三十名壮汉,见状个个暗自窃笑,却不敢上前去扶起这两位大头目。

因为仇虎有令,任何人不得擅阻来人,更不得动手。

单无畏是忍无可忍,盛怒之下,豁出去了,一把推开被他撞倒,扑压在地上的沙荣,一个挺身跳起,回身就向小仙扑来。

这家伙能混上个虎穴的大头目,自然得有两把刷子。

他那双练了二十年的铁沙掌,虽还不到开山裂石的火候,但挨上一掌可也不是闹着玩的。

“臭要饭的,看掌:“

狂喝声中,单无畏一个饿虎扑羊之势,抡掌就朝小仙当头劈下。

小仙故作惊叫道:“乖乖隆的冬,玩命啦!”

说着身形一晃,人已不知去向。

单无畏一掌劈空,用力过猛,顿时收势不住,一个踉跄向大厅冲去。

“飕飕飕飕!”

一阵连发弩箭,从厅内疾射而出。

“哇……”

只听单无畏一声惨叫,射出的箭照单全收,悉数射中他胸膛,使他仰面倒栽,痛得满地打滚。

沙荣见状,惊得目瞪口呆,其他那二三十名壮汉,更是呆若木鸡。

小仙不禁惊怒交加,手指沙荣骂道:“他爷爷的,你请我老人家进去,原来没安好心哪!”

沙荣惊魂末定,小仙已到了面前,双手左右开弓,毫不客气,一口气连掴他七八个耳光,掴得他俩眼直冒金星,却不敢还手。

打人不还手,实在没意思。

小仙转脸一看,地上的单无畏已不再动弹,不由地怒哼一声道:“你这位老兄火气未免太大了,要像这位老兄没脾气,骂不还口,打不还手,至少也落个把命保住啊!”

沙荣被讽得面红耳赤,也许是被小仙掴的,仍然站在那里不敢吭声。

小仙却不放过他,喝令道:“进去,叫姓仇的给我滚出来!”

沙荣眼见单无畏惨死箭下,哪还敢步他的后尘,吓得结结巴巴道:“在,在下只是奉命,恭迎玉小长老,不知----”

小仙怒问道:“现在你知道了?”

沙荣连连点头道:“是是是,在下知道了!”

小仙又是一声怒哼,追问道:“你知道什么?”

沙荣怔怔地道:“知,知道……”

“知道个屁!”小仙不屑道:“让我老人家侍诉你吧,你们这位仇老大,只知自己享受作乐,根本不顾别人死活,你们简直是遇人不淑,居然还替他卖命!”

沙荣不敢搭腔,只有报以苦笑。

“哈哈……”

随着一阵狂笑。仇虎出现在大厅门口。

他若无其事地瞥了地上单无畏的尸体一眼,沉声道:“姓玉的,你不必枉费心机,挑拨我手下这些人,慢说是被我误杀,即使要他们为我而死,他们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小仙哦了一声,以轻蔑的眼光,向仇虎一打量。

只见他身披黑色大衣,一付狂妄自大之情,即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不是服你,是为了黄金,你有什么好神气的?”

仇虎意外地一怔,想不到小仙已知道山中采矿的秘密。诧然道:“莫非你们也是为此而来了。”

小仙故意道:“黄金嘛!谁见了不爱,丐帮是穷出了名的,你老兄如果嫌金子太多,分点来花花,那我老人家就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了。”

仇虎信以为真,毫不犹豫道:“没问题,钱财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们真要缺钱花,尽管开口,在下绝对如数奉上,”

小仙表情逼真道:“想不到你老兄真大方,这倒教我老人家不好意思狮子大开口了……”

仇虎笑道:“老弟,不用见外,需要多少尽管直说。”

小仙心里暗骂道:“他爷爷的,你简直肉麻当有趣,居然跟我称兄道弟起来了。”

但她别有心机,沉吟一下道:“我说出来,你老兄真舍得?”

仇虎道:“老弟如果要我全部交出,那自然不可能,虎穴还有好几百人要吃要喝呐!不过,你们能拿多少走,就拿多少,在下绝不打折扣。”

小仙暗喜,趁机道:“好,我那哥们儿家里有的是钱,不在乎拿你的金子,就带我一个人去拿吧!”

仇虎微觉一怔道:“老弟要跟我进金库去取?”

小仙道:“金子又没长腿,我不亲由去取,难道它还会自己跑出来跟着我走?”

仇虎置之一笑道:“此地炼成纯金的金块,分为两种,小者十斤,大者五十斤,以老弟的身体,充其量只能带走两块五斤的大金块,待在下命人取来即可,何需老第亲自入库。”

小仙笑道:“是不是藏的金块太多,你怕我见了眼红,贪心多拿几块?”

仇虎果然老姦巨滑,嘿然冷笑道:“开饭馆还怕大肚汉,在下既已有言在先,哪在乎老弟多拿几块,恐怕老弟想要的,不是黄澄澄的金块吧?”

“哦!”小仙笑问道:“莫非还有比黄金更值钱的玩意?”

仇虎道:“对我来说,也许不值分文,但在老弟心目中,却可能是无价之宝,”

小仙心里砰然一跳,力持镇定道:“你说的是……”

仇虎脸色突变,沉声道:“我说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三章 大闹虎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