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三十四章 中计

作者:李凉

这时打杀声已逼近大寨,声声凄厉惨叫,不绝于耳。

小仙正抓抓满头乱发,犹豫难决,冷不防两把柳叶飞刀,无声无息地自背后疾射而至,正中背心,

幸她乞装里,贴身穿有蛇皮内衣,杏则小命就不保了。

虽是不痛不养,毫发末伤,但她堂堂丐帮九袋长老,居然被人暗算得逞,简直是奇耻大辱,决心要讨回这个公道。

“啊……”

她装出一声惨呼,故意向前一个踉跄,全身扑向地上,倒地不起。

仇虎和发刀之人,皆以为小仙当真中刀倒地,双双几乎同时掠身而至。

哪知,仇虎的虎头短锤正待当头砸下,小仙却霍地一挺身,双脚齐踢,踢中他前胸,使他仰面一个倒栽,跌出丈许之外。

小仙跳起来一回身,正好跟飞刀暗算之人打个照面,竟然是秦飞,

“他爷爷的,是你!”

小仙火冒三丈,出手就向他当胸一把抓去,

秦飞尚不知小仙的厉害,当她是丐帮的小角色而已,双脚一错,旋身闪避,以为十拿九稳可以避开。

不料小仙竟如影随形,原势不变,仍然当胸一把抓个正着。

秦飞暗自一惊,急忙施展沾衣十八跌,可惜迟了一步,人虽滚跌开一旁,衣服前胸却被撕成一大片。

小仙一眼瞥见,仇虎已爬起身拔脚狂奔,向大厅冲去,使她慾阻不及,这一来,她更火大,决心要拿秦飞这倒霉鬼出气。

秦飞也是惊怒交加,想不到他这丐帮前辈,居然在一个后生晚辈的小叫化面前吃瘪。

“你是哪个堂的?”

他沉声喝问,摆出一付前辈的架势。

小仙怒斥道:“他爷爷的,你眼睛又没瞎,自已不会看看,我老人家挂了九只宝袋!”

秦飞定神一看,这才注意到,小仙竟然挂了九只麻袋。

在秦飞的记忆中,当年他脱离丐帮时,那时帮中只有丁大空,是唯一的九袋长老。虽然事隔多年,当年的各地长老中,可能有人因功升官了,但绝不可能返老还童,变成眼前这十四五岁的小鬼。

小仙是女扮男装,如果以男孩子的身材标准,除非是天生小不点,看上去仅有十二三岁。

秦飞干笑两声,状至不屑道:“你以为多挂几个麻袋,就可以招摇唬人?嘿嘿,丐帮的事,老子清楚的很,想唬我门儿都没有。”

小仙揉揉鼻子道:“哦?你也讨过饭?看样子现在混得不错嘛!”

“那当然!”秦飞洋洋得意道:“老子要不是悬崖勒马,及早回头,跟那批臭要饭的穷混,混到头发全白了,顶多混个乞丐头儿,还是穷……他妈的,我跟你扯这些干吗?你还没告诉我你究竟是谁呐!”

小仙气过了头道:“你管我是谁,反正你这丐帮叛逆,死不足惜,我老人家……”

秦飞恶向胆边生,趁着小仙说话分神,突然双手齐扬,六把柳叶飞刀疾射而出,分打上、中、下盘三路。

小仙两肩刚一晃,浮光掠影身法尚未施展,一道杖影如灵蛇飞射而至。

“叮叮当当!”

一片乱响声中,六把飞刀不仅被龙头拐杖悉数震回,且射向发刀的秦飞。

秦飞大惊,急施沾衣十八跌闪避,可惜他跌的不够快,仍然被震回的两把柳叶飞刀,射进了胸膛。

“哇……”

惨叫一声,秦飞倒地不起。

不消说,握着龙头拐杖那只满布皱纹的手,正是属于龙婆婆的。

她几乎在秦飞中刀的同时,掠身而至,落在小仙面前,似乎根本不理会秦飞的死活,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小仙笑着把手一拱手道:“老太婆,谢啦!”

不料龙婆婆却怒声喝道:“不必谢,老身并非救你,而是要亲手取你的这条命。”

小仙一怔,瘪瘪道:“哟,老太婆,咱们有这么大的仇恨吗?”

龙婆婆怒形于色道:“哼,老身命段瑛特地赶去跟你们打个招呼,看在老身份上,放过花公子……”

小仙这才恍然大悟,甩甩头道:“你以为我真杀了那小子子?”

龙婆婆将拐杖朝地上重重一柱,怒问道:“你还敢说没有?”

“当然没有!”小仙说:“在了望台上大叫花公子被杀了,那是我自己在叫的呀!”

龙婆婆哪会相信,喝问道:“那是为什么?”

小仙强自一笑道:“我呀……我是一旁煽火,惟恐天下不乱,要不说那小子被杀了,你怎会亲自出手啊!”

龙婆婆半信半疑道:“这么说,你并未杀花公子。救走那小苗女?”

小仙没好气地说道:“废话,我要是救出了那小苗女,不走还留在这里等着相亲呐?”

龙婆婆急问道:“花公子人呢?”

小仙火冒三丈,破口大骂道:“他爷爷的,那个不长进的混小子,他……”

“住口!”龙婆婆怒喝道:“他再不长进,也只有老身可以骂他,还轮不到你!”

小仙也怒道:“我骂了又怎样?”你找死!”

龙婆婆勃然大怒,挥杖就向小仙疾扫而去。

小仙哪甘示弱,明知手中的泣身金匕,斩不断对方的龙头拐杖,仍然挥刀习斩,迎向扫来的杖头。

龙婆婆以为她要以真力相拼,一较强弱,不由地冷哼一声,将九成功力贯注杖上,决心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点颜色瞧瞧,否则那知她老太婆的厉害。

不料刀杖刚一接触,小仙突将真力全卸,借对方雷霆万钧的杖风,使她毫不费力地一个倒蹿,竟然飘出四五丈外。

“谢了!”

小仙哈哈一笑,掉头直奔大厅。

龙婆婆气得哇哇大叫,挥杖急起直追。

哪知她又上了当,小仙竟是将她引向大厅,好让老太婆跟仇虎对上,

但小仙也万万没有料到,刚近大厅前,便听仇虎自厅内振声喝道:“你们谁敢再走近一步,老子就宰了花公子和那小苗女。”

小仙奔势一收,龙婆婆已追到。

龙婆婆急问道:“小娃儿,你真的未杀花公子?”

小仙反问道:“花公子有几个?”

龙婆婆一怔,暗忖道:“对呀,如果花公子已被小仙杀了,仇虎宰的花公子是谁?”

“花儿,你没事吧?”

龙婆婆大声向大厅里问。

花儿就是花公子,这名字除了龙婆婆,没有任何人乱叫,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个娘娘腔的怪名字。

他姓花,又叫花儿,那不成了花花儿。

但这名字是龙婆婆取的,东海狂龙花化龙非但未觉不雅,反而受宠若惊呢!

倏而,大概经过仇虎批准,始听大厅传出花公子的声音道:“龙婆婆,快把那两个小子干掉,否则我就没命啦!”

龙婆婆银发竖顶道:“他们敢动你一根汗毛,我就杀他个鸡犬不留。”

小仙也骂道:“他爷爷的,姓仇的有种就滚出来,想借刀杀人呐!”

大厅内传出仇虎的声音,反chún相讥道:“在下是刚刚学了一招,现炒现卖,你老弟不也想借刀杀人?”

小仙瞥了龙婆婆一服,有些尴尬,一时答不出话来。

出乎意料之外,龙婆婆竟然帮着小仙道:“哼,仇虎,老身既然亲自找上门来,不用别人煽火,我也不会跟你轻易干休。”

“对!”小仙把大拇指一竖:“老太婆,你说这话才算正点。”

大厅内又传出仇虎的狞笑“老太婆,你既是为花公子来,大概总不希望抬着他回去吧?”

龙婆婆震怒道:“你大概耳朵不聋,我刚才说的话已经听见了,只要你敢动他一根汗毛,我就杀你们个鸡犬不留。”

仇虎竖起耳朵一听,喊杀声不但愈来愈近,且虎穴方面的抵抗也愈来愈弱,不禁咬牙切齿道:“好,龙老太婆,你既然如此心狠手辣,那就怪不得仇某了,现在不但要动他的汗毛,而且要把他大卸八块,看你救不救得了他!”

突闻花公子惊呼道:“仇大哥,你……啊……”

一声惨呼,使龙婆婆听得心如刀割,狂喝一声,挥仗就要闯入大厅。

小仙一把将她拖住,急道:“当心有埋伏。”

龙婆婆毫不在乎道:“哼,埋伏又怎样,千军万马也挡不住我。”

小仙拉住衣袖:“敌暗我明,犯不着冒这个险……”

话犹末落,已被龙婆婆一把推开。

就在这时,一条血淋淋的手臂,从大厅里抛了出来。

龙婆婆一眼认出,连着手臂的衣袖,正是花公子那身华服上的。

这一惊非同小可,龙婆婆狂喝声中,挥杖就向大厅冲去。

一蓬强弩利箭,如飞蝗般疾射而出。

只见龙婆婆挥舞着龙头拐杖,形成一片杖影,叮叮当当之声不绝,将乱箭悉数震荡开去。

但强弩利箭,连续不断自厅内射出,使龙婆婆冲进门口,又被逼退,无法冲入大厅。

小仙这才发现,原先守住大厅的那二三十人,此刻一个也不见,敢情全是充当了弓箭手。

大厅内又传出仇虎的威胁道:“龙老太婆,再不向那小叫化子下手,你马上就要见到另一条胳膊啦!”

龙婆婆一个倒射,回身逼向小仙,拐杖缓缓举起。

小仙暗自一惊,急道:“老太婆,刚说你正点,你怎么……”

龙婆婆沮然道:“为了花儿,只有对你抱歉了。”

小仙愤声道:“他爷爷的,你这敌友不分,是非不明的老太婆,简直是晴时多云偶阵雨,说变脸就变脸嘛!”

呼地一声,龙头拐仗当头打来。

小仙急施浮光掠影身法,娇躯一晃,已然闪至龙婆婆身后。

见她的出手之快,这时只要顺手一刀,除非老太婆的身体,也是铁心木做的,否则绝对抵挡不住泣血金匕的利锋,背上非挨一刀不可。

但她于心不忍,下此毒手。

就这稍一迟疑,龙婆婆已一个大旋身,抢杖连攻。

老太婆目睹花公子手臂被斩,方寸已乱,她对小仙没有什么于心不忍,攻势一展开,只见杖影翻飞,出手毫不留情,势如怒海狂涛,汹涌澎湃卷来。

小仙在老太婆如此猛烈,形同疯狂的攻势下,先机尽失,唯有避重就轻,以浮光掠影身法,配合沾衣十八跌跟对方周旋。

这是个出乎意料的局面,想不到仇虎会利用花公子的生命,威胁龙婆婆,逼她全力对付小仙。

由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花公子虽是个捧不起的阿斗,在龙婆婆的心目中,却把他当做是个宝。

小仙自涉足江湖以来,从未遇过如此强劲的敌手。

尤其是断金斩玉的泣血金匕,碰上龙婆婆的龙头拐杖,竟然成了一把玩具刀,简直有损这把神兵的威名,也使她脸上无光。

不过,如果小仙知道,这根龙头拐杖在神兵谱上,百年前就名列前茅了,她就一点也不觉得委屈啦!

这一老一小,谁也不甘示弱,彼此均全力以赴,使出浑身的解数,战得难分难解。

小仙正感对方的龙头拐杖,压力愈来愈大,真他奶奶的有点吃不消时,突闻龙婆婆以至上内功传音入密,向她轻声道:“小娃儿,老身并无意伤你,只是要转移仇虎的注意力,出其不意冲进去救人,你要跟老身配合,尽量向大厅那边退,懂了就破口大骂。

这种传音入密工夫,需具备深厚功力,且经过长期苦练,始能由说话的人,将声音传入特定对象,也就是受话人的耳朵里,旁人却无法听见。

传音的距离远近,自是视发话的人功力而定,通常可达数丈之外,如果达不到这个水准,就不必丢人现眼,干脆用耳语得啦!

小仙一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龙婆婆是打这个主意,难怪她会不由分说,说干就干上了。

骂人小仙是专家,她当即破口大骂道:“死老太婆,臭老太婆,九十九岁还嫁不出去的老*女,你修今生修来世,否则下辈子……”

龙婆婆听她愈骂愈不像话,虽是假戏真话,毕竟那么大年岁,被骂得实在听不入耳。

“小鬼,看龙氏七绝!”

龙婆婆狂喝声中,抡杖猛向小仙当头罩下,有如泰山压顶。

小仙为求表演逼真,奋起全力,以泣血金匕,迎向龙头拐杖,决心硬接龙婆婆这势猛力沉地一击。

龙婆婆暗惊:“这小娃儿不要命啦?”

此刻惟恐被仇虎识破,一老一小是串通的,不便手下留情,将真力卸却,急以传音人密警告道:“快闪!”但已来不及了。

锵地一声,如金铁交鸣,火星迸射,双方兵器撞个正着。

小仙被震得整支手臂发麻,泣血金匕几乎脱手,一屁股跌坐地上,龙头拐杖余势威猛,这时龙婆婆若不收势,眼看小仙就要当头挨上一仗,但老太婆绝不能手下留情,否则就穿帮啦!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闻一声狂喝:“万相俱灭!”

随着喝声,小天身如流星飞坠,人未落地,已凌空双掌齐发,轰向杖巳击向小仙的龙婆婆。

龙婆婆既老成精,一看小天出手,就识出并非万相俱灭,而是虚张声势。

因为以他来的方向和距离,如果贸然施展那罕世奇功,小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四章 中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