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三十五章 讲古

作者:李凉

仇虎这家夥还真拿得起,放得下,居然不顾那些如花似玉的女郎,以及车内的花公子和乌玛,尚有不少金银财宝,只顾登船逃走。

不过,话说回来,他这才是聪明人,值此生死关头,要能留得青山在,才不愁没柴烧,此刻最重要的是保命啊!

更何况,他这些年来,早就陆陆续续,将一批批的黄金,偷运出苗区,送进了杨国舅(杨贵姐的老哥杨国忠)府中藏起来,准备日后买官之用。

杨国舅已答应,将来保荐他弄个大将军干干,那多神气威风,何必跟这女人玩命?

尤其,现在己经穿帮,纵然段瑛要不了他的命,虎穴那批为他卖命的人,也绝不会轻易甘休。

所以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仇虎虽不是俊杰的料,却很识时务,他能当机立断,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确实非常人所能及的。

那批守船的汉子,以及被炸伤尚能行动的汉子,一见仇虎直奔河边大船,哪敢怠慢,忙不迭跟这拔脚飞奔。

摔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的甜甜、蜜蜜、酸酸、辣辣等几个女人,一面带跌带爬地急追,一面大叫:“仇老大,等等我们-------”

“带我们走啊……”

后面冲撞在一起的两部马车里,也挤出二三十个花枝招展的女人,纷纷跳下车,各自提着细软跟着狂奔,又喊又叫地乱成一片,如同被猛虎追来似的。

只有花公子傻了眼,想不到仇虎会弃他而去,使他仍在车厢里,负责挟持着乌玛,一时茫然不知所措。

段瑛却是什么也不管,认定了目标就是仇虎。

她孤注一掷的一剑落空,眼看仇虎直奔河边,哪能容他登船逃走,娇叱一声:“哪里走!”

段瑛突然施展御风踩云身法,身如鸟飞兔走,好似脚不沾地,直向河边追去。

几乎是同时,仇虎掠上大船,段瑛也落足船头。

仇虎这一惊非同小可,想不到段瑛的御风踩云身法,竟然远在花公子之上,这时她只要一扬手,就可掷出那威力惊人的震天雷。

念犹末了,段瑛已怒喝道:“仇虎,你逃不了的,认命吧!”

仇虎强自镇定道:“段瑛,事情早已过了那么多年,何必还放在心里,常言说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结,当年我不择手段,出此下策、还不都是为了喜欢你,爱你……”

“放屁!”

段瑛火大:“你这丧心病狂之徒,还配谈什么爱,拿命来吧!”

疾地,她两肩一晃,揉身欺近仇虎不足三尺距离,抡剑一招三式刺出。

仇虎已看出段瑛矢志报仇,不惜同归于尽,惟恐她情急拼命,掷出威力强大的震天雷,必定落个船毁人亡,大家一起完蛋。

他可舍不得死,大将军的瘸尚未过呐!

“段瑛!"仇虎一个倒纵,跳上船舷:“你能不能容我说几句话?”

段瑛怒斥道:“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拿命来!”

她已形同疯狂,奋不顾身挺剑猛向船舷上的仇虎射去。

仇虎再一个纵身倒翻,双足刚落地,段瑛也同时如影随形而至。

她的御风踩云身法,要比得自家传的花公子,高出不可以以道里计。

东海狂龙若死而有知,非气得活过来再死一次不可。

段瑛剑及履及,再一剑刺向仇虎心窝。

仇虎挥锤急封门户,荡开来剑的同时,人已暴退两丈,惟恐段瑛的震天雷出手掷来。

小仙若是多给她一枚,那该有多好。

可惜小仙只剩下两枚震天雷,全给了她,否则她不赏给仇虎,难道还留着,带回去做纪念品不成?

仇虎何等老姦巨滑,他见段瑛一味拼命猛攻,伸入怀里的手,始终未取出震天雷来,便已觉出事有蹊跷。

她既矢志报仇,甚至不惜同归于尽,还会舍不得一枚震天雷?

那真是爱说笑了,除非她根本没有震天雷了,手才掏不出来。

仇虎不敢冒险,仍然跟她保持距离,以策安全,是以在挥锤将剑荡开时,立即暴退两丈。

段瑛连连猛攻均未得手,眼见那些男男女女,已向河边奔近,情急之下,只有挺剑奋力问仇虎扑去。

突然间。仇虎如梦初醒,确定段瑛是在虚张声势,根本没有震天雷了。

他是根据段瑛的体型判断,获得的答案。

当年仇虎身为父执辈,为了将段瑛据为己有,不惜以葯酒迷昏这对年轻夫妇,再向马盛飞猝下毒手,就是她那诱人身材惹的祸。

段瑛虽美,并非倾国倾城,绝世无双,美得冒泡的那种女人,但是,她的身材之美好,却是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动心,为之神魂颠倒,想人非非的。

偏偏,仇虎又是个酒色之徒,怎能不垂涎慾滴?

他第一眼见到段瑛,就被她裹着紧身劲装,曲线玲珑剔透的身材所吸引,可惜,她已身为人妇,是人家的老婆。

干脆眼不见为净倒也罢了,偏偏又每天都要见面,使仇虎看在眼里,真是心养养的难受。

那一段日子,仇虎终日心神不宁,几乎做梦都梦见到段瑛那诱人的身体。

终于,他痛下决心,决定横刀夺爱。

就在段瑛欢度二十岁生日那晚,仇虎采取了行动,终于将这位令他发狂的女人据为已有。

他费了这么大的劲,才把段瑛弄到手中。为的就是欣赏她的身材,如今已毫无顾忌,哪还不看个饱、看个够。

所以段瑛从头到脚,每一寸每一分,仇虎都欣赏了不知多少遍,甚至汗毛有多少根,他都数得清清楚楚。

此刻她身上如果藏有震天雷,即使只有鸡蛋大小,他也看得出来。

因此他敢打包票,段瑛是在唬人,否则早就不客气啦!

既已确定她没有震天雷了,仇虎顿觉胆大气壮,狂笑道:“段瑛,我看你还是乖乖地跟我去做将军夫人吧!”

段瑛已疾扑而至,奋起全力,挺剑猛刺仇虎心窝。

仇虎不再顾忌,虎头短锤迎着来剑横砸。

当地一声金铁交鸣,火星四溅。

段瑛的剑震飞了,不禁失声惊呼:“啊……”

仇虎趁机欺身猛进,出手毫不留情,虎头短锤向前一递,戳进了段瑛的胸膛。

“啊……"段瑛这一声不是惊呼,而是惨叫。

仇虎却将虎头短锤往横一带,虎口中四只突出的尖锐利牙,竟连着喷射一大片鲜血的胸襟和肚儿,将她胸膛撕裂开来。

就在段瑛毙命前的一刹那,她凭着最后的意志,飞起一脚,猛然踢向仇虎两胯之间的命根子。

“哇……"这是仇虎发出的凄厉惨叫。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倒下,气绝而亡。

奔近的男男女女,眼见双方同归于尽,惊得魂飞天外,一个个全都楞在当场,呆若木鸡。

这一来,顿成群龙无首的局面。

树倒糊孙散,那批仇虎的心腹手下,.原是亡命之徒,一见当家的完蛋了,在意念一闪之间,突然想到了各奔前程。

他奶奶的,抢啊!

一个人开头动手抢了,其他人立即跟进,抢的对象自然是那些女人,包括甜甜、蜜蜜、酸酸、辣辣在内。

抢的目标,便是她们仓皇跟着仇虎,逃出大寨时携带的细软,包袱里全是值钱的玩意儿。

她们哪会想到,靠山仇虎一倒,这批亡命之徒顿成洪水猛兽。

于是,惊叫、呼救、叱骂声再度使河边热闹起来。

有人突发异想,大声提议道:“把这些娘们带走,准可卖上个好价钱呢!”

立即有人附和道:“对,不卖留着自己享用也不赖呀!”

大家一听,不但钱财,连人也争夺起来了。

正当这批男男女女,追逐、奔逃、惊叫与狂笑交织成一片,如同在玩老鹰抓小鸡游戏时,从森林里射出一老二小。

来人正是龙婆婆、小仙和小天。

他们只瞥了人仰、马翻、车倒的混战场面一眼,心知是段瑛以震天雷造成的成绩,发现河边正热闹,无暇查看马车里是否尚有人,便直奔河边而来。

“呀呼……”

小仙和小天又发出那怪叫,表示他们来也。

河边负责守船,及密林中看守车马的数十人,等于是仇虎心腹中的心腹,也是他的一支伏兵。

这批人从不在虎穴露面,只负责从秘道中偷运黄金,是以小仙和小天攻入大寨时,他们并未在场,不清楚两个小鬼的来头。

而仇虎紧急撤退,决心放弃虎穴时,仅有十来个心腹知道这临时决定,奉命召集所有要带走的女子,由秘道进入大厅,佯作避入金库,其实是从后门的地道随仇虎逃走。

偏是这些人遇上段瑛,被震天雷炸得非死即伤,是以没有人认识小仙和小天。

其实是仇虎死要面子,不好意思向常驻林内看守车马的手下说明,是被两个小鬼逼得弃寨逃走,而形容成龙婆婆亲自出马,倾巢来犯,这样才比较好听些。

否则,凭人多势众的虎穴,被两个十几岁的小孩,搞得天翻地覆,那就太不像话啦!

但他们一见两个小鬼后面,尚有个满头银发,手握龙头拐杖的老太婆,顿时惊得魂不附体。

“妈呀,是龙婆婆!”

那些汉子顾不得抢女人,撒腿就跑,争先恐后登船。

一老二小刚奔近,便发现地上两具尸体,赫然竟是仇虎和段瑛。

小仙惊得大叫:“段姐姐……”

当她冲近一看,段瑛那副惨不忍睹的死状,使她急忙掩面转身,正好扑向小天来个抱抱。

这回是她自动投怀入抱,怪不得人家趁机占便宜了。

小天也为这景象,感到心酸酸,泪湿湿。

龙婆婆只瞥了两具尸体一眼,未见花公子,便直向大船射去。

小天急道:“兄弟,快找乌玛姑娘,再回头来为她收尸吧!”

小仙一瞄眼,由于面向密林那边,正好发现花公子拖着乌玛狂奔。

“他们在那边!"她大叫一声,人已飞掠而去。

花公子拖着乌玛,正向山边狂奔,突见数百男女苗人,似潮水般涌来,不禁大吃一惊。

回头看时,小仙和小天已追来,情急之下,突将乌玛手臂反扭,推在身前,且以手中匕首架在她脖子上。

小仙和小天一见乌玛受制,只得将奔势收住,不敢过于接近。

只听花公子威胁叫道:“谁敢再走近一步,我就先宰了她。”小仙怒道:“他爷爷的,仇虎已经死了,龙婆婆也亲自赶来,你还不快把她放开。”

花公子把心一横道:“反正老太婆饶不了我,一命抵一命我也赔不了本。”

乌玛哭着惊叫道:“玉长老,救救我,救救我哟……”

小仙何尝不想救她,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必需投鼠忌器,哪敢轻举妄动。

这时河边的船上,正传来惨叫声不绝,显然龙婆婆正在大开杀戒,试试龙氏七绝的威力。

小天忽道:“你放了乌玛姑娘,咱们替你在老太婆面前说几句好话,代你求求情,给你一个痛改前非,改过自新的机会如何?

花公子断然拒绝道:“你少来,老太婆绝不会听你们的。”“笑话。”小天不服道:“咱们硬闯长生庄,伤了龙潭不少人,她自知理亏,还不是不了了之。”

花公子瘪笑道:“对在下来说,老太婆可不理亏呀!"小仙气愤骂道:“他爷爷的,你既然知道,老太婆待你不薄还不把刀放下。”

花公子摇头道:“不行,我这个祸闯得太大,除非……”

小仙已按奈不住道:“除非怎样?难道还要咱们立下保证书,保证老太婆不追究?告诉你,门儿都没有,除非你个屁!”

花公子把心一横道:“那你们就休想这个小苗女活命。”

小仙火归火,无奈乌玛的小命在花公子手里,她还真不敢贸然轻举妄动。

这小子反正是豁出去了,狗急跳墙,人急拼命,他只要刀口在乌玛脖子上一抹,小苗女就毫无活命的机会。

小天眼看那数百男女苗人,正逐渐逼近,惟恐他们蠢动,使花公子受惊猝下毒手,急道:“姓花的,你自己看看吧,就算咱们让你走,你走得了吗?”

花公子居然命令道:“你们替我开路。”

小天一怔,刚要破口大骂,突闻河边传来一声巨响,如同天崩地裂,刹时火光冲天,浓烟直上九霄。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小仙突施浮光掠影身法,配合沾衣十八跌,自侧面一头撞向花公子。

花公子措手不及,被撞得撒手放开乌玛,踉跄跌开一旁,而小仙也收势不住,失去平衡,跟花公子撞跌作一堆。

“好运来也!”

小天趁机扑身过去,伸手拦腰一挟,将乌玛带出数丈之外。

情急拼命的花公子,挥刀就问小仙腰间猛戳,却被小仙出手如电,一把将他手腕抓住。

“撒手!”

一声疾喝,花公子倒真听话,手一松,匕首便告坠落地上。

他倒不是想当乖宝宝,而是腕脉被小仙扣住,动弹不得啦!

小仙突袭得手,使小天趁机从花公子手中救出乌玛,这下,她岂会易地饶了这个混小子。

她一手扣住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五章 讲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