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三十六章 跳月大会

作者:李凉

玉兔东升,好一个初秋之夜。

皎洁的月光,洒满了整个桃花谷。

谷内平坦的草地上,一张张矮桌连结起来,围成个大圆圈,并且铺上红桌布,场面不但热闹壮观,而且喜气洋洋。

圆圈中央,生起一大堆火,整只整只的猪羊鸡鸭,就在火架上烤着,由专人负责滚动铁叉,不时抹上调味佐料,令人垂涎慾滴,阵阵飘向四周。

其实,苗人的调味品,不过是酸姜、辣椒、麻子之类,哪里比得上汉人的烹调手艺?

盛会即将开始了,当矮桌上摆满各色水果后,便见桃花谷的居民,扶老携幼,合家光临,络绎不绝地来到会场。

负责接待的男女苗人,有条不紊地招呼大家,围着大圆圈席地而坐,只留两处缺口,以便进出。

儿童们迫不及待,抓起矮桌上的水果就吃,也不管回头小肚子还撑不撑得下那些美味,先填饱了再说。

按照苗人的习俗和规矩,东方是主位,地上铺着兽皮厚垫,留着的四个空位,是给族长、老巫师、以及今夜的两位主客小仙和小天的。

当大家坐定后,便见卡沙与老巫师,陪同两位主客到来。

于是,所有人均起立恭迎,以示对族长、老巫师及两位主客的敬意。

卡沙先招呼小天及小仙入座,然后高举双臂,振呼三声,示意大家一起坐下。

接着,卡沙以苗语致词一番,说明小仙和小天的身份,以及此番前往风雷潭的英勇事迹。

一阵掌声动后,卡沙继续说明,今夜是庆功与跳月合并举行,希望大家尽情欢乐。

又是一阵掌声如雷,传遍了整个桃花谷。

卡沙再高举双臂,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转向小仙和小天道:“玉小长老、古小侠,请二位向大家说几句话吧!”

小仙笑问道:“我说的你们能听懂吗?”

小天道:“没关系,我保证他们一定捧场,听不懂也照样鼓掌。”

小仙瞪他一眼道:“那就让你说吧!”

“说就说,谁怕谁谁,小天站了起来,抱拳环拱一圈,振声道:“今夜卡沙族长请客,一切免费招待,大家尽量吃喝,不吃白不吃,不喝白不喝,吃不完还可以兜着走,好,完了。”

果然,如雷的掌声再度响起。

小天又抱拳答礼,得意地瞥了小仙一眼,那意思似乎在说:“我说的没错吧?"然后坐了下来。

小仙不屑地哼了一声:“这有什么了不起,现在看我的。”

小天诧异道:“你还要发表?”

小仙未加理会,径自站了起来,大声道:“各位乡亲、父老、兄弟姐妹们……”

小天糗她道:“兄弟,你在竞选哪?”

小仙仍然不理会他,继续道:“我那哥们儿古小天,是个混强加三级,贪生怕死的胆小鬼,而且是个驴,还不是普通的驴,如假包换的大笨驴。”

她刚骂完,又响起一片如雷掌声。“谢谢大家捧场!"小仙也瞥了小天一眼,坐下道:“如何?”

小天苦笑道:“兄弟,如果我不服你,我就是鳖”

小仙一本正经道:“你本来就是个鳖!”

老巫师和卡沙,早已掩口葫芦了,只是为了身份,不便笑出声来。

来宾致词已毕,盛会随即正式开始。

二三十名苗族壮汉,分别将烤熟的美味,送向围成大圆圈的矮桌上。

大家毫不客气,双双齐动,一个个猛吃猛喝。

苗乐声起,便见从矮桌围成圆圈的两处缺口,浦人数十名盛装的苗族少女,迅速以小碎步散开,成为六个小圆圈,开始载歌载舞起来。

小仙和小天真的饿慌了,顾不得欣赏歌舞,只顾努力埋头大吃大喝,诚如小天所说,反正不花钱嘛,不吃白不吃,不喝白不喝,谁客气谁倒霉。

正在这时,突见一个健壮年轻苗子,来至卡沙身边蹲下,轻声耳语一阵,又面带怒容地指指小天。

小在正忙着吃喝,根本浑然未觉。

卡沙却是神情微微一变,急忙起身,将那青年拖开一旁,以苗语叽叽喳喳一阵。

他们似乎起了争执,但卡沙是一族之长,那青年敢怒而不敢言,最后只有狠狠朝小天瞪一眼,愤然离去。

这一切看在小仙眼里,不禁暗觉诧异,以肘轻撞小天一下,轻声问道:“哥们儿,你认识那个小苗子吗?”

小天一转脸,正好那青年已愤愤而去,未能看到正面,于是摇摇头道:“不认识,他是谁?”

小仙道:“他大概要找你麻烦。”

“哦?”

小天刚要追问,卡沙已回来坐下,若无其事一般笑道:“来,我敬二位。"”

小仙暗向小天施个眼色,也装作没有看见,双双举杯跟卡沙一饮而尽。

老巫师敬过一杯过后,却以苗语问着卡沙,似在问那青年刚才为何起争执。

卡沙又瞥了小天一眼,以苗语支吾了几句。

可惜小仙和小天不懂苗语,不知他们在说什么。

从神色上可以看出,老巫师似乎很生气,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如同他所崇敬的偶像,遭到了诋毁。

小仙趁机轻描淡写问道:“老师公,什么事生气啊?是不是烤肉不对你口味……”

老巫师未及开口,卡沙已抢先掩饰道:“没事,没事……”

小仙笑道:“没事就好,有事准是我这位哥们儿的事,大概跟我无关,对吗?”她看看小天,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小天尴尬地笑笑,突然若有所悟,心想:“莫不是-------”

念犹末了,卡沙已再度举杯敬酒:“来来来,二位多喝些,明日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跟你相聚了。”

小仙是有话憋不住了:“放心吧,咱们有个约会,明年中秋还得再来一趟呐!”

“哦?”卡沙诧异道:“二位跟谁订下了约会?”

小仙却又卖起关子道:“这包括在我的说古在内,回头你们就知道了。”

卡沙道:“好,现在多喝些、多吃些,回头好有精神听玉小长老说古。”

小天逮住机会又糗小仙道:“我也得提提精神,否则我兄弟在那里说得口沫横飞,我却在一旁打瞌睡,那可就破坏气氛,大煞风景啦!”

小仙正要反chún相讥,卡沙又举杯道:“喝酒,喝酒!”

小天总算逃过一劫,杯到酒尽,跟卡沙连干三杯。

卡沙虽是装作若无其事,但小仙何等机伶,她察言观色,确定必是发生了什么事,而且跟小天有关。

趁着卡沙转过头去,在跟老巫师轻声耳语,小仙也转向身旁的小天问道:“哥们儿,咱们从风雷潭带回的宝贝呢?”

小天呐呐地道:“我,我还没去看,大概没问题吧!”

小仙追问道:“那你刚才跑到哪里去了?”

小天道:“我原是回去看宝贝的,谁知转来转去,看到的屋子都是一个长相,分不出那一幢是昨夜给咱们睡的地方……”

小仙嗔叱道:“谁跟你睡?少臭美!”

小天忙更正道:“我的意思是说,卡沙昨夜安排给咱们住的楼房,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小仙专会抓他的话柄:“屋子长了腿?”

小天苦笑道:“屋子当然不会长腿,可是,我就是找不到它。”

小仙又追问道:“后来呢?”

小天道:“我转来转去,就转到这里来,没多久,你跟老巫师不是就来了吗?”

小仙沉吟一下道:“不对吧?我从昨夜乌玛姑娘来找咱们说起,一直说到追仇虎追进秘道,那可不是没多久,这段时间你干什么去了?”

小天不好喜思说自己误闯了人家姑娘家的糗事,急道:““没有呀,我啥事都没干!”

小仙毫不放松道:“我不相信,你一定干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小天矢口否认道:“真的没有啊,兄弟,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好吧!"小仙耸耸肩道:“你既不肯从实招来,回头要是发生什么事情可别扯到我头上来。”

小天尴尬地笑道:“兄弟,你就像我肚子里的蛔虫,我还能有什么事能瞒得了你……”

这时,一场载歌载舞完毕,掌声响起,数十名苗女齐向卡沙他们面前涌来,行礼致敬。

卡沙击掌三声,众苗女便分向两处缺口退去。

这场歌舞,揭开了跳月的序幕。

接着在号角声中,从两处缺口涌出二三十名年轻力壮的苗族武士,他们个个打着赤膊,头上扎着包巾,脸上及胸前都涂抹五颜六色的图案,手腕与足劲处均绑着羽毛,捉对儿摆开了架势

他们向卡沙行礼致敬后,即刻展开摔跤表演。

苗族的年轻武士,都是准备今夜参加跳月大会,选到理想的另一半。

此刻正是他们大显身手,力求表现的机会,个个无不全力以赴,绝不放水。

小仙对这节目不太感到兴趣,暗自观察小天、卡沙和老巫师的神色,看出一定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

小天是心不在焉,又好象有些心虚,如同做了错事的孩子,虽未被父母发现,受到责骂,却是揣揣不安。

老巫师则显得很烦乱,吧咯,吧咯地猛吸着长烟杆,借以压制情绪。

只有卡沙,始终装出若无其事。

数十名年轻武士的摔践表演,谈不上精彩,但相当热闹,看得苗童们又叫又笑,乐不可支。

尤其是无论谁被摔倒,必然引起一阵掌声,来点爱的鼓励。

一些妇人则在暗中品头论足,作为跳月时,提供女儿选择对象的参考和依据。

每组一对一,捉对儿较量,败的一方即淘汰出局。

获胜的人数剩下一半,再自选对手,一对一地捉对儿展开较量。

败的半数又淘汰出局,胜的跟胜的再较量,最后只剩下两人,将决定今夜的摔跤冠军了。

正在这时,突见两个中年苗妇,扶着个满面泪痕的盛装少女走来,径自挤进人群,找了个地方坐下。

小天乍见那少女,一眼就认出,竟是他误闯那幢楼房时,坐在木盆里洗澡的大姑娘呀!

当时虽是惊鸿一瞥,那张惊恐羞愤的脸,他却印象深刻,记得清清楚楚。

绝对错不了,就是这个盛装而来的苗族少女。

不消说,这少女当时也铁定认出了他。

尤其,小天和小仙在桃花谷出了名,被视同英雄偶像崇拜,加上他们特殊的装扮,简直就像招牌商标。

小天不由地暗自一惊,感到局促不安起来。

小仙也已察觉,但她不动声色,只是暗自注意那少女和两个苗妇的一举一动。

不出乎意料之外,她们竟然不言不语,甚至不吃不喝,只是神情凝重地静静坐着。

冠军之争已开始,两个连胜数场的年轻武士,互不示弱,各尽全力攻击对方,一时旗鼓相当,难分高下。

呐喊助威之声不绝,气氛热闹而紧张,使得两个年轻武士更是全力以赴,使出了浑身解数。

老巫师仍然吧塔,吧咯地猛吸长烟杆----。

卡沙仍然装作若无其事-----。

小仙仍然忙着吃喝,只是暗中观察每个人的神情----。

只有小天如坐针毯,愈来愈显得不安。

全身晒成古铜色的年轻武士,突将对手高高举起,重重摔在地上,紧接着扑身上去,将那武士压住。

叫嚣、呐喊声中,被压住的武士挣扎几下,终于不再动弹了。

摔跤冠军终于产生!

年轻武士挺身跳起,双臂高举,接受群众的欢呼。

败阵的武士则吃力地爬起,由两名被淘汰出局的年轻武士,扶他迅速从缺口处走出。

于是,胜利者以得意的姿态,大步走向族长席位。

卡沙站了起来,解下腰间佩挂苗刀,赏给年轻武士为奖品,并且拥抱以示祝贺。

突然,一个怒气冲冲的苗族青年,握着两支长矛飞奔而来,从缺口处冲入,直趋族长席位前,用力将两支长矛笔直掷插在地上。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顿使欢乐热闹的气氛静止,鸦雀无声。

小仙定神一看,认出正是刚才曾跟卡沙争执,愤然离去的那个苗族青年。

但那青年似乎理直气壮,在跟卡沙据理力争。

小仙听不懂,急忙移身向老巫师,问道:“老师公,这小子要干嘛?

老巫师神情凝重道:“他……他要跟古小侠决斗。”

小仙一怔,惊诧道:“为什么?”

老巫师瞥了小天一眼,面有难色道:“这……”

小仙追问道:“难道这小子想出风头?”

老巫师犹豫一下,终于毫不隐瞒道:“他说他的女友受了侮辱,要依喀什尔族的习俗,用决斗来跟古小侠解决,两人只有一个可以活,那姑娘归获胜的一方。”

小仙惊道:“噫?我那哥们儿怎会侮辱他的女友……”

突然间,她若有所悟,难道是……

唉,男人真不可靠,他们朝夕相处,几乎形影不离,只离开那一会儿工夫,小天就惹上了麻烦。

那青年突自腰间拨出苗刀,朝自己臂上划出一道血口,以示他的决心。

卡沙阻止无效,只得转向小天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六章 跳月大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