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三十七章 血龙令

作者:李凉

皎洁的月光下,小仙正牵着乌玛奔来。

距离洞穴十丈外,小仙止步道:“好了,够远了,这里大概不会有人闯来,咱们就在这里聊聊吧!”

乌玛含情脉脉地点了下头,跟小仙一起找块石头,并肩坐了下来。

小仙一向伶牙俐齿,好比舌剑chún枪,此刻居然不知如何向乌玛开口。

“你怎么不说话?”乌玛转过脸来望着她。

小仙苦笑道:“唉!我真不知道从何说起啊!”

乌玛又把头低下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看得出。”

“哦?"小仙一怔,急问道:“你看出了什么?”

乌玛粉颈低垂,无限委婉地道:“我……我看得出,你根本不喜欢我!”

小仙松口气道:“原来是这个,我还以为你看出……”

乌玛接口道:“玉小长老,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小仙强自一笑道:“乌玛姑娘,你很可爱,也很讨人喜欢,谁见了你都会喜欢你的,可是,我……唉,叫我怎么说呢?”

乌玛泫然慾泣道:“玉小长老,你不必为难,只要亲口告诉我,说你不喜欢我,不要我,我绝不勉强你。”

小仙叹口气道:“问题就在这里,我非常喜欢你,可是不能要你啊!”

乌玛猛然抬起头,睁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泪汪汪地望着她问道:“为什么?是不是嫌找年纪太小?”

小仙道:“这都不是问题呐……”

乌玛追问道:“那是什么问题?”

“这……”

小仙不禁犹豫起来,不知是否应该表明自己是女扮男装。

乌玛热泪盈眶地道:“玉小长老,你不必为难,反正我们单独相处几天,如果你决定不要我,可以把我送回去,不提亲事。我们的事就作罢了,我只希望能跟你在一起几天,就已心满意足,绝不会向你要求什么……”

说着说着,她已泣不成声了。

想不到这个情窦初开,早熟而多情的小不点,居然对小仙如此痴情。

看情形,除非小仙向她证明,自己也是女儿之身,这个结是解不开啦!

小仙终于拿定主意,执起乌玛的手,正慾捧向自己胸前,突然似有所觉,急将她顺手一带,双双扑向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几道寒光疾射而至,从她们头上射过,距离不足一尺,真是惊险万分。

小仙霍地挺身跳起,怒喝道:“什么人,胆敢暗算我老人家。”

黑暗中,两个壮汉现身而出,正是陈翔与老黄。

他们暗算未能得逞,心知形藏已露,躲也躲不住,跑也跑不掉,索性豁出去了,一言不发,双双抡起钢刀就向小仙攻来。

夜色下,小仙看出两人是汉人装束,以他们刚才发暗器的手法狠毒,及此刻攻击的怪异刀法看来,绝非正派人物。

尤其,鬼鬼祟祟躲在这里,冷不防就猝下毒手暗算她们,更不是什么好角色了。

但小仙不明白,这两个家伙,好象算定了她们会来,早就守伏在这此似的,否则怎会不分青红皂白,慾以暗器置她们于死地?

小仙无暇细想这问题。担心误伤乌玛,必须把这两个身份不明的家夥引开,是以并不急于出手,未容陈翔与老黄近身,她已拔身而起,娇躯猛射,从他们头顶上方掠过。

哪知这两个家夥,却是老江湖,而且是回锅油条,刀势一走空,竟不回身追杀小仙,双双很有默契地向乌玛扑去。

小仙这一着可大大的失算,未及抢救,尚未爬起的乌玛,已被陈翔与老黄以钢刀制住了。

乌玛惊得大叫:“玉小长老,救命……”

小仙更是惊怒交加,厉吼道:“放开她!”

陈翔以钢刀制住乌玛,嘿然冷笑道:“原来是玉小长老,失敬失敬!”

小仙怒形于色道:“哼,既然知道是我老人家还不赶快放手。”

陈翔有恃无恐道:“嘿嘿,说的倒轻松,你也不问问咱们是谁,会听你的?”

老黄接腔道:“简直吃的灯草灰,放的轻巧屁!”

小仙投鼠忌器,只好问道:“那我就问问,你们是谁?”

陈翔狡猾地笑道:“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小仙怒道:“他爷爷的,是你们自己要我问的,问了又故意卖关子,存心逗着我老人家玩哪?”

陈翔哧之以鼻道:“逗你有什么好玩的,不如逗逗这小苗女儿,比逗你有趣多了!”

小仙听出对方是以乌玛要胁她,索性直截了当道:“说吧,你们想怎样?”

陈翔狞声道:“不想怎样,只不过想要一件东西,就看你舍不舍得割爱了!”

小仙一听,心里已有数。明知故问道:“哦?我老人家这穷叫化子,还能有什么让你们看上眼的?”

“当然有!"陈翔道:“譬如你们去风雷潭,带回了什么?何妨让咱们见识见识?”

小仙强自一笑道:“风雷潭除了风就是雷,还有个潭,总搬不动它吧?”

陈翔断喝道:“少跟老子打哈哈,咱们要的是什么,你心里明白!”

小仙仍然装模作样道:“我又不是你们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你们想要什么,真是爱说笑。”

老黄已不耐烦道:“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咱们要的是血龙令!”

小仙心想:“他爷爷的,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两个家夥是为血龙令而来!”

她轻描淡写道:“原来你们想要那玩意儿呀,何不早说,简单,简单,简单之至!”

陈翔喜形于色道:“你愿意交出来?”

小仙道:“没问题,没问题,只是有点小问题……”

陈翔急问道:“什么问题?”

小仙道:“我必须知道,是你们要血龙令的,还是替别人要的?”

陈翔断然道:“你只要把血龙令交出,其他的与你无关!”

小仙正色道:“谁说与我无关,血龙令是南海神龙宫的信符,武林中想得到它的大有人在,而且有些人更是志在必得,如果血龙令交给了你们,再遇上别人,我交不出东西,总得交代出东西给了谁吧?”

陈翔昂然道:“我姓陈名翔,就说给了我。”

小仙轻蔑地道:“陈翔?没听过这号人物,谁知道陈翔是谁,还以为我是胡诌的,干脆说阿猫阿狗好啦!”

陈翔怒问道:“你究竟交不交出来?”

小仙不甘示弱道:“除非说出要血龙令的正主子,能够使别人信服?不再找我麻烦,否则免谈!”

陈翔将钢刀一晃道:“你不交我就杀了她。”

小仙冷冷一哼道:“杀了她,你们也活不成,这点我敢跟你们打赌。”

这不是吹牛,他们相信小仙绝对能做到。

老黄忽问道:“如果咱们说出正主子是谁,你当真交出血龙令?”

小仙道:“那得看这个人是谁,够不够资格,拥有血龙令。”

老黄跟陈翔交换一下眼色,振声道:“紫微宫宫主宇文奇如何?”

小仙似笑非笑道:“是他啊,你们何不早说?”

陈翔喜出望外,急道:“那就快把血龙令交出来吧?”

小仙谑笑道:“你老兄还真是急性子,天还没亮,急什么,咱们总得先小人后君子,说好怎样放了那姑娘呀!”

陈翔道:“不必担心,血龙令一到手,咱们立刻放她。”

小仙毫不犹豫道:“好,一言为定。”

陈翔与老黄信以为真,顿觉乐不可支,互相交换一下眼色,心照不宣,他们简直做梦也未想到,这件大功会如此不劳而获,落在了他们两人的头上。

真他爷爷的,人要走运,连城墙都挡不住。

小仙最擅长演戏,装模作样地,在满身挂的几只麻袋里,这只摸摸,那只摸摸,突然停止摸索,表情逼真地问道:“喂,你们说话算不算数?”

陈翔振声道:“咱们说的话不算数,天下就没有人说话能算数了。”

小仙暗说一声才怪,随即自麻袋里取出一节小竹筒,拿在手上晃两下道:“你们要的就是这个吧?”

陈翔和老黄齐声问道:“这是啥玩意?”

小仙一本正经道:“血龙令呀!”

陈翔诧然道:“血龙令怎么是只竹筒?”

小仙问道:“你认为它应该是怎样个长相?”

“这……"陈翔道:“我又没见过……”

小仙冷哼一声道:“那不就结了,你怎能说它不该是这副德性?”

老黄趋前道:“再怎么说,血龙令是南海神龙宫的信符,绝不可能是一个小竹筒。”

陈翔接道:“是啊,这竹筒看起来,就像叫花子随身带着,准备随时随地,做叫化子鸡用的来装胡椒粉、辣椒粉什么的?”

小仙呵呵一笑道:“老兄,你还真说对了,这玩意正是装胡胡椒粉的呐!”

陈翔愤声道:“那你是存心耍咱们?”

小仙嗤之以鼻道:“真没学问,装胡椒粉的竹筒,就不能用它装别的?”

老黄若有所悟道:“莫非血龙令,就装在这小小的竹筒里?”

小仙反问道:“你认为血龙令应该有多大?”

“这……"陈翔与老黄觑一怔。

小仙又道:“让你们长个见识吧!皇帝出宫身边带的玉玺,也只有普通印章那么大,可是它仍然是玉玺。没有人能因为它太小就不用它。”

陈翔把头一点道:“好像有点道理。”

“当然有道理!"小仙道:“再让你们学个乖,血龙令不是普通的鸡毛令简明,任何人持有它,即可号令南海神龙宫,所以江湖中很多人想拥有它,咱们冒了生命危险,深入风雷潭把它寻获到,自然得想个最安全的地方,将它妥为收藏,如果我不说出来,谁会想到,它是藏在装胡椒粉的小竹筒里?”

老黄不由地赞道:“妙,谁也想不到啊!”

小仙正色道:“现在我把它取出来,你们就相信了。”

老黄和陈翔急忙押着乌玛走近,把脸凑向竹筒。

小仙从容不迫,拔开筒口木塞,向着他们三人,突然以掌心一拍筒底,暗用了五成真力。

经这一拍,满满一小竹筒胡椒粉,顿时如同喷雾似地喷向三人。

变生肘腋,陈翔和老黄皆措手不及,连受制的乌玛也不能幸免,被呛得猛打喷嚏,眼泪直流。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小仙揉身欺近,出手如电,双手并指如哉,分取陈翔和老黄前额心经穴。

只听两声沉吟,老黄与陈翔已倒地不起,双双结伴同赴黄泉。

小仙伸手一带,乌玛便身不由己,随她射出数丈外。

那筒胡椒粉还真辣,呛得乌玛眼泪鼻涕猛流不已。

小仙掏出块布为她擦拭,安慰道:“没事啦,何必哭得那么伤心。”

乌玛连连呛咳一阵,始喘着气道:“唉呀,玉小长老,你怎么连我也……”

小仙笑道:“我总不能先向你打招呼,或者大叫闲人闪开啊!”

乌玛急问道:“那两个人呢?”

小仙道:“我去看看,大概……”

说着,已回身冲至陈翔与老黄尸体旁,查看一下,摇摇头道:“真不中用,凭你们两块料,也能出来混江湖,那我老人家真没得混了。”

乌玛赶过来,一见两人已倒地不起,吓得直往小仙怀里钻,惊问道:“他们死了?”

“好像是吧……"小仙心知她一半是受惊,一半也是趁机亲近,忙道:“咱们快搜查一下,看看附近还有没有人藏着。”

乌玛虽依依不舍,但也怕万一附近还有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刚才就是一时大意,未曾料到附近藏着那两人,才险遭他们暗算啊!”

这回小仙不敢再掉以轻心,小心翼翼地护着乌玛,向四周搜索一遍,未再发现敌踪。

突然------

她们发现了那处洞穴。

这是最利于藏身的地方,她们岂能疏忽掉,立即向洞口掩近。

小仙在前,以身掩护乌玛,贴身洞外倾听,洞内似乎毫无动静。

哪知闪身入洞,一眼就发现,距洞口不远处,地上赫然躺着个形同全躶的苗女。

乌玛随后跟入,吓得又紧紧搂住小仙:“啊……”

小仙拥着她走近一看,借着从洞口射入的月光,认出竟然是莎娜。

“是莎娜……"乌玛又惊叫起来。

小仙急忙趋前,蹲下一按她鼻息和脉博,欣喜道:“还好,她果是被人点了穴道。”

其实,莎娜被制住穴道时,只是不能动弹和言语,仍然保持清醒,却在眼见将遭侮辱时,把她给吓昏了。

解穴哪难得了小仙,她立即动手为昏迷的莎娜解穴。

他爷爷的,这回可邪门了,小仙解了半天,居然解不开来。

要知人身共有三十六死穴,七十二麻穴,合计一百零八穴,但点穴的手法,虽大同小异,却有一些旁门左道,或奇特的独门手法,则绝非外人能够轻易解开!

若是处置不当,轻者伤身,重则丧命。

小仙发觉有异,即刻停止,诧异道:“他爷爷的,这是用的什么手法,居然把我老人家难倒了……”

乌玛急道:“玉小长老,莎娜在这里,奇亚应该也在呀!”

小仙被她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七章 血龙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