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三十八章 无情楼主

作者:李凉

专机降落时,卡沙的住屋前巳聚集了不少人,包括心焦如焚的乌玛。

大家一涌而上,而莎娜和奇亚安然无羔,无不欣喜若狂,尤其是莎娜及奇亚的家人。

卡沙急问道:“玉小长老,古小侠,问他们了吗?”

小天苦笑道:“他们说的我们不懂,我们说的他们也不懂。”

小仙道:“卡沙族长,你快问问他们,是被什么人点了穴道的呀!”

卡沙刚向莎娜和奇亚问了几句,突见乌玛掩面哭奔而去。

小仙诧异道:“她怎么了?”

卡沙愤声道:“莎娜说,突袭他们的一共有四个人,其中一个就是乌玛翘家的哥哥桑古拉!”

小天突有所悟叫道:“糟了,兄弟,快去看宝贝。”

小仙也情知不妙,想不到乌玛翘家的老哥,竟跟那两个家伙是一丘之貉。

当他们赶回那幢楼房时,只见已是满屋凌乱,显然遭人闯空门,侵入大肆搜索过。

果然不出所料,藏在干草堆里的宝贝,早已不翼而飞。

这一惊非同小可,小天急道:“兄弟,咱们赶快去乌玛家。”

可是,当他们急急赶来时,只见库雅和乌玛抱头痛泣,桑古拉己不知去向。

小仙急问道:“乌玛姑娘,你哥哥呢?”

乌玛泣不成声道:“他,他走了……”

小仙无暇安慰她,急向小天道:“哥们儿,他们东西得手了,一定急于逃离苗区,咱们只乘专机空中拦截,否则追不上。”

小天把头一点,便和小仙夺门而出,直奔卡沙的住处,因为他们的专机,两头巨鹰还停在那里待命。

卡沙已将详细经过问明白,一见小仙和小天飞奔而来,急忙迎上前去问道:“东西呢?”

小天气急败坏道:“被那败家子盗走了。”

卡沙道:“我刚才问了莎娜,桑古拉今夜带了三个汉人来,好象就是为了对付你们,和夺取那包东西。”

小仙急切道:“我们先去追回东西再说-----”

话犹未了,她已跳上了鹰背。

小天哪敢怠慢,一上鹰背,即双双升空飞去。

卡沙当即发号施令,召集所有武士,分头追赶桑古拉。

地面哪及得上空中搜索,两头巨鹰飞临山区上空,不久便发现有人追杀。

被追杀的人,背上背个大布包,竟然就是桑古拉。

前面已是一处悬崖,桑古拉无路可逃,不禁大吃一惊。

后面紧追不舍的邱武,却狂笑道:“小桑,这个看你要往哪里逃,哈哈哈……”

桑古拉猛然回身,把心一横道:“师父,你再逼近,我就连东西一起跳下悬崖,让你永远得不到它。”

邱武果然止步道:“千万使不得,小桑,只要你把那包东西交给我,我保证饶你不死。”

桑古拉愤声道:“哼,刚才要不是我闪避得快,用你交给我准备伺机向那两个小鬼下手的毒针喷筒,阻了你一阻,恐怕已经遭了你毒手。师父,我父亲为了救你而丧命,而我又敬你如父,你竟然……未免太心狠手辣了。”

邱武叹了口气:“这不能怪我,我也是奉命行事,怕你泄露出去啊!”

桑古拉冷冷一哼道:“现在你饶我不死就不怕了?”

邱武呐呐道:“这……”

桑古拉恨声道:“师父,你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了,只怪我自已,不该好赌,更不该去投奔你,现在我已经后悔莫及,但我绝不会让你得到这包东西,哈哈……”

“小桑……”

邱武慾阻不及,桑古拉已转身冲向悬崖,纵身就往下跳。

说时迟,那时快,干钧一发之际,一头巨鹰敛翼俯冲而下。

鹰背上的小天,及时伸手拦腰一把抱住了下坠的桑古拉,随即巨鹰又振翅冲飞而起。

而一只驮着小仙的巨鹰,却在同时扑向惊惶失措的邱武。

邱武挥刀连斩,却斩不断巨腾坚如钢铁的利爪。

小仙懒得亲自动手,拍拍巨鹰道:“大家伙,小心点啊,这名小子会歪门邪道的点穴手法呐!”

邱武一直退向悬崖边缘,已无路可退,正像桑古拉刚才的情况一样,惊怒交加道:“玉小仙,你要逼老夫跌下去?”

小仙谑笑道:“哦!连名带姓都知道,好象跟我很熟嘛,可是,我老人家怎么不认识你?”

邱武愤声道:“我们素未谋面,你自然不认识我!”

小仙仍然笑嘻嘻道:“怪了,你又怎会认识我老人家?这是不公平的。”

邱武道:“你穿的那一身衣服,就是招牌,谁见了都能认出是你。”

小仙哦了一声,又笑道:“这么说,你老小子是冲着我老人家来的喽?”

邱武恨声道:“不必多问,反正我已立下军令状,这次夺不到血龙令,就难逃一死,我跟你拼了!”

他己情急拼命,奋不顾身抡刀反扑。

但巨鹰双翅一振,一阵强大风力,又将他逼退。

“啊……”

惊呼声中,邱武一脚踏在滑动的滚石上,顿时仰面倒栽,身不由已地跌出悬崖,直向下坠。

小仙慾救不及,其实,她根本未打算救。

空中传来小天的笑声:“兄弟,我这里是人赃俱获,你可以起飞,回去啦!”

小仙应了一声,拍拍巨鹰道:“大家伙,你干得不错,这里没戏唱了,回去吧!”

飞呀!飞呀--------

当他们的专机,降落在卡沙族长官邸时,只有坐镇的卡沙和老巫师两人迎了出来。

这时,分头追寻的武士们,大概还在疲于奔命呐!

卡沙一见小天带回了桑古拉,振奋道:“古小侠,那包东西------”

小天提起布包笑道:“人赃俱获,而且杠上开花。”

桑古拉跳崖时早已吓昏,小天一松手,他便倒在地上了。

小仙趋前道:“卡沙族长,打狗看主人面,这小子虽然不学好,总算没有大恶,只不过是遇人不淑,误入歧途而已,可否看在乌玛姑娘份上,从轻发落,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卡沙不置可否道:“玉小长老要替他说情?”

小仙道:“要不是他拼了命,护住那包东西,恐怕早已被人带着离开苗区了,所以,我认为不妨将功折罪,相信今后他一定会重新做人了。”

卡沙沉吟一下道:“好,我照玉小长老的意思做就是。”

小仙欣然道:“谢了,我还有点私事,暂时失陪。”

小天急问道:“兄弟,你要去哪里?。

小仙向他耳语几句,便掠身而去。

老巫师不禁诧异问道:“古小侠,玉小长老去做什么?”

小天道:“安慰乌玛姑娘,并且向她告别呀!”

老巫师微微摇着头道:“乌玛姑娘恐怕不会放玉小长老走的。”

小天笑道:“那就看她的了,不过,我那兄弟神通广大,没有事能难得住她的。”

卡沙依依不舍道:“古小侠,你们真的今夜就要走,不能多留几天?”

小天唏嘘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实在有很多事要去办,不能再耽搁了,好在咱们跟龙老太婆有约,明年中秋还要来一趟,不是又可以见面了。”

老巫师好奇道,"你们怎么使那老婆子,答应替奇亚他们解穴的?”

于是,小天便将小仙以激将法,骗得龙婆婆当场解穴的情形,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卡沙听毕,笑得前仰后合,老巫师却担心道:“古小侠,龙老太婆上了这个当,一定非常愤怒,万一途中找你们的麻烦-----”

小天笑道:“咱们有专机,她要找咱们麻烦,可先得学会了飞才行啊!”

就在三人相对大笑中,遥见小仙和乌玛飞奔而来,两人手牵手,春风满面地笑着,好不亲热呀!

小天见状,不由地暗自一怔,急忙迎上前去,诧然问道:“兄弟,你们……”

小仙轻声道:“我已经告诉她了,而且她保证永远替你我保守这个秘密。”

小天望望乌玛道:“她相信?”

小仙道:“我当然提出了证明?”

小天追问道:“怎样证明?”

小仙羞愤交迸道:“讨厌,你有完没完?”

小天若有所悟地笑了起来:“是是是,我不该问的,这是你们之间的秘密。”

乌玛也笑道:“玉小长老,等你有一天……"一见卡沙和老巫师走来,忙改口道:“那时我就不用守密了吧?”

卡沙接口问道:“什么秘密?”

小仙忙加掩饰道:“没有啦,我说下次来,送她一件好礼物。”

卡沙道:“你们送她的最好礼物,就是替她找回了她的哥哥桑古拉。”

乌玛急问道:“卡沙族长,我哥哥……”

卡沙笑道:“等他醒过来,我问他几句话,你就可以带他回家了。”

乌玛喜出望外道:“谢谢族长,谢谢族长!”

小天急问道:“兄弟,如果你们没有什么要紧话,咱们该起程啦!”

小仙向乌玛笑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咱们也就不必再唱一段十八里相送了吧?”

乌玛笑了笑,心照不宣。

于是,他们依依不舍地告别了。

小天和小仙跳上了巨鹰,展翅飞起。

峰顶的卡沙,大力地点着头,小天他们终于不再留恋,朝四川的方向飞去,留下卡沙、老巫师和乌玛,在高山上目送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天际远处。

丐帮,苗疆分舵舵口的那栋石屋。

此时,屋内人声喧腾,那是充满无限欢愉和喜悦的笑闹声。

丐帮弟子正热烈庆祝他们的小长老协同古少爷两人,自苗疆内陆平安无事地归来。

更让人兴奋的是,他们还寻获失踪数十年,南海神龙宫权力象征的信符血龙令、以及神龙宫老宫主符志文的尸骨,不但揭开一件武林谜案,同时完成已故长老林智奇的遗愿。

这件震撼武林的大事,丐帮上下的好消息,即刻被丐帮弟子,以快马传讯君山总舵及各地分舵。

同时,丐帮更派遣专人,将消息送往北地翔龙社总堂口,专程同翔龙社魁首古天宇夫妇俩报喜。

如今,小仙恢复昔日的狂野和旷达,和小天跟丐帮的弟子混成一堆,喝酒吃肉,不醉不休。

小仙三缸老酒下肚,已是醉态可搁地开讲,转诉她和小天如何闯进风雷潭,及大闹龙潭虎穴。

只见她右手抓着鸡腿,左手把住酒坛,右脚伸上所坐的板凳,有如说书般,唱作俱佳地描述着种种精彩片段,说到入神处,她还不忘挥着鸡腿,比划两招,以加强临场感。

笑声、惊叹声、佩服赞美声,声声入耳。

小仙毫不害燥地描述那两个上天人地,无所不能,无所畏俱的英雄人物,经过她生动逼真地诉说,她和小天的形象,被她不客气的神化。

说她是结了疤,忘了痛那种人,一点也不为过,即使小仙毫不隐瞒,仔细解说自己和小天如何受伤,如何狼狈,她仍是满面春风,兴高采烈,使得听说书的丐众叫化们,不但不以为自家小长老狼狈,反而认为她有种,英雄!

小天和其他叫化们混坐一起,含笑看着小仙传神的表演,不时还在一旁补充说明,随着小仙高低有致,抑扬顿挫的声音,他再次神游回风雷潭,往事历历如绘,再度一幕幕闪过他的脑海。

那些由他们二人的血和汗交织而成的回忆,已没有痛苦,只有令人刻骨铭心,一生难忘的铭永------

夜,还长。

酒,未醉。

笑声依旧。

众叫化因高兴而狂欢,因狂欢而痴迷,因痴迷而沉醉,毕竟,自丐帮开帮以来,从未有人创造如此具有历史价值的光荣时刻,而缔造这项奇迹的人,是他们人人爱戴的小长老。

醉了,都醉了,连石屋都未曾发现天已大亮,仍然沉睡未醒。

只有小仙和小天两人,在第一声鹰啼传出时,立刻清醒过来,同时双双腾身射向屋外。

他们两人四目交接,在清冷的晨风中,相互微微一笑,小天深吸口冷冽的空气,打破沉寂道:“入秋啦!”

小仙环顾四周,处处可见拓黄的落叶,在薄薄的晨雾中无助地翻滚。

她轻谓道:“好快,上回咱们来这儿时,树还是绿的,如今都已经开始落叶……”

小天淡笑道:“江湖岁月催人老,说得一点也不夸张。”

小仙点点头,她在江湖岁月的历练下,或许,还不足以称老,但是,她已自深深体会,自己比刚出道时,成熟许多,也懂事许多。

也许,她自己并不想这么早就脱离童稚,也不想懂得太多世事,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她只能点头赞同小天的话,赞同自己的心,是老了许多。

昨夜栖身林中的金鹰,此时正在天际催促似的,再次昂首长鸣。

看它们急于起程的样子,小天不禁呵呵轻笑道:“我看咱们准备上路吧,大家伙它们似乎急着想回南海神龙宫。”

小仙瞄着金鹰啐笑道:“畜牲就是畜牲,也不想想,一回到南海,咱们就得和它们分手,它们舍得呀?”

小天谑笑道:“它们当然舍得,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八章 无情楼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