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三十九章 南海神龙宫

作者:李凉

茅台县近郊,有一处颇高的峭壁,绝无人迹。

小天他们乘着金鹰,飞到峭壁顶峰,去享受喝酒的气氛。

因为小仙说,高处离月亮更近,举杯邀明月更方便,所以,没有人迹的绝壁之上,出现两个举杯对饮的人影。

“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醉空对月!”

“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明日无米炊!”

“小仙,你真不愧是当叫化的。”

“怎么说?”

“有钱人,不,我是说一般正常人,当然不愁无米之炊,只有叫化才会吃了这一餐,不知道下一餐会在哪儿?自然不管明天有没有米炊呀!”

“去你的,你敢消遣我!”

“都已经消遣了,还有不敢的……唷,别泼酒,君子动口,小人动手。”

“你要我动口?呵呵,你以为我不敢咬人?”

“有胆就试试看。”

“我咬……哇,你想干什么?”

“我想给你咬呀!”

“皮厚……不要,你不正------喔-------噢……”

君子正在动口,生人回避,非礼勿视!

月西移,因为金樽已空,既无酒,如何邀月?山月自是西归!

人呢?

人依偎,静静享受微醺的感觉。

是酒醉人?抑或是人自醉?

飘浮轻旋的世界里,不需分别。

小仙舒适地倚在小天怀中,有一搭,没一搭,似醒还醉地闲聊着。

反正,说什么,或什么都不说,其实也没啥差别,重要的是气氛,喝酒需要气氛,谈情谈爱更需要气氛。

入秋的夜风,有着些儿的寒凉,使人忍不住想喝一杯,暖暖身。

没酒?没关系,相叠的身子,再搂紧些效果相同,小天暗自感激这阵时机恰当,制造气氛的夜风。

轻轻的,凉凉的,再次吹来一阵醉人的微风……

忽然------

几声呼喊叱喝的打斗声,伴着阵阵夜风,吹上峭壁顶峰,相偎人儿的耳中。

小天剑眉微皱,暗忖:“会是谁在破坏这么美的情调?”

小仙立即警觉地坐直身子,他们二人同时凝神倾听,远处接着再度传出兵刃碰撞的铿锵声。

小仙低语轻道:“不是县里发生打斗!”

小天点头道:“像是从东边传来的声音。”

小仙问:“要不要去看看?”

“当然!"小天可是对这些煞风景的家伙们,恨的牙养养,当然要去看看他们是何方神圣。

两人叫醒睡得正甜的金鹰,跃上鹰背,往东方正发出打斗声音的方向飞去。

黎明前的夜,最是黑暗。

茅台县往东不到十里处,一脉不算高的山脊,迤俪在暗夜里,有如一条蛇蜒倦伏的巨大黑色蟒蛇。

它是那么阴森、幽邃,即使在阳光顶盛的大白天,也驱不去它那狰狞悍野的郁黑。

就在这险岩狰狞的山下,傍依着大道不远,有一处向内凹陷的山堡,此时正进行着如火如荼的激战。

酣战中已占优势的一方,是十数名全以黑巾蒙面的黑衣人,正是曾经在四川唐门惊鸿一现的神秘组织。

他们围杀的对象,是一名二十出头,健壮黝黑,五官堂堂的黄衫青年,和两名七尺有余,生的高大威武,长相威猛的中年壮汉。

打斗的现场,已然躺下不少黑衣蒙面人,但是,被围攻的三人,亦是挂彩多处,狼狈己极。

看他们险像环生,岌岌可危的处境,送命是迟早的事。

“老二,快护着少主突围,我来断后!"中年壮汉之一,独眼虬髯,身着虎鳖背心的那人,大声叫着。

一名手持狼牙棒的蒙面人,嘿嘿阴笑道:“想走?何必呢?只要你们留下来,敝主一定会好好招待三位,将三位待若上宾。”

被称为老二的壮汉,手中九环大斩刀哗啦啦暴响着,直劈持狼牙棒那人,怒叱道:“呸!黄鼠狼给鸡拜年,你们会好心才怪。"独眼壮汉吼道:老二,你还跟他罗嗦什么?快走!”

黄衫年轻人,手中一柄精光四射的大刀,如舞波风般,以一敌四,力抗四名敌人,他闻言沉稳地开口道:“风大叔,要走咱们一起走。”

独眼壮汉急道:“少主,现在不是使性子的时候,你若落入这些人手中,咱们神龙宫可就危险了。”

敢情他们三人,正是南海神龙宫的少宫主符龙飞和神龙宫风雷双卫。

符龙飞冷冷道:“神龙宫只有战死的鬼,没有被挟持的人。”

突然-----

一声怒叱大喝,雷老二和使狼牙棒的老兄,硬拼一招。

雷老二被狼牙棒狠狠地敲中一记,整个左肩附近一片血肉模糊,整条左臂软软地垂晃着,看来他的左臂是废了。

但是,狼牙棒的主人,也被雷老二的巨掌击中,飞出丈外,倒地不起,一命呜呼!

“雷二叔!"符龙飞惊怒地纵身,想跃向雷老二,但是围攻他的四人紧追而上。

符龙飞眼见重伤的雷老二,被一名武功奇高的黑衣蒙面人,一只手扼住脖子,已然双目怒瞪,寂然不动。

他愤怒地嘶吼一声,手中钢刀,突然诡异地暴闪而出幻起六条晶亮的飞轮,分袭四名对手。

惨嚎声中,有三人被光轮切掉脑袋,另一人已付出一条右臂的代价。

符龙飞泣血凄啸,抡起钢刀扑向杀死雷老二的黑衣人。

那人却宛若未见,负手而立,淡然道:“南海绝学,果然不同凡响,可惜,你这招九阳齐现,练的不够火候。”

便在符龙飞扑身,尚未冲到那黑衣蒙面人跟前,就被另外四名黑衣蒙面人拦下,缠战一处。

这名看似为首的黑衣蒙面人,依旧评论道:“看来,自符志文老头死后,神龙宫已是大不如前,可叹呀,可叹!”

“住口!你还不够资格批评神龙宫!"独目的风老大,已经摆脱对手,悍然冲到为首的黑衣人面前,怒喝之下,抖动手中刺鱼短叉,顿时,三十七叉、十五掌交相击向黑衣人。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冷哼一声,双手自背后,倏然交错而出,那是一双保养得当,白晰细腻如书生的人物。

但是,这双手,却自风老大翻飞狂扫的短叉、掌劲之中,势若无阻,轻松穿过,直扼向风老大的咽喉。

风老大独目大睁,狂呼道:“魔手孙零!"他骇然收叉反刺伸向眼前的白晰的手掌,同时右脚猝然挑踢孙零下阴。

孙零右手一翻抓向短叉,左手笔直下压,拦向风老大飞赐的右脚,他仍是冷淡道:“不愧是神龙宫四卫之首,风无寒,你很有眼光。”

光字甫出孙零之口,他已然抓住风老大的短叉,拦住风老大的左手,突几地抓向风老大肚腹。

“大叔,小心!"符龙飞猛然将手中钢刀对准孙零甩射而出,空手接下四名对手。

孙零被符龙飞射至的钢刀,逼的不得不放开风老大的短叉,回掌自救,同时他的左手改抓为拍,一掌按向暴退的风老大。

任是风老大退的很快,仍被孙零的掌劲扫中,连退三步,喷出一口鲜血。

正当孙零踏步逼杀风老大,天际远方,已然传出一声苍劲的鹰鸣。

孙零对这突如其来的老鹰叫声,并没有给予太大的注意,他仍然挥掌将风老大击出七步之外,滚翻于地。

符龙飞见风老大再受重伤,忍不住心头悲愤,啊的长吼狂啸,顿时,他的人,有如突起的狂涛巨浪,划着弧度蹿飞上天,双手诡异地交错推抓,不顾背后空门大露,径自扑向孙零。

孙零冷冷一晒,不屑道:“伏涛掌?凭你的火候,也敢和我对掌?"他傲然只出单掌,接下符龙飞的攻击。

空中传来砰砰掌击之声,劲风四溢下,孙零微噫为之震出了半步之外。

他忽略符龙飞这掌乃含愤而发,威力较应有的功力,高出三分,因此,他被震的积压气翻涌。

是以一时之间,难再度追击符龙飞和风老大两人。

但是,空中的符龙飞,由于背后空门已露,被原本围攻他的四人,以蝎子钩,钩出二道深可见骨,皮肉翻卷,鲜血汩汩的伤痕。

他一落地之后,咬着牙,扑向风名大,替风老大接下另一名黑衣人击出的一棍。

此时,几近断气的风老大,无意中瞄向空中。

突然------

他惊颤兴奋道:“是护宫金鹰?天呀,真的是护宫金鹰重现!”

他低哑呛咳的话,使得激斗双方,全都讶然停手,抬头看着天空。

月已西坠,金鹰载着小天他们自西边来,天空里的景象,仿佛是金鹰自月宫中,翩然飞临。

它们金色的身影。在皎洁的月光下,闪烁着神奇的金光。

风老大趁着黑衣蒙面人的注意力正被天上金鹰吸引时,低声对将他扶坐于山壁的符龙飞,哑音道:“少主,快,快以神龙宫秘传的讯号,将半空中的金鹰召来,天见可怜,少主的安全可保。”

符龙飞连忙起身,深吸口气,昂首对天发出一连串近似鹰啸,但是高低有致的尖锐呼啸。

在黑衣人尚未弄清楚,究竟怎么回事时,天上的金鹰,已然兴奋地昂首长鸣,发出和符龙飞所唤的啸声、旋律相同,节奏一致的叫声。

同时,它们双双倏然俯冲而下,速度之快,使得小天他们不得不紧紧抱着金鹰,免得被吹下鹰背。

小天哇啦啦叫道:“他姥姥的,大家伙,你疯啦?干嘛请我们坐火箭?”

小仙也在雌鹰背,惊叫道:“要死啦,小家伙,你飞慢一点好不好?我快要跌下去啦!”

两只金鹰仍然啼叫不停,但是,飞行速度已经略略放缓。

魔手孙零见状,警觉对其他黑衣人叫道:“不好,姓符的小子,是在向金鹰求救,快,快拿下他!”

黑衣蒙面人急忙动手,想在金鹰落地前制服符龙飞,符龙飞为了顾及身边的风老大,顿时被黑衣人逼得有些手忙脚乱。

突然-----

围攻符龙飞二人的黑衣蒙面人,一个个掩头盖脸,哀叫连连地停止攻击,往后避去,像是遭到暗器袭击的模样。

孙零不悦地瞪视其他黑衣人一眼,然后往落在地上的暗器看去。

这一看,使他差点吐血。

原来,地上的暗器,竟然是三片五香的卤豆干,和五、六颗仍兀自滚动着的龙眼。

他可摘不懂,天底下有谁会用此种东西,做为暗器?

蓦地-----

他机伶伶打个冷颤,近日江湖中的传言闪过他的脑际,如果……如果传言属实,那么收服金鹰那两人,是有可能,以这种东西做为暗器,因为,其中之一,便是以顽丐成名多年的-----

“哈,是黑衣蒙面人,也算是旧相识嘛!"小仙不等金鹰落地,已经自半空潇洒地跳下来。

提起黑衣人,她就有气,因为,她第一次的筋斗,就是栽在黑衣人请来的打手塞外三尊手上。

所谓的有仇不报非君子,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小仙已经有些按奈不住地直搓手,她是手痒得想揍人。

小天轻轻地飘落在小仙身旁,他手中犹拿着一束龙眼。

他对孙零及其他黑衣人拱手笑道:“对不起,对不起,因为手头上没有别的东西好招待各位老相好,所以只能用豆干和龙眼凑和一下,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他说的这般客气有礼,好象真是很抱歉自己只有豆干和龙眼,用以招待众人。

符龙飞曾几何时见过像小天他们这种江湖人,于是,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笑声不啻是一支火热的针,刺在孙零的耳中、心头,凭他魔手在江湖上的名气,被人以这种暗器招呼,不但是侮辱,更是藐视。

自他成名迄今,只有他藐视别人的事,岂容别人藐视于他。

于是,他阴恻恻道:“小子,你们就是玉面金童和顽丐?”

小天和小仙异口同声道:“然也!”

小仙更接口道:“算你长有眼睛。”

孙零冷然道:“他二人乃本门大敌,死活都有赏,上!”

一声令下,黑衣蒙面人蜂拥而上。

小仙抢过小天手中的龙眼,退后一步道:“小天,这种小场面交给你,我在忙!”

她径自剥开龙眼,塞入口中,表示她真的很忙。

小天黠笑道:“这些小场面给我,那边的大场面就交给你。”

小仙一看,原来符龙飞已经和孙零动上手,而且,正节节败退,还好有两只金鹰从旁助阵,使得他暂时不至于落败的太快。

小仙嗤地吐出龙眼核,埋怨道:“真是的,早知道那边的家伙比较烫手,我就不要忙!”

她摘下最后几棵龙眼,扬声道:“喂,那个没脸见人的,请你吃龙眼啦!”

小仙手一扬,四颗龙眼在空中排成菱形,奔向孙零身后重穴,这虽然不是什么致命的招式,却逼得孙零不得不回身闪避。

只这一闪,小仙已经欺身上前,替下符龙飞,抖手便是天旋掌,刮着漩涡卷向孙零。

孙零号称魔手,手上功力出神入化是理所当然,而他更是精通各家掌法,小仙的天旋掌威力虽大,但是,尚不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九章 南海神龙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