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四章

作者:李凉

  三个月后。

  仍是一个夕阳西下的黄昏时刻。

  小仙宝相庄严,神色湛然的盘坐在金黄跃动的水幕之中。

  此时她的脸上,是一片宁静和祥和,仿佛她所置身之处是一所无拘无束的殿堂,而不是

威力浩潮的瀑布底下。

  三个月前,她那种痛苦而狼狈的形态,已不复见,或许,这应该归功于她爷爷的那两粒

九转金丹

  因为,根据记载,九转金丹乃是百年前,太上道祖遍访名山,搜尽奇葯,费时八十一年

,才炼制成九颗珍贵无比的道家仙丹。

  只要吃下一颗,便足以脱胎换骨,起死回生,何况,玉老庄主毫不吝蔷的喂小仙吃上两

粒。

  蓦的------一声震人心弦,洪亮悠扬如雏凤初嗅的清啸,出自小仙之口,小仙便在这声

清悦的长啸中,人如脱弦急箭,笔直窜射升空冲高十余丈。

  登时,坠泄的瀑布,宛如被一柄利刃从中剖开,一分为二,小仙便是锐利的刃身。

  凌空的小仙,人在飞瀑之中,长吸口气,再次振臂长啸,身形陡然又窜升七丈有余,接

着,小仙一声大喝出口,扭腰甩肩,一个滚翻蹬着水幕标射而出,她脱开瀑布的纠缠,人便

如风中柳絮;轻飘飘飞落湖边的小凉亭旁。

  早在小仙第一声长啸,才刚出口时,玉义行夫妇已经首先冻出松木小屋,掠向湖畔,小

仙的父亲,玉文行,宛如经天的蛇电:

  倏然闪落小仙的面前:

  玉文行忍不住心中激动的情绪,猛然一把紧紧抱住小仙娇小身子,将她抱离地面,团团

飞转。

  而玉文行犹自得意的放声狂笑:“好小仙,咱的乖宝贝,你成功啦!哈哈哈……”孩子

的成功,不就是为人父母最大的骄做。

  小仙被玉文行转的头昏眼花,格格直笑,最后,她不得不伸手搂着她爹的脖子,大声付

饶。

  小仙的娘,见状便抓住团团乱转的丈夫,将小仙自丈夫的手中抢救而出,紧抱在怀里,

喷喷有声,不断地亲吻着小仙柔嫩的粉颊。

  小仙左手搂着者爹的脖子,右手搭着亲娘的玉颈,一家三口,亲蜜无比的拥抱在一起,

沉醉在浓淡的亲情里,分享着成功的喜悦和甜蜜……

  玉老庄主夫妇,和其他闻讯而来的玉家老少,莫不自心底发出一抹会心而高兴的笑容。

  大清早天色微明:逍遥山庄还笼罩矿山间薄薄淡淡的风霄之中。

  小仙起个大早,兴致高昂的负手而立,缓缓的在飞瀑之前来回踱步,她对沾湿衣服的水

气,宛若无睹,逞自呢着奔腾的瀑布,发出得意的微笑。

  她对着飞瀑时而此牙裂嘴,时而挤眉弄眼,更不时挥着手大肆比划,简直将瀑布当做一

个有感情的对手,装模作样的嘲弄它、取笑它、挑逗它、刺激它。

  “哼哼!我就不信邪,你以为你是无敌的?告诉你,门,不!是窗都没有,还谈什么门?”

  小仙就这样子,一个人由左踱到右,由右踱到左,绕着湖畔,悠闲的和瀑布聊天。

  “唉!可惜大堂哥不在,否则,我就可以和他比比看,准的功夫比较好。”

  小仙一念至此,便楞楞的呆立在湖畔,不知想些什么,竟想得出神:,就连身后有人接

近,都不曾察觉。

  “看招!”来人大喝一声,手中一柄长剑连鞘刺出,攻向出神的小仙。

  小仙直觉地倒翻入空,抖出劈出一记打着呼啸旋儿的掌风,回敬偷袭之人,同时,她凌

空猛拍双脚,人如怒箭直射湖边的小凉亭。

  但是,她人不往凉亭里窜,只是探手擦手擦过凉亭横媚,登时,她手中多出一柄尺半长

,两指宽的竹剑。

  小仙凌空又是一个滚翻,双脚猛地蹬向凉亭石柱,手扬竹剑,迅若闪电,反身扑向偷袭

她的人。

  同时,小仙口中大声道:“大堂哥,接招!”

  来人正是小仙的大堂哥,逍遥山庄的大少庄主,玉修文。

  他也是未来逍遥山庄的庄主继承人,年约二十四、五岁;长的一表人材,斜挑的剑眉,

如星的双巨,挺直如王的准鼻,配上厚薄适中的嘴chún,长相斯文却不失英气,神蕴威猛于尔

锥,好个俊美的年轻人。

  小仙在家旅之中排行最末,却和最长的王修文最是谈得来,如果今天有人必须为小仙不

似女孩负责,那一定是玉修文的责任。

  因为,小仙自幼有大半的时间和玉修文在,一起,不管读书习武,两人都是一对好搭挡

、连小仙那个“小小庄主”的称号,也是玉修文叫上口的。

  反扑的小仙大喝着笔直推出竹剑,剑势去若奔雷,倏发即至,直点向玉修文的左胸,这

一剑无论气势或速度都是一流。

  玉修文豁然大笑道归来得好!他手中连鞘长剑挥削挑刺,反手十三剑反攻小仙。

  小仙倏然坠地,足尖轻旋,一个回身手中竹剑摹的上扬横挥,翻腕直挂玉修文右腕;剑

势凌厉非凡,反应快捷无比,瞬间已将玉修文逼退一步。

  玉修文顺势再退三尺,收手朗声长笑道:“好,好极了,小仙,我一回来,就听二弟说

你神功大成,于是迫不及待跑来找你试试,果然不错,不错!”

  小仙嘟起爱笑的小口道:“神功?什么神功?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

  玉修文黠笑道:“你的洗瀑布澡神功呀!咱们玉家除了你,谁练那玩意?”

  小仙转嗅为喜,眯眼笑道:“呵呵!洗瀑布澡神功,好名字!”

  她接着脸一沉,兴师问罪道:“臭堂哥,你要出去玩儿,怎么不告诉我,就自己跑下山?”

  玉修文苦笑道:“玩儿子你以为大堂哥我有那么好命?来;坐下来,我仔细的说给你听。”

  玉修文拉着小仙走进小凉亭之后,他将手中的长剑放在亭中的圆石桌上,逞自坐了下来。

  小仙挑个玉修文面前的石凳,盘膝坐在石凳上,眨着黠慧精灵的大眼睛,静待玉修文开

口。

  玉修文整理过思绪,这才开口道:“小仙,你大概有三年未曾下山了吧?”

  小仙乖巧的点点头。

  “近年来,江湖之中不知怎么回事,常有一些年轻高手,莫名其妙地失去踪影,这些年

轻人主要是九大门派门下弟子,或是其他帮派的出名人物。

  失踪的人,都有相似之处,就是他们年龄都在十九、二十岁到二十五、六岁之间,而且

,这些人,都是用剑的高手,爷爷和爹要我下山,就是想探查这些人的下落,你说,这是好

玩吗?”

  小仙搔搔头发,撇嘴道:“怎么会有这种事?对了,大堂哥,你的条件太符合了,你自

己可要小心点哦?”

  玉修文见小仙慎重其事的交代自己,不由轻笑道:“我知道,这种事,玩不好是会赔命

的。”

  他接着道:“此外,目前江湖之中,有些成名的高手,时常莫名其妙的谴人暗算,现在

武林之中,似乎正隐匿着一股看不见的逆流,蠢羹慾动,江湖上几乎是人人自危,大家都提

着心,吊着胆子过日子。”

  小仙不屑道:“那有那么苦法?快乐是要靠自己去创造,想我当年混江湖时,还不是轻

松容易、快乐逍遥又自在。”

  玉修文摇头叹道:“你呀!天生的乐观法,有米吃米,没米光喝水也一样过日子,你那

知道什么是烦恼!”

  小仙呵呵轻笑默认玉修文的话,在家,谁都知道她这个脾气,就像家里人也都知道她爱

玩命,否则,谁会去瀑布下面练“神功”。

  小仙懊恼的在瀑布旁直跺脚,因为玉修文再度下山去,而她又被留下。

  忽然——

  瞪着瀑布的她,双目一亮,叫道:“完美极了,试验震天雷的好靶场!”于是,她匆匆

转身奔回自己的书房里。

  不一会儿,小仙手上拿着三枚状如罐头,长约一寸,乌黑汕亮的筒状物出来,奔向瀑布

右侧一片光秃的岩壁之下。

  她手中所拿的筒状物,是她自己模仿江甫霹雳堂雷家,最出名的火葯暗器“震天雷、制

造而成的土制炸弹。

  由于第一次制造,所以外型和霹雳堂正宗的震夭雷,相差甚远。

  小仙掂掂手中的震天雷,相准半山上的岩壁,抖手打出三枚震天雷,只见三枚震天雷,

成品字形,直射向岩壁。

  “轰隆!”一声巨响,尘烟弥漫,大地如跳豆般,瑟瑟颤动起来,湖水被震起丈高的海

啸,凉亭的匾额被震落跌碎于地,连松木小筑和其对面的逍遥居,门扉窗梗也全都“咋咋!

”直晌。

  爆炸声,声传百里,惊得逍遥山庄人心惶惶,黄山上的飞禽走兽四野奔逃,仿佛山颓地

陷,世界未日骤然到临。

  惊!惊的百兽怔忡:骇!骇的万物丧胆。

  小仙早在亩头不对时,避出十余丈外,却还是被爆炸威力,扫的踉跄而退。

  就在小仙惊魂未定之际,轰然的山崩,夹杂着“哗啦”的水响,如黄河决堤,泛滥的淹

向整个逍遥山庄。

  原来是瀑布右侧山峰,被小仙三枚震天雷炸毁,瀑布刹时改道,带着上石树木,狂涌向

山庄之内。

  首当其冲的便是位于瀑布右侧的是追遥居,不过一眨眼,一喘息的时间,浊黄的泥水,

便冲垮逍遥居,逞自呼啸奔腾的淹向四处。

  一声长啸,玉飞鸿老庄主夫妇两人,在巨变之下,击破屋顶,冲飞而出,他们夫妻俩,

飘落屋顶时,只见逍遥山庄的右侧庄院,正沉沦于洪害之中。

  盏茶不到的时间,瀑布终于水竭,只留下一缕断续无力的水涧,在仅剩半边的山壁上,

苟延残喘的滴答着。

  楞在屋顶上的老庄主,看着渐渐迟去的洪水,想也不想的怒声大吼道:“玉小仙,你给

我出来!”

  鸿飞冥冥,人声寂寂!

  除了小仙以外,所有玉家的人全都在屋顶上报告,而一干下人们,也浑身是泥的自各处

一一走出。

  老庄主不见小仙人影,怒气更炽,身形如大乌一般,自屋顶突然暴起扑向对岸松木小筑。

  老庄主推开小仙寝室,不见小仙人影,便转向小仙书,玉家老少,也齐齐拥进书房。

  只见书房之内,颇为整齐的摆着一些玩具,如油灯、水枪、木马等等,最引人注目的,

就是墙角那座一人半高犀牛皮制成的大风筝,可是,就是没有小仙的影子。

  老庄主大步踏进书房,一手掀开风筝,结果,小仙并不如他想像,躲在风筝之后,再一

回头,恰巧瞥见屋内桌上,一副未完的山水画旁,撩草的写着些字。

  他走进一看,原来是小仙的留书:爷爷大人在上,不肖孙小仙,因试验自制震天雷太过

成功,不慎毁夫半边黄山,波及家中。

  自知其罪非轻,是以不待爷爷处罚令下,先行自我放逐,流浪江湖去也,特此留书,以

示仟悔之意,但盼爷爷、奶奶、双亲大人勿念!”

  众人看完小仙的留书之后,不由得面面相觑。

  老庄主更是摇头苦笑道:“这下可好,逍遥山庄终于得以安宁!”

  老奶奶叹笑道:“只怕江湖上,多出小仙这个小顽皮蛋,要不得安宁唆!”

  大庄主玉文侠有些担忧道:“爹,此时江湖中正隐隐暗伏着危机,小仙一个人出去闯,

安全吗?”

  小仙的娘着急道:“是呀!爹,小仙还小,她照顾得了自己吗?”

  老庄主挥择手,安抚下众人,这才拂须说道:“你们都别担心,小仙年纪虽小,但毕竟

也曾跟着他师父逛过一趟江湖,以他的机灵,和此时的功力,应该可以应付自如.更何况,

修文现在亦在江湖之中,捎个情给他,要他从旁多照顾小仙便是!”

  老庄主做的决定,没人敢不听从,看来,老庄主是有意思要让小仙在江湖上闯闯,吃吃

苦头。

  只是,小仙是否真会吃到苦头,那可就很难加以预料了。

  小仙知道,这回自己可真是闯下滔天大祸,于是匆匆留书出走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已经从黄山溜到十万八千里外的洛阳城郊,此时的她,竟是一袭早已洗得泛白,打满补丁

的乞丐装,长长的头发,随便的札着,显得散乱而邀遏。

  一支乌溜泅的打狗棒,彼她转的“呼呼”有声,最令人惊讶的,却是他身上,赫然挂着

九个小麻袋。

  丐帮之中,即使地位最高的帮主,也不过身挂十个麻袋,而小仙,这个顽皮的半大娃子

,居然就有资格挂上九个麻袋,若不是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