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四十章 无毒不丈夫

作者:李凉

夜静了,人已入睡。

在自已家里睡觉,没什么不放心,所以,小天睡的很快、很熟。

但是,当深夜人静的大街上,传起急骤的马蹄声时,他立刻清醒过来,同时直觉的感觉到,这一阵马蹄声会为自己带来一些烦恼。

他依旧静静地躺在床上,在他思绪如飞的脑中,他衷心地希望,自己的猜测失灵。

没多久,马蹄声嘎然而止,但是,小天听得出,马匹正是停在归来住门口。他叹口气,翻坐而起,开始着衣。

他才刚穿好衣服,便听到戊大海在门外,谨慎地轻叩门扉,禀道:“少爷,裴大首脑有急事求见。”

小天剔亮桌上的油灯,坐在桌边,虚手往门上一招,喀一声,门栓被他隔空抬起,他淡然道:“请裴大首脑进来吧!”

门咿呀地被人轻轻推开,来人仔细地反身将门关好,等他转过身,小天对着这位身如元宝,胖如弥勒,年约四旬的渝州大百脑裴忌,招呼道:“裴大首脑,好久不见。”

他们俩,在昔日翔龙社魂厅所召开的大会中,见过一面。

裴忌正要答话,却看见小天已然着装完备,不由楞道:“少爷,还没休息?”

小天轻笑道:“睡了,可是听到你的马蹄声,就知道睡不安稳,干脆先起来等你。”

裴忌惊讶道:“少爷,你怎么知道我要来?你可是已经听到消息?”

小天故做神秘道:“我捏指一算,可知过去、未来,当然算得出你要来。”

裴忌一张嘴,张得大大的,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小天发呆。

小天看他的模样,不禁呵呵直笑。

但是,为怕耽误正事,他收起嬉戏的态度,正经道:“裴大首脑,刚刚我相你开玩笑,你可别信以为真。其实,我是因为听到有人深夜急行,而马匹又是停在客栈门口,故而推测是社里有事,才派人连夜赶来。”

裴忌恍然大悟,却为自己方才的失态,觉得惭愧,没想到江湖混老的自己,竟如此容易被人唬住。

而他更是打心眼里佩服小天的功力,因为从客栈门口,到小天休息的房间之间,最少有二十来丈的距离,小天竟能清楚地听出马匹在门外停留。

这种耳力,堪为天下少有。

小天见他一个劲儿,站着发楞,遂出声道:“裴大首脑,你不坐下来休息、休息,顺便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使你亲自连夜自渝州赶来了!”

裴忌悚然惊觉,连忙拱手谢坐,坐定之后,他面呈忧色,严肃地道:“少爷,大事不好!”

小天诧异道:“什么事不好,竟然使你如此紧张?”

裴忌正色道:“根据咱们社里派在江湖之中的眼线报告,紫微宫已和黑衣蒙面人正式联手,想要称霸江湖。”

小天淡笑道:“这是预料中的事,毕竟,我和小仙是他们共同的敌人,他们双方若不联手,那才叫笨。”

裴忌苦笑道:“可是,少爷可知道,他们联手后的第一个目标是哪里?”

小天奇道:“难道,他们不是要对付我和小仙?”

裴忌沉重道:“根据消息来源,他们首先要消灭的敌人,就是咱们的翔龙社。”

“什么?"小天赫然一惊,砰地一掌将那张坚硬结实的檀木圆桌震得粉碎。

他起身大怒道:“他姥姥的,他们竟然如此可恶,竟敢打翔龙社的主意?不行,我得赶回总堂口去?”

裴忌连忙陪站而起,禀道:“少爷,魁首正是此意,他知道你目前行踪,于是传谕属下,特地前来请少爷赶回社里,以应大敌。”

小天心急如焚,举步就往房门走去,匆匆道:“我马上就上路。”

裴忌在他身后忙叫道:“少爷,你不收拾行李?”

小天霍然拉开房门,头也不回道:“家都快没了,还要什么行李。”

在他门口一顿,扭头对裴忌扮个鬼脸,道:“何况,我除了身上穿的以外,根本没啥行李。”

他踏出门外,只见小仙和符龙飞已经打点完毕,正在花园的假山旁等他。

他皱眉道:“你们干嘛?你们不是明天早上才走?”

“干嘛?”小仙瞪他一眼,不悦道:“刚刚是谁提到我名字。说我是紫微宫和黑衣蒙面人的共同敌人?现在你问干嘛?我还想问你是什么意思,竟然想丢下我,自已溜回翔龙社,去和他们演全本铁公鸡正传,我交到你这种弃友脱逃的朋友,真是不幸。”

小天苦笑道:“可是,翔龙社和丐帮一南一北,如果你和我回翔龙社,那谁陪符老大到洞庭湖君山?”

符龙飞重重一咳,怨责道:“小天,你实在不够意思,难道你认为咱们交情不够,所以,不请我去你家坐坐?”

小天怪叫道:“什么话,如果现在埔你到我家,可不光让你坐坐就能了事,你到盘龙岭,可是要玩命的呐!”

符龙飞衣袖一摆,潇洒道:“那又如何?你以为我无命可玩?”

小天气馁道:“可是,如此一来,神龙宫不就和翔龙社扯上关系,不就违反我的意愿。”

小仙顿足道:“你真是笨呐,还不是普通的笨,你当初不愿意让神龙宫搅和进来,是因为怕会破坏势力均衡,如今人家都已经联上手,准备吃掉你家,你还顾虑什么?莫不成,等翔龙社完蛋大吉,你才要找人帮手?”

小天撇撇嘴道:“你别忘了,还有你呢!你一人身系两家势力,如此一来,咱们不成了四打二的局面?”

小仙狂道:“是又如何?谁叫他们光找碴,反正这种人,通通该杀!"小仙右手犹自狠狠一切,以示决心。

她接着:“否则,只怕下一个日标,他们就要找到黄山,把我家给摆平。”

她反过手背,指着小天胸膛,谑道:“我是利用你,为我家解难,你懂不懂?你怎么可以不给我利用一下,太不给我面子。”

小天看着小仙和符龙飞两人眼中,坚定的神情,心窝深处,漾着一股暖暖的热流,令人好烫贴、好窝心。

他蓦地伸手,重重捶向面前两人肩膀,豁出去道:“好,利用就利用,看看到底谁利用谁,走!”

小仙龇牙列嘴,揉着肩头,笑骂道:“他爷爷的,走就走,你打那么用力干嘛,万一被你打伤,你就得自己回翔龙社去玩命。”

小天嘿嘿笑道:“正合我意!”

符龙飞反应迅速道:“少来,我是跟定你,你可别想甩开我,小仙不去,是他的事,与我无关。”

小仙埋怨道:“符老大,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

小天截口道:“是呀,你又不是女孩子,跟定我又如何,我也不可能娶你,何况咱们都是男的,你若跟太紧,人家会以为咱们俩是玻璃圈里的人,万一某人误会我是同性恋,不肯嫁给我,那是会妨害我一生的幸福呐!”

“去你的!"小仙和符龙飞异口同声啐骂着,同时,双双飞起右脚,踹向小天。

小天哈哈大笑,身形倏晃,已然掠上客栈的墙头,他眨眨眼,扬声道:“我要走啦!你们到底来不来?裴大首脑,麻烦你传个话给我老爹,就说我尽快回去。"他人影再闪,已经消失于墙外。

小仙电射追去,符龙飞礼数周全地向裴忌急急拱手道别。

就在他掠空而去的同时,丢下一句话:“戊头儿,烦请将我房中的骨灰缸,先行送往君山丐帮总舵,谢谢……”

话言犹在空中飘荡,他的人影,早已鸿飞冥冥,不知所踪,其轻功之佳,速度之快,却也只比小仙稍逊半筹。

裴忌目送三人相继离去,口中喃喃道:“希望他们能赶得及。”

他回头对戊大海交待一番,便也急着赶回渝州,传送小天行踪之事,戊大海等人,在他离开后,亦是各自散去----。

夜,再次恢复原有的宁静。

但是,人呢?

人已达江边,乘着夜舟,连夜渡江而去,奔向心悬意念的家园------

小天一行三人连夜渡江之后,半夜的时间,赶出百余里外,纵贯四川盆地,狠命往翔龙社飞驰。

但是,天亮之后,路上、野外渐有人迹,再以三人经过半夜的奔驰,耗力颇巨,已经有些疲乏。

故而,小天便雇了一辆双辕马车,往北行去,三人便趁着白天的时间赶路,晚上亦养足体力,可以施展轻功,全力地纵掠飞行。

以如此日夜兼程的赶路方式,小天估计,最迟五天,便可以回到翔龙社。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小天的算盘打得虽精,老天爷却似乎有意和他作对,偏偏不让他如愿。

巴山夜雨、西南漏天,便是小天他们三人此时的遭遇。

其实,春早、夏热、秋雨、冬暖,正是四川典型气候状况,只是小天他们不知而已,所以,落得三人在夜中被滂沱大雨淋成落汤鸡。

遮天的雨幕,漆黑的四野,小天他们三人根本无法赶路,不幸的是,此时三人早已错过宿头,更别提有地方休息。

于是,他们只好一脚高,一脚低,踩着夺流如溪的积水,在大雨中摸黑前进。

突然----

“哎唷!”走在最后面的符龙飞惨叫一声。

小天急忙停身探问:“符老大,怎么回事?”

雨中再次传来"哎唷"、"哗啦"的响声。

换成符龙飞问:“我没事,你们怎么啦?”

小天透过雨幕,瘪笑道:“呵呵,有人撞倒我。”

小仙在黑暗中骂道:“谁叫你挡在我走的路上,是你绊倒我才对。”

符龙飞方才在黑夜中撞上一棵大树,如今闻言,大概猜得出是怎么一个景象。

他无奈地苦笑几声,一步一停,小心翼翼地朝着二人出声的地方接近。

“小心!"小天的警告刚响起,却已经慢上了一步。

哎唷、哎唷、哎唷!

出自三个人口中,声调各异的惨叫,同时响起。

符龙飞呵笑着抱歉:“对不起,我以为我已经很小心,谁知道----”

小天呻吟道:“我知道,我知道,能不能请你的尊臀,先离开我的排仔骨?”

符龙飞楞道:“排仔骨?什么是排仔骨?”

“就是我的肋骨。你正坐在我的肋骨上。"小天气苦地大声吼着,接着他半真半假地哎唷呻吟一下。

符龙飞恍然大悟,连忙翻身而起,呵可笑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自己运气好,坐在海绵沙发。”

“哇!"小仙高声惨叫,啪的一声,黑暗之中,搞不清楚到底谁打谁。

“发你的头,符老大,你要死啦!干嘛踩我!"小仙恨恨地埋怨着。

结果,雨中竟是小天回答:“是他踩你,你干嘛打我?”

“喔……”

接着,三个人忍不住在雨中放声大笑。

良久-----

小天笑喘着道:“唉,老天真是无眼,明知咱们要赶路,竞然故意下这种雨,这么乌漆嘛黑,我看就是孙悟空的火眼金晴一样不管用,一样看不见。”

小仙哀声叹气道:“我十二万分认真地宣布:我放弃在这种不是人赶路的夜里赶路。”

符龙飞道:“我心有戚戚焉,在这种夜里赶路的,都不是人。”

小天道:“好嘛,我知道自已不是普通的笨,可不可以?”

小仙哼口恶声道:“总算有人知道自已实在不是东西,竟然你先认错,我只好省去那些仁慈的批评。”

符龙飞呵呵轻笑,他心想:“小仙说话真有学问,不是东西这种恶毒的话先骂,再省去仁慈的批评,她可真是仁慈!”

小天已经叹道:“骂郡给你骂去,你不用故意装好人,贼精!”

小仙嘻嘻贼笑,感到得意无比。

符龙飞插嘴问:“接下来怎么办?咱们要不要躲雨,等天亮再赶路?”

“躲雨?”小天反问:“还有必要躲吗?而且……你往哪里躲?”

符龙飞苦笑道:“说的也是,那么咱们就坐在这里淋雨,等天亮?万一咱们恰好坐在洪水道上,那怎么办?”

小仙嘿笑道:“不怎么办,这种雨差多啦,和上次在苗疆风雷奇阵里面遇上的雨比起来,这像小孩子在洒尿,根本不值得一提。”

“风雷奇阵?”符龙飞好奇问:“就是你们找到爷爷尸骨的地方?那里的雨怎么样?说来听听如何?”

提起这段光荣的历史,小天和小仙两人特别来劲,当下坐在夜雨之中,开始细诉二人的苗疆之行……

天亮了。

连夜的雨,就像见不得光似的,在天色由黑转灰,由灰渐白的时候,悄然停止,只留下地上一滩滩的浅水洼,和自叶尖的滴落的水珠。

小天他们仍旧一身湿透,却已经在清新无尘的空气中,顶着凉风上路。

小仙耙耙湿乱如杂草的兴发,抬头看着四周有如剑峰般相对的相连崖峰,惊噫道:“咱们已经到了剑门山耶!”

小天睨眼问:“那又如何?”

小仙懒懒道:“不知如何,只是突然想到,再过去没多远的剑门关,人称剑门天下险,不知险到如何?”

符龙飞笑道:“我听说剑门山上,有处剑阁,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章 无毒不丈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