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担皮》

第四十一章 遇人不淑

作者:李凉

北上的驿道,五条人影正以飘逸的身形,踏着晨光,顺着道路走来。

这五人之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人一身狼狈模样,正是昨夜在狭谷中和狒狒大战一场的小天他们。

由于天色尚早,路上除了吱吱的鸟鸣,并无行人,是以小天等人放开脚步,行进如风的向北急行。

路上,小天闲不住问:“文大叔,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被困在狭谷里,赶的凭般的巧,来解救我们?”

文如龙淡笑道:“其实,我并不知道你们被困狭谷中,我和文霞原本已在离狭谷有段距离的山脚歇下,我们是听到落石撼地,和你们的啸声,才匆匆赶到狭谷一探究竟。”

小仙不解问:“可是没事你们跑到山区做什么?”

“追你们呀!”文如龙轻轻笑道:“大概半个月前,我在山上听到你们二人,闯去苗疆鬼域,寻得南海神龙宫老宫主,符志文老前辈的尸骨和血龙令,解开一段武林谜案,而且,你们二人再度联手消灭江湖中第一狠毒的杀手组织无情楼,引得江湖为之轰动,武林为之沸腾不已。”

小天和小仙两人得意地相视对望,对自己造成如此的轰动,感到无比的骄傲,难怪上回伊家村见着他们,像看见神似的那么巴结法。

曲文霞温柔接道:“你们文大叔听到这消息,比他自己还高兴,催着我收抬收拾,便赶着想寻你们叙旧,顺便恭贺你们。”

文如龙哈哈笑道:“叙旧和恭贺的事,还在其次,最主要的是,我等不及想介绍文霞给你们认识。上回,我送喜帖到翔龙社,见着古当家的之后,才知道你们两人竟然已经前往苗疆,早知如此,我可要等你们回来之后才成亲。”

小天故作惊惶摇手道:“使不得,使不得!”

文如龙当下好奇问:“为什么使不得,你们对我有过如此深重的恩情,我是真心希望你们二人能参加我的婚礼。毕竟,若没遇上你们,我文如龙至今仍是文如虫而已。”

小天呵笑道:“文大叔,你已然让文大婶等了三年多,你还好意思要她等?你不怕将来-----呵呵,被人罚你不准上床?”

文如龙苦笑叱道:“小子胡说!"不光是他面红耳赤,他身边的曲文霞更加双颊如染红云,显得无比娇羞动人,不愧昔年有武林第一美人的封号。

符龙飞眨眼道:“文大叔,小天这不是胡言,这是他自己的经验谈,他曾言:古来惧内多豪杰,呵呵!”

小天怎料符龙飞竟会将炮口转向他,于是学着文如龙方才笑叱:“小子胡言!"只是,在此之后,他加上飞踹突击的一脚。

符龙飞闪躲虽快,却岂会快过小天蓄意的一脚,只听见砰、哎唷,他已被小天踹个结实,飞出五步之外,跌成狗吃屎,趴在地上哀声叫痛。

小仙却一旁嘲弄笑道:“狗咬狗一嘴毛。”

“什么?”

不但小天扑向她,连趴在地上的符龙飞也蹿身扑向她,小仙两面受挟,嘿然大笑拔空而起,小天只料小仙想逃,猛然扭腰追向空中。

小仙却坠得比去势还快,倏起丈余,便突然反扑向地面,一个筋斗翻至文如龙夫妇身后躲藏。

小天警觉上当,反身再追时,已晚了一步,而符龙飞一扑落空,让小仙安然躲出两人的魔手。

“停!"小仙躲在文如龙后大吼:“文大叔故事没说完,不准打岔。”

小天和符龙飞想想有理,便恨恨停身,先将这笔帐记下,待会儿再算。

小天性急催问:“文大侠,后来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行踪,追进秦岭山区。你快快说,说完我要找小仙算帐。”

小仙却呵呵笑道:“文大叔,你歇口气,慢慢地说,可别说得太快,让话给哽到。”

小天瞪她一眼,要她小心。

文如龙见他们二人,仍是如此笑闹嬉戏,不由泛起一抹出自内心的微笑。

符龙飞催道:“文大叔,你别光是笑,请你快点说吧!”

文如龙轻笑道:“好,我说,我和文霞下山之后略一打听,便知道小天他们二人,再次在茅台附近挫败武林中新掘起的另一神秘组织,黑衣蒙面人,解救南海神龙宫少主。”

小仙咋舌道:“江湖上的传言,竟然这般快法?好像我们晚上刚做的事,早上便有人知道。”

曲文霞淡笑道:“那是因为玉面金童和顽丐,已是江湖上第一出名的人物,所以,你们的一举一动,自然倍受注目,争相受人传颂。”

小天摇头叹道:“乖乖,不得了,咱们越不喜欢受人注目,就越惹人注目,这是怎么回事?”

小仙翻着白眼道:“这是老天爷故意和咱们作对,咱们越不要什么呢,也越是送什么给咱们,真是找人麻烦。”

文如龙继续道:“由于江湖上对你们的行踪相当注意,因此,我和文霞自是知道你们一路北上,便想在南阳县和你们碰面。

“可是,等我们到了南阳见过翔龙社的吴菲铜首头儿,才知道你们是因为社中有变,要翻越秦岭,直取陕北一带。

所以,我们夫妇俩,便拼命赶向秦岭,一来希望遇上你,二来,也希望有机会再和你们并肩作战。”

小天结论道:“结果,不但遇上我们,而且立刻陪我们和那群狒狒开打。”

小天他自然知道,文如龙所谓并肩作战,只是借口,其实是文如龙想为翔龙社尽点力,以报答小天对他的救命之恩,这番盛情,怎能不让小天感动。

太阳升得老高,路上两岸的田野,有着辛勤忙碌的庄稼汉,小天他们在迄迹的驿道,放缓脚步,好似踏青般,悠闲地走着。

仍有虎威的秋阳,晒得人暖烘烘,有些慌懒,也有些闷热。

小仙夸张地扇着衣袖,喳呼道:“好热,文大叔,咱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休息一下,顺便填填肚皮?”

文如龙淡笑道:“再往前一点,就有一处李家小馆,咱们可以在那里歇脚,再吃上顿丰盛的早餐。”

小天嗤道:“难怪你爹要你当叫化,原来就是因为你只知道吃,不会做其他事,才事先替你找一行适合你的业务。”

小仙皱起俏鼻子,双手一插腰,正待大发雌威,小天嘿笑道:“符老大,咱们是不是该动手报仇?”

小仙一见苗头不对,撒脚就跑,小天胸有成竹和符龙飞对望一笑,两人同时呼然腾身追去,笔直的道路上,三条人影直线排列,如飞地渐行渐远,光看小天那种悠然的身形和贼笑不断的表情,就可以猜到,小仙这次准没好下场。

驿站旁左侧,一家高挂李记的小馆子里,四溢的牛肉香和堆得老高的包子、馒头、馅饼和等着下锅的白元宝-----饺子,明摆着,这是口味地道的北方小食馆。

馆子里有点昏暗,桌椅座头不过六副,地方是不算大宽敞,靠里边左右两个窗口,都已经坐着有人。

踏进馆子的文如龙等人,只得右张靠门附近的大桌。

瞧小仙那副秀发蓬松、铰横鬃乱、玉花愁惨、灰头土脸、涕泪纵横、哭诉无门、狼狈凄惨的模样,不难猜出她方才经过一段何等惨痛的教训。

而这项教训,准又是小天一指搔功所造成的结果。

小仙气呼呼地砰然大响地往椅上一坐,口中犹自咕噜着骂人的话,挨骂的对象,自然是方才那动手行罚的那两个人。

小天笑呵呵地环看馆里的光景,目光在经过原有那两桌客人身上时,略略一溜。

文如龙因为长久江湖生涯的磨练使然,自踏进馆子起,就对周遭人事留上心。尤其是对馆子里座,那二桌埋头慢食的客人特别注意。

但是,他脸上仍然保持一抹淡淡的微笑,看不出他是否发现些什么扎眼的事。

馆子里的伙计,快步上前招呼五人,他习惯性拉下肩头的抹布,抹抹桌面,哈腰问:“各位大爷,少奶奶,你们要吃点什么?”

文如龙做主道:“一人一份蟹黄汤包、牛杂汤,要快。”

“是。"伙计躬身道:“一定快。”

他转过身,拉开喉咙道:“五份蟹黄汤包、牛杂汤,要快----”

小天掏掏耳朵,满意道:“好久没听到这么地道的北方口音吆喝声,在苗疆,不是土话就是什么格老子,听得我耳朵都快生茧。”

小天的话,引起众人一阵哄笑,连送吃食上来的伙计,都列开大嘴,露出黄板牙,呵呵直笑。

小天目光再次瞟向其他二桌客人,脸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表情显得古怪,而有含意。

文如龙目光微闪,含笑对着小天点头。

小仙看着眼前丰富的食物,不禁砸舌道:“乖乖,这是吃早餐,还是吃午饭?这等子丰富法。”

小天轻笑道:“吃饱一点,待会儿,咱们要买马匹代步,直往翔龙社,路上可能没其他时间多休息,得啃千粮渡日,你现在不吃,以后可没得好吃。”

此时,靠里边左侧那桌客人,一共三人,同时站起来付钱之后,匆匆离去。

符龙飞抓起包子,一口就咬下去,曲文霞一声:“小心!"已来不及。

“哇!"符龙飞被包子里热腾腾的汤汁,烫个正着,不禁惨叫出口。

小天和小仙两人,却幸灾乐祸看着他,呼啦呼啦扇着被烫红的舌头。

符龙飞埋怨道:“你们二人真不够意思,这包子有陷井,怎么不事先通知一声?”

小仙呵呵笑道:“通知你,就没戏看啦!告诉你,第一次吃蟹黄汤包的人,十个有九个和你一样……笨!!”

符龙飞苦笑着接过小天递给他的葯膏,抹在被烫伤的舌头,他含糊道:“这下子,我可别吃饭了。”

小天呵笑道:“你放心,我这万应膏治烫伤最灵,只要一刻钟一过,保证水泡立消,红肿立退,马上还你一条好舌头。”

“条!"小仙谑道:“我还一支舌头呢!”

小天笑谑道:“喔,原来阁下您的舌头,是数支的?真不是人用的东西呐!”

小仙一巴掌刮过去,被小天轻易挡开,众人这才嘻嘻哈哈开始进餐。

小仙唏哩呼噜喝着牛杂汤,顺口问:“小天,你说要买马,是不是?”

小天大口嚼着包子,模糊道:“是呀,怎么样?”

小仙抬眼道:“这里离长安那么近,干嘛不叫你家分店,孝敬几匹好马?我看驿站的那些马,没一匹像样的,别到时候骑到半路,它就走不动,那才讨厌。”

小天正经道:“我是想过,可是咱们一进长安,势必耽误行程------”

小仙斜睨着他,撇嘴道:“不是我爱骂人,不过,你实在他爷爷的有够笨!”

小天好气又好笑道:“我哪里又得罪你,要你如此恶毒地伤害我这个小小可爱的自尊心。”

一旁三人听他们俩的斗嘴,皆不由得轻声呵笑,尤其很少开口的曲文霞,已然举着袖,笑成掩口葫芦。

小仙不理会小天投来可以杀人的眼光,径自擦擦手起身走到馆子外面。

曲文霞温婉道:“我想小仙是想请丐帮弟子跑腿,找人到长安翔龙社的堂口取马。”

其实,小天在小仙一起身,就想到这回事,他只好瘪笑着拍拍自己后脑勺,自嘲道:“奇怪,这个如此聪明的脑袋,今天怎么休假不转?”

“啪!”

小仙在他背后赏他一记清脆有声的大巴掌,谑笑道:“因为它偷懒,只要给它一巴掌,它就会醒来,不敢再放假。”

小天被打得往前一栽,脑袋差点栽进牛杂汤里,他猛然反身追向小仙,吓得小仙哇得惊叫,由桌边直蹿至街心,严阵以待。

小天嘿嘿笑道:“君子报仇三年不晚,三年内,你可得小心,我会随时连本带利讨回你欠我的债。”

小仙揉揉鼻子走进馆子里,哼声道:“你没事常吓唬人,算得了什么君子?充其量小人一个。”

小天睨眼嘿嘿直笑:“小人?没关系,小人报仇三十年不晚,而且可以不择手段,这可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

小仙猛地噎住,说不出话来,只有拿她水汪汪的媚眼,狠狼地瞧着小天,恨不得将他用眼光大卸八十块,才消危机。

偏偏小天不吃她这一套,得意地嘿嘿贼笑,笑得小仙打心底发毛。

烫伤舌头的符龙飞,突然惊喜道:“唷,烫伤真的好啦!”

小天白他一眼:“废话,你竟敢怀疑本未来神医的话,真是好大的胆子。”

符龙飞窘道:“小天,我不是怀疑你……"他呐呐地不知如何接口。

小天扑哧一笑,挥手道:“跟你开玩笑的啦,看你那么不经吓的样子,真像个做错事的小媳妇。”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哄笑,符龙飞原本没有脸红,被小天这一糗,和众人这一笑,一张黝黑的脸,立刻变成关公的模样。

小仙最不放过整人的机会,她故意支着头,斜睨腕着符龙飞,吃吃笑问:“符老大,你好像和关公很有渊源是不是?”

符龙飞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只有呐呐道:“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一章 遇人不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一担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